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6.第36章
    此为防盗章  “我甚至听过类似的任务有玩家把当事人送到另一个国家, 想通过避免当事人遇害减少厉鬼数量的。可不管做了什么,时间一到还是得全部归位。”

    “游戏就是要看到我们和鬼怪搏杀, 不管我们把剧情搅得再乱, 或者我们逃出这栋房子躲到多远,到了第七天晚上,全得回来。”

    谁知祝央闻言毫不意外, 她耸耸肩:“我知道啊, 这破游戏怎么可能是看人来表演人性真善美的?”

    要真是那样,就不会毫不客气的弄死朱丽娜并且胁迫她这么不相关者参赛了。

    祝央大概也知道游戏为什么选中明明不具备预选条件的她, 无非是她的行为相比其他人具有更大的不确定性,这就意味着更多的惊喜和看点。

    这点祝央并不需要谦虚,她从小挑事整人的本事是无师自通,翻着花样让人防不胜防。

    所以能非把她弄进来的,这游戏的恶劣程度也可见一斑。

    她接着道:“既然什么都不会改变,那还有什么好小心翼翼的?”

    对于她这观点, 李立他们是不赞同的,在他们眼里面前这些房客虽然现在还是活生生的人, 但是心里已经先入为主把他们当成厉鬼了。

    觉得还是低调尽量减少存在感的好, 这会儿闹得越欢,保不齐人家变鬼后第一个就找你。

    但祝央岂会理会普通人行事节奏?在她看来这些人所谓的稳妥和中庸全该嗤之以鼻。

    也不得不说,作为一个领导型人格的家伙,她的思维模式是具有极高的攻击性和冒险因子的, 从不屑于躲在舒适区内。

    最后几人自然是不欢而散, 不过此时天色已晚, 所谓散去就是各自回房休息。

    祝央笔记本坏了,这会儿也有些心疼,暴脾气上来也没多想,只图顺手,明明房间里有这么多可以用来削人的东西。

    茶盘什么的,凳子什么的,装饰木雕什么的。

    好在还有手机,倒是影响不大,祝央查了查网银账户里的钱,当即决定明天去重新置几身衣服,行李箱里备的那都是些什么鬼。

    到晚上快睡着的时候,半梦半醒之间,祝央听到走廊传来脚步声。

    这栋房子有些年头了,木地板老话,走在上面咯吱咯吱的,所以一般人晚上出来动作都尽量放轻。

    但这个脚步声却明显有些沉重拖沓,像拖着什么一样,让人觉得诡异。

    祝央还好,估计是被女鬼吓着吓着打通了任督二脉,竟不怎么觉得害怕。

    但看隔壁床的汪蓓,确实忍不住裹紧了被子,本来都要睡着了顿时变得警惕慌张起来。

    第二天一早醒来,果然她精神就不太好了,眼下还有了黑眼圈。

    看到祝央这睡眠充足精神饱满的样子,心道果然没心没肺。

    祝央拿着洗漱用具去二楼公共水池那边洗脸刷牙,遇到邱老师正带着她儿子也在那儿洗漱。

    邱老师见了祝央,忙往旁边让了让位置,见这年轻女孩并不搭理自己,一时有些讪讪。

    等祝央洗漱完,正打算离开,就感觉衣角被拉了拉。

    低头一看,是邱老师的儿子。

    这小孩儿长得挺清秀漂亮,面向一点不像他爹那么平庸木讷,只是已经读小学的年纪,个头看起来却比同龄人瘦削弱小。

    他也不说话,递了个煮鸡蛋过来,眼睛都不敢正视祝央。

    祝央挑挑眉,最后还是接了过来,小孩儿又忙躲回妈妈背后。

    不过有了这开头,邱老师倒是找到了开口的机会。

    她有些不好意思道:“昨天,谢谢你了。”

    “他爸酒劲上来就容易发疯,根本就听不进去话的,我这也是——”

    话没说完就被祝央打断了:“我对你无能的人生没有兴趣。这些话你留着催眠自己也就够了,关我什么事?”

    说完祝央还嗤笑着补了一句:“我抽他只是因为他吵着我了,别多想啊,你们还是完美幸福的三口之家的,继续保持,别给人添麻烦就是了。”

    邱老师长期受家暴,经常顶着伤去学校,周围同事朋友大都是劝和的,父母也打死不会同意她离婚。

    和稀泥的话她听多了,可这位祝小姐明明没说什么辛辣的用词,邱老师却陡然觉得一个耳光扇自己脸上一样。

    她垂下眼眸,那边祝央已经独自离去,并没有兴致和她多谈。

    四个玩家都醒来之后,便一起下楼吃早餐。

    碰巧又撞见二楼的另一个租户出门上学,就是昨天没能打过照面的,也是在七天后会在房间里上吊自杀的人了。

    对方一露面,显而易见的就是个过得不好的人。

    十六七岁的年纪,整个人看起来瘦弱又阴沉,校服衬衣穿在身上轻飘飘的,感觉一阵风就能吹倒。

    这位吴姓少年额头上还有破口的伤,不过已经结痂了,但是走了脚一跛一跛的,也不知道本身就腿脚不便还是受的新伤。

    他看到陌生的四个租客,也没打招呼,神情冷漠的和众人擦肩而过。

    众人也不在意,离开房子出了小巷随便在街边找了家生意比较好的早餐店坐下。

    一般这种生意好的本地苍蝇馆子,味道大多差不了,不过祝央一贯嫌弃这些地方的卫生,所以很少来类似的地方吃饭。

    一落座她就嫌弃的看了眼油腻的桌子,正准备抽纸巾擦,却有人先一步已经替她擦了。

    祝央见状,毫不客气道:“挺有眼色的,你很了解我吗?”

    从昨天一开始的各种鞍前马后,到吃饭口味,再到对她洁癖的了解,再说是巧合那是蒙傻子。

    可陆辛貌似也没有掩饰的打算,只是腼腆一笑:“你在学校是有名人,这些基础信息论坛都有的,我经常关注你,不过你不认识我。”

    这解释倒说得通,学校论坛里还有她的个人资料呢,一些基本的身高生日星座喜欢的食物里面都有。

    看样子这个陆辛也是大学里那些众多的仰慕者之一了,但学校注意她的男生多了,有资格走近她圈子的却就那么些。

    一般的普通男生自然连告白示爱的资格都没有,大一的时候有过自我良好的迪奥丝想越级死缠烂打。

    不过都不用她出手,一个眼色过去,兄弟会那帮学校的男生精英们就把人收拾了下去。

    以祝央的婊劲,平时在现实里是怎么都不会搭理陆辛这样的普通男生的,不过游戏世界有个人使唤,做事也顺手一些。

    她便把早上收到的鸡蛋扔了过去:“行,接下来你就听我的了,这是奖励。”

    李立和汪蓓都是经历普通的一般人,就没见识过这嚣张使唤人,一个鸡蛋就打发的架势。

    这还亏得祝央长得漂亮,一般人这么狂,一天出去得被揍八顿。

    可陆辛却是一笑,那张平凡只称得上清秀的脸一时间竟格外摄人,一双眼睛泛着星点般的光泽,无端的散发出匪夷所思的魅力,如同灵魂中蔓延出来,冲破了样貌的桎梏般。

    汪蓓比这两人长好几岁,按理说不会对普通的大学生有何感想,此时也猝不及防的脸红了红,心跳加快几拍。

    他摇摇头,将鸡蛋剥好壳递回来:“你吃吧,鬼怪npc心甘情愿的馈赠是有好处的。”

    “是吗?”祝央迟疑的接过鸡蛋。

    吃完后也没什么反应,不过也就一个鸡蛋,没用就没用了,就当吃早餐。

    不一会儿他们点的东西就上齐了,两屉小笼包,两屉蒸饺,两碗粥和两碗豆浆,还有几根油条。

    果然味道不错!

    吃完饭便该琢磨着干活了,因昨天分配好了工作,不过这会儿房子里人大部分还没走,李立他们就想着先跟房东套套消息。

    而祝央和陆辛也得先回去拿点东西,陆辛的行李箱里有个数码相机,他们打算带上。

    结果回去就在大厅里碰到昨天已经见过的一楼房客崔小姐。

    她像是刚下班的样子,脸上有着通宵工作后的疲惫,妆也有些脱了,但整个人仍然美艳漂亮,有种颓废之美。

    可大厅里不止她一个人,她身后还跟着个男的,一个劲在说些什么,但见崔小姐厌恶不耐的表情,八成就是七天后入室犯案的家伙了。

    那人也二十出头的样子,长得一般,年纪轻轻就有了小肚子,偏还穿件紧身t桖。头发不经打理,着装也随便,一看就是缺乏自我管理的迪奥丝。

    他拦着崔小姐,喋喋不休道:“你怎么又去那种地方上班啊?那里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专门搞你们这样的年轻女孩子,那边的女的也都不是好人,都是滥交堕胎的,没准还有见不得人的脏病,你就是跟她们一个桌上吃饭就不害怕吗?”

    崔小姐先前还只是不耐烦,听到这儿火了:“你认识人家吗你就在这儿张口喷粪,咱俩什么关系啊成天对我的生活指指点点。”

    又对房东吼道:“这人都跑屋子里骚扰租客了,你就不管吗?”

    房东却坐在吧台后面,喝着豆浆咬着油条嬉皮笑脸的和稀泥道:“年轻人嘛,火气别这么重,小情侣闹矛盾关上门好好说呗,意气用事不好。”

    “谁跟他情侣?”霍小姐差点气哭。

    她天生长相妩媚,身材又比同龄人丰满,很招男生的眼,从初中开始就被女生各种排挤。

    还不容易跑到外地上大学,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学费生活费所有都是自己负担。

    以为上了大学同学们会成熟些,谁知道周围还是各种刻薄排挤到处传她不堪的流言,这也让她经常受到一些下流男生的骚扰。

    这个纠缠她有段时间的男生叫张华,不但天天变态一样跟踪她,还到处传他们已经交往的谣言,学校的女生经常看到他跟着她,又乐于见到妖艳贱货找了个low逼男,自然是喜闻乐见深信不疑。

    她要是反驳甚至还有人说她吊着人家拿人当备胎,不是没报过警,可警/察也是和稀泥的,张华一口咬定再加同学作证,也就不了了之了。

    房东也不是好东西,两个贱男人简直臭味相投,要不是租金交到了年底不能退,她早搬走了。

    谁知她还没真哭,张华的表演欲却先一步出来了。

    他一脸激愤道:“你就是嫌我穷,我对你怎么样这么久了你看不到?我都快把心掏出来了。”

    “你们女人都这样,不就是喜欢钱吗?真心对你的男人不屑一顾,宁可去给富人当狗,你在我面前趾高气昂的,在外边怕不是跪在别人面前摇尾巴吧?”

    说完又普通一下跪地上,自己扇自己巴掌,那是真扇,声音啪啪响。

    边扇边哭:“对不起,我不该跟你说这么重的话,你原谅我,咱们别闹了好不好?”

    崔小姐吓得花容失色,她很早就觉得这男的根本是神经病,经常自说自话,上一秒骂得狰狞,下一秒又跪地痛哭,以前在学校也这么当众干过,让自己成为了整个学校的笑柄。

    可房东却颇为感慨的劝道:“唉!小崔,你看张小兄弟都这样了,你就原——”

    话没说完,就听到旁边响起一声嗤笑。

    声音不大,但里面包含的嘲讽讥诮很是明显,如同入戏深重的人被针刺般戳破气氛一样。

    三人回头,见是昨天住进来的几个房客,笑的就是当中那个特别漂亮的年轻女生。

    就连张华,追崔瑗追得这么狂热,看到那女生时也难免心生惊艳。

    可她下一秒开口说的话,就不像她的外表这么让人赏心悦目了。

    祝央嗤笑道:“这年头人越来越没逼脸了啊,只看得到自己穷,不知道自己实际上又穷又丑又懒又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没错,吃不到还坐地打滚白天鹅不让他吃。这么不要脸,怎么不干脆指着老天骂他今天没有掉馅饼呢?”

    又对崔小姐道:“姐妹你不行啊,就这种瘪三,随便找个备胎打断他第三条腿就是了,居然还能缠到住的地方来,要是我姐妹会里的人这么没用,早被我除名了。”

    随即打了个响指,使唤陆辛道:“扔出去!”

    陆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明显的不高兴,脸都是绷着的,但还是听了她的话。

    直接将跪地上的男人一把就提了起来,扔一包垃圾一样轻松从大门扔了出去,脚步都没挪动过。

    祝央心道果然是强化过体质的玩家,那迪奥丝虽然本身是个没什么用的废物,但毕竟是成年男性又身材痴肥,一百六十斤以上妥妥的。

    陆辛却毫不费力单手就给拎鸡子似的,也不知道她现在各项指数强化20点后能做到什么地步。

    见崔小姐颇有些目瞪口呆他们干脆利落的处理方式,祝央也不理会。

    只喊一声:“房东,洗地了!傻逼跪过的地空气闻着都难受。”

    说完转身上了楼,简直嚣张上天。

    房子的位置在巷道里面,两边都是很高的围墙,因为年份久,墙上布满了青苔和一些爬藤。

    整个巷子里也没几盏路灯,还缺乏修缮,灯泡一闪一闪的,光线昏黄。

    祝央他们晚上回来,都得开一下手机电筒,才能完全看得到路。

    所以这种阴暗无人的小巷,倒是方便人作恶。

    即便从里面穿出来不到二十米就是外面车水龙马,可这短短的距离就好像分割成两个世界一样。

    那个高中生租客显然在自己住的地方门前被欺负不是第一次了,三个混混话里话外之间对这边并不陌生。

    见他只抱紧书包不说话,几个混混有些不耐烦。

    一把抢过他的包:“抓这么紧,今天刚去银行不成?”

    吴越见人抢包,一贯沉默瑟缩的态度突然激动起来,死命挣扎扯住带子,又狠狠往回拽。

    到底是男生,就是看着这么瘦弱,也是有几分力气的。他这突然发疯不管不顾的劲,把抢包那混混的手割得生疼。

    顿时恼羞成怒一拳给他肚子捣上去,可能是打到了胃,吴越身体一弓,差点呕吐。

    自然也没有余力保住背包了。

    那人迫不及待的拉开拉链,又粗暴的将里面的东西倒出来,结果除了几本破书什么都没有。

    顿时觉得被耍了一样恼羞成怒,一脚将书踹飞,然后回头揪着吴越的头发就是两耳光上去——

    “胆儿硬了是吧?敢耍我?一个子儿都没有你捂个几把啊,跟人要撕你裤头似的。”

    “成,要捂是吧?把他□□撕了让他慢慢捂。”

    另外两人闻言吹了声口哨,接着一左一右按住了吴越,看着像头头那个则掏出了刀片。

    吴越拼命挣扎,但体型瘦小的他哪儿会是这三个人高马大的对手,眼见刀片已经割到了裤子上。

    为首那个还恶劣道:“别乱动啊,我手小时候鸟儿抓多了可没这么稳,要是割到了别的地方——”

    就在此时,巷子里传来一个声音——

    “这是你掉的书吗?”

    几人回头,看到巷口那边慢慢走过来四个人,为首的是个比他们略大的女生。

    她手里拿着一本书,正是刚刚被踢开的。说话间几人已经来到了数米开外。

    几个混混这才发现说话的人竟然是个比电影明星都不差的大美女。

    这真的算是他们现实中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了,别说学校那些又村又土的妞儿,就是他们平时喜欢到处坑钱打赏的某几个又会发嗲又会卖肉的网红,那隔着屏幕还是开了滤镜的,跟这一比都全成了渣渣。

    不过她的问话却是冲着吴越来的,视线毫不迟疑的对准他,又问了一句:“这书是你的?”

    那可是学校里最没用的书呆子都不会搭理的吴越。

    吴越见书在她手里顿时又激动了起来,却见那漂亮女人抬了抬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别急,会还给你的,不过这本书看着好有趣,书皮和书页的质感摸着像人的皮肤一样,还有里面的文字图案,都让人目眩神迷。我对各种古旧书画也颇有研究,有机会可以邀请我去你房间探讨一下吗?”

    李立和汪蓓不知道祝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倒是陆辛对她满嘴跑火车颇有些见怪不怪的淡定。

    但这话听在几个混混耳朵里就不一样了,美女显然也是这里的房客,他们没想到的事,就吴越这软蛋怂逼,不但租屋里住着这么个大美女,还有机会得人家主动邀约共处一室。

    顿时几人收敛了刚才凶狠的霸凌架势,动作也从禁锢人家双手变成了状若亲密的勾肩搭背。

    “行啊你,吴越!认识这么个美女姐姐,也不介绍给我们认识认识。”

    又自来熟的冲祝央打招呼道:“我们是吴越的朋友,姐姐你才来住进来的吗?长住还是短租啊?听口音不是本地人吧,有什么事可以问我们,不容易被坑,要不加个微信呗。”

    祝央笑了笑:“是吗?果然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以来就碰到这么多热心的小弟弟真是太好了。”

    几人一见有门,笑得越发殷勤了,正打算说择日不如撞日,这会儿夜市才刚刚开始,要不带她去转转。

    祝央便又接着道:“这么说起来,我还真有点小忙需要你们帮助。”

    “您说您说!”三人也放开了吴越,凑了过来。

    就见美女美女笑容灿烂,但说出来的话他们脑子里转了三圈愣是没反应过来——

    “哦是这样,姐姐呢,今天出门买买买的时候有点上头,一不小心卡就刷爆了,接下来还要在这边待这么久,看你们这么仗义,一定不忍心姐姐未来的日子啃咸菜头吧?”

    要说几人也不是没为女人花过钱,像网络上经常打赏主播,学校里想追的马子,都没把钱当前的。

    可一照面就这样的,总不是同一个套路吧?况且他们最近就是因为手头紧,所以到处压榨同学的钱包。

    “不是,姐姐,您这玩笑开的——”他们讪讪道。

    就见对方上一秒还和煦灿烂的脸立马垮了下来,京剧演员都没这么快的。

    祝央以一种恐吓的语气道:“小朋友,跟大人说话呢就得出口慎重,嬉皮笑脸的谁跟你开玩笑?你们说能帮忙的时候知道姐姐当时多高兴吗?简直柳暗花明。”

    “结果你跟我说玩笑?”

    “小朋友们,大人和小孩儿可不一样。小孩儿希望落空坐地上嚎两下起来拍拍屁股就忘了。大人可不这么容易将就的,真没法的时候什么都干得出来哦。”

    这架势,活脱脱跟个要打劫的,更何况对方还人多。

    几个混混有点方,强笑道:“这不是我不想帮忙啊姐姐,实在是我们这会儿口袋里也空,不信翻给你们看看,都一样重啦。”

    “是吗?我看看!”祝央道。

    几人闻言,忙准备翻自己口袋,就听对方打了个响指,命令她后面三个人道:“扒了检查一下。”

    这土匪一样较真的架势,不光是对面几个混混,连李立他们都是都是一懵。

    好在祝央的新跟班还是一如既往的有眼色,听了招呼就上前去,几个混混见来真的,有点想跑。

    但陆辛轻飘飘一拳过去石头墙壁上就是一个坑,几个混混这才知道碰到硬茬子了,差点吓尿,腿都软了,要跑都挪不动脚。

    祝央眼睛一瞥,李立和汪蓓也立马回过神来。

    两人抽了抽嘴角,还是认命的上去,三两下把几人搜了个干净。

    果然没搜出多少,除了一些散碎零钱,就只有随身带的身份证钥匙和手机了。

    祝央嫌弃的接过战利品:“啧啧!这不行啊,都不够明天一顿早饭的。”

    “我说,你们真的诚心想饿死姐姐吗?这么漂亮的女人,看着活活饿死,还讲王法吗?还有人性吗?”

    “你们自己说怎么整。”

    几人见连作为女人的汪蓓都能轻而易举的拧住他们,哪里还敢小觑这伙人,说到底也只是学校里横向霸道的小屁孩子,欺负欺负同学还行。

    真出来,两个街头混混就能削他们。

    这时他们全没了刚刚欺负吴越时候的嚣张,抖得跟小鸡子似的。

    “那,那明天再给您送来?”

    祝央拍了拍手,展颜一笑:“这才像话嘛。”

    可也不说放人,却道:“让他们把身份证举在手里,拍张照片!”

    “要是明天见不到你们,姐姐我穷得没辙正好有现成的网贷资料,对着地址也好找人。哦对了,刚刚你们对吴越同学的友好表现也入镜了,要是琢磨告家长报警之类的,反正你们看着办吧。”

    这才算完,几人屁滚尿流的逃走了。

    祝央撇撇嘴,这才将注意力落到手里的书上面。

    这玩意儿,看着又黄又旧,也摸不出什么材质来,但肯定不是纸。上面的字全是蝌蚪文,有点像东南亚文字。上面偶尔翻到的插话也很诡异。

    祝央刚刚说的话也不完全是在瞎掰。

    正琢磨呢,手里的书就被一把抢了去,她低头,就见吴越死死把书捂怀里。

    眼神闪躲的看了眼祝央,又蹲下飞快的收拾好自己的书包,接着依旧没和他们打招呼,跑进了屋子里。

    祝央他们也无所谓,只李立奇怪道:“干嘛明天还要让那几个小孩儿来?你要是看不惯欺负人,揍一顿赶走不就行了?”

    祝央漫不经心道:“不说我们明天还有任务要出去打听吗?我们两个外地人能打听出个什么?当然还是这种无所事事成天到处跑的本地人才能派上用场啦。”

    “白递过来的使唤把柄,不用白不用。”

    李立闭嘴了,一天下来也不得不服,这小姑娘看着行事乱来,什么都只顾自己高兴,又看似有些嘴里不愿承认的同情心。

    可一桩桩算下来,她什么事都捋得门儿清,让人意想不到的办法也是信手拈来。

    一行人各自回了房间,因着祝央白天那一通潇洒,晚上回来用的东西也整个焕然一新。

    高档的丝质睡衣,昂贵的保养品,还有舒服的软底拖鞋,整个人的装备是鸟枪换炮。

    汪蓓看了也直叹自己傻,账户里这不少钱,非要苦巴巴的过这七天,要是死了也死的穷酸,遂决定明天自己也去置一波。

    第二天几人起床下楼,刚出了院子果然就看到那三个混混已经来了。

    祝央摆摆手:“钱就算了,看你们的穷酸样凑不出几个子儿,倒是有几件事交给你们,办好了也就算实现自己的承诺,帮了我们了。”

    三人松了口气,昨晚到今早才过去十来个小时,他们哪儿去弄钱呐,要不是钱的事还好说。

    这伙儿人一看手上功夫就是练家子,还很可能是道上混的,又掌握了他们的身份信息,哪里敢逃?

    有他们帮忙办事,又因为现在剧情没怎么延展开,在房子里线索也有限。

    李立和汪蓓也干脆学了祝央,打算今天出去潇洒一天。

    陆辛见状,颇有些无语,对祝央道:“你真是,在哪里都有本事把周围的人变得毫无紧张感呢。”

    “不错啊,很合我意!”祝央耸耸肩:“我不喜欢周围有紧绷压抑的负面情绪,这会污染我的心情。”

    陆辛眼中掠过一抹笑意,就是这要命的嚣张和理所当然啊,仿佛周围的空气也合该看她的眼色。

    下午的时候李立他们先回来了,两人如同昨天祝央他们一样大包小包,战利品不少。

    两人神色都挺兴奋,虽说他们是经过好几轮的经验者,要说在他们身上流过的积分不会低于两千。

    这换算成现实世界的钱,也是千万富翁级别了。

    可游戏里保命的资本哪里是这些点数能够用的,绝大部分新人都是捉襟见肘。

    更兼游戏筛选条件是曾经大难不死的人,这类人更明白生命的可贵,一般还是很少有光棍到一口气把积分兑换成巨额财产留给家人,然后自己慷慨赴死的。

    两人兴奋的把袋子堆桌子上,一样样翻看,这些全是他们现实世界中看都不敢进去看的。

    又一边和祝央他们聊中午去吃的顶级日料有多好吃。

    一旁的房东见这一行人这么豪爽,越发不理解他们为什么租他们这小破别墅了。

    头一天还看着是正经出差的工薪一族呢,都让人怀疑是不是昨天白天出去中彩票了。

    不久后那三个混混也回来了,因要避着房东,几人便带着人出了门。

    头天游戏给了众人每位租客的悲惨结局,但到底说得笼统。就比如吴越的结局是不堪校园霸凌上吊自杀。

    就这么一句你能指望找到什么有用道具?能知道什么是他生前在意执着,做鬼也会重视或者畏惧的?

    所以祝央给几个混混发了指标。

    不过三人倒也没怎么让她失望。

    首先是邱老师,邱老师就是他们学校的老师,不过他们是高中生,而邱老师教的初中部。

    不过他们年级有个学生,是初中部教导主任的女儿,平时也老会跟班里的人讲一些老师的八卦。

    三人花了点小钱买了一箱巧克力,哄女生给他们说了不少邱老师的事。

    邱老师是外地人,和她老公相亲结婚,几年前因为她老公工作调动来到这边,邱老师也辞了当地的工作一起搬了过来。

    本来奔着就在这儿攒钱安家,可没过两年,邱老师丈夫就失业了,从此一蹶不振。

    然后没多久又翻出了邱老师年轻时候的日记本,知道了人家有个暗恋的初恋,邱老师也是感性,可想当初那份少女心有多美,这会儿在丈夫眼里就有多刺眼了。

    这下好,好好地家庭,别说攒钱买房了,没两年就因为她丈夫的烂赌酗酒败个精光。

    不光这些,还打人,邱老师是长期顶着伤上班。本来这些事凭邱老师的个性也不会到处嚷嚷给人做笑柄。

    巧就巧在,他们儿子念的那所小学,来了个新老师,就是邱老师的暗恋对象。

    邱老师丈夫还跑人家学校闹过,当时弄得很难看,反正这些事真要打听也不难。

    然后是崔小姐,祝央他们只在崔小姐洗漱时穿的汗衫上看到大学标志,就这个线索加了个全名,居然这几个家伙也通过一起混的学长问到了她的事。

    据说崔小姐在他们学校还挺有名的,不过名声就——

    过滤一些空穴来风的恶意中伤,得到的消息还是不少的。

    崔小姐是外地人在这里上大学这个大家都知道,但她不是独生子女。

    家里还有两个弟弟,而且她不但得负担自己生活费和学费,还得负担家里两个弟弟的各种开销。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