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援兵与逃脱
    一个人到底能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发挥出最大的力量?

    有的人说是在面临绝境的时候。

    也有人说实在极端冷静的情况下。

    而珀尔修斯两样全占了,所以接下来的一击他必定是前所未有的一击。

    不过,并没有看到这一击到底有多强大,到底有没有牵制五骑从者外加传奇巨龙法夫纳的能力。

    因为,在释放出这一击前,突然响起了声音。

    轻重缓急,高低顿挫,没错这不是一般的声音,而是一首由无数音符组成的美妙乐曲,让听到人心情宁静。

    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是这么动听的旋律,却让黑贞德等人脸上浮现出明显的痛苦。尤其是非人类的法夫纳,摇摇晃晃,连平稳飞行都做不到,只能中断吐息,降落在地上。

    “唔,音波攻击……耍这种小聪明!”

    凭借强大的意志力和绝对的复仇心,黑贞德勉强压制住了胸中的烦闷和恶心。

    然而,不等她做出应对,新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踢踏踢踏”,密集的,像是骏马奔驰的声音。

    不,不是像,就是。

    两匹闪耀着光辉的骏马拖曳着一辆精致奢华,堪称是艺术品的马车悍然闯进了这方战场。

    马匹也好,马车也好都不普通,它们全部是由闪耀着纯净之光的玻璃所制,在这一片狼藉的战场上,简直就是一股清泉。

    马车之上,一位头戴贵冠,如同梦幻一般的女性探出头来,对着贞德招手。

    “快,坐上来。”

    强烈的存在感,以及毫不掩饰的魔力气息显示,这也是一名从者,而这辆玻璃马车正是她的宝具。

    “谢谢。”

    贞德不敢耽误,用最快速度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不忘喊道。

    “珀尔修斯先生。”

    “来了,来了,你们先让马车跑起来,我直接跳上车顶。”

    听到他这么说,驾驭马车的女性从者立刻催动马车。

    下一秒,红莲业火伴随铁桩从地面升起,是黑贞德的攻击。

    “别想逃!”

    “早防着你呢。”

    紧接着,雷电降临,精灵魔术从四面八方涌来,珀尔修斯在出手拦截。

    等到雷火散去,玻璃马车和贞德一行已然消失在视野之中。

    “别以为这样就能逃走!法夫纳!追!”

    马车走了,拥有特殊效果的乐曲也随之消失,邪龙迅速恢复正常,扇动翅膀就要飞上天空。

    然而,仅仅是扇动了两下,法夫纳便停了下来,嘴里发出带有痛苦的低吼。

    “什么,你的翅膀受伤了?”

    “龙之魔女”能够驱使龙,自然也能和龙交流。仔细一看,法夫纳的翅膀根部,与身体联结的部位不知何时,多了一道伤口。

    伤口虽然不深,却严重影响了法夫纳的飞行能力。

    “rider,快给它治疗,这种小伤一下子就能治好。”

    rider,即个体实力可与黑贞德比肩的女性从者,仔细查看法夫纳的伤口,摇头道。

    “无法治疗,伤口上附带有特殊的诅咒之力,让治疗和自身的恢复力失效。”

    “什么?”黑贞德先是一惊,随后想起了什么,“珀尔修斯的宝具——该死!rider,你去追他们,你的‘马’应该能追上吧。不用与他们正面冲突,只要把他们的所在地向我报告,到时候一口气将他们机会。”

    “明白,我会追上他们的。”rider这么说着,转身离去。

    “ruler,你觉得靠rider一个人就够了吗?”此时,lancer靠了过来,“新出现的女性从者先不论,珀尔修斯和那位圣女并非等闲之辈。”

    “所以,我才会让她避免正面冲突。回去后,我会立刻召唤新的从者,这一次我不会再有任何轻敌和大意。不过,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你们谁愿意去接应rider?”

    “我去。”saber应声道,“assassin和lancer对敌方相性压倒的不利,而且,我和那位女士也有一些因缘。”

    “她是谁?”

    “即便肉体(精神)已沉溺于杀戮的狂热中,我依然能认出她,因为她的美丽一直深深烙印在我的双眼中。她就是被誉为凡尔赛之花的少女——玛丽·安托内瓦特。”

    ……

    与此同时,奔驰的玻璃马车之中,响起了珀尔修斯的呼声。

    “玛丽·安托内瓦特?那个——蛋糕王妃?”

    玛丽·安托内瓦特,法兰西国王路易十六的妻子,本身并没有什么出色的功绩,但因为生不逢时,卷入法国大革命的时代洪流,最终被送上断头台,为世人所铭记的悲剧女性。

    其一生中留下两句广为流传的名言,一句正是“蛋糕王妃”的由来——当大臣告知玛丽,法国老百姓连面包都没得吃的时候,玛丽天真甜蜜地笑道:“那他们干嘛不吃蛋糕?”

    当然,美丽的凡尔赛之花本人对此予以否认。

    “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对不起,因为这句话实在太过有名,一听到你的名字,就自然浮现出这样的话语。”珀尔修斯连忙道歉,“经过刚才的战斗,我能确定你绝不是普通的贵族小姐,而是一位勇敢、坚强、独立的女性,这样的人是不会说出这种无知的话语。”

    “能得到希腊大英雄珀尔修斯先生的赞扬,是我的荣幸。”

    玛丽优雅而得体地回应,接着又转向坐在她身边的男性。

    “阿玛迪斯,你也做一下自我介绍。我们知道了他们的名字,他们却不知道我们的,这样很失礼。”

    只第一眼,珀尔修斯就知道是他奏出了美妙的乐曲,暂时控制住了包括法夫纳在内的黑贞德一行。

    瘦削的脸颊,纤细的身形,修长的手指,散乱的长发,随时可以登台演奏的礼服。他的形象,他的气质,他的装扮,他的整个人都充满了艺术气息。毫不夸张地说,这个男人就是为了艺术而存在的。

    他一定是一位举世闻名的音乐家。

    事实,也确实如他所想——被称为阿玛迪斯的男人轻轻捋了一下鬓角。

    “真没办法,沃尔夫冈·阿玛迪斯·莫扎特,职介为caster。”

    ps:看到本章说里有书友说黑贞很弱,这其实是误解,黑贞很强,绝对的顶级从者,除了自爆换命,其实比贞德更能打,更加灵活,具体可以去看1.5.1,里面有一句很中肯的评价——呆毛是移动炮塔,黑贞是移动要塞——带全方位火力的那种。之所以显得不强是因为黑贞德认为优势很大,所以没认真,而她全开的状态,身边不合适有队友。

    ps2:看完之后请点一下推荐票,你的投票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没有收藏的也请收藏点击,谢谢。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