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我恨我自己无能 新
    彭飞的世界,在那一瞬间崩塌,周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崩溃中彭飞几乎连爬带滚扑到晴岚边上,看着浑身是血的女孩,他已泣不成声。

    沾染的白色裙子,被鲜血染红,艳丽得有些刺眼,宛如一只跌落尘埃的蝴蝶。

    十几分钟后,伴随着急促鸣笛声,救护车从远处开来,将姐弟两人抬进车里后,消失在夜色里。

    彭飞的心都要碎了,他宁愿现在躺在上面是自己。

    双方家长最后就赶来了,跟彭飞汇合之后,直奔医院而去。

    进了医院,护士告知,小阳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晕倒了,现在正在病房里休息。

    而晴岚,正在抢救中。

    几人在抢救室外焦急地等待着,抢救室里亮着的灯光,成了所有人的希望之光。

    “求求你,一定要挺住!”彭飞在心中暗暗祈祷着。

    耳边,晴岚的母亲的哭声传来,听得彭飞心更难受。他不知道该怎么向晴岚的父母交待。

    面对女儿的生死未卜,这个中年人脸上,蒙上了一层浓浓的愁云。

    彭飞低头抓着头发,不敢抬头去看晴岚的父母。

    一只宽厚的手掌,拍在彭飞的肩膀上,彭飞转头,看到彭德顺已经坐到自己边上了。

    彭德顺没有说话,只是给了彭飞一个安慰的眼神。

    他们现在所能做的,也就只剩静静等待结果了。

    氛围有些沉重,压抑的可怕,空气都像是要凝滞了,彭飞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晴岚母亲低声啜泣,让人更加揪心。

    边上的晴岚父亲,突然起身,径直走到彭飞面前,声音有些沙哑:“你和我女儿是什么关系?”

    彭飞勉强抬头,强忍着情绪,倒也没有隐瞒,说道:“我是他男朋友,叔叔。”

    晴岚的目前显然没想到自己的女人和这个小伙子是情侣,有些意外,晴岚的母亲听到彭飞的回答,带着泪光的眼神,也落在彭飞身上。

    晴岚父亲并没有再去追问什么,叹息中说道:“我相信我女儿的眼光,也相信他的选择。”这话一出,彭飞心里愧疚更甚。

    没等彭飞回应,晴岚父亲话锋一转,同时死死盯着彭飞,质问道:“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彭飞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晚上的事情太过复杂,有太多不能说的东西,沉默了半晌,这才哽咽着说道:“她,她是为了救我,才…”说着眼泪没有绷住,哭出声来。

    晚上的事情,实在无法如实地说清楚,彭飞只能编织这么一个谎言。

    别无他法,他只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

    晴岚父亲一声叹息,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没有再追问下去,久久无语。

    彭飞心如刀绞,满含愧疚地说道:“叔叔,我,对不住你们。”

    晴岚父亲摆摆手,打住彭飞,语气无力地说道:“孩子,不怪你。”

    说着便转身离开,走到晴岚母亲身边,两人依偎着。

    “嘭!”手术室一暗,大门打开,医生从里面走出。

    几人赶紧冲了上去,围住医生,晴岚母亲颤抖着问道:“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年轻的脸上一片黯淡,语气低落地说道:“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希望在这一瞬间,终于破灭。

    五雷轰顶的感觉袭来,晴岚母亲瘫坐在地,哭声大作,泪如雨下。

    中年人压抑着的情绪,再也绷不住了,一下被点燃,眼泪瞬间就狂涌而出。

    彭飞感觉世界末日来临一般,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像是被抽光了所有的精气神,无力的靠着墙上,顺着墙壁滑落跌坐在地。

    一只手捂着嘴巴,一只手抓着头发,埋头呜咽。

    晴岚母亲突然发疯似的,拼了命一般冲向彭飞,嚎啕大哭中冲彭飞吼道:“你还我女儿,你还我女儿。”

    晴岚父亲强忍悲痛,死死抱住妻子,哭着说道:“别这样,娃他妈。”

    彭飞脑海里一片空白,仿佛不知自己置身何地,眼前一黑,失去了所有知觉。

    等到醒来了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了。

    彭飞睁开眼睛,一时间无法适应白天的亮光,只觉得眼睛刺痛不已。

    心里空了一大块,脸上没有半点血色,嘴唇干裂起皮,脑子里一片混沌。

    彭德顺走了进来,端着一晚稀饭,说道:“醒了啊,吃点东西吧。”

    彭飞一动不动如同木偶,彭德顺一声长叹,无奈只能自己施为,将稀饭一勺一勺送到彭飞嘴边。

    彭飞的嘴巴机械性蠕动着,感觉有进去食道的,不是稀饭,而是粘稠的胶水,让他觉得一阵气短。

    “咳咳!”咳了一声,“哇”的一下,刚进入胃里那些少的可怜的稀饭,全都吐了出来。

    彭德顺连忙抚着彭飞后背,给儿子顺顺气。

    彭飞面无表情,难受地仰了仰头,便彭德顺扶着,平躺在床上。

    彭飞双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像是一具尸体。眼泪顺着眼角,无声滑落。

    彭德顺默默收拾着彭飞的呕吐物,之后悄然离开。

    下午的时候,警察上门,要想从彭飞这得到一点信息,但看到彭飞不死不活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离开了。

    浑浑噩噩过了几天,彭飞终于能简单的活动了。

    警察也再次上门了。

    “节哀。”年长的警察,似乎是见惯了生离死别,叹息着说了一句,对彭飞投以同情的眼光。

    年轻一点的警察,实在是不忍再看,只好出去呆在了外边。

    彭飞没有任何动作,蠕动嘴唇,发出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道:“问吧。”

    年长的警察点点头,语气轻柔:“我们已经问训了肇事司机,他说那晚他们姐弟俩突然都冲在路中间,你撞开了弟弟,却没能救下姐姐,是吗?”

    话音落下,那晚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涌上心头,彭飞痛苦的闭上眼睛,点点头:“是的。”

    “为什么呢?”

    彭飞麻木地摇摇头:“我不知道。”

    有些话他只能烂在心里,说出来也几个人会相信。

    警察有些意外,他们其实并不相信肇事司机的话,但彭飞这个当事人,但从彭飞这个当事人这里,却没有得到他们意料的答案,这不由让他感到诧异,但他还是用笔在本子上记录着。

    一番问话很快就结束了,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警察正待离开,突然停下脚步,回头说道:“她已经下葬了。”

    彭飞的哭声瞬间响彻屋里。

    警察走过来拍拍彭飞肩膀:“节哀,这不能怪你。另外,那个男孩,据我们调查,像是卷入了邪教事件里,我们这边还在调查,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些了。”

    彭飞眼神一下子变得可怕起来,隐约中有些压制不住的怒火。

    但他很快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问道:“你们有没有去过她家那边?”

    警察摇头道:“照顾到死者家属的情绪,我们暂未对那边采取行动。”

    “拜托你们一件事,那边去的话,能不能帮我瞒一下,就说是她为了救我。”彭飞近乎哀求道。

    警察不解,问道:“为什么?”

    彭飞低声说道:“我不想这孩子,背负着她姐惨痛的结果生活下去,就让他恨我吧。”

    警察一怔,有些心疼地看着眼前这个小伙,语气郑重地说道:“我尽力争取。”

    “谢谢。”彭飞感激地说道。

    警察没再说什么,离开了彭飞家里。

    此刻他终于明白那天晚上,那个人头说的那句“让我再试试看你到底合不合格。”

    连带着,警察临走时说的男孩像是卷入了邪教事件,也变得清晰起来。

    彭飞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这些人付出代价。

    彭飞的出神地望着窗外湛蓝澄澈的天空,阳光洒落进来,彭飞却觉得,全身冰冷。

    恍然中女孩出现在彭飞的眼前对着他笑。

    彭飞强忍着情绪咧嘴冲着女孩一笑。。

    “你会怪我吗?我知道你不会怪我。”

    彭飞把头埋在被子里,自言自语:“可是我恨我自己无能啊!”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