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第二次跑路26
    “那……”小少主问, “爹和沈宗主说话的时候……”

    教主伸手过来, 揉了揉他的头发, 顺势挡住了小孩仰头看过来的视线。

    被这么一双单纯澄澈的眼睛望着, 即使是以一敌百时刀尖都未曾晃过的教主, 也不由觉得压力有点大。

    “就是因为刚刚说过的理由,他长得好看。”

    小少主额前柔软黑发被揉得微乱,听完答案只微微抿起了唇,没有说话。

    教主轻咳一声,额外解释道:“其实爹年轻时,对长得不错的人都会先入为主地抱有好感。不过再亭植之后就没再有过了。”

    “没再有过?”

    小少主对教主的话产生了兴趣。

    教主点头。

    小少主追问:“那爹之后就没再遇见过长得好看的人了吗?”

    “不是没遇见过, 而是他们对我而言已经没有了吸引力。只有亭植的长相会对我有影响。”教主看着神色间写满了好奇的小少主,不由失笑,“怎么了?”

    他只是没想到, 颜控发作还能缩小范围, 指定对象。

    小少主想着, 道:“我就是不太明白,为什么只有沈宗主会影响爹。”

    这叫什么……因为一棵树放弃了整片森林?

    教主并不清楚小少主的心理活动, 他还在想要怎么和小孩解释这个听起来有些复杂的问题。

    不远处,沈濯正同白清涟站在一起,两人似乎在谈论着什么事务。见他们暂时没有走过来的迹象,教主想了想, 干脆决定从头讲起。

    和之前给小少主讲自己和沈濯经历过的事情一样, 这次也是一个能让小孩慢慢熟悉沈濯的机会。

    “其实初次见面时, 我也没有因为相貌对亭植产生多少好感, 我们两个一路从城东打到了城西,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人平白浪费了一张好脸。”

    小少主眨了眨眼睛。

    虽然清楚当初教主和沈濯是不打不相识,不过从教主口中听见吐槽沈宗主的话,还是觉得格外稀奇。

    两人的初识倒是和小少主与白清涟的初见颇有相似。只不过后者的误会分成了两次,一次在糖葫芦摊贩前,另一次却是多年后的凌峰演武场。

    不过教主和沈濯之间并未埋有什么迈不过去的坎,后来两人接触次数多了,彼此有了更深的了解,教主就渐渐打消了对沈濯的偏见。

    偏见消除之后,教主开始坦然承认沈濯长得好看。只是他那时候的想法,大致也就是把好看当成了沈濯的优点之一。他能和沈濯继续相处的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对方的性格和处世之道。

    说起那时的态度,教主还随口举了一个例子。

    收集滋养寒潭的材料时,教主曾经和沈濯一起斩杀过一个意图修炼邪术的老者。除了功法诡谲,那人还饲养了一群人面猴。人面猴被老者以笛声操纵,能任由他驱使,着实给两人添了不少麻烦。

    等终于解决完所有人面猴,连修习邪术的老者都被一把火烧干净之后,两人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们分别在附近清点战余,不过教主却有些心不在焉。

    刚刚激烈厮杀时还没什么感觉,打完之后再回想这些长着一张人脸的怪物,教主却越想越觉得不太舒服。

    他干脆把正在另一片区域排查危险的沈濯叫了过来。

    沈濯听见叫他,还以为是教主有了什么新发现,结果教主认真地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就摆了摆手,说没事了。

    沈濯不明所以:“怎么了?”

    教主抱臂:“没事,就是刚刚看那个老头和那群猴子看得反胃,想看点别的洗洗眼睛。”

    沈濯失笑,却也没介意对方给自己定义的新用途,只问教主现在感觉好些了没。

    确认教主已经没事之后,两人才继续开始搜寻。

    教主讲时,小少主便在一旁认真地听着。提起这些往事,对方的神色也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愈发温柔起来。

    过去了这么多年,甚至两人分别的时间已经三倍长于相处的岁月,教主却依然能每个细节都描述得如此完整,没有丁点不确认的混乱。

    抱紧怀里的毛球,小少主忍不住用下巴蹭了蹭小雪兔软乎乎的耳朵。

    沈濯醒来已经有些时日,这么多天过去,不只是沈濯自身那让人生出好感的天然吸引力,有沈濯陪同的教主,也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更让人放心起来。

    单凭第二点,小少主也无法再继续坚持对沈濯的异样情绪。

    不过除此之外,教主的话还让小少主想起了另一件事——之前九大宗门清剿魔教,正道战败,为了引轩辕南和三个皇子碰面,小少主和轩辕南在同一时间下山。那时他被轩辕南恶心到,后来也是在回程路上用抱着自己的白宗主洗了眼睛。

    相比于早已跌破人渣底线的轩辕南,雪衣银剑还不嫌弃他身上血浆的白宗主简直像是仙人下凡。

    教主的详述还在继续。虽然发现了沈濯的外貌特长,不过等真正确认只有沈濯一个人的长相能打动她时,已经是很久之后了。而他发现这件事时,其它人的长相好坏已经不会再对教主产生影响,相反,沈濯长相对他的影响却越来越明显。

    “这个转变是什么时候啊?”小少主问,“也是因为有什么特殊故事发生吗?”

    教主想了想,却道:“其实没有什么明显的转变,这是个慢慢变化的过程。如果非说转变契机的话,大概应该是那次亭植的宗主继任大典。”

    更准确些说,变化早已发生,但在那次继任大典上被告知了剑穗定情一事之后,教主才注意到了自己的这个变化。

    “自那以后,我就发现无论他做什么都会吸引我,”

    教主说着,轻轻叹了口气。

    “有的时候影响太过,还会造成困扰……就像幺儿你刚刚问我的那样。”

    说话时脸红这件事,也是困扰之一。

    小少主的问题终于得到解答,他却有些心不在焉,连下巴压住了怀里小雪兔的耳朵都没注意到。

    直到小雪兔用爪子扒拉了几下他的围脖,小少主才回过神来,连忙给小雪兔揉了揉耳朵。

    他犹豫了一下,问教主:“然后爹就发现自己喜欢上沈宗主了吗?”

    闻言,教主唇边染上了一点笑意。

    他抬头,望向了不远处的沈濯。

    小少主也随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只不过在目光触及一旁的白清涟时,他却像越界了一样,匆匆忙忙地把视线收了回来。

    “是。”

    教主又补了一句。

    “其实,说只有亭植的长相会影响我也不太准确。”

    更确切来说,自从与沈濯确认了关系之后,长相就已经不会再牵动教主的情绪。

    真正会影响他,让他和人说话时都会不自觉脸红的。

    只是沈濯而已。

    解释完这件事,教主收回视线,看向了身旁的小少主:“不过这些都是爹自己的想法,没什么借鉴意义。幺儿,你年纪还小,理解不了也是正常,以后还有那么多见人的机会,顺其自然就好,喜欢看美人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教主说这些,本意是宽慰小孩不用在意当初留下轩辕南的事。可小少主听完,却是更加心不在焉。

    他的神色间甚至染上了明显的不安。

    教主话中的含义他懂,可他现在并非是理解不了,而是理解得太多了。

    刚刚教主说起回忆时,小少主就曾两次发散着类比起了自己与白清涟的事。他当时并未细想,还只当是无意巧合,但是等教主说完最后那些话,小少主才真正意识到了不对劲。

    不只是无意想起,他发现教主所说的这三个过程,自己居然也能将几乎一致的心态完美对照在同一个人身上。

    他想起凌峰山脚下的看人碍眼的演武场,想起皎洁月色下的清甜可口的桂花蜜,想起雪中山楂树下的令人失神的微笑,和方才舞剑让天地失色的惊鸿白衣……

    而教主还在给了他肯定的答复——态度变化到最后,教主就确认自己喜欢上了沈濯。

    这话于小少主而言,不啻于晴天霹雳。

    照这么说,自己岂不是……

    理智并不认同这个念头,可层叠的记忆却越发积极地寻找出了自己的对应相似之处。就连教主当年在宗主继任大典上得知的剑穗定情一事,也在魔教就早早重演过。

    小少主越想越难以置信,只觉自己的观念都被整个颠覆。

    ……他对白宗主居然是这种想法?!

    这,这怎么可能……

    小少主的不安愈发强烈,明显到教主都看出来了他的不对劲。眼见刚刚还好端端的小孩突然像受了惊吓一样慌张起来,教主问:“幺儿,你怎么了?”

    小少主双唇开合几次,脸色几乎要比颈间雪色围脖更白。

    教主心中愈发疑惑,只是他还没有等到对方的回答,不远处刚刚聊完的沈濯和白清涟就一同朝树下走了过来。

    一见白清涟靠近,本就不安的小少主顿时更加慌乱。教主一个只朝沈濯那边看了一眼,再回头时,身旁居然就没了人影。

    连招呼都没打,小少主就像被什么追着一样慌不择路地跑远了。

    他甚至连怀里的小雪兔都没来及放下。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