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竞技大佬x竞技新神
    莫楼歆也是从蜥蜴女的讲述中知道了二皇子的事迹。

    他当时的确是抱着一种在第三文明遇见的可能继续坚持下来, 但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后,又心情说不出的复杂。大佬确有其人,只不过身份比他预想的还要不平凡。

    深吸一口气,他跟着蜥蜴女来到那雕塑前, 昂着头静静的望着。

    蜥蜴女说,二殿下的灵魂便封印在这里, 随着封印的解开, 二皇子便可以彻底清醒过来。

    蜥蜴女:“殿下一定非常喜欢您, 否则他是绝对不会这么早开启这个馆。”

    这馆几乎是整个星际文明的秘密,甚至包括他本身的灵魂封印之所, 但不但解开这馆, 二皇子似乎更将整个博物馆当成了本体的地盘。

    莫楼歆嘴角微微翘起,眼中是一点意味深长。

    说不激动是假的。

    但得到他身份后,要面对的就更多了。

    莫楼歆:“奥斯二皇子, 为什么会被封印在这里?”

    蜥蜴女咬牙切齿:“因为大皇子忌惮, 趁人之危。”

    莫楼歆眼神闪烁, 点了头。所以,哪怕救醒二皇子,将要面对的也极为严峻。

    蜥蜴女:“不要担心, 我们这么多年蛰伏, 早已经不是当初任人宰割了。”

    莫楼歆应了一声,指尖轻轻触碰雕塑上的一柄长|枪。

    不知真人横扫长|枪是什么样。

    嘴角噙着笑意, 莫楼歆转身离开, 蜥蜴女忙跟了上去, 压根没有一点第三文明首脑的架子。

    大门关闭,星光再次陷入晦暗,原本身姿挺拔的雕塑蓦然睁开了眼,绿幽幽的。

    鸡儿凑上来:“小莫子,奖励分发咯。”

    莫楼歆应诺。

    解封的是植物馆,这里大部分是植物标本,也有被玻璃罩护着的茂盛的植物,分别为第一文明到第九文明的介绍。莫楼歆站在植物馆偏厅看着‘仓库’,眼珠子都瞪大了。

    与其他展馆不同,这仓库内竟然都是可以食用的,从第一文明到第九文明,密密麻麻摆满了。

    之所以叫仓库,是因为它完全准许馆长自行分配食用。

    莫楼歆漆黑的瞳仁瞪得溜圆,眉眼中止不住的冒出喜悦的泡泡。

    捡起一个第四文明的香蕉果,剥了皮吃的香甜。满口甜滋滋的味道,他很是愉快的又掐了个吃。

    绕着仓库边沿走了一圈儿,莫楼歆就吃了一圈。

    然后,他就在仓库的角落里,看到了一大捧的猫薄荷,这些猫薄荷特意放在了布锦上。

    惊喜的勾起唇瓣,莫楼歆捡起一个放在鼻翼间嗅闻,餍足的眯着眼。

    与莫楼歆满心欢喜完全不同,蜥蜴女整个目瞪口呆。

    要知道,这仓库看似是链接着植物馆,实际却压根并非如此,她知道这是属于殿下的私库。

    蜥蜴女盯着那充满了‘爱意’的猫薄荷,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

    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家殿下已经恢复了部分意识,只是还无法很好的控制。

    眼前这位天才少将,一定就是他们等待了无数年的王妃殿下了!

    自家殿下都这么努力了,蜥蜴女自然要给殿下仔细刷刷好感度:“殿下他本体魁梧,从小便是被人欣羡的天才,他才二十九岁就已经拥有了第九颗魂珠……”

    莫楼歆顿了顿,二十九岁的九魂珠天才?!

    在第三文明生活,莫楼歆完全想象不出那会有多强悍,天赋究竟多逆天。

    莫名生出一股自豪,他也不能太差才是。

    叼着一棵猫薄荷,莫楼歆又忍不住抓了一把,准备做个薄荷茶。

    这里有猫薄荷有茶,却并没有奶。

    搓了搓脑袋,莫楼歆忽然不那么喜欢吃泡面了。

    比起之前购置的一堆省时省力的泡面,他更想吃更多仓库内的蔬菜水果。

    腮帮子鼓鼓囊囊,莫楼歆沉吟片刻:“按照你们所说,外有大皇子虎视眈眈,奥斯并不平静,需要尽快给这家伙解封才是正事儿。”

    蜥蜴女感动极了。

    莫楼歆:“不过,我进入任务世界后,这边的情况就无法掌控。很麻烦。”

    蜥蜴女握紧了拳头,态度郑重其事:“你放心,这里交给我。”

    莫楼歆看向鸡儿:“开启任务契机是什么?”

    在得知事情真相后,他便愈发的肆无忌惮,这种必须自己寻找的开启契机竟然直接询问鸡儿。

    作弊的正大光明。

    鸡儿眨眨眼:“我不能说啊。”

    莫楼歆呲牙:“50G的电影要不要了?”

    鸡儿瞬间炸毛:“要要要!”

    它委委屈屈的臣服在莫楼歆的淫威下,哭唧唧的带着人去了后院。

    莫楼歆面对空荡荡的后院,半晌才眯眼。

    鸡儿:“你找吧,就在这里呀。”

    莫楼歆最终将视线对上那几个摆放在外的雕塑上,绕着走过,他抓住了藏在雕塑下的键盘。

    鸡儿兴奋的跳起来:“任务开启,小莫子我们要出发咯!”

    莫楼歆对蜥蜴女点头,眼神一晃身体便软了下去。

    蜥蜴女忙伸出手,在碰触的瞬间被绿光拨开,叮叮咚咚的,之前还装死的雕塑走了过来。

    蜥蜴女猛地瞪大了眼,激动的不得了:“殿下!!”

    雕塑居高临下瞥她,半晌才开口,是一种金属质感:“去买甜牛奶。”

    蜥蜴女脚下一个趔趄,她以为殿下会吩咐什么作战任务,可甜牛奶什么鬼?

    诧异的抬头,蜥蜴女却惊讶的瞪大了眼,不知何时,雕塑已经不见,莫楼歆的身体也不见了。

    深深吸了口气,蜥蜴女抹了把汗,殿下不愧是殿下,哪怕只是浅显的魂珠……

    许多年,终于再次听见殿下说话,蜥蜴女又是激动又是纠结。

    她想了想,链接了懒猫的通讯。

    莫楼歆脑袋晕晕乎乎,这是穿越时空的后遗症。

    他没睁开眼,耳边就传来一阵嗡嗡嗡的嘈杂,忍不住捏了捏太阳穴,便听见身边的人怒骂。

    “后卫干什么呢!他妈你是去送人头的吗?”

    蓦然睁开眼,莫楼歆便感觉一阵杀意凛然,眼前是熟悉的屏幕,他面前是一架黄金重甲。

    本能令他快速操纵着机甲向后退,走了个骚包的z字。

    本以为这一击,对方的守卫必死无疑,黄金重甲压根没想到自己没能命中。

    他的重甲在所有比赛选手中,除了攻击,便是命中最高。

    然而,百分百命中却被躲避过去。

    黄金重甲的选手愣了一下,虚晃一下,便发了刚好读条完毕的‘黄金丧钟’。

    轰隆隆——

    莫楼歆快速躲避,甚至达到了影分身效果,但对方的‘黄金丧钟’是群攻技能,范围极大。

    尚且不清楚这个世界机甲制度,他吃了个闷亏。

    连番爆破令他瞳仁骤缩,他已经很久没感受到这种濒临死亡的感觉。

    舔了舔嘴角,莫楼歆一个回旋绕背,残影后,虽说他被击中要害,却被系统判定为60伤害。

    黄金重甲的‘黄金丧钟’可以说是他的成名绝技,鲜少有人被砸个钟后还能活蹦乱跳。

    莫楼歆快速在面板上瞥了两秒,这才发现,他这机甲是轻盈速度型。

    机甲的几项资料中,尤以速度为最高,达到了270。

    走了个影步,莫楼歆躲开黄金丧钟后,便趁着对方冷却读条瞠目结舌时,发动了攻击。

    对方是重甲,攻击力极强,如果是原主,那可能就被一波带走了。

    莫楼歆快速游走在边缘,几次试探后他确定了对方攻击的范围在30米,每当黄金重甲准备砸个‘镇定’,他便又一次游走开,脱离了对方技能的范围,几次下来,黄金重甲气的头发都炸了。

    “嗯?这是又吃了兴奋剂了吧!他怎么忽然就硬起来了?”

    “谁知道,就他这种嗑药专业户,这不是很正常吗?”

    “大本营被守住了?啧,我以为黄金重甲直接给他突突上天了,贼可惜可惜啊啊!”

    “黄金重甲上啊,怎么还不打呢!给他吃个镇定,让他彻彻底底灰飞烟灭啊!”

    这是一个交流平台,无数正在关注竞技比赛的观众絮絮叨叨留言。但大部分人选择支持黄金重甲,众人对轻甲多半是鄙夷与厌恶,甚至是唾骂。

    莫楼歆运转第二魂珠,整个人便如离弦的箭,化作一道破空之光。

    黄金重甲最开始是慌乱,但想到对方本就是不怎么样的疲软玩意,立即露出了个嘲讽的笑。

    想让一个轻甲破开他重甲的防御,那简直痴人说梦。

    黄金重甲做好了正面交锋,并在那已经冷却完毕的‘黄金丧钟’上跃跃欲试。

    这次就让他有来无回!

    “卧槽!小鹿是不是真的没带脑子啊!和重甲直接拼防御与攻击力?队长为什么要让他守基地啊!”说话的是队友频道里的人,他们一边和对手争夺资源,一边又忍不住破口大骂。

    “队长!他!他这是想要让我们彻底失败啊!”

    “……回营地!”说话的是队长,他也皱着眉,脸上很是不喜。

    他以为小鹿在经历过那种事后,会有所改变。

    但他似乎还是太高看他了。

    分明眼前形势一片大好,他们很快就要将对方的基地打掉最后一层皮,可他却知道黄金重甲两炮就能弥补他们之前积累的优势,队长心情不美丽,其余队员也骂骂咧咧。

    所有人都以为轻甲这是准备送人头,送比赛。

    但结果却令人惊异莫名,敌方的黄金重甲的头像居然灰了。

    黄金重甲眼前一花,就出现在出生冷却区,他蓦然瞪大了眼,整个人都陷入了震惊中。

    重甲和轻甲硬碰硬,他居然被撞死了?

    这是碰瓷呢?绝对不可能!

    不说黄金重甲不敢置信,便是队员、对手、广大围观群众都一脸懵逼。

    “发生了什么事情?重甲和轻甲碰撞,重甲回复活点了?”

    “哈哈哈,这一点也不好笑!”

    “一定又是那个嗑药的,我要举报他,他一定是用外挂了!简直太恶心了,这么明目张胆真以为这是他家开的啊!不就是个富二代吗?靠着关系上了场比赛,一生黑!”

    BHY队全部静默了下来。

    作为冲锋的耗子:“队长,黄金重甲死了?这不可能吧。”

    “他一定是又使用了违禁品吧,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他这是想要我们失去比赛资格啊!太可恶!”

    莫楼歆正面硬钢黄金重甲,将他送回了老家后,并没获得任何表扬,反倒是无尽的谩骂。

    他捏捏阵痛的太阳穴,便在队友频道说了一句:“我没用违禁品。”

    队长沉默许久:“先继续攻城。”

    耗子:“是!”

    不需要回防,耗子的心情好了一点,同时他也并不相信莫楼歆。

    这人有几斤几两,别人不知道,他们实在太了解了。

    莫楼歆打开地图,眉头微微皱起来,他作为轻甲,速度极快,却是被扔到大本营守家。

    这哪里来的指挥?

    以他‘暗影’,完全可以打一波流,走伏击道路,游走于战场最前沿。

    之后,听队长吩咐下去的一条条命令,他发现这个队长还是有些能力,只是在处理他这儿脑残。

    莫楼歆环视一圈,并没见到鸡儿,没有资料他便眼前一抹黑。

    幸好暂时他知道要做的是守护基地。

    莫楼歆眯起双眼,使用“隐身”技能,他的身形立即在地图上消失,选择了略高的土坡藏身。

    队长那边互怼因黄金重甲澳门葡京网上娱乐而造成5比4的局面,失去了先天优势。

    耗子一看那愤怒冲过来的重甲,忍不住骂骂咧咧。

    虽说弄死个黄金重甲,给他们长了个人头积分,可4对5,对方还是成名已久的黄金重甲。

    队长黑着脸,吩咐众人集体缠绕对方的治疗机甲杀死后,转身回营。

    等一波厮杀后,耗子被对方的蜘蛛机甲拉扯过去,直接群冒凄惨的被围攻致死。

    耗子头像灰了:“草!我他妈要疯了!”

    大好的形式就因为嗑药傻逼而失去,耗子几乎要暴走。

    不说他,便是一向沉稳的队长也很是愤怒。

    他们回到营地,却惊愕的发现,那个本应该守在大营的傻逼不见了。

    耗子彻底爆炸,也顾不上别的:“你他妈去哪里了?傻逼你是不是非得我们都死了才开心啊!你要是不行干脆就在结界里挺尸行不行,不给我们助力,也别他妈拖后腿啊!”

    队长黑着脸,同样极为不愉快。

    莫楼歆眉头微微蹙起,这些真是队友?

    地图上只有己方的部分显示,他冷漠咧了嘴,便不再理会那四个队友。

    似乎,他们很不待见原主。不知原主做过什么,但现在既然是他,他就不准备按照这位队长的吩咐去做了。毕竟他并未将他当队友。

    敌方五个机甲全部出动,这次是准备搞一波大的,直接搞死他们。

    比起4个抱团的对手,5人队自然优势更大。

    至于那个没什么本事,靠着走后门参加比赛,已经被骂的狗血淋头的压根不在他们思考范围内。

    毕竟,马上系统就会公布,那个人作弊被禁比赛。

    黄金重甲:“他做的太明显了,如果是与轻甲对抗还有可能。”

    也并非没有轻甲吊打重甲,可那需要极强的战斗意识和操作水平,别看他们如今是全息竞技,可真正的大神却不是他们能够企及的,就比如那位。

    黄金重甲眸光迸射出强烈的火焰:“我们要胜出!这样才有机会认识那位大神!”

    地图上忽然出现几个红点,莫楼歆鲜少的诧异。

    这几人竟完全不知隐蔽,不走队形吗?是因为他们太过狂妄自大?

    舔了舔嘴巴,莫楼歆笑眯眯的驾驶机甲,无声的游走过去,藏在暗处偷觑着以寻找一击必杀机会。

    现如今,别说对手不当他是一回事儿,连队友都找不着轻甲。

    那重甲正破开小兵,露出了把柄,他哼笑一声,登时化作一道流光,从后直接将重甲给砍了。

    准备爆破最后一波小兵的黄金重甲看到再次灰下来的屏幕,整个人都懵逼了。

    莫楼歆并不恋战,一经得手转身便消失身影。

    正等待着对方来攻击的队友,就听到了二杀,然后打开屏幕一瞧,黄金重甲又灰了。

    耗子:“…………??”

    队长:“…………”

    黄金重甲几乎要骂娘,怎么就他被干掉了。

    这次他几乎愤怒的要上天,也顾不上其他,直接举报了轻甲,然后获得了对方并未违规操作。

    神他妈没违规,黄金重甲破口大骂:“你们是不是被他收买了?看不到吗?他一个轻甲居然第二次给我的重甲打残了,这事儿你们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系统再次重复:“一切符合竞技规则,请参赛者文明游戏。”

    不说黄金重甲暴怒,便是围观的观众们也表示这个结果他们无法接受。

    然后系统在铺天盖地的举报信后,发出了一个说明。

    莫楼歆能够击杀重甲是因他速度完全突破了300,在300速度下,击杀重甲并不成问题。

    300是什么概念,就是人家刚刚开始行动,300速度已经冲人家家门口了。

    黄金重甲和观众们目瞪口呆:“这绝不可能!我不相信!”

    现在能达到300速度的一只手能数过来,那嗑药专业户能打出300速度的操作?

    骗鬼呢!

    不论黄金重甲如何不忿,他冲出了复活点后,还没走两步再次被怼回去了。

    黄金重甲:“…………”

    观众:“emmm………”

    黄金重甲可以说暴跳如雷,“我他妈被守尸了!”

    本以为等一等能等来黄金重甲一起推了对方的基地,他们却听到了这么个噩耗。

    他们最强战斗力和防御竟然被一个轻甲守尸,被三次送回复活点。

    耗子盯着屏幕上‘三杀’的文字,整个人都不好了。

    队长沉默两秒:“冲,正面抗!”

    黄金重甲被阻隔,他们却只是缺失个可有可无的存在,这时候最好直接给他们一波团灭了。

    莫楼歆站在敌对基地前,运转第二魂珠,蹭蹭蹭蹭。

    基地的血条在以可见的速度下降。

    蓦然他感觉一阵心悸,直接隐身陷入阴影中,然后就见举着‘黄金丧钟’的黄金重甲愤怒的跳脚。

    莫楼歆喜欢敌方不冷静,眼见黄金重甲已经陷入了暴躁崩溃的边缘,他再次残影。

    可能是第四次回到复活点,黄金重甲无话可说。

    观众们目瞪口呆:“轻甲吊打重甲啊?这只鹿可能是爆发了小宇宙了!”

    要说第一次击杀算是幸运,第二次是巧合,第三次第四次呢?

    黄金丧钟的冷却时间已经度过,黄金重甲依旧被鹿轻甲给一波带走,可以说这操作很溜很骚了。

    耗子目瞪口呆的望着屏幕,忽然生出了对黄金重甲的一丝怜悯。

    黄金重甲眼见自家基地被打的只剩下半管血,在复活点召唤队友:“快回来!这只鹿要炸!”

    己方基地被重创,他们也顾不上和对方互殴,赶紧回老家。

    只可惜,他们想走,队长的四个人却没准备让他们回去,不打死却要一点点磨他们的血皮。

    特别的坏。

    眼见他们的基地就剩下一层血,黄金战队的治疗机甲自爆形式推送了己方。

    几乎被打残的三个机甲出现在己方的基地前,准备与复活的黄金重甲冲到莫楼歆面前,将他击杀。

    可他们到底是慢了一点,莫楼歆翘起嘴角,点击了‘自爆’。

    这一波,不但带走三个残血人头,更直接打碎了敌方的基地最后一点血。

    黄金重甲僵在原地,盯着失败二字,整个人都懵了。

    这一波战斗,莫楼歆斩杀了七个人头,基地更是全程由他攻破。

    等队长等队友从游戏仓走出来时,面对莫楼歆都露出了一些复杂的目光。

    这次战斗,他们能够胜利,可以说是莫楼歆力挽狂澜。

    耗子皱着眉:“小鹿,你真没嗑药?要知道上次就是你害的我们被剥夺种子队伍的头衔从头开始。”

    莫楼歆瞥了他一眼,看出他眼底深沉的不信任与厌恶。

    队长欲言又止:“小鹿。”

    莫楼歆摆手:“我现在很累,让我休息一会儿可以吗?”

    队长张了张嘴,到底是点了头,带着其他目光诡异的队友离开了。

    等人离开,莫楼歆才摸了摸游戏仓眯起双眼。

    这东西,他实在很熟悉。

    擦拭身上的营养液,莫楼歆套上一身衣服,走到了落地窗前,极目远眺。

    说实话,若非清晰自己是穿越了,他以为回到了第三文明。

    悬浮车穿梭在鳞次栉比的大厦中,他环视一圈,在那海报上瞧了许久,得知了一些信息。

    他如今在一个BHY的俱乐部里当专业游戏竞技者。

    而且,似乎情况不是很美妙,原身过去应该是有令人不齿的糟糕黑历史。

    他们这个全息游戏叫做‘机甲天下’,如今他们正在参加第四届全世界机甲天下的竞技比赛。

    莫楼歆搓了搓下巴,打开了光脑,快速浏览着这世界的消息。

    比起现代,果然星际时代更令他有如鱼得水的感觉。短暂的探查后,他彻底发现原身的过去,说起来也是个丑闻,原身叫莫陆,是很有名的纨绔富二代。

    但他有一日迷恋上了某个大神,被他的风姿所吸引,变成了脑残粉。

    但他本身能力不强,甚至没有人愿意签约,他只好投资BHY走了后门进入战队。

    他凭借着一腔热血上了竞技场,却输得惨不忍睹。

    几次下来,队友彻底被激怒,表示希望他能够离开战队。

    可原主不乐意,他就走了个极端,买了药吃下后,整个人的体能增加一大截,然后在一场比赛中疯狂的斩杀,被系统发现异样,真相被广而告之。

    然后,他的名声就毁了。

    搓了搓下巴,莫楼歆瞧着在他星博上留言,痛斥他又嗑药的不要更多。

    人们已经不相信一个纨绔二代能走出如此风骚的操作。

    那么,那家伙是谁呢?

    既然是本世界的武力巅峰,必定不是默默无闻之辈,他又是在这竞技上比赛,估计与此有关。

    排除了一些可能因素,那就比较好找了。

    于是,他就看到了一则新闻,上面是早已封神的暮天大神,他前往竞技总部参加晚会。

    仔细盯着这人瞧,莫楼歆沉吟片刻,对这个禁欲的冰坨子多了几分在意。

    暮天大神达到了无人企及的高度,据说这与他神秘的身份有关。

    莫楼歆蓦然拍了下额头,说起来,原主就是暮天大神的脑残粉,之前甚至还穿的风骚向他告白。

    虽然报道上没有表示结果如何,但看现在的情况,暮天应该是狠狠拒绝原主。

    莫楼歆弯着眉眼,庆幸这家伙把持住本心吧。

    不过,凭借他对那家伙的了解,如果原主真的告白,那家伙没准心里如何厌恶他呢。

    开局就是负好感度。

    莫楼歆笑眯眯的转过头,眼中升起一丝跃跃欲试。

    说起来,他还没和那家伙真正的用机甲打过架呢,很期待。

    正在他思考着是否去晚会确认一下,队长走了进来,他目光很是纠结。

    莫楼歆挑眉,“怎么?”

    队长向一侧让开,几个机甲天下的官方测试员走进来:“莫陆先生,有人举报你使用了特殊违禁品,希望你能配合我们检查一下。”

    莫楼歆眯起双眼,目光幽幽的瞥了眼队长。

    队长抿了抿唇。

    莫楼歆冁然而笑,走上前打开了直播:“既然大家怀疑我,不如就让所有人都看着吧。”

    测试员一愣,他以为还要如上次那般一阵折腾,却不想这富二代很乖。

    实际上,上一次他也被人安排过来帮富二少,可惜富二少不配合,反倒是将结果流传出去。

    网络上正是对本次竞技比赛发表看法时,发现莫楼歆公然开放直播检验比赛真伪,也呼啦啦围观。

    莫楼歆伸出胳膊,“抽血吧,当场化验。”

    测试员点了点头,说实话他也不太好做,毕竟是金主爸爸,那老爷子只让走个过场。

    却没想到这位富二少直接开了直播,测试员整个人都不好了。

    ——二少啊,您自己什么德行没点数吗?

    ——咱们走个过场给你掐个没违禁的结论就算完活,可你不能这么自己作死啊。

    测试员骑虎难下,但毕竟来此的不光他一个官方测试员,他也无能为力。

    默默给二少点了支蜡烛,他们便当着所有观众的面抽血化验。

    “呵呵,这只鹿怎么还这么能搞事啊!如果他没有嗑药,我直播吃桌子!”

    “说实话,这次的鹿的确很酷啊,尤其是他四杀黄金重甲,几乎将他杀的爹妈都不认识了。如果他是并不违规作为,那我想说,这只鹿很厉害啊。我回去尝试了一遍,想要达到300太难太难了。”

    “就算是嗑药,能达到300,还将对手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甚至哭唧唧的。这也是本事了。”

    “不过我看他在后期忽然就像变了个人,动作行云流水,像是老神的感觉。”

    “对对对,如果他不是嗑药,那他就是个战术天才啊。可惜了,人品不行啊!”

    莫楼歆看着直播弹幕,便道:“我没有嗑药,那个想要学习回旋z走位的,关于走位,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眼光六路耳听八方,并且有十足的经验,足够你预判。”

    他对着屏幕说完,弹幕有一瞬间消失,下一秒忽然就蹦出无数条弹幕来。

    “吹吧!你就吹吧,谁不知道要预判啊!”

    “忽然觉得有那么点想相信鹿了,我昨天也尝试过,也发现了些问题。”

    莫楼歆笑眯眯,转向测试员:“好了吗?”

    几位测试员面面相觑,他们点了点头,将结果展示出来:“并没有任何违规成分。”

    莫楼歆微微一笑:“是嘛,官网记得还我一个清白。”

    测试员眨眨眼,他实在一头雾水,怎么可能呢。

    就连富二少的家人都不相信他,准备帮他擦屁股,他是怎么做到不被检测出来的?

    难怪富二少大大方方给检查啊。新型药剂吗?

    不论外人如何评价,莫楼歆这次的爆发被官网测试员与系统双层确定为正常。

    队长张了张嘴,他也万万没想到。

    不是他不信任队员,实在是这个富二代罄竹难书,过去太过过分。

    莫楼歆瞥他一眼,对直播的人挥挥手:“好了,你们都去围观那个要直播吃桌子的吧。”

    语毕,他便关了直播。

    吐槽‘直播吃桌子’的网友整个人都不好了。

    莫楼歆笑眯眯,“队长是想和我说什么吗?”

    队长欲言又止,到底是开了口:“这次,你是怎么做到的?”

    莫楼歆:“厚积薄发,信吗?”

    队长皱着眉,觉得他这糟心队员更闹心了。

    莫楼歆:“比起那个,队长我也有问题,你为什么让我守基地。你知道我的机甲形态不适合守家。”

    队长面皮绷紧,他没说话反倒是进来的耗子一脸刻薄:“当然是你没那能力。”

    莫楼歆挑眉看他一眼。

    队长说不出太过过分的话,可耗子却没有什么顾忌。

    耗子:“你自己什么样没点逼数吗?你除了拖后腿还会干什么?哦,对你还会用钱买位置嗑药!你要知道你的位置,可是用别人的牺牲换来的!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

    莫楼歆精芒闪过,身体向后倚靠:“可我赢了。”

    只有四个字,完全让耗子噎住。

    耗子气恼半晌,才开口:“那是你运气好,你别以为你买通了测试员我就不知道。”

    队长皱着眉,原本露出的一丝友好再次被冷漠替代。

    莫楼歆意味深长的笑了:“那你说说我怎么买通测试员的?没有证据你最好别说,免得祸从口出。”

    莫陆曾经除了大神,基本眼高于顶,懒得搭理其他人。

    就算是被骂了,他也咬咬牙,毕竟自己在战队里没那个能力,但莫楼歆却不准备忍。

    耗子几乎要炸,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莫楼歆轻笑一声:“说说吧,这次你们是不是准备劝我退队?”

    耗子呲牙:“你知道就好!”

    他说完,其他几个队员也跟着进来,其中一个穿着实习生的衣服,在耗子与他产生口角时,正式队员纷纷露出不友好的眼神,他们拍了拍那实习生的肩膀:“放心吧。”

    莫楼歆眯起双眼:“看来,你们是铁了心了。”

    耗子目光厌恶:“这次是因为队长反应及时,否则你以为自己能胜利吗?”

    莫楼歆瞧了瞧垂眸不语的队长,呵的起身:“好。”

    耗子一愣,其他人面面相觑,他们刚刚听见了这只鹿同意了吗?

    莫楼歆眯起双眼:“我离开战队,不再听从队长的吩咐。现在我以股东的身份命令你们滚出去。”

    队长惊愕的抬头,他似乎玩去哪没想到眼前这个少年会这般硬气。

    过去也不是没发生过冲突,但大部分都是莫陆妥协,再给队员增加些许利益。

    可这次,他竟然直接同意了。

    耗子愤怒的瞪大了眼:“你,你这是滥用职权!”

    莫楼歆:“我就是滥用职权,我有钱。”

    这幅我的地盘我做主的得意,彻底激起了耗子的愤怒,他想冲上去给他一拳,可被别人按住。

    莫楼歆:“还不出去,打股东?是想被开除战队吗?”

    与方才被咄咄逼人完全不同,形势瞬间反转,那耗子想骂人却最终没说出口。

    轻笑一声,莫楼歆:“队长留下。”

    耗子怒目而视:“你想做什么?”

    莫楼歆:“身为BHY队员,你最好记住自己的身份。”

    耗子敢怒不敢言。

    队长单独被留下,心中还很震惊,他首次见这位富二代展露他强势说一不二的一面。

    莫楼歆瞥他一眼:“机甲天下总部的晚会,给我一张邀请函。”

    队长愣了:“啊。”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