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六章 一点点
    擂台边上,公子羽的琴童俞琴,正旁若无人的抚着琴。

    琴声萧瑟,似金戈交响,让整个九华山,都顶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云雾升腾而起,笼罩在整个山峰之上,遮住了四周苍茫的景色,更显出一种说不出的悲凉和阴郁。

    方平生抬头一看,就看到了那个高大的身形,正闭目挺立在擂台之上,而他的背上,还背着一把巨大的铁剑!

    锋利的气息,肆意的在场中荡漾着,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就仿佛要将人的神魂都撕裂开来。

    正是燕南飞。

    而听见方平走过来,他才缓缓睁开眼,眼神里随之爆发出一丝如摄人的光芒,似是一柄利剑,直刺而来。

    “我原以为你会早一点来,没想到还是拖了这么长时间?”

    方平生咧嘴一笑,神情显得很是放松,调侃道。

    “只要还在决斗的时限内不就好了?难不成你是从昨天或者前天起,就已经站在这儿等我了吗?那可真够累的!”

    听闻此,燕南飞也不生气,淡然道,“来者是客,你远道而来,我自是得表示的郑重一点!”

    此时此刻,两人虽然看似是随意的交谈着,可那两双眼睛,却都是紧紧的盯着对方,那眸子里的杀意,更是丝毫不加掩饰!

    方平生咧嘴一笑,“郑重是应该的,毕竟是将要亲手了结你性命的人,你是该好好对待!”

    燕南飞眼神一凝,森然道,“你这么有把握?”

    “我不知道你的实力,自然不会有把握,但我知道你没把握!”

    “哦,那我倒要听听了!”

    方平生挑了挑眉,缓步走上了擂台,一边走一边道。

    “你我实力相当,生死之争,只在一线之间,而这一线,便是心境!”

    “若是你真有把握杀了我,早在紫阳观中就可以出手,但你却并没有,只是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实力,无非就是想让我心生疑虑,甚至畏从心起!”

    “而当前这一路而来,你先是派个魅惑人心的尼姑接引我,又叫人在这拨弄琴弦,也不过是想要分散我的注意!”

    “你这诸般计策,只能说明你没有把我杀了我,既然从一开始你就在自己的心里定下了这个基调,你又怎么能杀了我?”

    “所以我很有把握!”

    燕南飞轻哼一声,开口道,“力量是战斗的手段,计策同样也是,两者本就是相相辅相成的,我又为何不能用?”

    “你修得应该是剑道吧!”方平生礼貌性的一笑,继续道。

    “其他人倒是无所谓,但剑者之心,在于一往无前,一剑既出,天下皆破,剑即是人,人既是剑!”

    “你既修剑道,却又耗心于计谋,致使剑意蒙尘,那手中长剑又何以无坚不摧,斩尽天下?”

    “所以,我才说我一定会赢!”

    可听闻此,燕南飞却没有在再多说一句,只是又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一瞬间,他身上的那似是要切割灵魂的锐气,突然散尽殆尽,整个人变得就仿若一尊石像般,毫不起眼。

    而也恰在此时,方平生的身体,随之陡然间绷紧了起来。

    虽然他口中似是随意的调侃着,但他知道,此情此景,比其他任何时候都要来的更加凶险。

    之前无论是萧四无三人,还是多情子,他都没有太过在乎。

    因为他知道,以他两百多点的体质,那几人根本就不可能杀死他,一切的战斗都,只不是是他在磨练自己。

    但燕南飞就不一样了,仅从那空气中荡漾的锐利之气,他就知道,若是被那一剑斩中,他将必死无疑。

    空气骤然凝滞了下来,只有那琴声还在交响。

    蓦的,燕南飞的眼睛突然睁了开来,眼睛里骤然爆发出璀璨的光芒,比之刚才,不知锐利锋芒多少倍。

    然后便一剑而出!

    恰如银龙出水,浩荡的剑芒,直仿佛要将整个世界都照亮。

    而就在那出剑的瞬间,那剑刃就仿佛是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直接就到了方平生的眼前。

    剑还未到,剑意却已经直刺神魂,似是要将人的意识都搅碎开来。

    然而,就在那剑刃刚刚一动的瞬间,方平生却也已经没有丝毫迟疑的,脚下一踏,一步向着旁边就跳了开来开。

    凝实的气魄瞬间附着在身上,只在原地留下几道残影,眨眼间便已及至几十米外。

    但也只一瞬间,燕南飞的剑,又已轰然而至,如惊鸿利电,划破长空,直追他而来!

    琴声急弹,在那浩荡的剑芒下,方平生的身形仿佛渺小的不值一提,那剑之所指,周边的一切都被斩成了碎渣。

    转眼看去,只见你擂台周边的抄手游廊,就如断脊的巨龙一般,依次轰然倒塌,而四周的看台,也都直接被一剑劈成了碎渣。

    碎石乱飞,木屑瓦砾,如雨点般打在方平生的身上,可他的脚下却没有一丝的停留,身形急速的在那恢弘的建筑中闪烁着!

    以他现在的力量,想要摧垮这整个建筑,自然是轻而易举,但纵然是他那所向披靡的拳头,也绝没有这般可怕的威力

    周边的建筑,不断地向着倒塌,眨眼间,那整个擂台的周围,竟被直接拆成了一片废墟。

    半响后,身后的剑终于停了下来,而方平生则轻轻一跃,跳了开来。

    剑刃入鞘,燕南飞冷冷的站在原地,眼神中满是森然。

    “你不是很有把握吗,如今看来,难不成是逃跑把握?”

    “怎么会?”

    虽然那满是尘土的身上,看起来实在是狼狈不堪,可方平生眼神中,却透着一丝无边的自信。

    “既然你这么着急,那我也不能拂了你的好意,总得快速送你上路才行!”

    燕南飞嘴角泛起一丝嘲讽,“怎么,刚才的大话又要再来一遍吗?”

    方平生轻笑一声,“其实,从你刚才出剑的那一刹那,我就知道之前的小事情,对你的剑意根本就没有产生影响!”

    “也就是说,你那所有小动作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让我心生疑虑,而是为了让我看轻于你,让我变得自大,然后自以为是的冲向你!”

    “可惜,我的心里已经如磐石一般,你的计策也早就被我看通透,我故意那样说,其实和你的想法一模一样!”

    听闻这话,燕南飞的脸上终于闪过了一丝动容,眼神当即一凝,冷然道。

    “既然你连这都算到了,那就别废话了,好好的来一场吧,是生是死,用实力说话!”

    可哪知方平生却还是没有动手的意思,开口问道,

    “在上一个世界时,我和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结下了仇,因此才会被直接召唤这个晋升世界,你应该就是他请来的帮手吧!”

    燕南飞没有说话,显然是默认了。

    见此,方平生便继续道,“在上一个世界时,我曾问过另一个人,晋升世界里是否只能有一个人活下来,她说如果有特殊道具的话,便不会死,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道具!”

    燕南飞的眼神脸色骤然一僵,开口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方平生轻笑一声,眼神里带上了戏谑。

    “我之前就说过,你我实力相当,生死之争又只在一线之间,而这一线,便是心境!”

    “若说之前我所说的那些小事,你确实不在乎!但生死之战之前,你却已经为自己找好了后路,这种事情又岂会作假,也就是说明你根本就没有与我一战的信念!”

    “你心中有疑,力不能展,而我一往无前,则这所向披靡,所以我肯定会赢。”

    “真想没想到你竟然如此能说,好一个歪理邪说啊。”

    一听此,燕南飞顿时大笑起来,“只可惜,你的这套理论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我既然有这道具,岂不也正说明我可以无惧生死,既然我已经无惧生死,那我难打还会怕你不成?”

    “怕死就是怕死,你要明白本性改变不了!”

    方平生冷笑一声,“更重要的是,虽然那眼镜男许给了你不少好处,但在生死之间,你肯定会犹豫,他值不值得你付出这样的代价!”

    他说着竟又仿佛是看透了未来一般,突然描述起之后的情景。

    “接下来,我便会拼死一搏,涌动起自己所有的力气,向你而去!”

    “而就在那最关键的时刻,你定然会下意识的犹豫,下意识的觉得不值!”

    “可你的剑心,却绝不容许你后退,于是再次你一剑刺来,但就在你犹豫的那一刹那,却已经足够我将匕首,送进你的脖子!”

    燕南飞一愣,似是有些没有明白过来,然后就突然看到方平生一脚急速踏出,一拳向着砸了过来。

    身形瞬间暴涨至三米左右,浩荡的气魄,当即就方平生的身边凝聚开来。

    无穷的气流随之猛烈的涌动开来,直卷起起巨大的拳风,山呼海啸的就向前而去,就仿佛遮掩了整个世界一般,只在眨眼间,就已经及至燕南飞的身前。

    燕南飞眼神一凝,似是犹豫了那么刹那,身体中随之突然飞出了一道点点的星光,融入了那虚空之中。

    然后就被方平生轻而易举的砸在了他的身上,直接将其砸成了肉泥!

    看了看那光芒消失的方向,方平生咧了咧嘴角,这才献出了一丝笑意。

    “你看,你心中有疑,而我一往无前,就差这么一点点!”

    就在这时,方平生眼前的空间,却突然裂了开来,一条白色的阶梯,也随之从那空间的裂缝中,架了下来。

    看了看前方的空间,方平生心中不由得的惊疑起来。

    前方,莫非就是眼镜男和白纱女所在的空间?也就是那张【身份卡】上写的诸天万界?

    想了想,他当即便一步踏了上去。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