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农家俏寡妇 06
    果然跟姜梧说的一样,这个时间点, 正是日头最烈的时候, 大家都已经回家歇息吃午饭了, 路上也没碰见什么人。

    等到阿九被背回家里, 姜梧赶忙倒了水给她洗干净了腿脚上的泥土, 露出了白白嫩嫩的脚丫。

    易沉声洗去污泥,换了新的裤子跟鞋过来,就看到姜九晃着白嫩的对姜梧温声安抚道:“你看, 真的没事了,不要担心”

    或许是因为常年不见阳光的部位, 姜九的脚比身上的其它皮肤还要白,她的脚不大, 易沉声不自觉的想或许自己的手能握住一大半,修剪整齐的指甲泛着淡粉,圆润齐整。

    易沉声眼神一暗,望了望姜梧依旧站着泥水的裤脚, 他拿着酒精走过去, “我来帮她消毒,你先去洗洗吧。”

    被易沉声这么一提, 姜梧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脏污,他点了点头站起身,“那先交给你。”

    等姜梧走了, 易沉声占据了他的位置。

    他一手捧起姜九的小腿, 脚腕细瘦他一掌能握住, 另一手拿着蘸了酒精的棉签,指腹滑嫩的肌肤让他有瞬间的失神。易沉声喉结滚动,嗓音低哑,“那我开始了,痛的话你就说。”

    姜九握了握拳,明明有些害怕,还是满脸凝重的模样整个头点了点,“嗯,开始吧。”

    易沉声有些好笑,她可爱的有时候让人实在是想不起她的年龄,所以他尽量下手轻点。

    “唔……”

    轻微的闷哼让易沉声手颤了颤,他动作更轻柔了些。

    除了酒精一开始沾到伤口时,姜九轻哼了声,后面都没有再发出声音。

    易沉声三两下消好毒,又从自己箱子里拿了个创可贴给她贴上。

    “好了。”

    他松了口气,抬眸正对上红着眼睛,眼眸湿润的姜九。

    “你……”易沉声只觉得一股燥热的冲动从心底升腾,直冲大脑,他想说些什么,却觉得嗓子哑的厉害,只好转过身收拾散落的东西掩饰异样。

    “唔……沉声,谢谢你啊……”阿九像是没发现他的异样,只是抬手擦了擦眼角生理性的泪水,展颜对易沉声道谢。

    “没什么。”

    易沉声一对上她的泪光,脑海里总是那双泛着眼泪的水雾眸子,心底就开始发热——如果那么白的皮肤被掐上青紫、女人咬着贝齿眼眶红红带泪的看着自己……

    不能像了!……

    易沉声垂下眼眸,他干脆坐到门口吹风。

    他觉得自己有些魔障了,需要冷静一下。

    另一边,姜梧洗完过来,检查了下阿九的伤势后,开口道:“这两天就不要让伤口碰到水,所以,插秧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来做。”

    阿九有些担心,摇了摇头道:“你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呀,我没关系的,这点小伤很快就好了,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吧。”

    姜梧不赞同的模样,还没开口,易沉声先看不下去了。

    他皱紧眉吼道:“你去什么去?好好待着休息。”

    阿九眨了眨眼,有些为难的开口,“可是,水生一个人来不及,我看这天过两天就要下雨的模样,只怕……”

    易沉声打断她,“好了,我去帮忙总可以了吧。”

    “啊?沉、沉声……”阿九有些吃惊的望着他。

    易沉声还以为对方会感激的双眼红红的看着自己,没曾想阿九有些纠结的道:“沉声,你会么?”

    “这点小事,我都看了一上午了,小菜一碟。” 易沉声难得不好意思的轻咳了一声,“是不是现在觉得我很厉害?我不介意你多夸夸我的。”

    他总听着阿九夸赞姜梧,这种讨要夸奖的话语已经先一步快过大脑说出来了。

    阿九忍俊不禁,像是觉得对方到底还只是个大男孩一般,因此她点了点头,真心像夸赞要表扬的小孩一般道:“沉声本来就很厉害呀。”

    被这样直白的夸赞,易沉声有些别扭,不过心里一瞬间还真觉得舒坦。

    从小到大,无论是做的好的还是不好的,夸赞还是呵斥,他都无所谓。

    但这个人,让他有种不自觉想去做好她想的事,就为了看到她现在的笑容。

    姜梧出声打断突然有些莫名的氛围,对阿九道:“那好,吃过午饭,你就在家休息,我跟他去把剩下的活儿做完。”

    阿九点了点头应下。

    等到下午,两人出了门,阿九在家里煮了点绿豆汤,约莫过了一个时辰,绿豆汤也放凉了。

    她找了个壶装了,又拿了个篮子提着赶往田边。

    远远便看到两人大汗淋漓,动作倒是一个比一个快。

    阿九招了招手,“水生,沉声,过来歇一会儿吧,我给你们带了绿豆汤。”

    易沉声看见她便停了下来,此时她话刚说完,易沉声已经走到一半了。

    阿九铺了一张布在大树下,拿出篮子里两个碗,倒上满满两碗,望着走近的易沉声,端了一碗给他,“辛苦了,快喝点。”

    易沉声的确是渴的不行了,他接过一碗咕噜咕噜三两口下肚,畅快的长舒了口气。

    短短半天,易沉声就稍微黑了一些,他的短袖卷到肩膀上,露出手臂上的肌肉线条,漂亮的金发早就汗湿乱成一团,英俊的面容布满细密的汗水。

    阿九拿出一块手帕递给他,“擦擦吧,你额头都是汗水。”

    易沉声望着眼前拿着手帕的纤长手指,那上面有一层薄薄的茧。

    他顿了顿,突然俯下身,将脸凑到姜九面前,“我手太脏了,那你帮我擦。”

    阿九无奈的笑了笑,望着俯着身一动不动,只将满布汗水的英俊五官凑到自己身前示意的易沉声,只能抬手帮他擦了擦汗。

    干净的帕子带着跟她身上一样的清新皂角香味。

    易沉声突然觉得他们就像是古代的妻子给农耕的丈夫送饭,然后帮劳累的丈夫擦汗一般。

    他不自觉的笑容更大。

    姜梧跟着过来正好看到这一幕,一时间神色有些冷。

    “水生,快来喝绿豆汤。”阿九看到他,自然的收回手帕,端起了另一碗绿豆汤递给姜梧。

    易沉声瞥了眼姜梧,有些遗憾还没享受够。

    姜梧喝着汤,突然对着姜九道:“我也要擦。”

    “嗯?”阿九有些莫名。

    姜梧指了指她的手帕,认真的道:“我也流了很多汗。”

    “好。”阿九这才反应过来,她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倾身过来,帮着姜梧又擦了一遍汗水。

    他这才满意的喝光了绿豆汤。

    易沉声在一边轻嗤了声,自顾自又倒了一碗。

    有阿九在,两人像是比赛一般,本来两天的工作量,愣是一天给弄完了。

    等到傍晚回去,两人都累的直不起腰了。

    晚上,阿九从老村长那儿拿了点药酒过来。

    易沉声跟姜梧洗完澡裸着上身,并排趴在床上。

    “村长说了,这个药酒抹了再按一按,明天起来就没事了。”阿九给他们腰上抹上药酒,白嫩的小手使着巧劲按压着。

    易沉声到底还是比姜梧皮肤白,只不过这一天下来,晒得泾渭分明,两条手臂黑了不止一个度。

    “唔……”

    闷哼声响起,阿九立时有些紧张的停了下来,“疼么?”

    “沉声你忍一忍,村长说轻了怕是没效果,很快就好了。”阿九神色如常,带着些哄小孩的语气。

    易沉声将脸埋进枕头里,闷闷的道:“没事儿。”

    他倒不是疼的,这点疼还是能忍受的……

    只是,姜九柔软的手心带了点薄茧在腰间摸来摸去,他可是个正常的男人!当然有反应!

    幸亏是趴着……

    姜梧瞥了眼易沉声,眸色微冷。

    他望着阿九,突然开口:“差不多了,你今天也累了一天,早点去休息吧。”

    “那好,你们好好睡一觉。”

    阿九收好药酒,给他们盖好被子后就回了房间,她虽然没有另外两人疲累,但这具身体不比他们强健,所以很快便睡熟了。

    夜色深深,渐渐下起了雨来。

    嘀哩嘀哩的雨声减轻了夏日的燥热,落在瓦片上敲响一片乐章。

    ……

    第二天一早,几人起床开门,一夜雨后,清新的空气带着浅淡的泥土气息。

    易沉声这两天没有电脑手机,倒一点都不觉得无聊,他难得早起心情还不错,主动去鸡窝喂了圈老母鸡。

    等到吃过早饭,姜梧望向阿九,“今天空下来,我正好去镇上把鸡蛋换了。”

    阿九点了点头,“也行,刚好下过雨,过去也没那么闷热。”

    易沉声听着莫名有些欣喜——这是不是说明,家里就剩他跟姜九两个人了呢?

    等到阿九送了姜梧出门回来,易沉声兴致勃勃的开口:“我们今天做什么?”

    “我准备上山去,你要一起么?”阿九笑了笑,“昨晚下了大雨,现在正是野山菇出来的时候,炖汤喝可鲜了。”

    野山菇?……他倒是不稀罕,以往那些下面想讨好他的人什么样的野味没送过。

    不过他现在对姜九兴头刚上来,只觉得又兴奋又有趣,紧赶着想跟阿九黏在一块,自然是要跟着去的。

    “那走吧。”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