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1章 临走之前
    天黑之前回到了府上, 今日大房二房都在瑞安堂用饭,温菀回屋换了身衣裳再去往瑞安堂。

    “三妹妹回来了,大伯母盼到现在呢。”范氏与温成昱在瑞安堂的西厢房内正说着话,范氏眼尖, 一眼就瞧见了温菀带着丫鬟过来了,出声道。

    温菀听到了范氏的声儿, 往西厢房内走了去, 笑道:“下雪天路滑, 特意慢了些。大哥哥与嫂嫂怎在这儿,我爹爹和娘亲呢?”

    “那是要慢些的, ”范氏道, “方才还见着呢,相公知晓在哪儿吗?”

    温成昱道:“应在祖母那儿说着事,你去正堂内瞧瞧。”

    温菀哎了一声, 就要往正堂那儿去, 被范氏拦了一下:“三妹妹, 你刚从外头回来,这袖炉先拿着暖和暖和。”范氏将一锦地鹤纹手炉塞到温菀的手上,“快些去吧, 大伯母应等着你呢。”

    温菀笑着道谢:“谢谢嫂嫂, 那我先去找娘亲了。”

    温晁等人皆在正堂内说着话,婆子进去传话说三姑娘到了, 罗氏喝了口茶对姜氏道:“说来几日未见菀姐儿了, 大嫂也劝劝她, 别整日窝在屋里念书写字,总要出门的。今日陪同赵老太太去寺里算是出门了,以后可得多出去转转。津哥儿来信还提及此事了。”

    说罢叹了口气,“这惦记妹妹比惦记亲娘还厉害呢。”

    姜氏不由也被罗氏逗笑了,自津哥儿进了白鹿书院,她这弟媳对她的态度是一日比一日好了,姜氏笑道:“难为津哥儿了。菀丫头不爱出门的事儿我也愁着,这京内的闺秀哪一个不爱约上三两好友出去喝个茶,春日里踏个青,唯她整日待在屋里。”

    “一边想要马儿跑得快,一边又想马儿不吃草,哪儿的道理?”温老太太慢慢道,瞧向罗氏:“你也是,哪有做叔母跟侄女争宠的?”

    罗氏一笑:“是儿媳说错了。”

    温老太太嗯了声,不再多说什么,她心里其实别扭得很,两个孙女,她是更为疼爱苓儿的,不然也不会让她越了莞儿去,谁又能想到如今这般,她的这个孙女居然这般厉害,生生让她父亲升了一级,她哪能说些什么,说来到底也是她的孙女。

    只是以后苓姐儿的婚事该怎么办才好。

    没过一会儿,温菀进屋了:“娘亲在说我什么呢?”婆子丫鬟上前将温菀的氅衣拿下,又是泡了一壶新茶上来。

    “说你这丫头不出屋子,”温晁道,“你二哥之前来信都说此事了。”

    温菀坐在姜氏一旁,笑道:“哪是啊,二哥哥就会调侃我,叔母可万万别听了他的话,定是书院学业不紧,竟还让他想起我的事儿来。再说,我今日都出门了,若真不出屋子,今日哪会出去呐。”

    罗氏‘哎哟’了一声:“我的小姑奶奶,赵老太太下帖子又怎么推脱。”姜氏也点了点温菀的鼻尖:“什么话都张嘴就来。”

    说到了永宁侯府的赵老太太,温老太太明显来了兴趣,她年轻时对京内的一些贵女一直都向往着哩,赵老太太乃当年镇国公的嫡女,自然风头无二,当年无任何交际,谁知老了之后竟有了这般牵扯。

    温老太太问:“赵老太太让你去陪同去寺里作甚么,听闻永宁侯府与慧云方丈私交甚密,今日可见着他了?”

    她今日根本未见着赵老太太……

    光见着赵世子了。

    不过又怎么敢实话实话呢,温菀道:“回祖母的话,一道去还愿罢了,今日倒未见着慧云方丈,不过吃了庙里的斋饭。”

    温老太太点点头:“法华寺的斋饭我吃过一回,着实不错。”

    “津哥儿可是过几日便要回了?白鹿书院应要放年学了。”

    姜氏转了话题,她并不想让人多关注菀姐儿与永宁侯府的事儿,如今菀姐儿与赵世子定亲一事,除了她与老爷外其余人是一概不知的,她与赵老太太也说好了,一点风声都不走漏。

    提及温成津,罗氏自然开心,笑道:“后日罢,锴哥儿一道回来。”

    姜氏点了点头,看向温菀道:“那菀姐儿恐是见不着津哥儿了。”

    温菀一时还未反应,后也明白了,她明日就要出发去顺德了,只听姜氏道:“明日你表姐便派人来接你,我已将你的包裹行褥都备好了。”

    温炳道:“也好,多出去看看。”

    ……

    众人说着话,不一会儿温苓与温芷也来了,温芷一向与她亲近,以来就和她说着话,而温苓不过叫了声姐姐,便在老太太身边坐着了。

    很快东厢房的婆子过来道可以用饭了,众人皆前往东厢房。

    用完饭后,温菀与姜氏一道回了东园,回屋后,温菀瞧见她的行李大多都理好了。

    姜氏转了一圈道:“有些还未理进去,你瞧瞧看,若是用得着的,我让丫鬟再给你放进去。”又拉着温菀的手好好叮嘱了一番。

    毕竟一直跟在身边的女儿,都未离过很远很久,如今这一下子要去那么远的地方一月之久,姜氏到底是舍不得的,有许多话想叮嘱,可一时又说不了那般多,只好挑重要的讲。

    说到夜深,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翌日,荣伯侯府派了人来接温菀,继而同陆学容与姜意浓会和。

    姜意浓许久不见温菀了,见着她高兴极了,让仆妇们将行李好生放好,继而拉着她的手上了马车,外头的天气冷,马车内生了炉子,倒极为暖和。

    “你学业繁忙,听闻还要常去陪同永宁侯府的老太太,我也不同姑母说让你过来府里坐坐,只是有事无聊得紧,都不知做些什么好,有你在身边倒是有趣多了,”姜意浓看了眼炉子,柔声道,“可还觉着冷,我让人再烧旺些。”

    温菀倒不觉着了,只是刚从外头进来,还未缓过来罢了,听得姜意浓这般说,笑道:“表姐若是想我,派人来温府知会一声便好了,我自会来侯府看你的。学业虽繁忙,不过大言不惭的说上一句,倒也没让我忙到那程度。”

    姜意浓掩着帕子微微一笑:“是我想岔了,怎好将我家莞儿同其余人相比,你棋弈大赛的表现啊,你表姐夫都同我讲了,圣上在朝上还提及温府的这位三小姐着实厉害呢,这天上地下你是第一人了,又怎会被书院的那些个给难倒。”

    被姜意浓这般夸,温菀也觉着不好意思了。

    姜意浓继续道:“今年侯爷虽说回京任职,但到底在顺德待了些许年,许多人情关系且都在那儿呢,过年是要回去一趟的,以后倒也说不准了。想着你放年学,又想你伴我,就同姑母说了一道前去,也好看看顺德的风土人情,那儿过年与京城也是不一样的。”

    温菀自然是高兴的,大人如今要离京,就算她在京内也是见不着的,一直以来待在京内也无趣,不如与意浓表姐一道,于是笑道:“我也想瞧瞧顺德如何,常听人说起顺德十二景,‘此中是有桃源洞,世上何多滟滪堆。但得纸驴张果赠,太行朝去暮邢台。’这两句诗也在书中看得,向往许久,听闻民间小吃更是绝味……”

    姜意浓笑得更深:“被你说的,我都想急着回去了。”

    二人笑起来,继续说起了其他的事。

    炉火烧得愈来愈旺,车帘微微被风吹起。

    荣伯侯府的这队车马,马蹄急踏,地上的雪留下一连串的马蹄印,前往城门口,继而走官道一路绝尘。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