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八章 御天守与驻时屋
    宇智波真一惊道:“什么!?你让我加入他的组织?”

    日向镜也不解释,平淡的说道:“他应该邀请过你加入他的组织吧,我需要他那个组织的情报,这就是我的第一个要求!”

    如今带土的所作所为,与原时空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区别,可以说局势的发展,越来越偏离原时空的轨道了。

    因此,前世的记忆对日向镜的帮助越来越小,有些时候,甚至还会起到反作用。

    所以他需要在敌人的内部安插一个眼线,实时掌握晓组织的动向,掌握带土,佩恩等等这些危险人物的动向。

    而眼前的宇智波真一,就是个绝好的人选。

    其一,宇智波真一是被带土设计叛逃的,从根本上来说,他只是带土的一枚棋子,所以带土对他的提防会小许多。

    其二,宇智波真一的实力足够强,在晓组织中能占据一席之地,收集情报也比较容易。

    其三,作为已经叛逃的叛忍,宇智波真一无牵无挂,只要日向镜攥紧了宇智波结衣这个关键点,就不愁他会脱离掌控。

    宇智波真一有些犹豫,说道:“我...我担心自己压制不住怒火,会被他看穿的。”

    双手抱胸的日向镜笑道:“不用压制,也不需要刻意去伪装什么,你甚至可以尝试对他出手,他不会怀疑你的。”

    宇智波真一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日向镜本想说‘因为你俩都是神经病呀’,但迎着宇智波真一的目光,他还是改了口:“因为你们都是宇智波呀!”

    “哼,果然是同族,我就觉得他的眼睛不对劲!”轻哼了一声,没有体会出日向镜刚才话中真意的宇智波真一又问道:“你允许我对他出手,就不怕我真的杀了他?”

    日向镜摇了摇头:“我的意思是哪怕你对他出手,他也不会怀疑你是卧底,但我不建议你这么做,因为你杀不了他的。”

    噗...

    宇智波真一还想争辩几句,可话还没说出口,一口鲜血就呛了出来!

    日向镜目光一凝:“你怎么了?”

    宇智波真一一边咳着血,一边勉力朝日向镜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日向镜的神情,却越来越凝重了。

    因为在他转生眼的视野中,宇智波真一体内的查克拉反应越来越弱,已经降到了下忍的水准,而且下降的趋势还在持续着。

    不仅如此,日向镜甚至感觉,宇智波真一的生命力也在下降,这种感觉有些说不清道不明,却又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

    噗...

    突然,宇智波真一的胸口,毫无征兆的爆出了一团鲜血!

    紧接着,一道两指宽的剑痕缓缓出现,而且创口处,还出现了明显的青紫色的毒素痕迹,日向镜一眼就认出了,这正是自己合成的麻痹毒素的中毒症状。

    “是我那一剑的效果么...”

    目睹这一幕的日向镜,若有所思了起来。

    宇智波真一现在爆发出的伤势,明显就是之前交战时,日向镜突袭刺中他胸口的那一剑。

    而这无疑说明,宇智波真一万花筒写轮眼的能力一旦解除,他之前遭受的伤势,都会在一段时间后原原本本的爆发出来!

    一想到自己用‘金轮转生爆’斩了宇智波真一一剑,日向镜不禁皱起了眉头:“他不会就这么死掉了吧!”

    日向镜的担心,很快就成为了现实。

    当宇智波真一胸口处的剑伤爆发出来后,他的腰腹也开始出现了裂痕,而随着裂痕越来越大,他整个身子当着日向镜的面断成了两截!

    “这...”

    日向镜连忙走了过去,想试着救下宇智波真一,但望着宇智波真一那断成了两截的身子,一时却无从下手。

    就在这时,宇智波真一右眼的眼眶中淌出了一道血泪。

    在血泪流出的同时,一旁的日向镜感到了一阵恍惚。

    这种恍惚感,在之前交手时日向镜就已经感受过一次了,所以这一次他很快就缓过了神来,全力催动转生眼,凝神打量起了地上的宇智波真一。

    而在这一刻,地上断成了两截的宇智波真一,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着。

    若是旁人,或许察觉不到什么,但拥有转生眼的日向镜,却留意到了许许多多的细节,只是一瞬,他的脑海中就闪过了一个念头。

    “这不是治疗,这根本就是倒放呀!”

    日向镜敏锐的注意到,此时宇智波真一伤口的恢复与之前伤口的出现,在顺序上,正好是相反的,换言之,这根本就不是治疗,而是某种时光倒流了。

    不多久,宇智波真一就恢复成了原样,若不是满地触目惊心的鲜血,日向镜都有些怀疑,刚才的一幕是不是真实的了。

    沉吟了片刻,日向镜问道:“你万花筒写轮眼的能力跟时间有关?”

    因失血过多而脸色苍白的宇智波真一点了点头,虚弱的说道:“我左眼的能力叫做‘御天守’,可以在一段时间内让我保持巅峰状态,任何伤势和消耗,都会被扭曲到之后的某一段时间爆发出来。”

    日向镜点了点头:“这个我已经猜到了,但你刚才用的,应该是你右眼的能力吧?”

    宇智波真一捂着右眼,有些痛苦的说道:“我右眼的能力叫做‘驻时屋’,可以短暂的扭曲自身的时间流动。”

    思索了一下,日向镜说道:“你刚才用‘驻时屋’的能力,逆转了伤势爆发的那几分钟,从时间层面上移除了那些伤势,对吧?”

    宇智波真一瞥了日向镜一眼,有气无力的说道:“没想到被你一眼就看穿了。”

    指了指满地的鲜血,日向镜疑惑道:“可这些血是怎么回事?如果是时间逆转的话,这些流出来的鲜血也应该恢复原样呀?”

    宇智波真一摇了摇头:“‘驻时屋’的能力,只能作用在我自己身上,这些血一旦脱离我的身躯,脱离我查克拉的范围,‘驻时屋’的能力就无法影响到它们了。”

    日向镜恍然大悟:“怪不得之前在树洞里,看到了很多染血的绷带,原来那些绷带不是用来裹伤的,而是用来抑制鲜血脱离你身体的!”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