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提亲
    陆鸣没猜到皇上的心思,但他的确知晓了父亲的良苦用心,于是,他伏地磕了个头,说道:“启禀皇上,小子今天也是来向皇上请罪的,这件事错在小子,不在家父,那天家父家母把兄长托付给小子,小子没有尽到看护之责,是小子的错,还请皇上饶了家父。”

    李琮虽然没有看到陆端向陆鸣示意,但陆鸣开口打断了他的话,李琮也就是知道陆家是铁了心不要颜彦做这个世子夫人了,心下不由得有几分恼怒,“好,既是你的错,依你说,如何弥补?”

    他倒是要看看,陆鸣怎么向他提出退亲!

    他就不信了,满京城就找不到比陆鸣更有情义的小子!

    “启禀皇上,自兄长误闯颜家藏书楼后,自知罪孽深重,愿意以死谢罪,家父家母为此茶饭不思,日夜守着他,小子自是不愿父母为难,不愿兄长寻死,故而小子今日想效仿古人孔融,把小子未过门的妻子让给兄长,还请皇上成全。”陆鸣说完郑重地磕了个长头。

    “什么,你的意思是让我侄女去嫁给这个废人?”颜芃怒了,等不及皇上开口自己质问道。

    “颜侯还请稍安勿躁,听陆某慢慢给你讲,不管我们做长辈的如何不甘如何愤怒,可事情已然发生,现在去追责谁之对错是毫无意义的。现在的重点是,孩子们以后的路该怎么走,颜侯想必清楚一点,令侄女之所以走上绝路缘由有二,一是人言可畏,她必须维护自己的闺誉也必须维护你们侯府的清誉;其二,她若不死也只剩出家为尼一条路,因为此事过后,不会再有世家公子愿意求娶她。陆某以为,能嫁人能有一个家总好过一辈子对着一盏青灯古佛孤苦度日,所以陆某斗胆,请皇上和颜侯成全,还请颜家大小姐嫁给犬子陆呦为妻,陆呦虽为庶出,可为人忠厚老实,所谓的隐疾只是他患有口吃,不习惯和外人交流,但这不影响他做一个好丈夫,还请皇上和颜侯三思。”陆端长篇大套地说了一堆,并再次向颜芃长揖一礼,向李琮又磕了个头。

    这话倒是也有几分道理,可李琮不甘心啊。

    他在意的不是颜彦嫁给谁,在意的是这对父子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做臣子的眼里不以皇上为尊,这还行?

    “镇国公此言差矣,颜家大小姐自幼熟读女戒,这才会不惜为了自己的闺誉和清誉选择自尽,今镇国公逼她嫁给一个毁她闺誉之人,岂非再次把她逼上绝路?”

    这话语气就有点重了。

    陆端吓得战战兢兢地伏地磕头,“回皇上,臣惶恐,臣绝无此意,还请皇上明鉴。这件事,是臣思虑不周,还请皇上示下。”

    没办法,总不能真跟皇上对着干吧?

    他陆家还没有这个资本。

    “还是你们父子拿出一个章程来吧,朕可不做这恶人,朕只有一个要求,朕的外甥女,太后的外甥孙女必须活着。”李琮开出了自己的条件。

    “这?”陆端只得看向了颜芃,“还请颜侯明示。”

    “颜某没什么好说的,我们颜家还不至于养不起一个弱女子。”颜芃说完甩了甩衣袖。

    “回皇上,回定南侯,小子这就和兄长去定南侯府亲自向颜家大小姐提亲,若她亲口答应嫁给小子,小子定当不计前嫌,以世子夫人之礼迎娶她;若她愿意嫁给兄长,还请皇上和定南侯成全。”陆鸣出了个主意。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是因他而起的,他不能再让父亲为难了。

    而且他有十足的把握,这件事一出,颜家大小姐定无颜面再嫁给她,至于嫁给谁,那就不在他关心范围之内了。

    “想得美,你以为我侄女是谁,想见就见?”颜芃再次怒斥了陆鸣。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依你该如何?”陆端反问道。

    “罢了,这件事还是有朋亲自去问一下吧。”李琮也觉得不妥。

    不过他承认陆鸣出的主意还行,如果颜彦选陆鸣,他自然会极力成全,可如果她真愿意嫁给陆呦,他也成全,不管怎么说,这是她自己选的路,将来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她也怪不到他们身上来。

    “那要是她谁都不嫁呢?”颜芃没好气地问。

    他可不认为自己侄女嫁进陆家还会有好日子过,不管这两人选谁,都是一样的难堪,这在一个大家庭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怎么相处?

    “朕再为她做主选一门好亲。”李琮说道。

    “也好。”颜芃得到了皇上的承诺,便提出告辞。

    紧接着,陆端父子三人也提出告退,不过陆端刚把话说出来,李琮却命陆呦抬起了头。

    这半天他才想起了一件事,从头至尾他都没有好好看看陆呦的真容,也没有听到这小子开口说一句话,因此,他有几分好奇,这小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李琮的话让原本走到门口的颜芃又回来了,他也好奇这陆呦到底有什么隐疾,为什么这么多年陆家一直不肯让他出来示人。

    陆呦颤颤惊惊地抬起了头,惊恐地看了一眼高座在龙椅上的李琮,很快又低下了头。

    “朕命你抬起头。”李琮不耐烦了。

    “大郎,不许低头,这是皇上,你得向皇上行礼,忘了来之前爹是怎么教你的?”陆端倒是颇有几分耐心地哄着自己的儿子。

    没办法,这个儿子怯场,从小吓破了胆,不敢见人,你越是跟他吼跟他急,他就越没有章程,越不敢开口说话。

    “皇,皇,皇,皇。。。”陆呦喊了五六个“皇”字也没把后面的字说出来,不过他却伏地向李琮行了个大礼,同时也向颜芃行了个大礼。

    “陆公,不是我挑理,你自己看看你这儿子配得上我侄女吗?”颜芃的怒气又被挑了起来。

    陆呦听了这话急得满脸通红,想要开口,满腹的话却说不出来,还是一旁的陆鸣出了个主意,问内侍要了笔墨来。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