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三章 阴世龙庭
    跟随张旭,两伙人很快来到龙庭所在,林云抬眼望去,便见到一座宛如天宫般的巨大城池。

    说是城池,不如说是巨大的天宫,层层叠叠的宫殿,排列整齐的房屋,青砖碧瓦,连接成一片。

    在最中间的位置更有着一道高大的山丘,高达百丈,宛如巨龙盘旋。

    上面高台林立,宫殿无数,显然就是这阴世龙庭的皇宫所在,在最高处更是有着一个大殿,站在那里足以将整个龙庭纳入眼帘。

    到了龙庭外围,张旭率领的北衙禁军,就停了下来,副将负责安排林云的手下去了军营,唯有林云跟着张旭向前走。

    两人一路来到那个在山丘之上的大殿。

    到了这里,张旭反而不再向前,笑着说“我去送先生到这里。”

    “多谢。”

    林云知道凭他的地位,怕是到进不了大殿,便跟着太监进入大殿。

    刚刚迈步进入大殿,林云震惊不已,倒不是说里面有着埋伏,准备给他来个伏兵四起,让他震惊的是里面坐着的人物。

    最上面的是一个身穿龙袍头戴平天冠的帝王,两边一排座位同样是穿着黄袍的皇者,仔细数数连中间那一位,一共有二十七位。

    这是大唐开国以来的历代帝王,死后进入龙庭,镇压大唐龙气。

    下面宴请的臣子同样不是普通人,一个个穿着高冠博带,仔细数来接近百人,这高冠博带可是大儒的标志性服饰,代表了大儒的威严。

    这些家伙竟然全部都是大儒,当然是死后封神的那种。

    但即使如此,也足以让人心惊,这可是大儒,在林云出现之前,整个大唐文风昌盛,也不过只有六人,就是这六人撑起了大唐的半边天。

    而现在在这里接近百人,如果他们能够活着,当真可以称得上是盖压当世,没有任何人敢跟儒家顶牛。

    随着林云进去,本来正在开怀畅饮的帝王大儒,全都放下酒杯,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他。

    半晌太祖开口说道“刚才朕忽然发现远方有浩然正气横贯天空,不知是先生吧。”

    “只是有人阻我去路,小小震慑一番罢了,不想惊动了太祖,还请太祖恕罪。”

    旁边一位大儒站起来说道“听闻先生能够调动浩然正气,对于我等于大儒来说,真是不敢相信,还请先生教我。”

    这就是不相信他,林云也不生气,呼吸间缓缓沟通那冥冥中的浩气长河,猛然间运转胸口那团浩然正气,和浩气长河连接在一起。

    瞬间一股浩然正气从天而降,如天河倒灌直接冲入大殿当中,使整个大殿布满了浓郁的浩然正气,随即缓缓消失。

    这一幕看在眼里,一群大儒脸色复杂,但还是全部起身,整理衣冠,躬身一礼,喊道“我等见过先贤。”

    就连大唐那二十七位帝王,除了太祖依旧端坐龙椅,其他人也站起身以示尊敬。

    这倒不是说他们畏惧了林云,而是对于儒家先贤的尊重,儒家先贤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乃是儒家里程碑式的人物,哪怕大唐立国五百年,也不曾出过这种人物,可见儒家先贤的难以成就。

    可以说若非机缘未至,未必就不能成为开宗立派的一代祖师。

    现在一位儒家先贤,从沉睡中苏醒,来到他们面前,怎能让他们不予以尊重。

    这就像是面对家中长辈,你内心尊不尊重是一回事,表面上至少要尊重,哪怕是帝王面对皇叔,也要给予一定的礼遇,要不然那就是不孝。

    儒家讲究以孝治天下,若自身都不孝,又有谁能相信。

    “当不得诸位大礼。”

    林云随手施展了个充满古风的儒家礼仪,他既然早有心想要冒充儒家先贤,怎会没有准备,这礼仪就是准备的一种。

    “先生请坐。”

    “多谢太祖。”

    当即这上百大儒中排在第一位的,就给他让了位置,让他坐下。

    林云也不客气,堂而皇之坐在那里。

    儒家先贤和大儒是两个本质的区别,当得起这个位置。

    “这次先生忽然驾临我龙庭,不知有何要事。”

    “也没什么,只是阳间上将军郑宇,未曾听过我的名号,认为我这个儒家先贤是假冒的,特地让我入京一叙。”

    当即就有大儒拍案而起。“郑宇小儿安敢辱我,先生请稍等,我这就上去训他一顿。”

    “不用如此,不知这位是……”

    “吾乃郑维勤,添为郑家先祖。”

    这是郑家的老祖宗啊,真要是上去,不管郑宇这个上将军平日里如何威风,照样训得跟孙子似的。

    谁让他本就是孙子,甚至还可能是重孙子,乃至玄孙、来孙。

    被自家老祖宗训斥,哪怕心中有再多怒火,照样不敢发泄,只能低着头挨训。

    “只是小事,不敢劳烦郑兄。”

    郑维勤躬身一礼坐下,这话他也就是说说,阴阳两隔又岂是说着玩的,即使他是大儒,想要上去也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为了这等小事不值得。

    “想要替我证明,诸位只需在这文书上盖章即可。”

    林云随手从袖中拿出一本文书。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可这么点事情,他们怎会拒绝。

    当即这些家伙,有一个算一个,在上面或签上自己的大名,或拿出携带的印章盖在上面。

    每写一个名字,文书上面就光亮一分,等到所有的人盖完,几乎散发出璀璨光芒。

    谁让这是一位位帝王,一个个大儒,哪一位在生前不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哪怕在死后依旧风光无限,实力超凡。

    他们所盖上的印章都动用了大唐龙气,这么一本小小的文书,已然成为最为顶级的法器。

    这一幕看在太祖眼中,都闪过一丝贪婪,大唐二十七位帝王的印章,他还容易凑齐,可这上百大儒的印章,哪有那么容易,想要让他们签这印章,必须动用浩然正气。

    而大儒失去了连接浩气长河的能力,浩然正气积攒困难,不说用一滴少一滴,但也相差不远,平时自己都舍不得用,更何况去帮他盖这印章,也只有儒家先贤,才能有这样的号召力。

    当然即使太祖再眼馋,也不可能去抢夺,这倒不是说林云有着多强的实力,能够让太祖忌惮。

    事实上浩然正气即使再为强大,可是面对着二十七位帝王,上百位大儒,又能算得了什么,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淹死他。

    太祖所看重的,是林云所带来的影响力,以及能否请他坐镇龙庭,别看儒家到现在还有七八位存活的儒家先贤,看似很多,其实很少。

    这几位儒家先贤,只是知道尚存于世,至于到底在哪,正在干什么,谁也不知道。

    真正能够真正说清楚来历知晓位置的,只有三位,而这三位,全都是以前朝代存留下来,跟大唐龙庭并不是一条心。

    或维持着当年旧朝龙庭,或已早已自立门户,成为一方神祇,根本不看大唐龙庭眼色行事。

    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位不知名的儒家先贤,他当然要好好拉拢一番。

    若是够请他坐镇龙庭,那就更好了,别看大唐龙庭聚集了上百位大儒,底蕴深厚,可对于那些活了数千年的神祇来说,照样看不起,鄙视一句暴发户。

    认为没有让他们佩服的底蕴,而这底蕴便是儒家先贤。

    你说你实力强大,底蕴深厚,传承久远,可连个儒家先贤都没有,就是如此的底蕴深厚?

    完全是被鄙视的对象,提起来都是泪啊。

    若是林云能够答应坐镇龙庭,不是弥补了这个缺陷。

    说什么也要试一试,看看能否拉拢过来。

    和颜悦色询问道“不知先生是哪里人士,出自哪里?”

    “吾乃林睿,自白云山而来,乃是虚幻空间之主,白云山山神。”

    太祖脸色一僵,他是问的林云哪年成为大儒,成为先贤,什么时候问他现在住在哪,见他不想多说,也就没有多问,嘱咐手下开宴。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