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1章 归家
    程慧兰在程家村这边的婚礼是中式婚礼, 搞的规模很大, 附近只要来的人都能喝杯喜酒一起吃席面。

    越廷文的父母姐妹也都来了。

    越廷文家第三代只他一个男孩子, 他有一个妹妹, 一个姐姐, 母亲是一个画家,父亲从商,家庭和睦,对程慧兰都不错。

    程慧兰和越廷文恋爱后,虽然依旧热衷商业热衷赚钱,不过穿衣打扮比以前柔了很多, 少了点英气,多了几分女人味儿,看起来漂亮干练。

    两个人结婚, 家是安在了越廷文家那边, 不过两人的事业都在国内, 各有各有的事情做,越廷文也是顺着程慧兰, 想挣钱就支持她,尽量和她在一个地方。

    程慧兰的婚事结束,苏祁林和程素心并没有闲着。

    苏祁林让已经上调到了省里工作的王振梁帮忙请了省医院的医生来县里辅助程素心义诊,另外还有程素心一个同学, 共义诊五天, 针对的是无医保四十岁以上的村民, 这三天检查免费, 凡是检查有病的用药可免额一百元,同时,他们在国外买了几种先进的医疗器材捐赠给了县医院,这些费用自然都由土豪苏祁林负责了。

    程素心研究的是心脑血管方面的疾病,已经开始参与临床实践,捐赠给医院的机器有检查心脑血管疾病的仪器,给县里的人检查相关病症,及早治疗,所以她排查的主要是这一块的情况。

    程素心他们虽然学历高上的也是名校,不过经验少,还需要经验人士的指导,所以有省城医院的老医生坐镇,另外还有县医院的一些人帮忙,费用都是苏祁林出。

    至于程素心那位同学,是本科时一起上过课的,比程素心小四岁,是亚裔,名叫霍君怡,从小在国外长大,长相偏妩媚,身材很欧美,性格外向,和程素心像是两个对立面,却意外的和程素心走的很近,相处和谐,也是程素心在留学期间不多的朋友。

    她家里人从民国就移民国外,汉语不会说也听不懂,还是碰到程素心学了几句,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得知程素心回家,跟着她一起来,对什么都很稀奇,程素心要义诊,她也要参与。

    县医院知道两人是医学院的高材生让两人给医院医生开讲座,分享国外医院的管理方式,和一些值得学习的地方。

    程素心对这件事很重视,她也想用自己所学给家乡的人带来好处。

    苏祁林全面支持。

    他这些年挣了不少钱,单单婴幼产品这一块儿的营业额已经破亿,更不用说电子游戏制造业了,有了钱,家里的生活水平提高之后,苏祁林也想做一些慈善。

    除了医疗捐赠,苏祁林还在庆丰县和庆兴县捐钱修路,让本来三个多小时弯弯绕绕的两个县的距离缩小,减到了一个多小时,同时在庆兴县开办了扶贫工厂,让相对贫困的庆兴县也发展起来,也让两个哥哥不用跑这么远到庆丰县打工了,能力较强的二哥还当上了庆兴县那边工厂的副厂长,大哥也是车间主任。

    在兴办教育方面,苏祁林在两个县里计划陆续各建十所学校,同时开设大学奖学金,只要考上大学就有奖励,促进两个县教育的发展。

    之前苏祁林他们没回来有人还嘀咕他们变外国人了,这一回回来,苏祁林给三个小办了程家村的户口,和他,以及柳瑞芳程伯正他们在一个户口本上,确确实实是中国国籍,让那些嘀咕的人愕然,也让有些人觉得他傻,明明孩子可以有国外籍,却偏偏回来办个农村户口。

    苏祁林根本不在意这些事情,外籍是有些好处,不过到了一定阶层,籍贯不过是个身份,给孩子最好的,不包括给他们一个外籍。

    如他现在这个阶段,若是想到哪个城市哪个国家落户也不算难,以后程素心工作,独立了户口再迁在一起就行。

    苏祁林为两个县做了这些事后,有异议的人都沉默了。

    不知道苏祁林在国外赚了多少钱,单单是为了乡里做了这么多事,就让人佩服了。

    苏祁林做这些不是让人念着他的好,将他当大人物,他和程素心纯善的心理不太一样,除了自己有钱帮一把乡里人外,还有一种想法是想给几个小的积福。

    这世界有没有鬼怪,有没有一个类似上帝的存在,作为一个穿越者,他已经不那么唯物了,善恶有报,心怀敬畏,不做亏心的事,是他做人的根本,多做一些有利他人的事,希望以后几个小的能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长大。

    程素心和苏祁林两人都在忙,几个小的放在程家,正是暑假,学生放假的时候,程颖慧和程颖霞也都放假了,程家人多,不愁没人看孩子。

    三小快一岁半了,正是牙牙学语阶段,非常可爱,也很好玩儿,每天逗狗追鸡,体验不一样的生活,乐呵呵的。

    苏祁林和程素心回来就去了一趟苏家看望苏老太太,将人接到了程家村这边孝敬几天,老太太身边带了几个孙子,是苏祁林哥哥家的孩子。

    都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苏祁林想让这些孩子亲近亲近。

    妹妹程悦琳是最小的,苏祁林数了数,她竟然有八个哥哥,在一群小男孩中显得最软,最可爱。

    几个哥哥对程悦琳都很护着,带着她玩儿,逗她笑,什么好吃的都先给她吃,在家呆了一个多月,被几个哥哥喂胖了不少,圆滚滚的,小脸看着都让人想捏捏。

    小家伙最粘苏祁林,每次苏祁林离开要是被她发现了都含着两泡泪,嘟喏着含着口水的嘴巴亲几口苏祁林,不让他走。

    两个哥哥只要有的玩儿有的吃就欢乐的很。

    苏祁林不知道这是不是男孩女孩的区别,总之对着小闺女就心软的不行,早上和程素心离开都是悄悄的。

    只要没看见两人离开,有人吸引她的注意力玩儿着玩儿着就忘记了,直到苏祁林他们回来再次看到才想起两人偷偷走了,看到两人就会委屈巴巴的掉眼泪,让他们又是好笑又是心疼。

    那咿咿呀呀说不清楚话的小嘴巴要是会说话不知道怎么表达委屈呢。

    这一天苏祁林赶着处理好了县里厂子里的事情,去汽车站接了从深市坐飞机飞过来转汽车回来的顾安平。

    因为深市那边厂子建了好几个,主要业务也在那边,顾安平现在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在那里,庆丰县这里出什么事儿,或者年终时才会回来。

    苏祁林的主要方向是国外,有几个孩子牵累,所以也是好久没见到顾安平了。

    两人见面来了个兄弟拥抱。

    “好家伙,看着又长高了,身体锻炼的可以啊!”苏祁林拍了拍顾安平笑说。

    如今的顾安平比苏祁林高了些,有一米八多,身材挺拔修长,肩背宽厚,有了成年男子的模样,面容坚毅,双眸锐利,早就不是以前见面时的瘦小样子了。

    “哥,你还是老样子。”顾安平笑。

    “回来的刚好,你三姐要跟三姐夫度蜜月明天就走了,我们家好不容易凑一起,照个全家福。”苏祁林说,带顾安平离开。顾安平提着行李,苏祁林给拿了过来。

    顾安平是程家的一份子从最初他来就是,所以全家福自然少不了顾安平。

    两人在路上聊了几句,顾安平讲了下深市和这边工厂的情况。

    “程二叔那边,上次厂子里招工的时候,我招了他,没招程二婶。到底是程伯伯的弟弟,做的太绝也不好。”顾安平说。

    “这件事我知道,公事公办就行。他若是干不好,程二婶那边作什么妖,也不用顾忌。什么情况大家都知道。”苏祁林说。家里的不靠谱亲戚就程仲义他们,现在程家发达了,只要他们不过分,就什么事也没有。

    “嗯,我知道。进咱们的工厂好好干能过好日子的。还有件事,最近县里的化工厂,钢铁厂效益都不怎么好,化工厂要要破产了,你觉得我们要不要收购呢?这一块其实也有的做。”顾安平说。

    “不用了,那两个工厂设备老化,工人技术落后也跟不上了,咱们接手需要改革的力度太大了,这种产业其实属于夕阳产业了。实业发展这几年还行,后面多了,就没多少利润了。我们要做品牌,专精几块,适当的放弃,投入到新兴的一些产业中。”苏祁林跟顾安平说。

    每个时代都有大兴的产业,也都有走向没落的产业,正在兴起的电脑行业,房地产业,以后会来的互联网时代,苏祁林见过,心里有底,他们的发展也会顺应潮流。

    “嗯,我明白。哥,你说的新兴产业是哪些?”顾安平听了苏祁林的话觉得很有道理,这几年他看的最多,深市的各种工厂疯狂建立,人不断涌来,同一产品的利润也在不断压低。

    顾安平管理工厂期间,不少人想挖走他,也有人撺掇他单干。

    作为股东,他自然不会被人挖走,和苏祁林合作的发展趋势,他看的很清楚,不论是从人情还是利益出发都不会动摇。

    “电子产品这一块。可不是你见过的电子表,计算器这一类,而是电脑,大哥大手机等。这次我们走时你也一起走吧,去那边多看看,深造深造,为我们之后的发展准备。深市工厂就像当初我们管理百货商店,方便面厂一样,适当放手。你三姐刚好毕业了,她在深市有工厂,让她代管一些日子,你跟她交接下。以后我们还会有很多产业,管理的事,要学的也很多。”苏祁林跟顾安平说。

    “好,我安排安排跟你们走。”顾安平点头说。

    他近几年也有力不从心的感觉,所以在工作之余报了学习班。

    苏祁林之前就有让他去学习的意思,不过国内的事顾安平实在走不开,他也找不到合适的人代管。

    让程慧兰回来管,顾安平并不会感觉被抢了什么东西,这也是他对苏祁林的信任。

    两人说了几句,到了医院那边,程素心和霍君怡还有病人没检查完,两人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先买了点水果去夏征那里接小六了。

    小六在程慧兰婚礼时,见到夏征,父女的感情并没有因为长时间不见减弱,这几天,苏祁林和程素心都要跑县里来,所以来时就带了小六去,让她在夏征家玩儿。夏征那边也没有小六住的地方,女孩子大了,也不好跟两夫妻住一起,所以晚上还是在程家住的。

    “安平,你有没有女朋友?”路上时苏祁林八卦了一句。

    “哥,没呢。还早。”顾安平被苏祁林一问有些不好意思。

    本来柳瑞芳是想顾安平当女儿女婿的,看他能和程颖慧或者程颖霞谁看对眼,他们相处不是没机会,程颖慧就在深市上学,上学放假顾安平都会接送,有什么东西新奇的好吃的都会给程颖慧带,然后不来电就是不来电。

    程颖霞那边,顾安平也送他上过学,小了四岁,更是妹妹一样了。

    目前看来,一个也没可能了,顾安平跟几个更像是兄妹。

    柳瑞芳感觉可惜的很,却也不能强求,当儿子也不错。

    “不早了,你十六七的时候就都想给你介绍对象呢。你这都二十多了。真就没一个合适的?要是真看上了,可别怂了。不管对方条件多高,有什么困难,都能想办法啊。”苏祁林说。

    “哥,真没有。”顾安平说。

    “你觉得刚才那个姐姐怎么样?你嫂子的同学。家世人品都不错,就是比你大一点。”苏祁林问。他刚才看到霍君怡跟顾安平打招呼时,顾安平显得有些难为情。霍君怡的确有点热情,一笑起来,不做什么表情,都像是勾人一样。

    “不行,不行。哥你就别开我的玩笑了。”顾安平忙摆手。

    “怂样。你心里有没有喜欢的类型?我和你嫂子看到合适的跟你介绍。”苏祁林问。对顾安平的婚姻大事操碎了心。

    “我也不知道,我还是比较喜欢赚钱管人,忙起来的状态,现在没什么感觉……”顾安平挠了挠头说。

    “你这叫不开窍,算了,等去国外深造回来再说。”苏祁林摇头笑了笑说,放弃和顾安平关于这件事讨论的话题。

    两人很快到了夏征家,他们还住在钢铁厂家属院里。

    苏祁林和顾安平来,夏家很热情的招待,郑菊花笑的尤为热切。

    “今天做了虾仁炒饭,甜甜可喜欢吃。下午给她买了个蛋卷做零食吃。”郑菊花笑说,表现她对小六有多好。

    苏祁林笑了笑没多说什么。

    在原剧里夏征在钢铁厂上班时被伤了腿的事,已经被苏祁林提醒避免了,只是钢铁厂最近不景气,夏征在郑菊花的催促下停薪留职开了个小店,进货借了苏祁林百货商店的便利。

    小六现在和夏家没什么关系,郑菊花仰仗程家,自然不会对她如何,还希望她多亲近自家,最好和自己儿子亲如姐弟,不过现在才想起来已经有些晚了,小六久不和夏家来往,也就对夏征亲近,对这个“弟弟”没什么感觉,对郑菊花更是没什么感情,若不是想念夏征也不会来夏家玩儿。

    苏祁林心里都明白,附和过去,提了要带小六走的事,夏征虽不舍得,也没说啥,给小六收拾了东西。

    “小七也这么高了吗?有没有什么变化?”几人离开,顾安平问了句。

    小六小七一直跟着柳瑞芳他们,所以也是很久没回来了,两个小姑娘的营养都很好,长高了不少,从原来小不点长到了一米四多。

    “小七长的不错,你看了就知道了。”苏祁林笑了笑说。

    顾安平没想到苏祁林还卖关子,他们马上就要回去了,便没再多问。

    几人重新到了医院那边,苏祁林让顾安平和小六在车里等着,他去程素心那边叫人。

    苏祁林到程素心在县医院分的诊室去找她,她刚换了衣服。

    “累不累?这几天病人来的肯定很多。”苏祁林拉了程素心看了看她的脸色心疼说。

    程素心是不怕吃苦的,苏祁林知道,可是他心疼啊,挣钱的事,他已经做到了,可以养媳妇儿,可是媳妇儿还在辛苦。他想阻止的,可是程素心乐在其中,这是属于她的事业。

    “这才多久,要是真的去国外实习,可比这忙多了。病人多,也学到了很多。”程素心说。

    “你呀傻乎乎的,累死累活还开心。”苏祁林怜爱的摸了摸程素心的头发。

    “先不说这个了。祁林,你说君怡适不适合安平?刚才君怡还在说安平很帅。”程素心抓了苏祁林的手腕低声问了句。

    “我跟安平提了句,他说不行。可能有点受不了君怡的性子。他是一点也不急,倒是我们替他干着急。你也不用操心了,反正总有一天会遇到的。”苏祁林笑说。

    “好吧,顺其自然吧。”程素心说。

    两人出来叫了霍君怡一起回去。

    霍君怡是在程家住的,若是以前的程家肯定住不下了,还有越廷文一家人的,得住招待所了。

    不过前年的时候,苏祁林想着人越来越多,自己就三个小的,到时候程家几个姑娘也要有单独的房子,哪天结婚了,婚假也有个单独房间,程家原来的房间根本不够住了,所以将程家侧边原来做衣服作坊改成了二层小楼,都是卧室,堂屋还在上房的木架房子里,那里并没有动,没建造多久,当初建的时候也选的是好材料,冬暖夏凉,住着舒服。

    半个多小时后几人到了程家村,车子在程家侧边的空地停了下来,几人一起进了程家。

    程家热闹的很,几人回来,受到了大大小小的欢迎,三小只看到自己爸妈回来小短腿迈开鸭子一样摇摇摆摆的就扑了过去。

    苏祁林将两个小子拎了起来各亲了两口,抱起后来伸着手要抱抱的小闺女就不放下了。

    “来叫叔叔。”苏祁林让三只叫顾安平。顾安平在三只满月的时候去国外见过一次,之后就没见过了。

    顾安平算是苏祁林的兄弟,所以叫他也是按照叔叔辈叫的。

    “susu……”三只张口露出小牙齿叫顾安平。

    “祁林,先去洗洗。”程素心拉了拉苏祁林,叫几个人都是洗手再来和几只玩儿,家里的饭也做好了。

    顾安平洗了个手出来,朝左右看了看,没看到小七。若是以前,小七若是听到车的声音,都会第一时间跑出来迎接的,现在这一大会儿了还没见小七。

    “姨,小七呢?”顾安平问柳瑞芳。

    “在屋子里呢。”柳瑞芳说。

    “怎么不出来?”顾安平奇怪。

    “这丫头,知道美丑了,被人说了句小胖妞,可是不高兴了,人也不愿意见了,你去看看,可别说她胖了,得哭。”柳瑞芳好笑的说。

    “小七,你怎么不出来?你不想小哥吗?饭也不吃了吗?”顾安平去小七在的房间敲了敲门,里面没动静。

    “不要,我太丑了,不要出去了!”里面传来闷闷的声音。

    “好吧,那我买的那些芝麻糖,巧克力,威化饼,牛奶糖,那些东西你也不吃了吗?你不吃,我就让大家都吃完不给你留了。”顾安平说。

    “不要!”顾安平话音刚落,门便被打开了,从里面出来一个女孩子。

    是小七,具体说是加大号的小七。

    顾安平有大约一年半没见小七,小七的确是长高了,也有一米四多,相比原来瘦瘦小小的样子,的确胖了不少。

    搂在短袖外面的手臂圆滚滚的,肉肉的,小脸圆乎乎的,看着和苏祁林的小闺女程悦琳差不多了。

    小七原本就比较喜欢吃,尤其喜欢甜食,到了国外这些日子,也没人限制她吃饭,能吃就给吃,能吃是福气,不能饿着了,就这样吃着吃着就吃胖了。

    也没有胖的多离谱,看上去,可爱的很,不过和她长的一模一样的小六比,就一下子看出差距了,原来在国外大家一直在一起也没说什么,刚回来时,谁见了她都要说她胖了,成小胖妞了,这才意识到,小姑娘已经知道爱美,听人说自己胖伤心着呢。

    “哪里丑了,还是好看又可爱的小七,走,吃东西了。”顾安平看着小七的样子捏了捏下七的脸。

    小七别扭的很,不过又控制不住馋嘴,跟着顾安平出去了。

    前些年苏祁林不在,顾安平经常回程家,也就换成了他给几个小的买吃的,每次买的都是质量很好味道也很好的。

    看小七出来,大家也没笑话她,小孩要吃了饭才能吃零食,这是程家的规矩,所以几只都先乖乖吃饭。

    晚上天气热,几个小的都要洗澡,一番折腾,才将几个小的洗干净了抱上了床。

    已经戒掉夜奶的几小只,白天玩儿了一天,躺在床上就睡着了,占了好大一片地方。

    晚上睡觉苏祁林和程素心在外边睡充当挡板了。

    苏祁林看着几只睡着的样子看了好一会儿,程素心洗漱回来,苏祁林转身抱着程素心亲了亲。

    “要不,送妈那里去?”一吻结束苏祁林看向睡的正香的几小只说。

    “你别那么明显好吗?忍忍。”程素心好笑的说。

    “一开始就应该让他们睡爸妈那里。”苏祁林懊恼的蹭了蹭程素心。

    “谁说的,宝宝这么可爱,睡觉也舍不得分开的?这会儿又嫌弃了?”程素心好笑的安抚苏祁林。

    “还是独立的好,让他们早点独立。”苏祁林说。

    “还不到一岁半独立还早着呢。”程素心好笑的说。

    苏祁林跟程素心低低的说着话,没多久程素心太累睡着了,苏祁林关了灯也睡下。

    第二天早上吃完饭,众人在一起照相,除了互相组合的相,最大的一副就是几张程家的全家福。

    柳瑞芳和程伯正坐中间,其余都围绕着他们两个站着,还是当初照全家福的站位,只是多出来不少人,三只小的柳瑞芳和程伯正一人一个,苏祁林抱了女儿,程心兰和李民勇站在一起,李民勇抱了他们儿子,程慧兰身边也多了一个越廷文。

    打光背景也没什么讲究,就是背后朴素的门楼子,两边还贴的对联被挡住了只看到瓷片贴的横批“家和万事兴”。

    另外又照了几张加了苏家老太的,加了越家,李民勇家人的等等,相机照光了好几卷胶卷。

    现在家里的人都各有各的事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再照一张全家福。

    到了十点多,程慧兰和越廷文以及越家人出发,众人将他们送到了村口,苏祁林开车送他们搭车离开。

    过了几天,苏祁林陪着义诊完的程素心去了一趟首都,霍君怡也跟着去了,当旅游一样,几个小的只能留在程家了,到底还小不想折腾他们。

    程素心在首都见了首都医科大学的老师们。

    当初程素心若是按时回来,再在学校呆一年实习,这样的话出来就会留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工作,只是因为这些变故,程素心在国外又进修了三年,若是再回来就不能像以前那样安排了。

    校方问起程素心时,程素心选了留校任教,在医学院当老师,也有实践的机会,还可以继续她之前的研究,最大的原因是,孩子多了需要照顾,她需要空出时间照顾孩子,和苏祁林在一起。

    程素心在学校见了校方后,和苏祁林在首都呆了几天,一来是带霍君怡玩儿几天,也去看了魏林煜,苏祁林和魏林煜谈了合作,投资了魏林煜研究的新型材料。

    这几年魏林煜一直没找到对象,他妈妈冯霜华给他找了不少人,后来都是他妈妈先不满意,折腾了许久还是单身。

    或许是缘分,程素心带来的霍君怡竟然看上了魏林煜,程素心他们要走时,她不走,和魏林煜耗上了,和程素心约定出发的时间,呆在首都了。

    程素心不放心霍君怡,也有意促和她和魏林煜,便委托魏林煜照顾霍君怡。

    程素心和苏祁林回到庆丰县,到了八月底,他们带着一家老小再次离开了程家村程家院子,热闹了好多天的程家院子再次冷清了下来,剩下几颗坚守的树,以及堂屋摆放的祖宗牌位,等着他们再次回来。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