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5.第25章
    少商冷脸站在廊下, 深吸了好几口深冬的寒气, 直冻的肺管子都麻了。

    她很愿意忘记自己的童年, 偏来这破地方后,闲言碎语, 指指点点,有色眼光…全套又特么给她来了一遍!好容易闯过地狱高考,考上top10学府的最好科系, 外加暗恋的质优学长一个, 眼看未来可期, 如今又要她重新奋斗一遍, 贼老天真是不知所谓!

    少商越想越气, 连廊下都待不住了, 让莲房给自己披上绒皮大袄,奋力走出庭院, 一个婢女都不许跟着。

    她自小心烦时就爱独自一人, 漫步目的的乱走一气, 走累了也就没力气烦了。此时程府正堂和东院满是宴酢之声,宾客如云,奴婢如梭,少商冷漠的看了一眼, 头也不回的往西侧院落而去。

    这座府邸占地不小,程家搬入后人手和时间都不足, 因此许多地方还没整理好。比如西侧这片小小的山坡, 据说万老夫人喜好静僻, 也不曾打理。于是少商放眼望去,就是三两处歪七扭八的山石,一小片结了冰的池塘,还有分辨不出品种的老枯树十余株。

    若以上辈子的体力,少商大约可以把这座山坡踩个四五遍不止,但如今才爬至馒头顶她就气喘如牛,在艰难的溜回馒头底后,她抖腿挪到池塘边,找了块干燥冰冷的大圆石趴着。

    慢慢在圆石上挪正自己的坐姿,少商忽想起上辈子读过的一个老故事——

    刚退休的前任花魁第n次拒绝了苦追自己多年的痴心人,表示红尘疲惫,自己无意结婚,然后就隐没人间了。许多年后,那痴心人再次遇到花魁,发现她已嫁了个平凡的丈夫,并且生儿育女,每日柴米油盐。

    痴心人崩溃:你既然愿意嫁人,为何不嫁我?你老公也没比我有钱多少呀。

    花魁回答:你会弹琴唱歌,他连五线谱都看不懂;你遍览群书,他只爱看杂志报纸;你器宇轩昂,他比我还矮三寸。可有一桩好处,他以前从没见过我或听说过我,是以也不知道我的过去,只当我是个孤身的寡妇,所以我嫁他。

    痴心人傻了:我从不曾介意你的过去呀。

    花魁回答:不介意不如不知道,我累了,亦不是坚强之人,不想再为过去费心。

    少商很对这句‘不介意不如不知道’真是心有戚戚焉,人没那么脆弱,不需要那么多同情抚慰,她自己能搞掂,只是不想别人知道而已。

    所以她特别理解尹享哲怎样都无法接受更加高贵美貌体贴温柔的青梅,最后选择了傻白甜女主,不是青梅不好,而是他其实并不需要你善解人意的眼神,不需要你感同身受的劝解,只需要你完全没见过他不愉快少年时代。

    少商在初高中时代,也羡慕过那些打闹嬉笑一起去食堂夜自习的女同学们,也不是没有女生向她伸出友谊的小手,但仿佛有一道奇异的隔膜,她们无论如何也成不了好友。

    反倒在大学寝室里,来自天南地北习性迥异甚至脾气都不很好的四个女书呆,日日同进同出,打闹和好,反而融洽非常。

    究其根本,大概是她们从来不见过俞采玲那狼狈的童年吧。

    ——可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哪里去找不知道程少商难堪过去的女孩呢?想到永远无法再见的好友,少商一阵黯然,对着硬邦邦的冰面垂头丧气。

    “……女公子,别来无恙否?”

    一个似曾相识的清朗男声传来,少商簌的直起身子从圆石上滑下来站好。

    只见一位身着宝蓝色织锦曲裾儒袍的青年文士不知何时走至池塘边,就站在距她五六步远之处。他大约二十出头的年岁,比大哥程咏还高了几寸,身形秀美清瘦。

    少商首先感到的是警惕,并暗骂自己糊涂,居然一个婢女都没带。

    她顾不得酸软的两腿,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微侧眼眸,客气道:“不知这位公子有何见教?”她想即使萧夫人在这里,也挑不出她这番言行的一丝毛病吧。

    那青年见少商陌生的神情,微微皱眉:“几日前灯会方才见过,女公子贵人多忘事了。”

    少商一阵尴尬,她在灯会上艳遇过两次,不知眼前这个是哪个。不过输人不输阵,她立刻道:“虽然见过,但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那青年微笑道:“姓袁,名慎,草字善见。”

    少商心中‘啊’了一声,抬头望去,只见这袁慎生的眉目隽秀,气质斯文清贵,只单单站在那里,便将这荒凉山坡衬的如同星楼云台一般风致高雅。

    ——程大哥这几日的普及课中有提起过这个人。出身胶东世族,其父为某地封疆大吏;三年前皇帝陛下初次召选天下大儒讲经时,他年方十八,代师辩经,就已名声斐然,后被皇帝赐官侍中。

    仍旧用数值衡量的话,就是说,这位袁公子,出身于2等望族,父亲属于15等的重臣,他又年少得志,未来爬上1等阁臣简直妥妥的。呃,如果不犯错的话。

    不过,话说他纡尊降贵跑来程家干嘛?难道又是万家请来的。

    少商晃晃神,恭敬道:“袁公子大驾光临,程家蓬荜生辉,不过,不过……”她不大会绕客套话,只好单刀直入,“家父他们在前边!”她想这帅哥估计是迷路了。

    “在下知道。”袁慎笑的斯文俊秀,“我是特意来寻女公子的。”他语音柔缓,吐字清晰,尤其那‘特意’二字,他故意压重两分,打在你心上一般。

    少商不笑了,右手在袖中缓缓抚平左手背上根根立起的汗毛。她静静看他一会儿,才道:“莫非我对公子有得罪之处?”

    那日灯会之后,她早就将艳遇忘诸脑后,混太妹时的经历告诉她,不要太自作多情。纹眉姐就因为人家在台球桌上让了她两个球就自行脑补了一段刻骨暗恋,然后多年糟蹋自己倒贴男友,大姐头不知多少次用这个反面案例教育她们一干小的。

    多情伤身,做女人的,寡情点更能健康长寿。

    袁慎的笑意更浓了。

    他暗中打探过程家,最后圈定程家四娘子为最好人选,原本想她若是寻常小女娘,哪怕性情坏些,他不妨多加言辞恳切,笑容温柔,必能打动其为自己办事。

    幸亏他那日灯会特特去看了看,只那么几眼,他直觉这程四娘子和外面传言的绝不一样。

    “女公子不如先问问我今日为何在此?”袁慎绕着圈子,“程将军大才,那日宜阳之战……”他还没说完,少商已经斜行数步,眼看就要绕过他回正堂而去。

    袁慎身形一动,也不见跨过几步,正好拦住少商的去路。此时他已收起轻松的神情,凝重道:“少商君,这样未免有些失礼吧。”

    少商神情冷漠,道:“你我素不相识,两家又无旧交,公子拦了我在此,才是失礼罢。”

    其实此时风俗,男女大防并不严苛,不要说乡野之中就常见一起唱歌游玩的少年男女,就是贵胄世家中,相伴出游的未婚夫妻,相约在河祭私会的男女公子,也不是没有。

    不过,任何时代都不会鼓吹放纵淫|荡乱搞男女关系吧,谨慎点总没错。而且她的情况特殊,这不还有个厉害的萧主任嘛,回头捏住她的错处又得一通数落。

    “公子大名,即便鄙陋如我也略有耳闻。”少商慢慢挪后几步,保持数步距离,“公子有话,不妨直说。此时此地寒风呼呼,小女子体弱难当,公子难道还要从盘古开天地说起?”

    袁慎嘴角一弯:“好,少商君快人快语。那在下就直言了……”他顿一顿,才道,“女公子有所不知,在下实是有事相求。”

    少商疑惑:“求我?”这姓袁的不论社会地位才学名声都远胜于自己,她能帮他作甚。哼,王者求青铜,非奸即盗!

    “只求女公子给令三叔母桑夫人带句话。”袁慎展臂拂袖,躬身给少商作了个揖。

    少商更疑惑了:“我家并不迂腐,袁公子有话直接登门与我三叔母说就是了,何必绕这样大的圈子呢……”

    能这样简单就好了。袁慎苦笑道:“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缘故,在下无法对桑夫人直言,是以,是以只能请女公子烦劳了。这事说大也不大,说小……”

    “喏。”少商忽道。

    袁慎一愣,迟疑道:“你刚才说甚……?”

    少商干脆道:“我答应了。你要我带什么话,说来便是。”

    袁慎一阵默然。这女孩的言行他一样都没料中,明明他年龄大她许多,可却有一种平辈而论的感觉。他原先还带着大人逗小孩说话的笑意,如今不由得郑重起来,朗声道:“那么在下就多谢了。女公子只消对桑夫人说‘奉虚言而望诚兮,期城南之离宫。登兰台而遥望兮,神怳怳而外淫。故人所求,不过风息水声’即可。”

    少商嘴角抽搐,心道:这还‘即可’?!

    袁慎见她半响无语,追问道:“女公子是否有为难之处?”

    少商嗫嚅道:“能,能否将前面那些诗句去掉,只说最后一句?”

    袁慎:……

    荒坡,枯树,破山石。

    冷阳,寒风,冰池塘。

    袁慎觉得自己今日真是见识良多。

    他面无表情道:“那两句不是诗,是司马夫子的赋。”还是最出名的之一。

    少商也面无表情:“公子似乎正在求我办事。”

    袁慎:……

    所以,因为有求于人,就要抹杀士子之心将赋说成诗吗。她是赵高投的胎吗?!

    袁慎闭了闭眼。他想自己和个书都没读几卷的小女娘斗什么气,才道:“成。女公子就传‘故人牵挂,但求只言片语以安心’,即可。”

    少商点点头,也对袁慎躬身行了个礼,然后绕过他迅速走回去,走的及其干脆利落。

    袁慎转身目送,凝视女孩的背影许久。

    适才他刚到这里时,只见那女孩缩成一小小的团,坐在圆石上垂头丧气,犹如一只被雨水打湿无家可归的小鹌鹑,羽毛稀疏零落,可怜之极。谁知一闻有人靠近,她立刻竖起了全身的刺鬃,满身的警惕戒备,顷刻间,鹌鹑变刺猬了。

    从他十四岁起,外面的小女娘见了他,不是脸红羞涩就是欣赏赞美,也有故意做出或奇异或高傲之举来引他注意的。但如程少商这样全然不是装出来的怀疑戒惧,甚至忙不迭跑路的,他实是生平头一遭。

    不过袁慎很快就会知道,他对程家四娘子的见识依旧十分浅薄。

    没错,因为某人根本不打算履行承诺。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