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6.恐怖医院
    v章购买比例没有达到50%, 请补足或二十四小时后再来看哦~

    “哦。”

    林柚回过神, 指向橱窗, “这边这个木偶——诶?”

    只不过一偏离视线,再看回去, 木偶仍是好好端坐在那儿,就好像方才那一百八十度的扭头全是她走眼看错了似的。

    林柚:“……”

    一个两个的怎么都喜欢这么玩的,当初瘦长鬼影也是跟她来这套。

    其余三人听到她的话也都走了过来。虽然他们没亲眼看见它转头的画面,但看到这样式复古又色彩鲜明的木偶也不禁毛毛的。

    “我小时候最怕人偶……”简明佳小声嘀咕。

    林柚看了一眼廖彤。

    本来溜门撬锁或是打破橱窗玻璃的念头都在她脑海里打转了, 想想这边还有个路人队友还是决定暂时放弃。

    她的能力还是有点特殊的,在不认识的人面前最好先留三分余地。再加上这才是副本刚开始,还不清楚什么背景下就贸然动手总归不太好。

    她抬头瞧瞧门牌, 记住这家店名叫什么, 心情不错地冲它挥挥手。

    ——下次再来找你玩啊。

    耿清河和简明佳注意到她的小动作,心里禁不住为那木偶默哀了两秒。而廖彤还专注地趴在玻璃上, 被自己一个又一个冒出来的想法搞得浑身发凉。

    “会不会别的地方也有这种木偶啊,”他道,“这副本不是叫《木偶之家》吗?”

    三个人里最容易被影响的就是耿清河, 他脑海中立马随之浮现出了相应的画面, 偏偏林柚还火上浇油地随声附和。

    “有可能。”

    她说:“最糟糕的情况就是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木偶。”

    毕竟叫木偶之家嘛。

    耿清河:“………………”

    你们不要再说下去了啊啊啊啊!!

    “回车上回车上。”廖彤不住地摸着自己的胳膊, 自欺欺人也好自保也罢,在多隔一层的封闭空间待着总能让人多点安全感的——当然, 这一行为本身安不安全就另论了, “不是说来继承遗产的吗?直接去那房子看看呗。”

    各人回到各人的座位上。要想在陌生的小镇上找一栋房子可不容易, 特别是还没处问路——全程真的没见过任何一个人。

    在镇子里绕了好几圈,他们好歹是找到了符合遗产文件上描述的那栋独栋别墅。

    “本来最快的通关方式可能是一开始就掉头回去,”耿清河不是很想下车,磨磨蹭蹭地打开车门,“可惜会被判定成消极游戏……”

    “然后评价就是d等。”

    廖彤接过话头:“但也不好说,有时候那些鬼东西还会自己找上门的。”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他怨念道。

    林柚心说是不用问,一般这么说肯定是因为自己有亲身的血泪经历了。

    他们仨没说,廖彤也就没提彼此的能力问题。大家像是都在默契地暗中互相观察靠不靠谱,林柚估摸着对方可能也不是大众眼里的常规职业。

    文件袋里夹着正门钥匙,林柚取出来插进锁孔,很顺畅地扭开了。

    进门前,她按下门口的开关。

    很奇怪,明明是无人的小镇,电力运转还是正常的。林柚看着吊灯闪烁两下,刹那之间照亮了门厅和后面的楼梯与客厅。

    看清屋内的装潢,廖彤忍不住吹了声口哨。

    “要不是这镇子太诡异了,”他开玩笑道,“这也能算小发了一笔。”

    这位林柚设定上素未谋面的远房亲戚留下的房子占地面积不小,一共三层。内里的装修更是下了不少血本,别说家具了,就连地上的木板和瓷砖都看得出价值不菲。

    “等等。”

    一直都在因为童年阴影而默默纠结这副本内容的简明佳忽然问:“你们看那是什么?”

    其他人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顿时哑然。

    在楼梯的边角,一个小半人高的木偶正倚在那里。它浅绿色的塑料眼珠不偏不倚地望向门口——看着他们。

    它身上套着小号的西装,还打了红领结。和商铺里那木偶一样,这个也一看就知道是用来表演腹语的,可活动的下巴配上鼓起的双腮怎么看怎么诡异。

    ……卧槽!!

    看清那木偶全貌的同时,别人没反应过来,林柚一个箭步冲上去捞起来。

    这木偶的分量可算不得轻,饶是如此,她还是直接打开旁边的柜子一把将它塞了进去。

    简明佳:“这这这不会是——”

    “嗯,”林柚应道,“应该是了。”

    耿清河还停留在看见那木偶的视觉冲击下,他的脸都快绿了。

    “啊??”廖彤还摸不着头脑,见几人的反应茫然得不行,“就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看过《死寂》吗?”简明佳问,“电影。”

    廖彤:“……没,就听说过一点。”

    “上世纪有个腹语师叫玛丽·肖。”林柚关好柜门,解释道,“腹语师嘛,通过声称自己的人偶是活的有灵魂的来表演。”

    “但她在一次表演过程中被一个小男孩指控说看到她的嘴动了,说她是骗子。后来她就绑架了那男孩把他做成木偶,这件事败露后,不少小镇居民冲进她家门,割掉她的舌头杀了她。”

    “这事没完。”

    简明佳抖了抖,帮忙补充说。

    “玛丽·肖的鬼魂回来复仇了,附身在她生前的一百多个木偶上。她想借此杀掉当年所有参与者,还有他们的后代。”

    “然后刚才那个,”她道,“就是她最有名的木偶,名字叫比利——当年被戳穿的时候就是用它来表演的。”

    虽然还不知道这座小镇是怎么才变成了现在这样的死城,但跟玛丽·肖和她的木偶们肯定脱不了干系。

    而且,他们现在还在这里。

    “小心来自玛丽·肖的凝视。”

    林柚若有所思地回忆着。

    “她没有孩子,只有玩偶。如果你看到她,不要尖叫,否则她会扯开你的嘴巴撕掉你的舌头。”

    廖彤:“卧槽怎么就这么血腥的?”

    “这是电影里小镇流传的童谣。”林柚说,“总而言之,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尖叫,这是玛丽·肖的杀人条件。”

    换句话说,这副本只要尖叫一次就出局了。

    撕掉舌头也是字面意思,被玛丽·肖杀掉的人死相是无一例外的神情惊恐,嘴巴大张,里面的舌头却是无影无踪。

    “这是人的本能啊……”简明佳哭丧着脸,“哎,我尽量吧。”

    “我们现在需要分工。”

    林柚摇摇食指。

    “分出人检查这座房子和去周围看看。”

    既然是指名道姓给她的遗产,里面的线索肯定是最多的。

    廖彤:“那这分组……”

    按理说肯定是外面更危险点,但当房子里有玛丽·肖的木偶时就又不一样了,天知道这儿还藏着什么。

    “我们俩检查这里,”林柚指指自己和简明佳,“你们出去看吧。”

    “……光你俩没关系吗?”廖彤看着这两个姑娘。

    “没事的。”林柚一摆手,“反正只要记住,怎么都别叫出声。”

    耿清河走得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

    ——他是真的很想和大佬一起行动啊。

    超有安全感的好吗!

    林柚只当自己没看见他的眼神,她还在想要是真在房子里发现尸体之类的方便让简明佳做个鉴定。

    客厅连通的是厨房,林柚注意观察了一下,发现桌子沙发上都没有落多少灰。看样子屋子主人——她那位“远房亲戚”去世不久。

    “哎,柚柚你来看。”

    简明佳在冰箱旁边叫道:“这儿还有吃的呢。”

    林柚走过去。

    还真是。

    冰箱冷藏格里,蔬菜水果一应俱全。看着都还很新鲜,表皮光泽水润,显然还没流失多少水分。

    “有点看饿了,”她幽幽道,“我中午在家吃的方便面。”

    “那也不敢吃这个。”

    简明佳耸耸肩,“谁知道有没有被那些木偶动过什么手脚,要是加料了可就麻烦了。”

    林柚:“要不一会儿去看看后备箱里有没有——”

    话正说到一半,两人都感觉到一阵阴风吹过。

    不是面前冰箱传来的冷气,而是整个厨房的温度都隐隐有下降的趋势。

    不约而同地回过头时,简明佳一把捂住自己嘴巴,生怕下意识尖叫出声。

    方才还空荡荡的餐桌上,本应被好好关在柜子里的木偶比利赫然坐在那里。

    它那对塑料眼珠像是真活了,滴溜溜地看向简明佳,又缓缓转向林柚。可动的木头下巴“咔哒”落下,嘴巴长得大大的,像是咧开了一个极不怀好意的笑。

    它用有点干瘪而尖利的声音开了口。

    “你——”

    木偶只来得及说出这一个字。

    林柚瞄了眼冰箱,直接从里面抓了一把。

    她大步上前,在无论是简明佳还是附身在比利身上的玛丽·肖都没反应过来的空档,直接把抓过的那两根小辣椒一掰,塞进了木偶那大张着的嘴里。

    还贴心地帮忙把下巴合上了。

    比利:……

    五秒过去了。

    比利:………………

    十秒过去了。

    木偶原地从餐桌上一蹦而起,直直地一头栽进了水池。

    这世界上可没有谁能接受自己的触手被挽成个蝴蝶结的。

    眼看对方暴怒,又是一条触手迎面抽过来。林柚条件反射地一偏脑袋,劲风带起碎发,正好让其从耳边擦过。

    她心一横,索性在那条触手想绕过她脖子的刹那趁势一把抱住了它。

    肩上的那只手见这情形也来了劲头,它兴奋得直接扑上触须,死死地扒在上面。

    林柚早在旅馆时就知道,这手的力气足以跟两个成年人媲美。此时此刻,在它的协力下,只需要三绕两绕,系在钢架上的又是个完美的蝴蝶结。

    林柚看着这一左一右的单边蝴蝶结,忽然有点遗憾它俩没有同时伸出来,不然能打成一个完整的。

    不知道又蹦蹦跳跳回她肩膀的那只手是不是同样的想法——天知道它怎么想的,竟是还有点意犹未尽地立起来,朝着瘦长鬼影的方向慢吞吞地勾了勾食指。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