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5.第45章
    此为防盗章, 码字不易,买正版支持一下作者吧~

    她敲门敲的太大声,以至于大宅里的佣人都注意到了, 更别说霍之华了, 他一回到家,心情愉悦地打开冰箱, 拿了瓶矿泉水喝, 对着刚才还窃窃私语的佣人说道:“替我准备点心,送到我房间里来。”

    “二少,你一向不在晚餐前吃东西的。”佣人诧异地说道。

    “今天心情不错。”霍之华笑眯眯地回道。

    他走上楼的时候,霍之洲正打开房门, 以他的教养, 做不出让一个小女孩在门口无助徘徊。

    隋愿可怜巴巴地望着霍之洲,眼神湿漉漉, 她结结巴巴地解释着,“我不知道照片什么时候在我的本子里, 真的不是我。”

    “好, 我知道了。”霍之洲平心静气地说道。一双黑眸没有显露出什么情绪, 就是这样才让隋愿感到害怕, “隋愿,乖, 让我一个人待一会。”

    “好吧。”隋愿有点失望, 闷闷地出声道。

    “大哥, 出什么事情了?”霍之华走上前, 他恍然大悟道:“是不是因为隋愿撕掉你和你妈妈的照片了,她年纪小,不懂事,可能就是泄愤,因为你不理她,外出了一天,小孩子就是情绪化,大哥,你一向喜欢她,别和她计较了。”

    说着,霍之华担忧地看了看隋愿。

    隋愿简直被霍之华的睁眼说瞎话气死了,他看上去是在帮她说好话,实际上呢?霍之洲好不容易冷静下来,怒气一下子又被挑了起来,他有多敬重自己的母亲,他一张俊脸冷了下来,将房门关上时沉声说了一句,“不要待在我门口,像什么样子。”

    房门砰的关上了,隋愿瞪大了杏眸,气呼呼地看向霍之华,她压抑着尖叫,儿童的声线总是刺耳和尖利,“你故意的是不是!”

    霍之华不以为然地挑了下眉,他坏笑起来,得意非常,“这下怎么办,大哥不喜欢你了,你要被送回去了,继续待在那间破旧的小房子里,没有床睡,没有干净漂亮的衣服穿,更没有好吃的食物,浑身变得脏兮兮的,然后被英子打骂,像灰姑娘一样。”

    他描述的未来毫无疑问是可怕的,隋愿气恼地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开,她的大脑里一片混乱。

    她现在才五岁,要是她是成年人还好些,指望一个儿童能在社会中立足吗,要是没有霍家,她不知道未来会是怎么样。不会的,霍之洲明明答应她了。

    可他现在也不过十五岁,在霍家什么也算不上。

    都怪那个撕掉照片的人,到底是谁做了这件事,她突然想到什么,回过头看到霍之华笑得像只狐狸。

    “是不是很害怕?大哥不理你没关系,还有二哥,我会保护你的,好不好。”他摸着她柔软的头发,蹲下|身,和她平视,她眨着那双明亮的杏眸,不可否认,她是个漂亮可爱的孩子,要是个丑八怪,他也懒得搭理。

    他掐了掐她肉嘟嘟的脸颊,柔软的触感,他感兴趣地多掐了几下,有个妹妹的感觉其实也不坏,“叫声哥哥来听。”

    “你真的太坏了。”隋愿想明白了,不满地瞪着他。

    “那又怎么样,没想到你挺聪明啊。”霍之华掐她脸颊的劲加重了些,看她露出可怜兮兮又无可奈何的表情,确实令他心情不错。

    “你叫不叫,再不叫哥哥可没机会了,你会被赶出霍家的,你又没有霍家的血缘关系,凭什么赖在这里,要是我对爸爸说了这件事……”

    霍斯远虽然和许清离婚了,前妻在他心里还是有分量,哪怕不爱了,感情还在。

    隋愿气得毫无办法,她内在一个成年人竟然被霍之华耍得团团转,她撇过头,“不叫。”

    “好啊,你继续倔。”霍之华收回手,迈着长腿离开了。

    隋愿气得想抓自己头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轻变小了,连脾气也变大了,大人没有随意发脾气的立场,小孩子总有吧。她冲过去撞在霍之华腿上,对他又是打又是咬,发起了小孩子脾气。

    “你疯了是不是?”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力气,糟糕,又被她咬到一口,“你真属狗的啊!”

    发泄完了之后,隋愿很快就溜了,溜回自己房间,留在原地的霍之华有点哭笑不得。

    隋愿瞪着天花板,她想着这件事,不能让霍之洲讨厌她啊。上辈子她好歹还占着霍之蓁的名字,明面上是霍家的人,现在的话,往好里想,他们会把她送去孤儿院,或者送回生母家,往坏里想,送回英子那。

    不行,她不想回去。无论是上辈子还是现在,她都不想离开这富足优渥的生活。

    她擦擦眼泪,她不能只会哭,而奢望有人来帮她,公主只要在原地等待骑士的帮助就好了,可她不是真正的公主。

    霍之洲在书桌前,小心谨慎地拼接着照片,他将残缺照片压平整了,拿镊子沾了胶水,把两张照片平整地贴在一起,再贴上一层透明的胶带,照片中间依旧有一条丑陋的线,如同将两个人分隔开了。

    他黑眸深沉,望着照片出神。

    大宅前面陆续停了几辆豪车,在房间的隋愿听到声响,跑到前面的阳台,从车里下来一个个西装革履的男士,也有成熟干练的女性,他们拿着公文包,看样子是要去书房开会。

    隋愿看到段致尧后,眼眸一亮,她在书房门口一把抱住了他的长腿,憨态可掬的模样让旁边的职业女性笑了出来,调侃他,“致尧,你魅力很大啊,连这么小的女孩子都喜欢你。”

    “你就别开我玩笑了。”段致尧蹲下来,“隋愿,好久不见了,你怎么哭了?”见到小女孩眼眶泛红,他急忙问道。

    隋愿眼泪汪汪,语序混乱地说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她怯生生地说道:“段叔叔,之洲哥哥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我是不是要被赶出去了,我怕——”

    “别怕。”段致尧轻拍下她的背,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打着嗝,“我帮你去向之洲解释,他不会怪你的。”

    “真的吗?”隋愿奶声奶气地问了句,她的长睫毛上挂着泪珠,眼泪汪汪的模样惹人怜爱,充满希冀地望着段致尧,过了会又低下头,“还是算了,我本来就不让人喜欢。”

    “谁说的,我们隋愿是这么乖的孩子,所有人都会喜欢你。”段致尧轻松地将她抱起来,抱在臂弯中,安慰她哄她。

    “致尧,该开会了。”刚才的那位职业女性推开门,和隋愿对视的时候,朝她笑了笑。

    段致尧无奈地放下她,隋愿挥着小手,在他走进书房,关上门那一刻她眼中的期盼和可怜迅速消失,霍斯远这边有段致尧帮她说话,这一关算是过了。

    问题是霍之洲那边,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厌恶可以来的轻而易举,一旦产生厌恶了之后,就会从她身上找出更多的缺点。

    她找到吴妈,询问道:“吴妈,我想要拍照片,相机放在什么地方?”

    吴妈领着她来到仓库,打开灯,仓库中的柜子中摆放着许多相机,有单反,有微单,有胶片相机,单反镜头,还有很多胶片的囤货。

    “这里怎么有这么多相机?”

    “哦,我想想,二少要上摄影课,就让人买了些相机。”

    上个摄影课而已,还让人专门采购相机,隋愿撇撇嘴,她在架子上找了找,找到一台拍立得,再拿了两盒相纸。

    “吴妈,我找好了,我们走吧。”

    “找好了啊。”吴妈见她捧着相机和相纸,没有过多的深究,小孩子爱玩是天性。

    晚餐时,霍斯远在会客的宴会厅请吃饭,管理层人员低声交流着项目进度,霍家从进出口贸易开始,后来发展成为多元化经营,涉及建筑承包,再到城建开发,涉及面极广,这次他们就在谈城市某一板块的开发。

    霍斯远说完了公事,向管理层介绍了他的孩子们,接着就到了客套寒暄的时刻,霍之洲冷着一张脸,没有加入聊天中。

    见霍斯远频频看霍之洲,霍之华说道:“爸,大哥今天心情不好,谁叫隋愿莫名其妙撕掉了他钱包里的照片。”

    “噢,有这件事?”霍斯远若有似无地瞥了眼隋愿。

    隋愿咬着下唇,眼眶又红了,可怜巴巴又委屈的模样,段致尧见状,出声给她解围,“这件事我刚听隋愿说了,她说不是她做的,我相信她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孩子。”

    “谁说不是呢,妹妹还小,大哥就原谅她吧。”霍之华假惺惺地说道。

    霍斯远轻咳一声,看向冷淡的霍之洲,“之洲,你是大哥,一张照片而已,这事就算了。”

    放在餐桌下的手不由自主握紧了,因为他是长子,他就得做出表率,要懂得谦让,很多事情都由不得他。爸爸问都不问钱包里的那张照片上面是谁,或许他是知道的,只是他不在意妈妈了。

    霍之洲抬起黑眸,冷冷地说道:“爸,那张照片是妈生病前拍的,对我来说很重要。”

    是对家的回忆,对妈妈的回忆。

    隋愿的心不由一紧,在场的气氛也尴尬不已,管理层的人员借故回去工作,只留下他们。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