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也该还回来了(二)
    “还什么?”从云月亮进来就在压抑自己的云之夏终于忍不住了,也顾不得顾存己还在,要保持自己的形象,怒气冲冲的开口,“这十几年来,你在我们家吃,在我们家住,要还,也应该是你还吧?”

    “姐姐,容我提醒你一句,你们没有这厂子前,生活是多么的穷困,我记得你第一次来我家的时候,还穿着一件破旧的花裙子,据说,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

    “你……你给我闭嘴!”云之夏恨不得冲上去给云月亮一巴掌。

    云月亮轻轻一笑,继续说了下去,“但是自从我母亲去世后,大伯以我监护人的人身份,开始明正言顺的接管厂子,那个时候,姐姐的裙子就开始是过万的名牌了……所以姐姐,你说,到底应该是谁还呢?”

    “云月亮,你别长着一张嘴就是胡说八道,你有什么证据?”

    “等一下。”

    云月亮刚想开口,顾存己笑着叫了停,“我很忙,没时间听你们吵,我现在只需要法人在这个铬铜上签字,其余的,跟我没关系。”

    张律师这个时候开了口,“顾总,按照我国的法律,唐瑜女士去世后,她的第一位继承人,就是现在公司的法人,所以,与您的签约的应该就是云月亮女士。”

    “好。”顾存己点了点头,他只管完成自己的任务,其余的什么,跟他没关系。

    “云女士,签字吧。”

    旁边的秘书立刻把合同放到了云月亮面前。

    “云月亮,你敢!”周灵芸骂道,“你个小蹄子,当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对不对?这厂子是我们的,跟你那个短命鬼的妈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也乘早死了这条心,就这种货色,也想跟我们争厂子,你也不撒泡尿看看你配吗?什么玩意啊?你现在赶紧给我滚,要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还真是个大街上叉着腰骂街的粗鲁妇人一模一样,穿着龙袍也不像太子,骂她也就罢了,还骂她的母亲,还真当自己还是那个软糯可欺的云月亮?

    “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对我不客气!”云月亮直接伸手就要拿合同。

    周灵芸双目圆瞪,这小蹄子还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直接冲上来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云月亮脸上。

    “我今天就教教你这个小蹄子怎么才是对长辈的态度!”

    云月亮被打的一个趔趄,张律师急忙扶住了她,他有修养,一时也骂不出什么难听的话,半天才憋出来一句泼妇,泼妇!

    青木集团的人都是目瞪口呆,他们工作了半辈子,大大小小的签约场合也经历了不少,也应该算是什么场面都见过了,但是这种犹如菜市场的场面还真是第一次,之前也更是闻所未闻。

    而云心的人只觉得臊的慌……

    周灵芸和云之夏都得意的看着云月亮,小蹄子,敢跟我们斗?

    云之夏也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心里又恨母亲刚刚怎么不多打两巴掌?

    云月亮站直了身子,“大伯母今天的教训,我记在心里了,永世不敢忘。”

    周灵芸被云月亮的眼神盯得打了一个寒颤,这小蹄子的眼神竟然让她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

    “顾总,今天这个合同是不是只有我签才可能继续合作?”

    顾存己愣了一下,他还真没有想到云月亮会突然问他这个问题,毕竟刚刚才被甩了耳光,她半边脸都还肿着,但是这会也太冷静了。

    “对。”

    “大伯,大伯母,姐姐,你们听到了吗?”云月亮笑着问道,但是因为脸太疼,让她的笑有些不自然。

    “大伯,你也别坚持什么你是厂子的法人了,这种都是透明的,容不得你胡搅蛮缠。”

    云定家终于聪明了一次,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了心头,“你要干什么?”

    云月亮笑了起来,把坐在对面云心的人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不干什么,就是想让大伯,大伯母,还有姐姐,给在座的一条活路,也给工厂一百多工人一条活路。”

    意思很明白了,这会不是你们不让我签字,而是要你们求着群殴签字。

    周灵芸和云之夏也终于反应了过来。

    “云月亮,你想让我求你,你做梦!”云之夏咬牙切齿的说道。

    云月亮一笑,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还翘起了二郎腿,一副你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的样子,你们开心就好。

    她坐的住,可是有人坐不住啊,一个高大的签约会议,偏偏弄的跟菜市场吵架没什么区别,也不知道现在青木的人怎么想他们云心的,必须要趁着人家还没有反悔,先让云月亮把这个合同签下来。

    “云总!”一个胖墩墩的四十几岁的男人站了起来,云月亮认识他,这人叫张建军,算是厂子的元老,要是没记错的话,好像还是有些股份的。

    “我们厂子现在什么情况,大家都很清楚,云总,你可不要因为私人恩怨,害了厂子,害了我们大家。”

    能坐在这里基本都在厂子有股份,一看张建军领头了,立刻就都做不住了。

    “云总,张副总这话说的不假,厂子也不是你一个人的,可不能因为你一个人害了厂子。”

    一个个都开始七嘴八舌的,说到底,就是让云定家一家向云月亮道歉。

    周灵芸和云之夏怎么也没想到这些懂事会逼着他们向云月亮道谢,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云定家也是气的浑身发抖,脸都涨成了猪肝色。

    “云总,我说句难听话,你既然不是公司的法人,那么你就没有之前唐瑜的股份,我们分分钟钟可以让你离开云心!”

    这话一说出来,真正是吓到云之夏了。

    “爸,妈!”云之夏有些慌乱的喊了一声,她不要,她不要在去住在贫民街,不要在去捡别人的破衣服穿。

    看着这一家人好似自己欺负了他们的样子,云月亮打算来一剂猛药。

    “顾总,我看合作的事还是算了吧,你也看到了,我就一个高中生,这厂子就算是盘活了,我也没法管理,所以还是到此结束吧,我会申请破产!”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