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4.凭心跳
    此为防盗章

    往后她再不贪玩, 潜心修剑, 终于在十二岁那年考进学院。

    她想拜韦三绝为师, 却只得他当众一声冷笑——“本尊的剑道从不传女子,否则, 是侮辱本尊的剑。”

    止住心绪,云剑萍收回视线,跃入画中。

    “韦师尊,曲先生。”轮到他二人了, 周成执事做出请的手势。

    长幼有序,曲悦等着韦三绝先迈步子,才走到画卷前。

    这画卷展开以后长约一丈, 漂浮于她与韦三绝之间, 两侧的木轴分别到她的胸口,以及韦三绝的腰线。

    韦三绝抬起一条手臂, 握住左侧木轴,曲悦则握住右侧木轴。

    画卷被两人完全展平,身高有差距, 画卷平面是倾斜着的。

    两人闭上眼。

    观战的一品小弟子中有人不懂, 拉着师兄们的衣角问道:“师兄师兄,他们在做什么啊?”

    师兄牵起师弟的小手耐心解释:“韦师尊与曲先生正以神识构建场景呢。这画卷名叫‘神造’, 是个空间容器,里头装着大量‘神识砂’。握住两端木轴, 将神识送进去, 便能使用里面的神识砂构建场景。”

    “和沙盘差不多, 行军打仗使用的沙盘见过没?在‘神造’空间内,神识砂构造的场景和真实场景很像,只不过当韦师尊两人的手从画卷木轴上松开,没有他们的神识支撑,神识砂立刻会散,场景也会崩塌。”

    曲悦听不见他们的窃窃私语,她正全神贯注的以神识催动神识砂造物。

    “神造”是一种较为高级的法宝,需要耗巨资才能炼制一个出来,基本一国学院也才一个。

    曲悦没有在华夏见过,因为她在异人学院上学那会儿,学院已经开始使用科技与玄学共建的“全息镜”来训练学生了。

    再说她与韦三绝的比试很简单,两人互相给对方构建五道合理范围内的难关,哪一方先完成,就算赢了。

    小弟子问:“九国比试也是这样吗?”

    师兄们摇头:“当然不是啦,这只是其中最简单的一种形式,九国比试艰难复杂百倍,一不留心就会送命。”

    小弟子们瑟缩了下:“怪不得咱们六百年都是倒数第一。”

    师兄们:……好想告诉学弟们真相,咱们每次都拿倒数第一不是因为难,是因为蠢。

    仅用片刻,韦三绝已经构造完了,他睁开眼睛,手还握着木轴。

    看到一丈外的另一端,曲悦因为灵力损耗过重而满头是汗。

    他皱起眉,忽觉得自己可笑,都这把年纪了,与一个小姑娘争执什么,越活越回去了。

    再扫一眼围观弟子,以及不知为何一直臭着脸的爱徒夏孤仞,又觉得这也算个好机会,给学院的孩子们上一课,也算尽一尽大长老的本分,省的居不屈整天骂他占着茅坑不拉屎。

    足足等了半个多时辰,曲悦才睁开眼睛,累的眼冒金星:“可以了前辈。”

    “恩。”韦三绝微微颔首。

    两人再一次闭上眼睛。

    哗——!

    伴随一声响动,头顶上画卷投射出的一丈见方的影像,突地一分为二,原本的清幽山谷不见了,各自出现两扇大门。

    君舒、云剑萍和逐东流出现在左侧大门外,三人面前有一盏八角宫灯漂浮着。

    韦三绝挑选的三名剑修,则出现在右侧门外,他们面前也有一盏八角宫灯。

    呼——!

    灯穗无风飞扬,宫灯骤然亮起。

    神造内的云剑萍被这鬼火吓了一跳,逐东流也紧张的握紧了手里的剑柄,唯独君舒波澜不惊:“别怕,此乃曲先生的神识。”

    果然,飘在他们眼前的宫灯开口说话,正是曲悦清脆悦耳的声音:“我与韦师尊既然是纸上谈兵,他布的局由我来破,我布的则由他来破。但我们都不能亲自动手,只用神识指点你们。同时,你们即使知道破解之法也不能出声提醒,只需尽力完成我交代你们做的事情就好。”

    君舒点头。

    逐东流习惯性拱手,恭恭敬敬:“是,先生。”

    云剑萍一言不发,倨傲的走去君舒另一侧站着,不与逐东流挨着,仿佛逐东流身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逐东流习惯了,连睫毛都没动一下。

    “这鄙视链真有趣。”曲悦说着笑了一声,甩着灯穗子飘去大门前。

    其实这场比赛有七关,除了五道关卡,出入门同样上了机关锁,需要动脑筋开门。

    既有一个“合理范围”的限定,机关锁也不会太过复杂,曲悦面前的大门上,是一个需要调整方位的八卦罗盘。

    韦三绝精修剑道,旁道差强人意,曲悦只琢磨一刻钟,便让君舒去扭动罗盘。

    咔咔几声,面前厚重的大门缓缓开启了。

    云剑萍一愣,她连看都还没看懂,三品和四品之间的差距有这么大吗?

    逐东流眼睛里流露出钦佩,他果然是没赌错人。

    君舒却道:“我觉得,韦师尊有可能手下留情了。”

    曲悦认同着点头:“今日韦师尊会败的第一个原因,轻敌。无论是比试还是生死之战,给敌人留活路,就是堵死自己的路。”清清嗓子,故作深沉,“圈起来,划重点,稍后本夫子会考。”

    云剑萍嗤笑:“不过开了个门,尾巴就翘上天了?”

    ……

    神造之外,广场上的弟子们通过半空中的投影,能够看清两边发生的一切。

    听到曲悦说这话时,弟子们依然是那句“真狂”,尤其是她开门的短短一刻钟内,韦师尊早已连过两关。

    曲悦建造的关卡,在堂堂韦剑神面前,宛如纸糊。

    暗戳戳躲在天上城观战的居不屈,此刻心里难受的厉害。

    哎,是自己想多了,即使曲丫头有渡劫期名师指点,学识渊博,韦三绝也还有些长辈风范,没有不要脸的出难题,但两人之间的差距始终还是太大了啊。

    妲媞也难得关注着广场,不知道自己告诉曲悦的那个弱点,她会怎样使用,怎么瞧着完全没用到的样子?

    神造内的曲悦几人是不知道外界情况的,也不知道韦三绝那边进行到哪一步了。

    进门以后,曲悦正专注的破解第一关。

    韦三绝有两大特征,一个是特别酷爱黑色,他的本命剑沉墨是黑色的,爱徒夏孤仞的本命剑晨曦不是黑色,也得给打造个纯黑剑鞘,更是连皮肤都让他晒黑了。

    所以这关卡营造的也是死气沉沉,是一片乱葬岗,大大小小的坟头开满了黑鸢尾花。

    至于他的第二特征,做事特别有条理,通俗点说就是一板一眼。曲悦猜他设下的五道关卡,一定分别对应着金木水火土。

    但曲悦还是看不懂眼前的乱葬岗究竟是几个意思。

    云剑萍见她一直也不出声,等的不耐烦,心道看能看出什么,直接让他们上不就行了?

    等他们靠近,坟包里肯定出来鬼物,杀干净就可以了。

    但曲悦非得站在乱葬岗外观望。

    她几次三番想说话,被君舒用眼神制止,根据比赛规则他们不能提出任何建议。

    云剑萍只能咬牙忍下。

    “放轻松。”曲悦听见她一直在背后走来走去,吵得自己没办法专心。

    “你这样慢吞吞的,是来郊游的?等你研究完这第一关,韦师尊怕是都已经出去了!”云剑萍话说的利索,其实心情复杂,她想赢,却又不想韦三绝输。

    “放心,他没那么快出去。”曲悦继续观望眼前的坟包,和无风自动的鸢尾花,“出去的门锁他打不开。”

    “哦?”君舒忍不住好奇,“不知先生设置的什么出门锁?”

    “魔方。”曲悦笑道。

    很显然背后三人都不知“魔方”为何物,曲悦简单解释了一下构造。

    君舒恍然:“原来是六色骰啊。”

    曲悦恩了一声:“对,就是你们覆霜的六色骰。”

    君舒竖起大拇指:“的确是个拖延时间的好办法。”

    *

    另一侧。

    “竖子无知,雕虫小技。”韦三绝通过第五道关卡后,冷淡淡说了一句。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