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6章 佛道相容的后果(第五更!求订阅!求月票!)
    在湖心岛转了转,回到道观的时候,已经是上午。

    张一方还没有把蒲团运回来,眼看着中午该吃饭的时间,张道全几人并没有下山的意愿。张道然只好进入厨房,准备做饭。刚刚进入厨房,张道然微微一愣。厨房中,陆贞正在切菜,看着娴熟的刀功,那认真的模样,张道然刚要说什么,陆静道长也进入了厨房。

    “真人,清斋道庵只有六人,陆贞虽是贫道弟子,却有拿得出手的厨艺。贫道等人打扰真人,自然不会让真人动手做饭。”

    陆静道长对于陆贞的厨艺很是自信,满脸赞许。

    “呵呵”张道全微微一笑:“不能让道友的弟子独专于美,贫道的弟子一鸣,也是王灵宫厨艺最好的。一鸣,不要偷懒,前来帮助你陆贞师妹做饭”

    “师傅,我来了”

    张一鸣挑着两桶水走进厨房,霎时间本来不大的厨房,很是拥挤。

    “诸位师长师兄弟还是请出去吧,贫道自己做饭就可以。一鸣师兄帮忙打下手就可以”

    陆贞一边切菜,一边说道。

    张道然只好走出厨房,回到老桃树下,盘膝而坐与张道全几人讲解道法。张道然只有在几人问的时候,才会说一两句,其余时候都是在听,受益匪浅。

    时间很快过去,厨房内传来一阵阵菜香。张一鸣端着一盆菜走了出来,三清观没有其他菜,只有一些土豆还有菜园子自己种的菜。在陆贞手中变成美味可口的佳肴,菜品不多,只有六道,每一道菜都很足量。道观中没有盘子,只有盆,而且人多,所以陆贞每一道菜都很足量。

    陆贞等人属于赣省人,做的菜也是赣菜。赣菜的特点就是原汁原味,鲜咸辣,做的菜很是可口。

    饭吃到一半,张一方与李贺进入道观,看到满院子的人,微微一愣,冲进厨房,喝了一些水并没有上桌吃饭。

    一顿饭很快吃完,张一方帮着收拾碗筷,洗刷完毕这才说道:“老师,蒲团已经运到山下,在码头放着。”

    “嗯,知道了”

    张道然点了点头,并没有让张一方把蒲团现在就运上山:“你先歇会儿”

    “一鸣,一茂,待会儿帮着你一方师弟,把山下的蒲团运上山来。”

    张道全吩咐一声,张一鸣,张一茂点了点头。

    张一方随后又喂了老狼,这才与王灵宫的张一鸣师兄弟下了山。李贺随即走过来:“道长,刚才在岸上,我与一方道长吃了饭,现在回去了。”

    张道然点了点头,面色严肃:“以后少向一方传播那些不良知识”

    方同点了点头,转身向山小走去,一边走一边嘀咕:“一方道长已经成年了,抑制他的思想,是不对的”

    “抑制思想?”张道然摇了摇头:“一方才十五岁,现在接触那些太早了些”

    “道友错了,雷法符箓,是我神宵派专长,传承千年,不是符箓传承出现问题,而是贫道等人修道境界不到家而已”张道然被李贺这一打扰,张道全与风尘道长因为论道而出现分歧:“要是雷法,贫道最佩服的就是张真人”

    风尘道长点了点头,并不否认:“要说道法通玄,符箓运用制作,贫道也只服张真人”

    陆静道长这时忽然说道:“张真人,还请赐法!当初听闻张道全道友说过,真人雷法符箓无人能及,不知能不能,让我等近距离接触雷法?”

    张道然摇了摇头:“道法随心,法术道法本没有高低,何必计较?贫道只是刚刚入道,雷法符箓并不擅长,诸位要失望了。”

    张道然拒绝施法,众人无奈。

    陆贞在一旁问道:“张真人,您道法通玄,不知道能不能帮助弟子解决一些修行困扰?”

    张道然点了点头:“贫道能帮助,自然不会推脱。”

    陆贞是张道然当初外出,第一个见到,灵脉通灵之人。如果不是陆贞有了师承,张道然有心收她为弟子。现在不是自己的弟子,一个灵脉通灵者,张道然也很乐意帮助陆贞能够顺利修道。

    “弟子每日打坐,总感觉背部肩甲处,一阵灼痛,小腹处也有一阵阵刺痛。以前感觉不甚明显,现在越来越强烈。弟子现在都不敢打坐,害怕出现什么问题。”

    陆贞抬起头来,脸色凝重。

    陆静满脸黯然,这个问题她清楚。只是这么长时间来,她查遍很多道经,甚至佛法,都没有找出陆贞的问题所在。作为师傅,不能为弟子解决修炼问题,陆静感觉羞愧。抬起头来,眼眸中闪烁着一丝期冀。自己的弟子,既然已经相询,要是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也算是了却自己心中一个负担。

    “丫头,你这是修炼出现了问题。肩甲处隐隐作痛,明显就是天京穴灵气运转出现问题。小腹处出现问题,隐隐刺痛,这是灵气无法导入丹田所致,真人,贫道说的可对?”

    风尘道长修炼时间不短,修为不高,见识还是有的。

    陆贞陆静等人,并没有被风尘道长的话转移注意力。而是等待张道然的判断,这是本能,相信张道然,而不是相信风尘道长。

    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风尘道长干脆不再说话。

    “你运转功法,贫道看一看”

    张道然天眼神通开启,看着陆贞。

    “运转功法?”陆贞皱了皱眉:“弟子没有修炼功法”

    “嗯”点了点头,张道然说道:“就是你平时静坐的时候怎么做,现在就怎么做。”

    陆贞点了点头,盘膝而坐,很快进入一种空明状态。天眼神通下,张道然清晰地看到,一丝丝不算浓郁的灵气,在陆贞经脉中游走,这一丝灵气很是杂乱,毫无章法,而且断断续续

    “好了”张道然轻声道,陆贞睁开眼站起身刚要询问,张道然向陆静道长问道:“道友传承道经参杂了佛门经典吧”

    “贫道祖师是佛道双修,留下的道经自然融合参杂在一起。真人,陆贞的问题”

    陆静的回答,张道然微微皱眉:“佛道都是道,都是追求长生,解脱烦恼。佛道教义本不同,性质不相同。两种不同的经文,糅合在一起,会出现问题。”

    陆静一惊,这是祖师当初糅合两家之长,传承下来的经文。陆静境界不足,难以分辨好坏。张道然这么说,陆静心中微微有些抗拒。

    “就好比一本古言经典,与一本现代诗歌,糅合到一块,就是不伦不类。陆贞道长,现在根据这部经书修炼,从京门穴,到魂门穴出现断层,灵气无法衔接。丹田处,如同刚才风尘道友所说,无法导入丹田。佛道两家经文可以糅合,奈何经文没有什么差池,道友祖师应该也是没有修炼这部经文吧”

    看着阴晴不定的陆静道长,张道然微微一笑:“贫道没有贬低的意思,陆贞道长这种情况如果持续下去,会导致终生残疾”

    陆贞一惊,脸色煞白。

    其余人也是一惊,陆静脸色有些慌乱:“真人,可有解救之法?”

    “解救之法是有,就是摒弃这部经文,从此不再研读,另修他法”张道然叹息一声:“事关道友门派传承,道友仔细思量。要是有意,今晚午夜子时,贫道在院子中,帮助陆贞道长解决隐患。”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