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9-30.第九章 日出远野[第三十回]
    第九章日出远野

    第三十回

    德默先前差点就用熔岩之拳把雷克斯山庄的恶灵轰成了渣,这会导致刻魂炼金一无所获,白忙一场。

    通灵师小姐对这事并不在意,刻魂炼金却有些耿耿于怀,难免又说了大块头两句。

    大块头德默只好向刻魂炼金赔礼道歉,希望得到谅解。我心想:德默这家伙奴颜婢膝,肯定是为了讨好美丽的娜娜小姐。

    可惜,通灵师巫格鲁·娜没有搭理大块头,她走向了华衣魔法师希克德里芬的尸体,好像是在附近的地上找寻着什么。

    我这时候想起来了,记载着邪法术的魔法笔记被希克带在身上。希克遇害时,那本笔记从他的法师袍里掉了出来。

    如果不对那本魔法笔记进行妥善的处置,尊尼·雷克斯的邪法术还是会流传下去,诡怖的恶灵不知何时又将卷土重来。

    大块头德默俯身拾起了那本魔法笔记,说道,“这种伤天害理的东西,不如一把火烧了吧!免得后患无穷!”

    “交给我家小姐保管就好了,”通灵师小姐的刻魂炼金有不同的意见,“今后我还可以研究一番,或许会有用处。”

    “哦?不需要毁掉的吗?”德默这个人向来都很随便,并不是那种固执的人。更何况,他对娜娜小姐言听计从,这就把法师尤托留下的魔法笔记递了出去。

    见到大块头略有犹疑,刻魂炼金用老者的声音说道,“怎么?你担心我家小姐用邪法术去害人?”

    “通灵师的秘库里收藏着许多比这更邪异的东西,”通灵师小姐巫格鲁·娜稍微考虑了一下,把魔法笔记从德默的手里接了过去,“这本魔法笔记放在那里,会很安全。”

    “交给娜娜小姐,我哪有不放心的,”说罢,德默对那魔法笔记也就不在意了。

    虽说通灵师小姐是暗影魔女,但我很信任巫格鲁·娜,她要怎么处理记载着邪法术的魔法笔记,我都没意见。

    再说了,我即便有别的想法,也阻止不了通灵师小姐拿走那本笔记。况且,那笔记对我更是毫无用处,我何必去操心。

    只不过,刻魂炼金巫格鲁是否会利用邪法术祭炼骷髅火球,搞出什么怪异诡奇的名堂,那我就不知道了。

    通灵师小姐收好了魔法笔记,战场上已经没什么好回收的了,她说道,“尤托卧室地板的暗门里有不少和通灵师有关的物件,我要把那些都带走。”

    “不错,灵异调查局以后必定会对雷克斯山庄进行彻底的大搜查,”刻魂炼金赞同道,“我们和尤托的关系不能暴露,最好永远是秘密,要把相关证据全都转移销毁。”

    对此,我和德默都没有理由反对。大魔法师尤托·克洛罗在他的山庄里用邪术创造恶灵不死族,这件事如果被揭发出来,肯定是灵异调查局的大丑闻。若再牵连到通灵师,事态将会扩大到难以收拾的地步。所以,有些真相还是不公布的好。

    于是,我和德默陪伴着通灵师小姐。我们三人离开庭院,回到了山庄里。

    一边走,我们一边商量怎么应付相关部门的调查。雷克斯山庄出了那么大的事,我与德默免不了会受到治安厅和灵异调查局的询问。通灵师小姐倒是可以一走了之,谁也找不到他。

    由于德默不想让别人知晓他有替身异能,因此我们决定,消灭恶灵的功劳全都属于通灵师小姐一个人。

    有人问起,我们就说是希克·德里芬企图霸占山庄的财产,所以实施了谋杀,却唤醒了被封印的恶灵。是神秘的通灵师小姐拯救了大家,把恶灵毁灭掉的。

    坏法师希克犯下杀人罪行,那是事实。法师尤托则是为了保护周边地区的民众,因此才把恶灵封印在山庄里。我想,灵异调查局应该会接受这种说法。

    至于通灵师小姐,灵异调查员当然可以去向她问询求证,前提是先要找到她。

    商议妥当之后,正要上楼前往尤托的卧室,却听到山庄大厅那边传来了呼喊声,“有人吗?有人吗?人都到哪里去了?”

    听那声音,似乎既有些熟悉,又很陌生。通灵师小姐听出了那是谁的声音,她说道,“是山庄的那个男佣,我在荒野墓地的废弃教堂里救了他和一名车夫。”

    “噢!使他!”我想起来了,是那个走路姿势有些像僵尸的男佣,他和我家的车夫先生前往我家的牧场报信去了。因为大暴雨的关系,男佣和车夫耽搁了整整一天,这才返回雷克斯山庄。但不管怎么说,那男佣还是回来了,他肯定还带来了接我回家的人。

    通灵师小姐显然不愿意让人看到她,这就说道,“你们去应付吧!我走了。”

    我和德默当即明白,通灵师巫格鲁·娜所谓的“走了”,就是在向我们道别。

    大块头德默忍不住问道,“娜娜小姐!我想念你的时候,要怎样才能够联系到你呢!”

    通灵师小姐还未回答,刻魂炼金抢着说,“我家小姐是行踪不定的幽影,或许某一天,你还会听到有关于我们的传闻。”

    意思很明确,通灵师小姐没有联络方式。即便有,也不能随便告诉别人。

    德默却是不死心,“我是随风飘荡的流云,娜娜小姐,请让我跟随你吧!让我和你一起走!”

    “抱歉,这不符合规矩,我不能让你跟着我,”通灵师小姐露出微笑,“还是让幽影和流云不期而遇吧!”

    “那会是在什么时候!”德默依依不舍地问。

    通灵师小姐随口答道,“大约会是在夜晚。”

    我也很舍不得通灵师小姐就这么走了,“那我呢!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吗?”

    没想到,通灵师巫格鲁·娜主动拥抱了我一下,亲切地在我耳畔说道,“后会有期!”

    刻魂炼金巫格鲁也对我说,“葛瑞斯,你是有缘人,命运还会让我们相会的,或许就在不远的将来。”

    “嗯!”我点了点头,险些就要落泪了,“我家就在附近,地址是固定的,如果可以的话,请写信给我。”

    “我很高兴能认识你们两个,”通灵师小姐看了看我,有看了看德默,然后走上了通往山庄高层的楼梯。

    我和德默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听见那个山庄男佣的呼喊声越来越近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