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第37话
    此章为防盗章,作者菌码字辛苦, 请各位道友支持正版, 么么哒~

    蒋遇夏不死心, 再次拨了过去, 那头接了, 只是接了后口气也不太好,“你就只认识我么?你不会去找个女的?我只保证你的安全,不提供生活服务。”

    “莫深, 你必须反省一下自己!”蒋遇夏开始恶人先告状强词夺理,“你说你只保证我的安全, 可我今天差点被人打死!你不是军人吗?军人的职责不应该是为人民服务吗!女人生理期很丢脸吗?让你帮忙买点生理期用品很丢脸吗?你怎么能歧视女性!”

    那边轻嗤一声,“你要是像现在这么厉害今天就不会被人欺负。”

    “错, 我就是因为不懂得收敛性子才会被黑到今天这种地步,我虽算不得演技精湛,但这三年来勤勤恳恳,从路人甲开始演起, 挨了多少巴掌和讽刺才获得了最佳新人奖提名, 大家都觉得我是走狗屎运才一夜爆红,但我所有的成就都是自己努力换来的!”

    莫深:“……既然你这么厉害就自己解决, 我跟你不熟,没有到可以帮你买那种东西的地步。”

    原本蒋遇夏还说得挺慷慨激昂,结果莫深一句话就让她气势降下来, 于是她开始耍无赖, “那我就这么躺着吧, 让自己血流成河,到时候我打电话给程舟,让他看看自己给我找的什么保镖。”

    “恕我直言,蒋小姐你怎么这么无耻?”

    蒋遇夏叫嚣,“怎么,莫先生,就只准你们男人无耻的吗?”

    莫深第一次遇到蒋遇夏这种女人,一时似乎被她的言论气笑了,可他嗤笑两下又没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对座的方之秋试探着问:“你又要走吗?”

    莫深语气平平,“没事,先吃吧,吃完我送你回家。”

    手机叮了一下,莫深低头看,是蒋遇夏发来的,说再顺便帮她带一份脆皮鸡饭。

    莫深轻嗤,她还真是笃定他会去。

    方之秋默了默,试探着问他:“莫深,你对我印象怎么样?”

    莫深闻言一顿,放下手机望着方之秋说:“方小姐,我的情况你应该都清楚了,如果结婚,我肯定不能以你为重心和中心,我是个军人,一年四季都得在军队里,陪你的时间不会很多。”

    来之前方之秋就了解过情况,现在见面和相处坚定了她的决定。

    “我没问题的,我是个老师,寒暑假多得是时间,到时候可以去军营里头陪你。”

    莫深默了默,道:“你可能还不太明白我的工作性质,我这次假期有三个月,这三个月你可以先了解一下,待我假期结束的时候你再做决定是否要跟我结婚。”

    方之秋微怔,迟疑地问他:“你呢?你难道都不用了解我吗?我是说,如果在双方都没问题的情况下,我们不用谈恋爱吗?”

    “方小姐,我十七岁上军校,在过去十一年的时间把热血和精力都放在了军队和人民上,所以不懂怎么去讨女人欢心,以后若是结婚了,我唯一能保证的就是对你绝对忠诚。”

    方之秋感觉自己像是在听入伍宣誓,不过中间的话她琢磨明白了,如果两人要确定关系走下去,肯定会立刻谈婚论嫁,谈恋爱浪漫什么的就不用想了。

    其实方之秋也看出了莫深是个不懂柔情的硬汉子,可他面相生的好,家庭好,自己工作也非常好,简直无可挑剔。

    这一面,她对他很有感觉。

    两人吃完饭一起往外走,莫深要先送方之秋回家。

    在回去的路上想起还有蒋遇夏那个喜欢惹事的麻烦精,他踌躇数秒,颇有些不自在地问:“你家附近有没有便利店?你,可以帮我选购点生理期用的东西么?”

    方之秋愣。

    莫深问完之后似乎意识到自己很冒失和突兀。

    “抱歉,是我的要求太唐突了。”

    “是给那个明星买吧?”

    莫深“嗯”了一声。

    方之秋笑笑,“没关系,既然是还人情就要做好,等下我去买,你送过去给她吧。”

    方之秋的善解人意让莫深有些许内疚。

    “方小姐,刚才在餐厅的时候我语气有些太硬,抱歉,我带兵多年,平时对他们很严格,一群大老爷们,从来有什么来什么,说话不会拐弯抹角。”

    方之秋摇头,笑,“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格,跟你在一起特别有安全感。”

    到方之秋小区门口后,她去便利店买了东西递给莫深,莫深很快就走了。

    车开到蒋遇夏小区的门口,莫深看见外头聚集了很多记者,他们纷纷朝里张望,对每个从小区出来的人都要仔细辨认。

    难怪蒋遇夏生理期都不愿意下楼,这要是出来估计就尸骨无存了。

    还好小区安保好,生人勿进。

    莫深开进小区,上楼,敲门。

    蒋遇夏开门的速度很快。

    她饿的不行,护垫最后半包也都快换完了。

    “莫深你真不是个人,一个多小时了你才来。”

    莫深面无表情,调头就走,蒋遇夏又忙放软语气去拉人,“对不起,我错了。”

    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

    莫深拨开她的手往里走,蒋遇夏关上门,不放心,回头将门反锁。

    她尴尬感早没了,拎着黑色塑料袋匆忙进了洗手间。

    等出来时,莫深居然还没走,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他背脊挺得笔直,气势些许凛冽,莫名让人望而生畏。

    蒋遇夏瞧了一眼,走到莫深对面盘腿坐在地毯上,随手拨开杂乱的外卖盒子,腾出一块地儿放脆皮鸡饭,先喝了口水,再埋头大吃。

    她是真的饿了,莫深虽然是个男人,但是个不入蒋遇夏眼的男人,不值得她装淑女。

    莫深看了会儿,觉得她吃饭的样子像只饕餮,但他没说。

    隔了两分钟,莫深才道:“我想我得跟你郑重申明一下。第一,我只负责你的安全,这个安全是指我在你身边时,其他时间我劝你不要穿得跟个鸡毛掸子一样出去惹是生非……”

    “你眼睛是不是有……”

    “第二,我说话的时候不要打断我,经过这几次的观察,我觉得蒋小姐智商不是很高,所以在一些情况下我会替你判断,这是为你好,你最好听我的,这样我们能为彼此省去不少麻烦,毕竟我也有自己的事情,不可能像今天这样随传随到。”莫深打断蒋遇夏。

    “草,你智商……”

    “蒋小姐,第二条我才刚说完。”

    蒋遇夏想发脾气,但莫深人高马大,看起来就是她打不赢的那种。

    “暂时就这两点,其他的想到了再补充,明天我有事,别打我电话,小区门口有很多记者,你最好别出去,省得又弄出麻烦。”

    “我不能打你电话又不能出去,那不是得饿死吗?”

    莫深疑惑,“你可以叫外卖,而且你没朋友吗?”

    蒋遇夏咀嚼的动作一顿,似无所谓却又有些低沉地道:“我红的时候有很多朋友,现在他们对外宣传跟我不熟。”

    莫深:“……”

    他看了一眼,不予置评。

    “我明天有事,你可以找你经纪人。”

    莫深走的毫不留情。

    他开车回了家,莫父正好在,见他回来,顺口问了一句:“你跟老程女儿相处的怎么样?”

    莫深纠正,“我只是负责她的安全,不存在相处。”

    “小姑娘一个人在外打拼不容易,听老程说她小时候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你平时能帮她的地方就多帮一点,我现在看到老程走路的样子这心里就不是滋味儿,当初要不是他替我挡了那一下,我早死了。”

    莫深默了默,坐下,“爸,蒋遇夏是跟她妈姓吗?”

    莫父点头,“老程当年退伍后因为腿部残疾一直没娶到媳妇,后来遇到了带着蒋姑娘的蒋云惠,两人就在一起了。据说蒋姑娘生父喝酒赌博,一喝酒或者输了钱就打老婆孩子,蒋姑娘刚到老程家的时候,老程一朝她伸手她就以为自己要挨打。”

    莫父和蒋遇夏的继父程舟是战友,在战场上程舟为了救莫父腿部中枪落下残疾,后来因为各种变故两人失去联系,今年才通过多种途径重新联系上。

    莫父得知程舟想给蒋遇夏找个靠谱的保镖,所以便让休探亲假的莫深去了,他心里对程舟有愧,总想着不管什么事情,他能帮就帮,不能帮也要想办法。

    莫深若有所思,没想到蒋遇夏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居然是这种身世。

    不过在他看来,蒋遇夏确实不怎么讨喜。

    ——

    在家里闷了两天,蒋遇夏除了看剧本,偶尔也上网看看。

    她每天用小号刷自己和赵芹微博的评论,看一次气死一次,这两天简直是气得死去活来。

    赵芹在这个事件中获得了所有网友的同情,她前几天发的那条@女孩子的微博又获得了不少好感和粉丝,蔡放转发了她的微博,说一家人风雨同舟相亲相爱,让网友们大呼再一次相信爱情。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