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4章 医馆访客
    “这位, 便是人称妙手回春的秦重,秦大夫了吧?”

    一褐衣男子笑容可掬地迎上来,朝秦重作揖。他的衣着打扮较之其他巫士要精致华丽,五官俊朗, 气度不凡,笑起来眼如弯月, 令人心生好感。

    秦重淡定地看着眼前的阵势, 面对褐衣男子亲切地问候, 他温文尔雅地回礼。

    “在下便是秦重,妙手回春不敢当, 疑难杂症略有涉及罢了。”

    褐衣男子道:“秦大夫过谦了, 听闻阁下不但治好了琉光门天照巫王的宿疾,更治好了西月巫帝的病,阁下的医术如今在整个巫修界赫赫有名, 我们巫王自十年前受伤后, 病情一直不曾好转, 在西月巫帝的推荐下,特来此地,请秦大夫看看。”

    秦重微微一笑, 道:“天照巫王和西月巫帝皆境界高深, 秦某只做了个引子,真正令他们治愈的, 靠的是他们自己的修为。”

    抱了抱拳, 他拉着唐玉泽, 泰然自若地往大堂里面走去,经过“病人”时,他轻轻地颔首,走至看诊桌后,端正地坐下。

    唐玉泽不动声色地站在他身侧,一副打下手的模样。

    褐衣男子心中惊讶,看秦重的目光沉了几分。

    从他们踏进大堂时,他便探清了两人的修为,不过天巫相近的境界,不足为惧,然而,他们面对巫王和众巫士时,却从容不迫,看他们的眼神极为平静,完全把巫王当成了普通的病人,毫无敬畏之心。

    褐衣男子正要开口,突然响起一阵咳嗽声,他急忙来到一脸病容的紫袍男子身边,关切地问:“殿下,可是难受?”

    紫袍男子缓过气,虚弱地道:“尚可。”

    褐衣男子却剑眉紧蹙。“殿下咳得如此厉害,却还执意亲自过来,离了冥莲香,殿下的身体撑不过半日!”

    紫袍男子有气无力地道:“我若……不过来……如何让秦大夫……把脉?”

    褐衣男子道:“我们可以重金请秦大夫出诊,不是么?”

    紫袍男子轻轻摆了下手,道:“秦大夫……不出诊乃是惯例。”

    褐衣男子长叹一声,向秦重鞠躬。“还请秦大夫尽快为我们殿下看看,他的身体……真的经不住折腾,唉……”

    围着紫袍男子的众巫士异口同声地道:“请秦大夫为我们殿下诊断病情!吾等感激不尽!”

    唐玉泽看到如此大的阵势,不禁抿了下嘴。主仆两人一唱一喝,看似关切,实则故意说给秦重听的。秦重不出诊确实是惯例,境界再高,也需病人亲自来秦家医馆预约排队,谁都不例外。褐衣男子分明在借着关心主子的当儿,指责秦重摆架子,居然要他们主子纡尊降贵地亲自前来看病。

    真是不好意思了,他家秦重医术高明,就爱摆架子。连巫帝都对秦重礼贤下士,何况他一个小小的巫王?

    秦重不动声地道:“阁下既然预约在今天,那便是秦某的病人。请将手搁在此处,秦某先为阁下诊脉。”

    他在桌上摆了个小软垫,示意紫袍男子露出手腕。

    紫袍男子慢慢地把手搁到小垫上,细白削瘦的手腕,布满了青筋,狰狞得有些丑陋。

    秦重对他手腕上的青筋视若无睹,手指准确无误地点在他的脉膊上,沉着冷静地搭脉。

    紫袍男子不由地多看了两眼秦重,浅色的眼睛里流露出几分欣赏,他主动开口道:“秦大夫年纪轻轻……却医术高明……实在令人敬佩。”

    秦重道:“不过是久病成医。”

    “哦?难道……秦大夫也曾……”紫袍男子话说了一半,突然气喘吁吁了。

    “阁下莫激动。”秦重道,“阁下的伤病,需静心静气,更要静神,否则极易加重病情。”

    褐袍男子轻拍紫袍男子的背,为他顺平气息。

    “秦大夫不愧是神医,我们殿下的病确实需要静养,否则气血逆流,后果不堪设想。”

    秦重点了点头,放开紫袍男子的左手腕,换右手腕。紫袍男子配合地把右手腕搁到桌上,同样布满青筋的手腕,细小无力,半透明的皮肤下血管清晰可见。

    “阁下的病,实属罕见,秦某亦是初次遇上,能否治愈,不敢保证,但为阁下减轻痛苦,缓解病情,却还是有一些办法。”秦重道。

    “此话当真!”褐袍男子一脸惊喜。“只要能先缓解殿下的痛苦,诊金不是问题。”

    秦重没有立即回应,而是让唐玉泽为他磨墨。唐玉泽动作迅速,拿起墨条,便在砚台里磨出浓浓的墨汁。秦重将毛笔在墨汁里蘸了蘸,铺开白纸,写下几个字,顿了顿,抬头询问。

    “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紫袍男子怔了下,道:“在下……姓罗名辰,这位……是我的巫士,齐越。”

    秦重在纸上写下罗辰两个字,又问:“不知阁下何门何派?”

    “这个……需要记录么?”褐袍男子齐越问。

    秦重看了他一眼,道:“秦某的病人太多,若不分清楚,容易混淆。”

    “这……”齐越犹豫,罗辰却不甚在意地道:“我是巨……灵门的……巫王。”

    “巨灵门……”秦重在纸上写上巨灵门三字。在巫修界呆了二十年,他早已学会此界的语言和文字,故尔与人交流毫无障碍。

    字如其人,刚柔并济,自成一派,秦重行云流水般地写了满满一张纸后,又蘸了蘸墨汁,在新的空白纸上继续书写,直到写完三张纸后,方优雅地放下毛笔。

    “此药方只能暂时缓解阁下的病情,半个月后再来就诊,需调整药方。两个月后若有起色,或许有办法为阁下根治。”秦重温和地道。

    罗辰眼里闪过一丝光,又咳了起来,齐越迅速地为他顺气,欣喜若狂地问道:“真能根治?”

    秦重道:“虽无十分把握,七八分还是有的。”

    “神医!不愧是神医!”齐越惊叹。

    “多……多谢……秦大夫……”罗辰颤着无血色的唇,感激地道。

    “医者仁心,这是应该的。”秦重莞尔一笑,转头对唐玉泽道,“阿泽,你帮我把药方拿到后堂的药房,让平飞配药。”

    平飞是他的下属,在秦家医馆里负责药房,他本人精通草药,药房里除了魔修界的草药外,还有巫修界的,都是他独自一人采集、晒干、切段成药的。

    唐玉泽可不放心秦重一个人面对这么多巫修者,他对站在门口接待病人的黑衣人招了招手。“明华,你过来。”

    黑衣人听到主子喊他,一个闪身便来到唐玉泽面前,恭敬地问:“唐主子,可有要事?”

    唐玉泽把药方递给他。“你去后堂让平飞快点配药,这位尊贵的病患等得急。”

    “是。”明华接过药方,快速地步入后堂。

    齐越见这绯衣男子如此熟练的使唤人,不禁问道:“不知这位是……”

    秦重道:“他是我的……”

    唐玉泽忽然一把搂住秦重的肩,笑眯眯地道:“我与秦重心心相映,情同手足,乃是过命的好兄弟。”

    秦重怔了怔,一脸无奈。“他是唐玉泽,我的好友。”

    “原来是唐公子,幸会,幸会。”齐越抱拳。

    “彼此彼此。”唐玉泽回礼。

    配药需要一些时间,这会儿没有其他病患,几人便闲聊了起来。

    “秦大夫和唐公子可是魔修?”齐越好奇地问。

    唐玉泽道:“不错,我们来自魔修界。”

    齐越叹道:“以前我听闻有许多外界大能来巫修界,虽不曾见过,但据说境界皆在帝级以上。今日与两位相识,方知传言不可尽信。”

    言下之意,便是唐玉泽和秦重境界不高,却出现在巫修界,十分蹊跷。

    秦重道:“凭我二人的境界,哪有本事穿过界壁?自是有高人带我们过来。”

    他们在巫修界二十载,早就引起巫修者的注意了,何况他们长驻无定地界,与巫王俟蔺封交好,巫修者们必定将他们的底细探查得清清楚楚。故尔,秦重没有隐瞒,而是坦然地道出自己的来历。

    罗辰瞥了眼齐越,虚弱地对秦重道:“我这下属……不懂规矩,还请……秦大夫见谅。”

    “无妨。”秦重道。

    唐玉泽笑问:“我倒是有点好奇,阁下是如何得了这一身伤病?修士,特别是巫修士拥有祈福之力,为何不能自救?”

    他话一落,站在罗辰后面的巫士不约而同地瞪视他,气势惊人,齐越脸色微沉,眼里闪过一丝不悦。

    唐玉泽挑眉。“怎么?这个不能问?”

    “阿泽。”秦重轻斥道,“不可唐突了巫王。”

    唐玉泽摸了摸鼻子。

    往而不来非礼也,他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秦家医馆是他们的地盘,管他巨灵门,还是什么巫王,来看病,就得守规矩,带这么多巫士来造势,想给谁下马威?哼哼。

    秦重道:“若能知道阁下因何而病,或许对治疗上有所帮助。”

    他的一句话,轻而易举地化解了僵硬的气氛。

    齐越缓和了脸色,只要对巫王的病情有益,他都不会计较。

    “十年前,殿下曾与蛮族交过手,一时不察被蛮族所伤,这才落下了一身伤病。回到巨灵门后,试过许多治疗方案,都无济于事,后来门内的巫尊出手,以冥莲之香镇住殿下的病,只是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殿下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于修行不利。”

    “原来如此。竟然又是蛮族。”秦重叹道,“但我看阁下|体内并无死气。”

    罗辰缓慢地道:“初时确……有死气,但……只要在……十二个时辰内……拔除了,便不会留下……死气。只是死气……虽除,却还有毒……留在……体内,无法……根除。”

    “果然是毒。”秦重道,“适才我以灵气探了探阁下的经脉,发现经脉之中沉淀了一些奇怪的物质,原来是毒素。”

    罗辰眼睛半瞌,轻轻地摸了下自己的手腕。他竟然没有觉察到自己的经脉被他人的灵气探查了,此人的医术果然高明。

    “毒素……入骨,更渗……透到经脉……丹田,秦大夫……真有办法……清除毒素?”罗辰低声问。

    秦重沉吟道:“一切看第一副药的效果。半个月后,阁下再来复查。”

    罗辰道:“也好……”

    正在这时,华明提着一大包药从后堂出来了。

    “主子,药配好了。”他将药包小心地摆在桌上。

    秦重微微点头,拿起毛笔,在纸上快速地写了几个字,交给齐越。“煎药的方法都在这上面了,只要按照步骤煎药即可成药。”

    “多谢。”齐越接过纸,顿了顿,问道,“在下还有一事不明,不知当不当说?”

    “但说无妨。”秦重道。

    “为何秦大夫不将草药炼制成丹药?”齐越问。他们是修士,修士必用丹药,一颗下去,药到病除,无需像草药那般熬几个时辰,还苦得很。

    秦重愣了下,失笑道:“丹药虽方便,炼制起来却极为复杂,在下修为不足,炼制的丹药无法发挥最好的药效,与其浪费草药,不如不炼,良药苦口,但利于病。”

    唐玉泽心中不屑。那么多病人,每个病人都炼制丹药,秦重就不用出炼丹房了。炼丹快则三天,慢则十天半个月,甚至还有一年半载的,只有赫连丹那个炼丹狂魔才喜欢天天蹲在炼丹房等开炉。但是,人家也是有原则的,非绝顶丹药不炼,所以,赫连丹炼制的丹药,重金难求。

    “秦大夫所言极是。”齐越被说服,连连点头。

    “阁下回去后,仍需静养,喝完药,等药效发挥时,会沉睡两个时辰。”秦重道。

    沉睡两个时辰?

    罗辰微蹙了下眉头。

    一天三顿药,每次喝完都要睡两个时辰,那他这一整天便不用清醒了。但是,要想身体好,就得乖乖吃药。

    “不知诊金……”齐越把药包递给另一个巫士后,向秦重作揖询问。

    唐玉泽听到诊金,眼睛一亮。他最喜欢看病人付钱时的模样了。

    “一千万巫灵石。”秦重语气平静,神色如常地说出一个数。

    齐越摸储物袋的手一顿,眼角抽了一下,犹豫地问:“可是包含了以后的诊金?”

    巫王的病不是一次性就能治好的,往后他们肯定要来许多趟,如果是全部诊金,一千万巫灵石倒不贵。

    秦重伸出一根手指,笑道:“自然是这一次的诊金。下次的另算。”

    莫说齐越脸色僵硬了,便是罗辰也是一震,而其他巫士更是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见他们如此反应,唐玉泽笑眯眯地道:“诸位可是觉得诊金贵了?呵呵,你们只知巫帝治好了多年的顽疾,却不知他花了多少费用么?”

    “多……多少?”齐越不禁咽了下口水。

    唐玉泽伸出两根手指。

    “两万千?”齐越猜。

    唐玉泽晃了晃手指,道:“两亿巫灵石,外加一件极品法宝。”

    “齐越——”罗辰轻唤了一声。

    齐越二话不说,从储物袋里数出一千万巫灵石,放在乾坤袋中,郑重地放在桌上。“多谢秦大夫,快到午时了,我等急着要为巫王殿下煎药,便不再打扰了,告辞。”

    秦重随手取过乾坤袋,收入自己的储物袋中,自若地道:“慢走,不送。”

    连眼都不眨一下就收下了一千万巫灵石,果然是见过大风浪的人。齐越既佩服又感慨。

    别过之后,他们火烧屁股般地离开了秦家医馆,看得唐玉泽笑容满面。直到人走远了,唐玉泽方笑出声。

    秦重道:“此人不简单。”

    唐玉泽停下笑,严肃地点头。“显而易见。”

    “希望不是我想多了。”秦重整理着桌上的笔墨。

    “他们是巨灵门的人……等等,这巨灵门,为何似有耳闻?”唐玉泽摸着下巴,仔细回想,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

    秦重的动作一顿,道:“若想知道此人的底细,不如找巫虞妖姬,她的茶馆开遍巫修界,消息最灵通。”

    “有道理。”唐玉泽捶了记手心,“那我们现在就回玉鼎山找宿尊主。”

    巫虞妖姬和她的下属都在宿尊主的锦绣天阙图里修炼,若要找她办事,只能再进天宫。

    秦重却道:“我有几日不在医馆坐镇了,今日就先不回去了,你过去询问即可。”

    “那怎么行?留你一人我不放心。”唐玉泽道。

    秦重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明华和平飞的境界可不比你低。”

    唐玉泽撇了下嘴,一步三回头地出了医馆。

    秦重嘴角含笑地摇摇头,拿起一本书,翻阅了起来。

    唐玉泽一路御剑飞行,冲回玉鼎山,直奔山顶的大湖泊。那湖泊乃是玉鼎山的一大景观,自从引出灵脉后,整个山脉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湖泊四周更是绿意盎然,水中含有浓郁的巫气,乃修炼的最佳场所。

    宿尊主与陆江陆前辈切磋阵法时,喜欢在湖泊上一比高下。故尔,唐玉泽很快就找到了宿清云和陆江,以及在一旁观战的君烜墨。

    他小心翼翼地接近,往湖边的巨树上一跳,收了剑,半蹲着看向前方。

    只见整个湖泊变成了战场,宿清云悬浮于庞大的剑阵之中,那剑阵里排列着无数柄锋锐的长剑,每一柄长剑都散发着可怕的杀气,一旦有人接近,立即化为一条凶猛的剑龙,气吞山河般地冲过去,吞噬入侵者。

    陆江游刃有余地穿梭在宿清云的剑阵之中,时不时地指出他的漏洞,宿清云沉着冷静地修补着,使剑阵更加的完美,手中的冰魄惊天剑一抛,引玄灵之气,闪电般地在空中绣出一幅图,而那幅图眨眼间变为实物,成为攻击法器。

    唐玉泽瞪大眼睛。

    他极少看宿尊主战斗,平日虽也有见过他的剑阵,但从不知,宿尊主的剑阵竟是无中生有!

    明明只是一团不可捉摸的玄灵之气,在他的操控下,却能化虚为实物?

    他原以为剑阵中的剑是幻影,或是光剑之类的,万万没想到,那数以万计的剑,全是实物!

    吞了吞口水,唐玉泽不禁想起在魔修界时,宿尊主在拍卖会上拍到了那本鸡肋般的《天地玄幻书》以及不知有何用处的《天罡剑谱》,最后又在秘籍店铺里买了基础阵法。

    难道说,三者合一,就有了眼前这般震撼人心的效果?

    不敢置信。

    他认真地看着宿清云与陆江一来一回地比试,虽然差了数个境界,宿清云却不曾快速败落,反而越战越勇,他不单幻化出剑阵,同时还幻化出千奇百怪的东西,慢慢地,唐玉泽看出了他的目的。

    宿尊主——居然在剑阵的基础上,以玄灵之气绣出了一个小世界!

    那小世界里,有花有草,有树有木,有飞禽有走兽,山峰拔地而起,河流蜿蜒而过,整个湖泊仿佛消失了般,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新世界。

    陆江被新世界困住了,身在其中寸步难行,莫说找不到宿清云,便是想跳出去,都插翅难飞,因为他每走一步,便有无限杀机。纵使他见多识广,亦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

    这是什么样的精妙阵法,未所未闻,见所未见。一直以来,他研究的阵法,乃是符文阵法,何曾见过化虚为实的阵法?他不由自主地摘了片树叶,那叶子与普通的叶子毫无区别,捏一下,还有汁液渗出。

    他迅速地扩大神识,想探查宿清云的藏身之处,然而,神识竟被什么弹了回来,他脸色大变。

    此处有禁制!

    也就是说,他被宿清云的阵法困住了。

    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宿清云在阵法之上羸了过他,陆江简直要被宿清云的天赋所折服。

    君烜墨负手立在湖泊边上,望着湖泊上出现的小世界,紫眸幽深。

    一刻钟后,湖泊上的小世界一阵动荡,化为点点星光,逐渐消失了。君烜墨身影一闪,出现在湖泊上,伸手接住了从空中落下的宿清云。

    宿清云虚脱了般靠在他的怀里,浑身汗湿,脸色苍白。

    “胡闹。”君烜墨轻斥。

    宿清云俊美的脸一展颜,笑得无力:“我只想……试一试……竟……成功了……哈……”

    “还敢笑?”君烜墨抱着他回到湖边,瞪着他脸上的笑容,恨不得打他的屁股。不过入魂境界,居然敢创世?

    “我原以为……会失败……”宿清云轻咳一声道。

    “粗制滥造,漏洞百出。”君烜墨无情地点评。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