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_第1309章 :不适合做你的偶像!
    要是论功夫的话,楚铮可以打黄东东十个。 但要是论斗嘴的话……假如两个人是仇视关系,楚铮也绝不会甘拜下风。 但问题时,现在楚铮无法仇视黄东东,因为这个倒霉孩子好像喜欢上他了。 一个男人就算是再牛比,再不要脸,会忍心用斗嘴的方式来向他的崇拜者宣战吗? 所以,当黄东东问楚铮是什么时,他很无奈的回答:“你是个猪,我也是个猪。” “嘻嘻,我就说咱们是同类的。” “但我这个猪要比你聪明许多。”楚某人很没面子的‘自夸’了一句,随即有些犯愁的蹲坐在地上:“黄东东,现在我确定那个鬼女人此时正向西北逃窜,根据咱们白天经过的那些地理坐标来看,再往西北不远,应该就是和外蒙的边境了。只要她一逃入外蒙,华夏方面就会失去追踪的优势,所以呢,我必需马上跟上去,争取她在从外蒙进入俄罗斯之前,把她抓获,夺回优盘。” 黄东东很认真的点点头:“嗯,我也是这样想的,我支持你,你尽快去追她吧!” 楚铮问:“那你呢?” “我?”黄东东歪着脑袋的回答:“我当然是在这儿等你了,反正我现在根本不能快速行走。” 楚铮眉头一皱:“可这地方不是内地,我们都无法联系后面的援军,你一个受伤的女孩子,要是碰到危险怎么办?” 黄东东眼里蒙上一层笑意:“那你说怎么办?” 愣了片刻,楚铮终于琢磨出黄东东这样说的意思了,很无奈的叭嗒了一下嘴巴,悻悻的说:“你干脆直接说让我带着你去追那个鬼女人不就得了,干啥要绕这么大一个圈子,非得让我把这话说出来?” “嘿嘿,这可是你自己说要带着我去追那鬼女人的,我可没有说。”黄东东更加的得意的笑了。 “我觉得你就是个痴呆。”楚铮无奈之下,只好把黄东东抱在了怀里。 黄东东轻轻的说:“大叔,难道你不觉得痴呆些的女孩子,要远远好过我平时的形象吗?” “你还小,老子不适合做你的偶像。”楚某人无力的呻。吟了一下,抱着黄东东向西北疾奔而去。 …… 蒙古与华夏的东北、华北、西北毗邻,两国边界线长达4670公里,是与华夏有着最长边界线的近邻。 外蒙边境城市扎门乌德,距离华夏首都直线距离只有600多公里,而且其间多为一马平川,几乎无险可守,这也注定了两国边境尽管拥有大量驻军,但仍然无法杜绝双边百姓越界行为。 其实,外蒙自古以来就是华夏版图中的一块,内蒙和外蒙很多人都有着亲戚关系,在和平时期,两国边境居民互相来往,也是正常的很,两国政府对此也是睁只眼,闭只眼……所以川岛芳子从偷渡外蒙,绝对轻松的好像串门那样。 抱着最多也就是八十多斤的黄东东,楚铮‘马不停蹄’的向西北方向追赶,一直走到东方的太阳升起来后,才喘着粗气的一屁股蹲坐在草丛中。 虽说黄东东的体重不怎么重,但抱着这个累赘走了这么久之后,楚铮还是感觉很累。 从小镇向西北几十公里后,这儿就已经是大草原了,放眼望去除了拦腰高的青草外,还是青草,别说是找家医院了,就是连个人毛也没看到一个。 想起人群熙攘的内地,再看看眼前这片广阔的大草原,楚铮是大发感慨:“嗨,现在我才发现人类群居的习惯真不是个好习惯,明明内地的房价一天比一天高了,可人们还是一个劲的往城市里跑,却忽略了这风景秀丽的大草原。” 而黄东东呢,此时的精神也明显的不济了,右手随意的放在胸前,听到楚铮这样说后,强笑一声说:“你只看到了盛夏的大草原,却没有想到当冬季来临时,这儿冷的能冻死牛羊的那一幕。是,这地方是够广阔的,但在冬天里却是地狱,狂风,低温,雪灾……咳咳咳!” 楚铮一低头,却看到黄东东的嘴角咳出了血丝,但她却不知道,仍然强笑着一脸的无所谓。 将黄东东放在草地上,楚铮一把拿开她盖着胸口的右手,不顾她反对的一把扯开她胸口上的衣服,只看了一眼就怒了:“你伤口淌了这么多的血,而且很可能还伤了气管,你为什么不早说!?” 自己的胸口再次暴露在楚铮眼下后,黄东东惨白的脸上浮起一抹潮红,赶紧扭头避开他的视线,喃喃的说:“你、你抱着我赶路已经够累的了,我要是再为此给你添麻烦的话,你离那个鬼女人只能是越来越远。” “现在知道是我的累赘了,当初你就不该跟着我。”楚铮冷冷的说了一句,站起身向四周看了看,随即弯腰抱起黄东东:“先别考虑那个优盘的事儿了,我先去给你找草药,保住你小命才是最要紧的。你大姐虽说不是我害死的,但我也有着一定的责任,如果你再死在我眼前的话,老子心里肯定会自责的。” “我、我没事,再向前走不远,应该就是外蒙小镇巴札克了,那个鬼女人要是比咱们提前一步赶去的话,她所做的第一件事应该就是转移文件,所以我们当前还是以赶路要紧的。”黄东东稍微挣扎了一下,提出了自己的不同意见。 楚铮眼睛盯着前面很远处的一个洼地,淡淡的说:“你放心吧,你所说的那个巴札克小镇,不一定有网络。再说了,就算她把文件传回日本国内,我也有办法制止文件泄露的。” 黄东东不解问道:“她假如真把文件传回日本,你有什么办法制止文件泄露。” 楚铮语气阴森的说:“所有接触这个文件的人,都会死去。一个人知道死一个,十个人知道死十个!” 虽说楚某人这样说完全是不现实的,但黄东东还是从他这句话中听出了无边的霸气,不再说什么,就任由他抱着向前疾奔。 很快,楚铮抱着黄东东来到了那片洼地前不远的地方,然后他停住脚步,慢慢的放下她,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拔。出军刺匍匐在草丛中,慢慢的向前面爬了过去。 看到楚铮这般小心翼翼后,黄东东顿时大喜:难道在这儿发现那个鬼女人了? 但黄东东这个念头刚浮起,就看到楚铮猛地从地上蹿起,右手一甩,军刺带着厉啸的就飞了出去,接着她就听到一声羊的哀鸣:“么嘎!” 看到那只在洼地水源饮水的野羊被军刺一下刺穿脖子后,楚铮转身笑笑:“你的运气不错,接下来可以吃烤羊肉了。” 听到羊的叫声后,黄东东这才知道楚铮这是在打猎,于是就笑笑说:“看来我有口福了。” 重新抱起黄东东走到洼地中央的水源边上后,楚铮只是向四周查看了一眼,冷笑了两声说:“嘿嘿,那个鬼女人也曾经来过这儿。” 黄东东扭头一看,就看到地上一块沾着血迹的蓝色的布条,在布条不远处的地方,躺着一直不停抽。搐的野羊。 …… 楚铮和黄东东来到的这个洼地中央,有个不算小的季节性湖泊,这应该是历次大雨形成的,而且以前也曾经有人在这儿滞留过,要不然湖泊旁边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枯枝。 茫茫草原上,能够有这样有个湖泊,这绝对是动物的天堂,刚才楚铮打猎时,这儿最少得有几十头野羊、野兔。 楚铮把黄东东放下后,在取出野羊身上的军刺时,也发现了一些新鲜的兔子碎骨头,看来这应该是那个鬼女人的食物。 抱着黄东东跑了七八个小时了,就算是铁人也受不了的,所以能够在这儿地方打到猎物、发现枯枝,这的确是个让楚铮感到开心的事儿。 只是,当前还不能烤羊肉,因为那个倒霉孩子现在伤势逐渐严重了。 在开始给黄东东包扎伤口时,楚铮不是没想过别的办法:利用子弹中的火药,来给她的伤口消毒 实际上那种办法也很管用,但却不适合女孩子,因为火药止血后,就算是好了,也会留下一个难看的伤疤。 而黄东东是个女孩子,而且伤口又在那个胸口正中,假如那样做的话,这对她来说绝对是种遗憾……人家孩子胸前本来就没料了,要是再多个大伤疤,还让不让人家活? 别看楚某人大咧咧的,但他早就考虑到了这点,所以才没有用那种野蛮的方式,而是期望能够找到医院、或者找到草药,尽量的不给黄东东留下身体和心灵上的双重创伤。 当然了,假如楚铮要是知道黄东东随时携带着急救包的话,也许会指着她鼻子骂娘:你他嘛的为什么不拿出来!? 当初,黄东东为什么宁可让楚铮用衬衣袖子给她包扎伤口,也不肯拿出急救包呢?正如她故意说手机丢了那样……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没有人能说的清,甚至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很可能要命的愚蠢行为。 这就是女人的思维,在决定某件事情时,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而且还做的理直气壮的。 大草原上虽说没有那种人参、何首乌之类的圣药,但要想找点止血、消炎的草药,还是很简单的。 工夫不大,楚铮就采齐了草药。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