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8章 他的狐狸精(14)
    白冥宗弟子的态度, 一下子从客气变成了恭敬,本来他们看白夙年纪小,站在温饶身后也不打眼,便没怎么正眼看他, 现在见他这么轻飘飘的露了一手,对那青云宗愈发忌惮起来。

    “想不到仙友年纪轻轻, 造诣却已经如此了得。”白冥宗的弟子, 这下目光便越过了温饶, 专心打量起了白夙来,“此次大比, 怎么不见仙友上场?”

    白夙将炉鼎中的灵气压制住之后, 便恢复成了一开始缩在温饶身后,沉静温和的模样,“师父说我年纪尚轻, 来这悬梦宗, 多涨些见识便可。”

    白冥宗弟子心道应是青云宗宗主, 想隐藏门下弟子实力,以后培养出来,猝不及防便能压那宿敌九魂宗一头。这样一想, 他们对这两个宗门的实力, 又忍不住考量起来——白冥宗得以在这一辈仍旧以炼丹制药屹立于各大宗门之中,很大便是凭借着上一辈中站对了队。现在纵观各大宗门, 正是后辈们的天下, 此次前来这悬梦宗观看大比, 就是为了一探各个宗门中后辈们的实力。本来他们是属意九魂宗的,但现在看到白夙之后,心中又动摇了起来。

    若青云宗只有江曲一个,那自然是抵不过九魂宗少年成名的沈明泽,但若是再搭上白夙这么个奇才……

    几个白冥宗的弟子对视一眼,心中都有了一个念头。

    ……

    温饶和白夙被白冥宗几个弟子送出来,又在门口寒暄了几句,那几个白冥宗的弟子,这才恋恋不舍的回去了。

    “师兄,他们态度怎么一下变的这么快?”到了这时,白夙才有空将心中的疑惑问出来。

    温饶可是比白夙这个总是在山上闭关修炼的白夙懂人情世故多了,“他们是因为你。”

    “因为我?”

    “是啊,你年纪轻轻就到了金丹期,他们觉得你前途无量,便早早的就来巴结你。”温饶边说,边和白夙往回走去。

    白夙听他说完,忽然停下脚步。温饶意识到他停下脚步了,回头望他,“怎么了?”

    “师兄,真的是因为这样吗?”一直被师父否定和逼迫,虽然白夙的修为一日千里,但他的胆识却比其他弟子更小一些,遇事也不够果决。

    “当然,不然我一个还没筑基的弟子,他们根本都不会拿正眼看我。”温饶说着,不自觉就带上了自嘲的味道。

    因为温饶时常在白夙身边陪伴他,鼓励他,要比引领他走入仙途的师父,对他来说更要像是个亲人,“师兄——”因为个子还不够高的缘故,白夙如今,还是只能仰望温饶,他眼中满是濡慕和笃定,“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筑基的。”这个时候,白夙还不知道,江曲求的丹药,是为温饶求的。

    两人正说着的时候,躲在屋檐阴影中的飞云公主跑了过来。温饶看她眼中的期许,对她道,“药求到了,白冥宗的弟子,明日就送过来。”

    明明有千言万语想说,飞云公主却也只哽咽的说出一句,“谢谢你。”

    温饶看她一个柔弱女子,为了救兄长,跑出宫廷,还不为艰险跟他来到这里,心里说没点感触也是不可能的。他拍拍飞云公主的肩膀,却发现她浑身已经冻的如冰块一般,这时他才想起,自己跟白夙进去有一个小时了,飞云公主一直在外面等着。

    “回去吧。”伸出一只手臂揽住飞云公主的肩膀,而后另一只手,揽住了在一旁站的笔直的白夙,“都早点休息。”

    飞云公主和白夙都一左一右的看他,两人性格截然不同,却都因他说的话,点头回应了一声。

    ……

    第二天中午时分,白夙就将白冥宗求到的药,送去给了温饶。温饶递给飞云公主,奔波了这么久的飞云公主,一下子长舒一口气,将玉匣子装着的丹药贴近了心口。

    “药也拿到了,今晚我就送你下山吧。”温饶说。

    飞云公主想到温饶是带着她混进来的,现在要送她走了,那么他自己呢,“那你呢?”

    “我等大比结束,和青云宗的弟子一起回去。”温饶已经和白夙约定好了。

    飞云公主因为这一路温饶对她的帮助,心中对他已经有些不舍起来,不过到底是羞涩腼腆的女子,只说,“你帮我求到丹药,就是我的恩人,以后若有事,来幽州城找我就是。”

    看着娇俏的小公主一脸严肃的说出这样的话,温饶会心一笑,“好。我记住了。”

    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温饶送飞云公主下了山,山脚下,是因为公主失踪,团团找了数日的侍卫。飞云公主一露面,那些侍卫看见了就扑了上来,“公主!”

    “公主回来了!”

    被一群人拥簇的飞云公主,对这几日在山上的见闻,还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她想到送她下山的温饶,回过头向着她走来的地方看了一眼,但眼前什么也没有,连同她走过的那条石阶,也消失不见了。

    ……

    将飞云公主送下山之后,回到悬梦宗的温饶准备回去休息,却在去往柴火房的路上,见到了两个九魂宗的弟子。其中一个,正是温饶见过一面,在悬梦宗山门讽刺他修为的那一个。

    “今日下午听白冥宗的弟子说,青云宗这一辈的弟子,能压我们一头——嘁,就因为江曲吗?”明朗朗的月光下,九魂宗的弟子神色倨傲又轻蔑。

    在他身旁弟子附和,“那些只知道炼丹的废物,怕是只看见了江曲在此次大比上出尽风头,不知那悬梦宗的冽流光,并未倾尽全力。”

    温饶刚走到悬梦宗正殿门口,听他们所说,又退了回去,躲在阴影下偷听起来。

    “倾尽全力又如何?那冽流光终究是这悬梦宗用天才地宝堆出来的一个废物,赢了江曲,不也是要败在我们沈师兄的手下么。”虽然他口中说着沈师兄,神情间,却没有半分尊敬的意味,反而因为妒恨而有些咬牙切齿。

    只是他旁边那个人,实在没有听出来,还顺着他的话夸耀起了那位师兄,“是啊,沈师兄天生根骨绝佳,连师父都说,他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温饶听这‘百年难得一遇’就觉得有些耳熟,那白夙不就是这样么?他虽然不知道青云宗宗主怎么教授他的,但是经常能听外门弟子私下议论,师父对白夙期望这么高,便也是因为他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修仙奇才。

    因为身边就有个比较级,温饶就对九魂宗的沈明泽,就没有那么好奇。等那两个九魂宗的弟子说完离开了,温饶这才走出来,躲回了自己的住处。

    因为了了一桩心事,温饶睡过了大比,等他起来的时候,大比结果已经出来了。各个宗门的弟子,也都在一一与那悬梦宗宗主拜别,然后各回山门。温饶还不知道谁胜谁负呢,问了白夙,才知道江曲是惜败沈明泽。至于怎么惜败的,白夙没说,他只说沈明泽实力非凡,江曲师兄倾尽全力仍然不敌。温饶想起来那天晚上听到那两个九魂宗弟子所言,他们当时便笃定沈明泽会赢,那证明,沈明泽的实力,确实是高出江曲一截的。但到底是高多少,睡过头的温饶就揣度不出来了。

    因为江曲输了,还受了些打击的模样,本来准备和他们一起回青云宗的温饶不敢露面了,他和白夙说了一声,就自己先回青云宗了。

    他在青云宗中,早就是个透明人了,离开了这么久,也不会有人注意道。所以当江曲回来,见到温饶时,还丝毫不知温饶也去了此次大比。

    温饶绝口不提悬梦宗大比的事,江曲也没主动说,他只将带回来的一个匣子递给温饶,温饶明知道那里面是什么,却还是佯装诧异的问,“江曲师兄,这是……”

    “能助你筑基的丹药。”别的江曲就没有多说了。

    此次大比落败,让江曲的神情有些萎靡和沮丧,他将丹药给了温饶之后,就一头扎进了闭关室里。温饶知道他不是输一把就这样的人,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但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又不好去问别人。唯一一个可以问的白夙,又被师父送去闭关修炼了。

    温饶服用了江曲求来的丹药,一举筑基,只是并没有之前想象的那么高兴。因为这十年了,他从满心欢喜到一次次落空,早就已经心如止水了。

    时间就这么一晃又过去了半个月,就在温饶无聊的拿着扫帚扫大殿阶梯上的落叶的时候,青云宗守门的外门弟子忽然走来。平常他们来这里,都是进大殿有事禀报给宗主,所以温饶连头也没抬,只是避让了一下,就继续扫起了地。

    “有人找你。”声音就在温饶的头顶上响了起来。

    温饶抬起头,有点不相信这话是对自己说的。

    那外门弟子也有些不悦,“青云宗不放外人上山,现在有人来找你,你早些把她打发走,不然师父怪罪……”

    温饶没听完他的话,就看到站在青云宗门口的飞云公主。她是爬石阶上来的,一张脸红彤彤的,再加上山上的天气,要比山下凉的更早一些,所以她一张口,热腾腾的白雾,就从她嘴巴里喷了出来。她一副想和温饶说什么的模样,但是因为实在是累坏了,扶着膝盖弯着腰在喘气。

    温饶乍一看到她还是一惊,将扫帚丢给那个外门弟子,就直接跑过去了。

    “你来这干嘛?”温饶没想到飞云公主能找到这青云宗来。

    飞云公主一口气还没喘上来,缓了许久之后,才终于抓着温饶的手臂开口,“仙师,我兄长……我兄长他……”

    温饶知道她求起死回生的药,就是要救她那个兄长,但现在这个架势是,没救回来?

    “你兄长……没救回来?”

    飞云公主拼命摇头,这时在她身后的几个侍卫,抬着一顶软轿走了上来。因为山上台阶陡峭,他们要比只身上山的飞云公主更吃力许多,温饶这下子有些迷惑了,既然救回来了,那来找他干嘛?

    飞云公主见轿子抬上来,拉着温饶就走到轿子旁,“仙师,你看!”

    温饶踌躇了一下,才掀开轿帘,他看到轿子里,歪歪斜斜的坐着一个俊美的少年。那少年闭着眼睛,头上羽翎金冠挽着头发,愈发显得他发丝黑亮,容颜如玉。他容貌和飞云公主有几分神似,让温饶一眼就看得出,这是飞云公主的哥哥。只是这位起死回生的少年,脸色实在太过苍白了一些,虽然有呼吸和心跳,但微弱的好像随时会被掐断一样。

    “这不救回来了吗?”好歹是有呼吸心跳了。

    飞云公主将少年的衣袖卷起来,看到森森白骨的温饶,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仙师,我回宫的时候,兄长的尸首已经腐烂了,我将丹药喂给他,虽然让他起死回生,但他身上的肉,却都还需要一些时日才能长出来。”飞云公主跟温饶去了一趟悬梦宗,胆识也增长了不少,竟然不觉得可怖,“我把兄长带去见母后,母后却说兄长是被邪祟附身,让宫里的人把他烧了!我没有办法,只能带兄长过来找仙师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