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第14章
    李立听完一噎,这么说逻辑上好像没问题,但谁会无缘无故去得罪生前的厉鬼?

    他道:“你是不是以为做点什么就可以改变他们全死的命运?告诉你这是耍小聪明而已,游戏哪有这么明显的空子让你钻?你以为你能想到的事别人想不到吗?”

    “我甚至听过类似的任务有玩家把当事人送到另一个国家,想通过避免当事人遇害减少厉鬼数量的。可不管做了什么,时间一到还是得全部归位。”

    “游戏就是要看到我们和鬼怪搏杀,不管我们把剧情搅得再乱,或者我们逃出这栋房子躲到多远,到了第七天晚上,全得回来。”

    谁知祝央闻言毫不意外,她耸耸肩:“我知道啊,这破游戏怎么可能是看人来表演人性真善美的?”

    要真是那样,就不会毫不客气的弄死朱丽娜并且胁迫她这么不相关者参赛了。

    祝央大概也知道游戏为什么选中明明不具备预选条件的她,无非是她的行为相比其他人具有更大的不确定性,这就意味着更多的惊喜和看点。

    这点祝央并不需要谦虚,她从小挑事整人的本事是无师自通,翻着花样让人防不胜防。

    所以能非把她弄进来的,这游戏的恶劣程度也可见一斑。

    她接着道:“既然什么都不会改变,那还有什么好小心翼翼的?”

    对于她这观点,李立他们是不赞同的,在他们眼里面前这些房客虽然现在还是活生生的人,但是心里已经先入为主把他们当成厉鬼了。

    觉得还是低调尽量减少存在感的好,这会儿闹得越欢,保不齐人家变鬼后第一个就找你。

    但祝央岂会理会普通人行事节奏?在她看来这些人所谓的稳妥和中庸全该嗤之以鼻。

    也不得不说,作为一个领导型人格的家伙,她的思维模式是具有极高的攻击性和冒险因子的,从不屑于躲在舒适区内。

    最后几人自然是不欢而散,不过此时天色已晚,所谓散去就是各自回房休息。

    祝央笔记本坏了,这会儿也有些心疼,暴脾气上来也没多想,只图顺手,明明房间里有这么多可以用来削人的东西。

    茶盘什么的,凳子什么的,装饰木雕什么的。

    好在还有手机,倒是影响不大,祝央查了查网银账户里的钱,当即决定明天去重新置几身衣服,行李箱里备的那都是些什么鬼。

    到晚上快睡着的时候,半梦半醒之间,祝央听到走廊传来脚步声。

    这栋房子有些年头了,木地板老话,走在上面咯吱咯吱的,所以一般人晚上出来动作都尽量放轻。

    但这个脚步声却明显有些沉重拖沓,像拖着什么一样,让人觉得诡异。

    祝央还好,估计是被女鬼吓着吓着打通了任督二脉,竟不怎么觉得害怕。

    但看隔壁床的汪蓓,确实忍不住裹紧了被子,本来都要睡着了顿时变得警惕慌张起来。

    第二天一早醒来,果然她精神就不太好了,眼下还有了黑眼圈。

    看到祝央这睡眠充足精神饱满的样子,心道果然没心没肺。

    祝央拿着洗漱用具去二楼公共水池那边洗脸刷牙,便看到邱老师正带着她儿子也在那儿洗漱。

    邱老师见了祝央,忙往旁边让了让位置,见这年轻女孩并不搭理自己,一时有些讪讪。

    等祝央洗漱完,正打算离开,就感觉衣角被拉了拉。

    低头一看,是邱老师的儿子。

    这小孩儿长得挺清秀漂亮,面向一点不像他爹那么平庸木讷,只是已经读小学的年纪,个头看起来却比同龄人瘦削弱小。

    他也不说话,递了个煮鸡蛋过来,眼睛都不敢正视祝央。

    祝央挑挑眉,最后还是接了过来,小孩儿又忙躲回妈妈背后。

    不过有了这开头,邱老师倒是找到了开口的机会。

    她有些不好意思道:“昨天,谢谢你了。”

    “他爸酒劲上来就容易发疯,根本就听不进去话的,我这也是——”

    话没说完就被祝央打断了:“我对你无能的人生没有兴趣。这些话你留着催眠自己也就够了,关我什么事?”

    说完祝央还嗤笑着补了一句:“我抽他只是因为他吵着我了,别多想啊,你们还是完美幸福的三口之家的,继续保持,别给人添麻烦就是了。”

    邱老师长期受家暴,经常顶着伤去学校,周围同事朋友大都是劝和的,父母也打死不会同意她离婚。

    和稀泥的话她听多了,可这位祝小姐明明没说什么辛辣的用词,邱老师却陡然觉得一个耳光扇自己脸上一样。

    她垂下眼眸,那边祝央已经独自离去,并没有兴致和她多谈。

    四个玩家都醒来之后,便一起下楼吃早餐。

    碰巧又撞见二楼的另一个租户出门上学,就是昨天没能打过照面的,也是在七天后会在房间里上吊自杀的人了。

    对方一露面,显而易见的就是个过得不好的人。

    十六七岁的年纪,整个人看起来瘦弱又阴沉,校服衬衣穿在身上轻飘飘的,感觉一阵风就能吹走。

    这位吴姓少年额头上还有破口的伤,不过已经结痂了,但是走了脚一跛一跛的,也不知道本身就腿脚不便还是受的新伤。

    他看到陌生的四个租客,也没打招呼,神情冷漠的和众人擦肩而过。

    众人也不在意,离开房子出了小巷随便在街边找了家生意比较好的早餐店坐下。

    一般这种生意好的本地苍蝇馆子,味道大多差不了,不过祝央一贯嫌弃这些地方的卫生,所以很少来类似的地方吃饭。

    一落座她就嫌弃的看了眼油腻的桌子,正准备抽纸巾擦,却有人先一步已经替她擦了。

    祝央见状,毫不客气道:“挺有眼色的,你很了解我吗?”

    从昨天一开始的各种鞍前马后,到吃饭口味,再到对她洁癖的了解,再说是巧合那是蒙傻子。

    可陆辛貌似也没有掩饰的打算,只是腼腆一笑:“你在学校是有名人,这些基础信息论坛都有的,我经常关注你,不过你不认识我。”

    这解释倒说得通,学校论坛里还有她的个人资料呢,一些基本的身高生日星座喜欢的食物里面都有。

    看样子这个陆辛也是大学里那些众多的仰慕者之一了,但学校注意她的男生多了,有资格走近她圈子的却就那么些。

    一般的普通男生自然连告白示爱的资格都没有,大一的时候有过自我良好的迪奥丝想越级死缠烂打。

    不过都不用她出手,一个眼色过去,兄弟会那帮学校的男生精英们就把人收拾了下去。

    以祝央的婊劲,平时在现实里是怎么都不会搭理陆辛这样的普通男生的,不过游戏世界有个人使唤,做事也顺手一些。

    她便把早上收到的鸡蛋扔了过去:“行,接下来你就听我的了,这个奖励。”

    李立和汪蓓都是从小到大什么都普通的一般人,就没见识过这嚣张使唤人,一个鸡蛋就打发人的架势。

    这还亏得祝央长得漂亮,一般人这么狂,一天出去得被揍八顿。

    可陆辛却是一笑,那张平凡只称得上清秀的脸一时间竟格外摄人,一双眼睛泛着星点般的光泽,无端的散发出匪夷所思的魅力,如同灵魂中蔓延出来,冲破了样貌的桎梏般。

    汪蓓比这两人长好几岁,按理说不会对普通的大学生有何感想,此时也猝不及防的脸红了红,心跳加快几拍。

    他摇摇头,将鸡蛋剥好壳递回来:“你吃吧,鬼怪npc心甘情愿的馈赠是有好处的。”

    “是吗?”祝央迟疑的接过鸡蛋。

    吃完后也没什么反应,不过也就一个鸡蛋,没用就没用了,就当吃早餐。

    不一会儿他们点的东西就上齐了,两屉小笼包,两屉蒸饺,两碗粥和两碗豆浆,还有两根油条。

    果然味道不错!

    吃完饭便该琢磨着干活了,因昨天分配好了工作,不过这会儿房子里人大部分还没走,李立他们就想着先跟房东套套消息。

    而祝央和陆辛也得先回去拿点东西,陆辛的行李箱里有个数码相机,他们打算带上。

    结果回去就在大厅里碰到昨天已经见过的一楼房客崔小姐。

    她像是刚下班的样子,脸上显而易见的通宵工作后的疲惫,妆也有些脱了,但整个人仍然美艳漂亮,有种颓废之美。

    可大厅里不止她一个人,她身后还跟着个男的,一个劲在说些什么,但见崔小姐厌恶不耐的表情,八成就是七天后入室犯案的家伙了。

    那人也二十出头的样子,长得一般,年纪轻轻就有了小肚子,偏还穿件紧身t桖。头发不经打理,着装也随便,一看就是缺乏自我管理的迪奥丝。

    他拦着崔小姐,喋喋不休道:“你怎么又去那种地方上班啊?那里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专门搞你们这样的年轻女孩子,那边的女的也都不是好人,都是滥交堕胎的,没准还有见不得人的病,你就是跟她们一个桌上吃饭就不害怕吗?”

    崔小姐先前还只是不耐烦,听到这儿火了:“你认识人家吗你就在这儿张口喷粪,咱俩什么关系啊成天对我的生活指指点点。”

    又对房东吼道:“这人都跑屋子里骚扰租客了,你就不管吗?”

    房东却坐在吧台后面,喝着豆浆咬着油条嬉皮笑脸的和稀泥道:“年轻人嘛,火气别这么重,小情侣闹矛盾关上门好好说呗,意气用事不好。”

    “谁跟他情侣?”霍小姐差点气哭。

    她天生长相妩媚,身材又比同龄人丰满,很招男生的眼,从初中开始就被女生各种排挤。

    还不容易跑到外地上大学,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学费生活费所有都是自己负担。

    以为上了大学同学们会成熟些,谁知道周围还是各种刻薄排挤到处传她不堪的留言,这也让她经常受到一些下流男生的骚扰。

    这个纠缠她有段时间的男生叫张华,不但天天变态一样跟踪她,还到处传他们已经交往的谣言,学校的女生经常看到他跟着她,又乐于见到妖艳贱货找了个low逼男,自然是喜闻乐见深信不疑。

    她要是反驳甚至还有人说她吊着人家拿人当备胎,不是没报过警,可警/察也是和稀泥的,张华一口咬定再加同学作证,也就不了了之了。

    房东也不是好东西,两个贱男人简直臭味相投,要不是租金交到了年底不能退,她早搬走了。

    谁知她还没真哭,张华的表演欲却先一步出来了。

    他一脸激愤道:“你就是嫌我穷,我对你怎么样这么久了你看不到?我都快把心掏出来了。”

    “你们女人都这样,不就是喜欢钱吗?真心对你的男人不屑一顾,宁可去给富人当狗,你在我面前趾高气昂的,在外边怕不是跪在别人面前摇尾巴吧?”

    说完又普通一下跪地上,自己扇自己巴掌,那是真扇,声音啪啪响。

    边扇边哭:“对不起,我不该跟你说这么重的话,你原谅我,咱们别闹了好不好?”

    崔小姐吓得花容失色,她很早就觉得这男的根本是神经病,经常自说自话,上一秒骂得狰狞,下一秒又跪地痛哭,以前在学校也这么当众干过,让自己成为了整个学校的笑柄。

    可房东却颇为感慨的劝道:“唉!小崔,你看张小兄弟都这样了,你就原——”

    话没说完,就听到旁边想起一声嗤笑。

    声音不大,但里面包含的嘲讽讥诮很是明显,如同入戏深重的人被针刺般戳穿气氛一样。

    三人回头,见是昨天住进来的几个房客,笑的就是当中那个特别漂亮的年轻女子。

    就连张华,追崔瑗追得这么狂热,看到那女生时也难免心生惊艳。

    可她下一秒开口说的话,就不像她的外表这么让人赏心悦目了。

    祝央嗤笑道:“这年头人越来越没逼脸了啊,只看得到自己穷,不知道自己实际上又穷又丑又懒又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没错,吃不到还坐地打滚白天鹅不让他吃。那怎么不指着老天骂他今天没有掉馅饼呢?”

    又对崔小姐道:“姐妹你不行啊,就这种瘪三,随便找个备胎打断他第三条腿就是了,居然还能缠到住的地方来,要是我姐妹会里的人,早被我除名了。”

    随即打了个响指,使唤陆辛道:“扔出去!”

    陆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明显的不高兴,脸都是绷着的,但还是听了她的话。

    直接将跪地上的男人一把就提了起来,扔一包垃圾一样轻松从大门扔了出去,脚步都没挪过半分。

    祝央心道果然是强化过体质的玩家,那迪奥丝虽然本身是个没什么用的废物,但毕竟是成年男性又痴肥,一百六十斤以上绝对的。、

    陆辛却毫不费力单手就给拎鸡子似的,也不知道她现在各项指数强化20点后能做到什么地步。

    见崔小姐颇有些目瞪口呆他们干脆利落的处理方式,祝央也不纠缠。

    只喊一声:“房东,洗地了!傻逼跪过的地空气闻着都难受。”

    说完转身上了楼,简直嚣张上天。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