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第三十九章
    其实,人跟人相处可以很简单。

    六个少年人打打闹闹出了网吧,韩久月走在最前,其余四个在中间搭着肩膀低声说些什么。

    蒋超走在最后,看着自己家兄弟和吴凯,杨天,史宏明嘀嘀咕咕,立马就知道又有情况,无奈一笑。

    路上,吴凯一个健步走到久月身边,很顺手的搭上久月肩膀,“老韩,上次带给你的书都看完了。”

    韩久月一听,侧头看了一下,无视搭在肩膀上的手,这种事有一就有二,见多了后,韩久月果断不在意了。

    “还有一本,对了,凯子,你那有英语报纸资料什么的也给我找找,”听吴凯这么一问,记起,连忙说道。

    韩久月这段时间正在扩充英语词汇量,背英语字典是不可能的,但是多看看课文读物还是可行,上次无意中说起后,吴凯自告奋勇的帮着久月找来一些,所以这事还得问吴凯。

    “行,不过,咱下次周日上午就集合吧,”吴凯抱着希望的问道。

    韩久月的脚步停了下来,侧头看了一眼,又往后看了其他人的神色,继续往路口走去,笑了笑,“是齐卫海让你问的。”

    “玩那么几个小时真不过瘾,”吴凯没提齐卫海,直接说道。

    “那你们几个可以自己玩,”韩久月说道。

    “那哪能一样,久月,你看我们那么认真的陪着你写作业,你高抬贵手吧,”吴凯笑嘻嘻的说道。

    “那咱上午学习,下午网吧,行,你们就告诉我一声,不行,跟以前一样,”韩久月想了想后,低声道。

    倒不是久月非得逼着他们学习,主要有蒋超在,韩久月学业上有问题就能解决,而其他几人,顺带,反正大家都是学生,自己这么苦命的学,他们怎么能那么幸福的玩耍。

    吴凯笑着的嘴僵直,不经意回头,看向身后其他几人挤眉弄眼的样子,叹息一声,“好吧,我跟他们商量一下。”

    在路口,韩久月停下脚步,对着其他人摆了摆手,往左而去,而其他几人纷纷和久月告别后,往久月相反方向走去。

    韩久月也没想到,自己可以在这年龄处几个共同爱好的朋友,虽然是因为游戏走到一起,可对韩久月来说,学渣也好,学霸也好,只要合着心意,那不必在意其他。

    没走几步路,韩久月听到手机铃声响起,从口袋里掏出来一看,接起。

    韩久月笑着说道,“怎么现在打我电话来着,该不会又带我蹭饭吧。”

    “电话你好几次,次次都拒绝,上次那事不是意外么,”李邦泽声音无奈道。

    “我得呆家里好好学习不是,还有,上次的事我早就忘了,”韩久月直接说道,倒不是不愿意跟着李邦泽蹭饭,偶尔一次还行,在韩久月想法中,对于李邦泽态度还没那么太随意。

    “那你今儿怎么不在家学习,而在外面晃荡,”低沉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

    韩久月一听,停下脚步,环顾四周,转头瞬间,看见身后与自己那几位同学插肩而过的人,慢步往自己方向走来,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看一个人,不能一下子看出优点,可这一对比,倒让韩久月发现少年人和成年人的区别。

    往自己方向走来的李邦泽,穿着和以往不一样的正装,风度而帅气,极具魅力的气息。

    英俊的脸部线条,立体的五官,雕刻般挺直的鼻梁,总是带着漫不经心笑意的薄层,还有那双仿佛深幽无底洞黑眸,当她被他注视的那一瞬间,有着和以往不太一样的感觉。

    李邦泽一步一步走到久月面前,挂断电话,目光从久月肩膀一瞄而过,问道,“刚才那几个是你同学。”

    李邦泽语气很肯定,带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幽怨,想起刚才见到的一幕,那五个风华正茂的少年们和韩久月勾肩搭背的场景。

    韩久月当然不知道这位想些什么,只当平常,点了点头,直接说道,“你刚才瞧见了,那些是我学校同学。”

    “看着不光是同学,还像朋友,”李邦泽笑的不经意说道。

    韩久月抬头看了一眼,继续往前走,顺口一句,“你哪里看出来的。”

    在韩久月心中的确把蒋超,齐卫海当成朋友了,虽然心理年龄不对等,但相处后都很真诚,而其他三位吴凯,杨天,史宏明接触时间短,还没到那份上,可这话也不想对别人说,倒是默认下来。

    李邦泽跟上久月的脚步,并肩往前走,目光又不经意的瞄了一眼久月的肩膀,无奈道,“这才开学两个多月,你这交际能力独步校园了,怎么处上的。”

    李邦泽对比一下自己,认识久月四个多月了,也没刚才他们那般熟络,而且其中那个搭久月肩膀的小孩儿,看着很眼熟。

    韩久月发现这位态度有些莫名,好像话中有话,但又觉得自己多想,所以并没隐瞒什么,“玩游戏认识的呗。”

    “玩游戏,刚才你们去网吧了,我记得你还有几个月中考,八中你不想上了,”李邦泽看着理直气壮的久月,有些头疼。

    “也就周末玩会儿,”韩久月有些不太适应别人的管束,但也知道李邦泽为自己好,只是解释了一下。

    “是他们几个带你玩的,”李邦泽很是肯定,自从认识久月,虽然不太了解这丫头的性格,可也知道,没原因的话,不会去那些场所。

    “没,”韩久月连忙否认,究其原因,还是自己带他们,追究责任,主要是自己,但此时的久月当然不会提起,估摸着就算提起,也没人会相信。

    “你还小,那些小子们惯来的手段你不知道,以后少跟着他们一起玩,”李邦泽劝解道,想起这丫头一个人独居,遇见这丫头,总有些爱操心。

    “你到底想说些什么,咱老京城人,别绕弯弯行么,”韩久月一时间发现自己跟不上这位的思维,莫名的看了过去。

    李邦泽侧头一看,发现久月那疑问的眼神,自己倒是笑了起来,为刚才忽如其来的感觉,直接说道,“也就是关心你,没其他意思,你现在学业为重。”

    韩久月有点明白这位所想了,不想再和这位讨论男女相处问题,直接转移话题,“你今天怎么没开车的。”

    “朋友顺路送我回来的,”李邦泽压根没意识到话题转移。

    “你家住这边,”韩久月好奇起来,上次遇见李邦泽,也是在东街口,这缘分也忒多了些。

    韩久月只知道这位住8号,真没特意看过,而这条穿过东街和西街的主干道巷子,韩久月走过许多遍,每次放学回家都会走这条道。

    “小久月,我们认识好几个月了,你也太不关心哥哥了。”李邦泽无语的看了一眼久月,叹息一声。

    “关心你的够多了,不差我一个。”韩久月直接怼了一句。

    李邦泽看着快到的家门,直接顺口道,“晚饭没吃吧,今儿到我家吃,也带你认认门,做了这么长时间街坊,我早就认识你家门,你到现在还不知道我住哪,这不公平。”

    韩久月还没来得及拒绝,就被李邦泽带着往一处院门走去,站在门口,看着门旁的石狮子威武雄壮,心中有些了然,第一次认识到些差距。

    韩久月直接拒绝,“不用了,家里有吃的,下次,对了,学业为重,我得回去学习去了。”

    韩久月拒绝这诱惑,上次那么一出,让久月心有余悸,看着盯着自己沉默中的李邦泽,干巴巴的又说了一句,“以后有空吧。”

    李邦泽眯起眼睛来,嘴角微微含笑,直接开门进了院子,转身看向站立在外的韩久月,意味不明的说道,“你家我去得,我家你就来不得么。”

    韩久月看着李邦泽少有的认真眼神,目光锐利,有种被看透的感觉。

    她既想生活圈多个可平等交流的成年人,又不想很真诚的去交往,特别在知道李邦泽那不一般的家世后,更加保持一种距离,虽然言语中看不出来,可行动上的确如此。

    一时间的思考,让韩久月知道自己这种心态,而这样的态度,李邦泽或许早就察觉出来。

    或许开始的时候,李邦泽对久月只止于新奇,年前年后那段时间,的确没再想起这丫头,可再次见面,让李邦泽对久月多了些真实和关心。

    而后每次电话,久月的话语,让李邦泽感受到久月浮于表面的敷衍,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反而激起一些脾气,付出的,没收获,怎么可能存在李邦泽想法里。

    李力听到动静,从里面走了出来,没看清沉默中的两人,直接一句,“不是在外面吃的,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李邦泽脱下风衣,往李力手上一扔,看着外面的韩久月,顺口说道,“本来打算和吴叔一起吃饭的,吴叔有约,我也不想跟老吴他们去吃饭,那帮子人,吃个饭都闹腾。”

    “那你也不让我去接你一下,”李力忽而察觉不对,目光不经意间扫视过门外,瞪大眼眶,停下话语,这小姑娘不是年前的那位么,又看向李邦泽。

    “反正他们去老杨那边,顺道送我回来了,对了,给我做两个菜,下两碗面,简单弄弄,”李邦泽直接吩咐道,然后看向门外的韩久月,嘴角含笑,“一顿便饭,晚点我送你回去。”

    韩久月瞧见这位不容拒绝的话语,咳了一声,躲开那透入人心的目光,“行,正好我晚上回去不知道怎么解决晚饭呢。”

    韩久月妥协下来了,说到底一顿饭的事,对久月来说无所谓,只是心底多少有些无奈,别人如此真诚,而自己如此虚伪。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