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9.第七十九章
    订阅不足80%显示防盗章, 登录晋江文学城搜索书名看正版  不等白立强说话,白若云又说,“妈, 大哥肯定说给了, 大姐可是给了大哥十块钱封口费呢。”想到这个白若云看了自家大姐一眼,要是当时给的钱一样,她肯定不告状,哼,让你舍不得五块钱,让你偏心眼, 她可最小心眼了,必须记着。

    李秋兰看了白立强一眼, 问, “是这样?”

    白立强耷拉脑袋没吭声,李秋兰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一下子冷了脸,“把钱拿出来。”

    白若欣还想挣扎一下, 眼睛却对上白建生冷冰冰的眼睛,顿时想起下午挨的那一脚, 吓得也不敢藏了, 忙从口袋里掏了出来塞到李秋兰手上,“除了大弟的十块钱还有若云的五块钱, 都在这了。”

    李秋兰看了她一眼把钱数了数, 然后拿起来对白若臻说, “臻臻啊,这事儿是你大姐对不起你,不过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也别怨妈,这钱妈先给你拿着,等走的时候妈再给你,行吗?”

    “行。”白若臻点点头,然后露出一个笑容来,把钱放在她妈那儿可比放她那安全多了,不然家里这几个不安好心的今天找她弄一点,明天找她弄一点,等到她走的时候还能剩下啥。

    李秋兰看着她懂事的笑,心里更不是滋味了,晚饭也没吃好,就躺床上睡了。

    白若云见她爸妈都睡觉去了,赶紧吧嗒吧嗒跑白若臻跟前,讨好道,“二姐,你看我还是向着你的。”

    “嗯,那我还得多谢妹妹了。”白若臻温柔的笑道。

    白若云丝毫没有不好意思,搓了搓小手,“其实我要是不出卖大姐的话还能得五块钱呢。可我现在为了帮二姐连五块钱都没了呢。”

    “唉。好妹妹。”白若臻心疼的拉着她的小手,可怜巴巴道,“我倒是想给你点,可是钱都在妈那儿啊,妈说了,等我下乡的时候再给我。妹妹,今天的事二姐多谢你了,今后我到了乡下肯定会记得你的好的。”别以为你想就不记得是你掏的口袋了,她白若臻最小心眼了,有仇必报,看在你小的份上没揍你都是好的了。

    “二姐”白若云惊呆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二姐啊,她帮二姐要回了那么多钱,可她二姐都不舍得给她十块钱,她就不信她二姐手里连十块钱都没有,分明是不想给她,真是太可恶了。

    白若云突然就后悔了,然后就想起自打二姐撞伤脑子之后发生的事,难道二姐脑子真的摔坏了?粥不给她吃,鸡蛋不给她吃,馒头不给她吃,现在钱也不给她,真是太讨厌了,她咋这么笨呢,不拆穿的话还能得五块钱呢。

    “呵,活该连五块钱都没了。”白若欣看着白若云的眼神可以带着绣花针了,白若云翻个白眼,强硬的哼道,“总比二百块钱都没了强。”

    “你找打是不是。”白若欣恼羞成怒抬手就要打她。

    白若云当即扬声喊,“妈,大姐要打我。”

    随即李秋兰的声音传来,“白若欣我看你皮痒了是不是。”

    “妈,你偏心。”白若欣气的直跺脚,狠狠的瞪了眼白若云去收拾桌子去了。

    白若云朝她做个鬼脸又朝白若臻翻个白眼,拉着白立善去旁边玩去了。

    白若臻当然也不干活,站起来就要往里屋走,白若欣看着她,“二妹不帮忙一起收拾?”

    白若臻看了眼白建生,然后道,“不。”刚受了委屈呢,怎么也得养养。

    “二妹这是埋怨大姐了?”白若欣看着她突然又想掉眼泪,“二妹,大姐知道这事儿做的不地道,可是,我也有苦衷啊。”

    白若臻懒得跟她装模作样,理都不理她直接站起来进了内间。

    到了内间白若臻干脆把白天白若欣给她的棉衣棉裤还有被褥都叠放整齐找了个大的袋子装了起来,然后就摆在柜子上

    这时白立强从外面进来,期期艾艾的到了白若臻跟前,不好意思的说,“二姐,你别生大姐的气”

    白若臻柔柔一笑,“不气呢。谁让她是咱大姐呢。”

    她越是这样,白立强越是不好意思,他和大姐关系是好,也想大姐能留下,可真的和大姐算计了二姐,他的心里又觉得不自在,大概是他俩是双棒儿的缘故吧。

    白若臻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突然从枕头里抠出一个布包,然后打开里面有几张零钱,她找了两张两元一张一元的,卷起来塞到白立强手里,“大弟,这钱是二姐给你的,二姐没大姐有钱,但是这些你也别嫌少,毕竟咱们能有钱的机会不多。”

    “那谢谢二姐了。”白立强本来想推拒一下来着,可是今天得来的十块钱已经没了,这五块钱也显得尤为重要了,他接过来装到口袋里,笑嘻嘻道,“谢谢二姐。”

    他二姐也不错吗。

    白若臻笑了笑然后叹气,“还是咱大姐厉害,居然能攒二十块钱。”她瞅了瞅手中的钱道,“就我这八九块钱还是从小攒到大的压岁钱没舍得花呢。”

    白立强一愣。

    是啊,自小到大压岁钱他们是很少的,能给五毛钱那都是爸妈疼他们,其他的钱也就平日买点东西他妈给个五分一毛的,像她二姐平日不花钱能攒八九块就不错了,像他能花钱没攒下也正常。可他大姐平日也挺能花啊,一会儿买头花一会儿买嘎啦油的,咋还能攒上二十块钱呢?

    这一想白立强心里不是滋味了,是不是他爸妈偷偷给大姐钱啊,或者是大姐平日偷着藏钱不告诉他?

    他还在想,就听白若臻继续道,“唉,我这下乡走了,大姐也不知道能不能及时嫁人,要是革委会不乐意非得让大姐下乡,咱妈会不会让大姐顶了妈的班啊。”见白立强看过来,白若臻继续道,“其实我是知道的,妈的意思是想让你毕业的时候接她的班的,可现在我提前下乡了,大姐又在家,我恐怕唉。”

    白立强突然一凛,对啊,他只知道和大姐算计忽悠二姐下乡了,那要是人革委会不承认这个,等他毕业的时候组织上让大姐顶二姐的名字下乡,而大姐不愿意下乡,他妈把职位给了大姐,那他岂不是就要下乡了?

    真是越想越心惊,白立强突然忐忑不安起来,白若欣收拾完外面进来的时候都没和她打招呼。

    白若欣虽然钱被要去了,可她不用去下乡了啊,心里依然很高兴,她把门闭上,过来对白立强说,“二弟,明天咱们出去玩?”

    白立强看了她一眼,摇头,“不去。”

    “咋了?”白若欣看他这样,以为他是因为那十块钱不高兴,她摆摆手道,“不就十块钱吗,大姐这里还有,明天再给你五块钱。”

    若是往常听到能得五块钱白立强早就高兴的蹦起来了,可现在听他大姐若无其事,甚至毫不在意的说出来,心里怎么想怎么不得劲。

    刚刚二姐掏钱的时候他看的清清楚楚,二姐的私房钱也就那八九块钱,如今还给了他五块钱,说明二姐只有三四块钱的私房钱了。可大姐刚刚被妈收回去二百块钱,其中还有二十是大姐的私房钱。这会儿却连十块钱都不放在眼里。

    那大姐到底有多少私房钱,还有她的私房钱到底是哪来的?

    虽说大姐毕业这两年也做了一段时间的临时工,可当时工资一个月才十五块钱,而且那钱还是妈直接领走的。

    大姐哪里来的钱?

    白立强想不明白,对白若欣的话也不愿回答了。

    白若欣看了眼正坐在床上看课本的白若臻,然后凑到白立强跟前,小声道,“是不是你二姐和你说啥了?我跟你讲立强,在这个家里除了爸妈就咱俩最亲,大姐有啥好东西可从来没躲着你,那都是头一个想到的就是你。你可不能关键时刻和你二姐穿一条裤子了。”

    “嗯。”白立强看了她一眼,心中的疑惑更大,他试探问,“大姐,你哪来的私房钱啊。”

    白若欣眨眨眼站起来去铺床,“这你就别管了。”

    白立强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而看上去在看课本,实则基本看不懂的白若臻竖着耳朵听姐弟俩谈话,微微勾了勾唇。

    哎呦呦,这白若欣道行还是太浅了啊,呵呵。

    只是没想到的是在这个奇怪的时代,过年竟然是不放鞭炮的,要不是家里准备了好吃的,她都不觉得这是过年。

    白若臻自然是不敢问的,于是就扒拉原主的脑袋,发现竟然是从七八年前就开始过年不放鞭炮的,说是破除封建迷信,不准烧香拜佛。谁家要是被发现烧香拜佛那是要挂牌子游街批斗的。

    想到在大周时候大户人家烧香拜佛的次数和对佛祖的重视,白若臻汗颜,多亏没都穿到这里来,不然全都得打成资产阶级了。

    嗯,翻看原主的记忆白若臻学来了这个词儿,有钱人都被打成了资产阶级,然后剩下的好人都是无产阶级,就是俗话说的穷光蛋,连儿子都养不起的那种。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