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6章 我吃糖人
    虽说是李铭的怜香惜玉钟二并不需要, 但是他出现,还是将钟二细碎细碎的自信给粘合了不少。

    钟二看到李铭走过来,感叹了一下自己好歹还是有点吸引力的的同时,一路口气没等叹出去, 瞬间想到她已经发出了撤离的暗号。

    要是这时候水里面突然间蹿出了人,李铭就算是傻子, 也知道这是要搞他。

    千钧一发, 钟二没有朝着李铭迎上去, 准备好的假笑也压下去,转头就对着糊边气沉丹田, 就像是现世最最古老的那种偶像剧, 因为屁大一点儿的事儿,就声嘶力竭的对着水面嚎叫起来。

    “我等了你这么久!”钟二对着冒了一个泡儿的水面咆哮,“你为什么才来——”

    本来在远处观察了半天, 见钟二要跳湖才过来的李铭脚步一顿。

    钟二咆哮的十分尖锐, 完事儿还用手堵住了耳朵, 做摇头崩溃状,将一个“穷途末路”的凄惨女子,演绎的可谓淋漓尽致。

    小天使们在偶像剧里面看到过无数次这样的桥段, 见钟二这样, 一个个被雷的骂人。

    但是——李铭却特别的吃这套,若说他先前还有疑虑, 现在就彻底的打消。

    “军中事物缠身, 我是擅离职守赶来, 你不要闹了。”李铭心情颇好的解释了一句,也没忘了敲打钟二不要闹,他能来就不错了。

    钟二在心里暗骂了他一句老鸡贼,眼睛瞪红,转头抽抽噎噎的看向他。

    然后似是不甘不愿,又不得不低头的对他行了一个礼。

    李铭心里都乐开了花,但他面上不显,信步走到桌边坐下。

    钟二站在不远处,眼睛稍微扫了一圈。

    发现余己正端着个托盘,朝着她的方向走过来。暗自松了一口气。

    湖面上又冒了一个泡泡,钟二顿时后颈皮一紧,默念着湖里的大兄弟坚持住啊。

    好在李铭看上去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手指捻着一块糕点,却并不吃,只是把玩。

    眼睛一寸寸刮过钟二,从她的头顶玉簪一路看到绣鞋。

    钟二被他看的鸡皮疙瘩窜到了天灵盖,要是眼神能化为实质,她现在已经寸丝不挂了。

    “站在那里做什么,过来坐,你叫我来……”李铭顿了顿,嗤笑出声,“难道就是为了远远的看着我吗?”

    我看你奶奶个腿!

    钟二心里骂着,但是在李铭直勾勾的视线下,还是一点一点的朝着他身边蹭过去。

    端着托盘的余己,半路被一个真客人给截住了,不知道在说什么。

    钟二每挪一小步,心里就把李铭,还有那个半路杀出来的客人祖宗十八代拉出来遛一圈。

    然而水榭中的距离,拢共也就那么远,余己没能过来,钟二却已经蹭到了李铭的身边,并且被抓住了胳膊。

    有那么一瞬间,钟二想要不管不顾的钻进系统空间。

    但是李铭武艺高强,不远处长廊还杵着四个侍卫。

    若是她突然间消失,李铭必然惊诧警觉,湖中的人已经潜伏了一天。

    李铭若是竭力拼杀,水里和树上的死士又不能真的杀人,打的会很吃亏,一但不慎被他跑了,今天一切便功亏一篑。

    今天若是事败,李铭以后必定谨慎非常,再想抓他,就难上加难。

    心念电转间,钟二虽然心道不好,但咬着牙,没有进系统空间。

    下一刻,她被抓着手臂猛的一扯,就跌入了李铭的怀抱。

    李铭搂着她的腰,朝怀里一带,钟二瞬间整张脸红涨红。

    被迫跨坐在李铭的腿上,和他面对面,腰被紧紧的禁锢着,钟二下巴都要低到胸腔里,她不敢抬头,抬头就跟送吻没有区别。

    钟二全身僵硬,羞愤欲死。

    揽着她的人若是换成余己,她现在早就软在余己的怀里。

    但这人是李铭,钟二现在只想从空间摸她那把三棱军刺。

    “怎么这么羞涩?”李铭贴着钟二低声的询问,“不是已经做过女人了,还做这种姿态干什么,我喜欢放得开的女人……”

    屏幕上小天使们一片嗷嗷直叫。

    小天屎:余己还在那干什么呀?他媳妇儿都让人调戏了。

    烬殇无涯:跟余己说话那人是问路的吧?我看他腿一直夹着估计尿憋的。

    台灯爱电灯:要是问路余己怎么解释了这么半天,他还没清楚,不行就直接朝湖里撒呗。

    夏时雨:湖里可还藏着人呢……

    星河落九霄:emmmm……直播员拔刀了。

    ……

    钟二手被迫环过李铭的腰,悬空在他的身后,李铭揽在她腰上的手不老实,钟二忍无可忍,心念一动手上便多了一把暗色的刺刀。

    别管是哪,先刺一刀,让李铭无法调戏她,又跑不了是最好。

    但李铭禁锢着她,钟二幅度大不了,将刺刀拿在手中调转了一下方向,也没有过多的犹豫,选中侧腰,稍稍扬起一点手臂便要刺下去——

    千钧一发之际,余己快步跑过来,手照着李铭的后勃颈处一拍。

    指尖夹的刀片划开了后颈处的一处皮肉,一条线状的黑色蛊虫,迅速顺着刀口钻了进去。

    李铭脖子一梗,瞬间坐的笔直,眼睛失去了聚焦。

    余己拉着钟二,将她从李铭的腿上拽下来,脸上阴云密布,没有去接钟二手里的刀,而是直接把着钟二的手,干脆利落的将刀送进了李铭的肩膀。

    接着一声口哨,湖里树上四面八方窜出了死士,朝着长廊旁边,李铭带来的侍卫一拥而上。

    余己抓着钟二的手,将刀从李铭的肩膀抽出来。

    李铭还是梗直着脖子,坐在原地一动不动,肩膀的伤口处随着抽刀的动作,血液喷涌。

    钟二长大了嘴,还没等回过神,余己又带着她的手,照着李铭的腰上,刚才她瞄准的地方又来了一下。

    钟二不需要看,都能够想象到余己看到李铭调戏她的时候,会是怎样瞠目欲裂。

    她余光偷偷瞥了一眼,余己的脸色果然黑的简直能滴墨。

    等到余己抓着她的手,再度要朝着李铭身上刺的时候。

    钟二忙按住他,劝道“再捅人就没命了!”

    余己沉默不语,垂头看了钟二一眼,抓着她的手,照着李铭的大腿上又来了一刀,这一刀扎得非常的狠,直接贯穿。

    钟二倒抽口凉气,余己冷冷的笑了下。

    “放心吧,蛊虫入体,我不允许,他想死也死不成。”

    钟二动了动唇,没再说什么,刚才被调戏的那点儿气,都被余己这一连三刀给扎散了。

    看着李铭木偶一般的坐着,鲜血浸透了胸膛大片衣料,还升起了那么丝丝缕缕的歉意。

    余己对于钟二的情绪十分敏感,他虽然气得恨不能将李铭碎尸万段。

    但他知道钟二最喜欢他什么样子,是绝对不肯让李铭影响他一点点的。

    余己收敛起脸上的煞气,将脸上的面具撕去,摸了摸钟二的头,低声说道:“他的伤口会好的很快,你放心吧,恢复神智之后,他会和从前一样。”

    钟二和余己的眼睛对视,总算松了口气。

    “你生什么气嘛,”钟二抱住余己的手臂吭叽道:“吓得我大气都不敢出了,还以为你要把人捅死。”

    “怎么可能,”余己说:“我这是为了他好,既然要演一出救他性命的好戏,他就肯定要受一些伤。”

    “如果我等他失控阶段过去再动手,他会和常人一样痛苦,但若在刚种下蛊虫的时候对他动手,”

    余己朝着李铭抬了抬下巴,“他就会像这样,无知无觉,等他恢复的时候,伤已经度过了最疼痛的阶段,开始愈合了。”

    “所以你捅他三刀是为他好?”这是哪门子的歪理邪说?真不是为了公报私仇吗?

    余己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小天使们也有些被余己煞到。

    幸壹:己己刚才的样子好吓人——但又好帅。

    Pins:没有人看到他下蛊的手法吗?我操,那速度简直绝了。

    韭菜盒字:我以为他要将李铭给杀了,毕竟他是醋精转世,李铭抱了他老婆,不剁掉双臂都不是性格。

    水吉:己己不会的,我始终坚信——

    (知非)落月人归:他只是害怕直播员不喜欢吧……

    ……

    李铭还是一动不动的坐着,但奇异的是,这说话的功夫,伤口的血竟然渐渐止住了。

    钟二从空间掏出来的可是三棱军刺,这种刀不仅刺入容易拽出更容易,而且有放血王的称号。

    而此刻李铭身上的伤口,包括大腿上的贯穿伤,流血明显逐渐在减少,钟二不得不再一次感叹蛊虫的神奇。

    这个时候,死士们也已经解决了李铭带来的属下。

    死士的领头人,走到余己的身边,对着他拱手道:“启禀主公,四人两人重伤,两人轻伤,皆已经放走。”

    余己点了点头,指着椅子上的李铭说道:“找个布袋套上扛回去,在邢房给他找一间屋子。”这两天他有的折腾呢。

    毕竟害人的东西可以悄无声息,若是想要加一些对身体有益的东西,折腾折腾是必然的。

    事情圆满收工,给李铭送信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信上动了手脚,送信人也是经过易容的,就连今天动手的死士们,也做了身份隐藏。

    带来的侍卫只知道李铭是来见一个人,却不知道他见的是什么人。

    等侍卫们回去将副将被掳消息传开,他们只需静静等着事情发酵的越来越大,最后再由余己将人“救下来”送回去,后续就会容易多了。

    乘马车回山庄的时候,钟二的心情尤其的好,街边上还停车买了糖人,专门叮嘱老板,要一个长袍长发的男子形象。

    老板手艺十分精巧,听着钟二的描述,几下便勾勒出了钟二想要的样子。

    虽然没有人脸,但轮廓还真有那么几分和余己相似。

    拿着糖人上车之后,马车才重新奔着山庄的方向行驶。

    钟二捏着糖人,凑到了余己的身边,知道他今天不愉快,而且到现在虽然面上不显,实际还是在介意,特意哄他开心。

    钟二坐到余己的腿上,正面抱住余己的脖子。

    “我吃糖人,你看着。”

    余己看向钟二:“不给我吃,还让我看着你吃?”

    钟二摇了摇头,“我这个糖人是按照你做的,你看这头发,这世界哪有人有这么长的头发。”

    余己看了一下,确实有那么点相像。

    钟二拿着糖人,转了两下,然后盯着余己的眼睛,在唐人的脸上舔了一下。

    余己莫名脸颊一热,瞬间就明白了钟二是什么意思。

    然后钟二慢慢将糖人举高一点,从糖人的袍子下面,开始一路向上吃。

    余己:“……”脸色慢慢发红。

    小天使:真tm辣眼睛。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