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章 077
    霍笙用手轻轻的拨拉着红纸盒子里面的东西, 真是有些哭笑不得,“赵卫东,没你这么实在的,求婚直接送钱, 我都没听说过。”她边说着边把盒子里用钱折的一大捧花小心翼翼的拿了出来,花束用外围用一层透明的纸包着, 霍笙抱了个满怀, 花朵折的精细, 一朵一张大团结,霍笙粗略的数了数有多少, 数到后来有些花了眼睛, 索性也不数了,伸头到窗口对着趴在那的人问道:“你自己折的?”请人折不太可能,而且前几天, 赵卫东吃完饭就窝在自己的屋子, 想来怕是回屋折钱去了, 亏的一个大男人,编篮筐就算了,连花都折的有模有样。

    赵卫东微点了下头, 声音磨砺得带着一点哑意, 透着磁性,“这东西当然要自己折, 花杆杆也是用钱卷的, 现在生活一天一个样, 那些首饰衣物,我看过,现在是好看,但过几年说不定就不好看了,还是钱最实在,不管过多少年都能用,不会过时,怎么样是不是乐傻了?”

    一般现在结婚“三转一响”是标配,手表、自行车、缝纫机和收音机,这些东西赵卫东却觉得没多大用,想破了脑袋才想出这个,姑娘家都喜欢好看的花,这下行了,钱和花都有了,他对自己的手工活还是蛮有信心的,虽然是这样,但赵卫东还是害怕万一自己准备的东西这娘们不喜欢怎么办?

    霍笙抱在手上的花,每一朵都折的精致仔细,就像是复制一样,要对比还不能对比出不同,赵卫东手巧霍笙是一直知道的,你要说他不浪漫吧,这一捧钱花每一朵都是他自己动手叠的,看着怕是起码有七八十只的样子,而且叠出来的花霍笙看着喜欢,要是浪漫的话,这一朵花从花朵到花杆都是钱叠的,还是新崭崭的,没有花的香味,实打实都是钱,应该是从银行里去取出来的新钱,一点都不旧。

    “几朵?”霍笙把花放到桌子上,笑着问人,“一百?”她刚刚数了一会,有些数花了眼,倒是真没数清楚有多少,一大棒,一百只也是有可能的,不知道这人背着他折了多久。

    “……九十九朵,我两以后长长久久的,过一辈子。”赵卫东说着从窗户处伸手把刚刚放花的那个盒子往霍笙的方向推了推,显然里面还有东西。

    霍笙唇角上扬,摸着桌上的花,瞅见了赵卫东的小动作,她故意不去看。

    赵卫东手脚僵硬的又推过去了一点,“……霍笙,里面,还有东西,你再看看。”怎么拿了花就不看其他的了,他在盒子里面还准备了其他的东西。

    霍笙憋不住笑,脸颊红红的,像是春日里的桃花花瓣,她也不逗人了,把放在盒子最底下的一个信封拿了出来,在赵卫东一脸不在意实际在意得要死的眼神中慢腾腾的把信封打开。

    里面是一张房契,位置是在B市。

    赵卫东观察霍笙的神情说道:“我去看过,挺好的一处小房子,给你了,多有几处房子总是好的,房子也不会过时过气,值钱。”

    不是花里胡哨的东西,赵卫东见霍笙好一会没说话,怕她不喜欢,他试探性的问,“你,觉得怎么样?”

    霍笙把信封里的东西重新封好,郑重的放进了抽屉了,重新趴到窗边,看着赵卫东漆黑的眼珠,嘴角笑容扩大,伸头捧住了赵卫东的脸,重重的在他额头盖了一个章,声音温柔得仿佛饶进了赵卫东的心里,“谢谢,我很喜欢。”他送的这些都是想让自己安心,在赵卫东眼里没有什么比钱更能让人安心的了,这个男人,是用他觉得比较利益化的角度来看问题,不然人求婚为了讨女孩子欢心送的都是首饰之类的漂亮东西,又送钱又送花的,这大概还是现在这个年代的独一份。

    去学校里刚跑回家的虎子一进门就看到这幅场景,他身上背着霍笙给他缝的小书包,小书包有拉链,外面还有好看的图案,这会他手里还拿着弹弓,小书包上还栓着两只小麻雀,显然是一路打着鸟回来的,他进门的时候特意把弹弓放书包里,怕被哥看到挨骂。

    赵卫东觉得自己没文化,虎子从小就乖不像他,以后好好读书,当一个文化人,也算是给家里人争光了,可上了学的虎子跟脱缰的野马一样,朝赵卫东小时候的轨迹发展,上次更是揍了赵来福媳妇大伯家的孩子,小时候营养不良,现在营养跟上了,倒是学会打架了,其实是那个孩子听了大人的话,嘴里说难听话,虎子才动手揍人的。

    人也揍了,赵卫东在人前也没说啥,赔了钱,背着虎子回来,一回来把手一松,开始教训人了一顿,这会虎子打了鸟,怕被自己的哥发现,整理好书包衣裳拍了拍才慢慢走进家门,

    结果乖巧的进门,虎子忽的一下蒙住了自己的眼睛,腾腾的倒退了一步,重新退到门口,大喊一句,“哥,我回来了。”

    小孩子的声音清脆响亮,就好像是报告老师一样。

    窗子外的赵卫东回过神,清了清自己的嗓子,忍住了想把霍笙捞出来再亲一口的冲动,他一伸手“啪”的把屋子的窗子关上,然后大步走到门口,“回来了就进来了,在家报什么告,肚子饿了没?锅里有刚摊的饼,自己洗手去吃。”

    虎子点点头,去锅灶里拿了饼,乖乖的跑回屋里写大字了。

    霍笙重新把窗子打开,探出头来,声音温婉,“赵卫东,我们去打结婚证明吧。”

    王四宝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闺女眨眼就嫁人了,他拿着手里的结婚证明仔仔细细的看了好一会,这也太快了,现在结婚的程序也是太简单了,进去没几分钟就弄好了,有了这个证明以后闺女就是别人家的了,王四宝摸着自己的光头,不知道是伤感还是高兴的叹了口气。

    “王叔,你看摆酒的日子在什么时候好,我阿婆说等明年开春五月的日子好,今年马上就要过冬了,天冷,办喜事也不热闹。”赵卫东先把阿婆的意思说了,等着看老丈人怎么说。

    伤感的王四宝把结婚证明放一边,问他,“你想早办还是晚办,说说你的意思。”

    赵卫东当然是想早办了,他不想那么晚办,明年五月,就就差不多要等半年,谁家扯了证等这么长时间的,而且现在结婚证明都到手了,他可以和霍笙住一个屋了,只不过,要是不摆客,他也不好钻霍笙屋里去,名不正言不顺的,这会王叔问,赵卫东回道:“我想早办,证都有了,下一周有一个日子是好的,我看过,宜嫁娶,东西新房那些我都全部准备好了,什么都不用操心,霍笙只要嫁给我就行……王叔,这个,拖着不好。”

    王四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有些耐人寻味。

    赵卫东:“……??”

    “你叫我什么?你该改口。”

    赵卫东忙响亮的喊了一声:“爸。”

    端着两杯水要进屋的霍笙吓了一跳,水杯里的水都跟着晃动了几下,王四宝笑着应了一声,结婚证明都有了,还不改口,平时挺机灵的,怎么在这些事上憨憨的,没一点眼力见。

    王四宝抬头看着霍笙,眼睛带着慈祥的笑意,“闺女,结婚证明有了,以后你们就要在一起过日子了,我想着你们的酒席尽快办比较好,就最近挑个时间,但,你爸妈那边还没出来,现在高考恢复了,投机倒把的事情查的也没有以前严了,我想着等着他们出来了,你们再办,你看行不行?”其实王四宝就是这么一说,毕竟霍家的老两口什么时候出来都还是个未知数,这事还得她闺女自己拿主意。

    霍家养了他的闺女,养的这么好,他这亲爹也没照顾上,如今两个人还没出来,要是这么结婚,怕是有些不太合适,等等人吧,这女婿,他瞧着合适,连结婚证都打了,现在是改也改不了了,但还是得给人过过眼,他说了——不能全算的,闺女是人家养大的,这情分重,要是人两口不满意这个女婿,王四宝就是要插嘴也插不上,人都是文化人,虽然现在赵卫东钱赚的多,但王四宝还是担心,这颗心一直在心里吊着,在他潜意识里对霍爸爸霍妈妈是很敬重感激的,闺女结婚这么大的事,他半路杀出来的人,定了是个什么事啊。

    霍笙不知道自家亲爹想了这么多的东西,她记得原书中,霍爸爸和霍妈妈在高考恢复不久就被放了出来,今年马上要过了,算算时间也快了,反正现在结婚证明打了,酒席这些缓一缓办也行,霍笙没什么意见。

    但赵卫东不是这样想的,这领了结婚证明,不考虑他自己,可不宴客,委屈霍笙了,村里都是打了结婚证明之后,没多久就办酒席的,办了酒席,这,两个人才算是和和美美的过日子了,等到霍爸爸霍妈妈出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段时间内怕是有人会背后戳霍笙的脊梁骨,看轻她。

    赵卫东想了想,于是直接说道:“爸,要不,定个日子,明年开春就办。”要是不知道赵卫东性格的人,怕是以为这个新郎官未免太急色了,人都说得等人出来了,就他最着急,结婚证明都有了,还怕媳妇跑了?

    赵卫东不是澳门葡京网上娱乐的,也不是穿书的,他只知道,等霍笙的养父母出来谁知道是什么时候,要是一年半载,霍笙的脊梁骨怕是都被人戳破了。

    王四宝没出声了,等着自家闺女拿主意,嫁妆这些他已经早就开始存了,闺女只要说摆,立马他就可以办,风风光光的把人嫁出去。

    明年开春倒是差不多的日子,这会已经快11月份了,也没几个月了,霍笙想了想,一时没说话,结果赵卫东看霍笙不说话,有了结婚证明的他一时也不安稳了,他把桌上的结婚证明拿了过来,低着头,看着上面的字,闷声道:“拖晚了不成,我急。”

    王四宝:“……”这女婿——是有多急???

    霍笙笑着把赵卫东拿的结婚证明拿了过来,结婚证明很简陋,不是小本本,就是一张薄薄的红纸,上面盖着民政局的红章,霍笙想起两人去领证明的时候,赵卫东一脸的傻样,她软和着声音道:“好,那就明年开春的时候办。”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