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在今朝第三十八章
    王午龙缓缓转动着身下的石轮椅,在出洞的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

    即使已经时近冬日,临近黄昏,阳光里依旧掺杂着丝丝令人难以察觉的热度。

    这种热度叫做光明。

    他承认自己是个懦夫,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出来过了,千年以来,他顶多也就是站在洞口看看这山头日落日出,四季变幻,连踏出一步的勇气都没有。

    他龟缩在这阴暗潮湿的山洞里,被仇恨深埋,惧怕阳光,惧怕一切。

    仿佛外界的所有都与他无关。

    而今,他终于看见了光明,看见了血红的落日,看见了如斯的晚霞。

    这些美景好似从未放弃过他。

    男儿有泪不轻弹,他偷偷哽咽了一声,生怕被身边的两人发现,结果回头一看,王午龙已经哭的稀里哗啦,林祥也哭的面目扭曲。

    “……”

    “……”

    “……”

    王午龙抽噎了一下:“晨哥你哭什么?”

    王晨龙老泪纵横:“心里高兴。”

    “无……林祥你哭什么?”

    林祥用衣袖擦了擦双眼,然后张大嘴挤眉弄眼的抬了抬头猛眨眼,防止眼泪滑落:“心里感动。”

    王午龙皱了皱眉鼻子:“我既高兴又感动。”

    话音刚落,三人就紧紧抱在了一起,谁看谁也不害臊了,哭了个稀里哗啦。

    回头一看,洞口处挤了无数个妖怪脑袋,也是个个眼睛泛红,一眨一眨看在他们三人。

    “大王……我们等你回来!”

    “大王!别不要我们!”

    “大王!别走!”

    “大王……

    王午龙一脸纠结与不舍,他回过身,似是要跟手下的兄弟们交代些什么。

    王晨龙和林祥看情况不对,赶紧拉着王午龙传送走了。

    ——————

    炎柳巷,了事人。

    林祥对两兄弟道:“进来坐坐否?”

    王晨龙摇头:“我先带我弟弟回店里。”

    没成想王午龙却道:“晨哥,我想进去看看。”

    王晨龙皱眉:“他这了事人有个狗屁看头,整个炎柳巷最大的网吧就是你哥我开的!”

    王午龙一脸崇拜。

    王晨龙继续道:“咱家一间厕所都比他了事人要大!”

    林祥歪了歪嘴,还炎柳巷最大网吧……

    炎柳巷就他一家网吧好吧……

    屁大点的地方,往来出没的全是老年人,还好意思用“整个”和“最大”二词形容……

    林祥道:“那也行,天色不早了,你们兄弟俩回去以后早点休息。”

    “等等!”王晨龙喊道。

    林祥回头:“咋了龙哥?”

    “我突然也想进去看看,没进去过挺好奇的。”

    “……”

    “……”

    林祥忍不住朝天就是一个白眼,那你刚刚逼逼那么多干嘛!

    “请进!”

    王晨龙听闻冥王制作的结界阴中带阳,阳中带阴,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俱全,怪异无比,于是问道:“这结界不会打我俩吧?”

    林祥拍了拍胸脯:“说啥呢,当我死的啊,我在这,不会的!”

    王晨龙一听,将心放到肚子里,推着王午龙就进了了事人。

    两兄弟一进到了事人的小世界,就如同没见过世面一般开始大呼小叫。

    王晨龙看着屏风大叫:“汉朝的东西!玉的!玉的!”

    而后又摸了摸红木桌上的淡青色花瓶:“也是汉朝的!”

    林祥一脸无语,心道:你丫可是一条龙!为啥整的跟没见过啥世面似的……

    王晨龙咂咂嘴:“把这两样东西卖了,我又能开十家连锁网吧。”

    林祥笑道:“那你干脆把炎柳巷的商户都赶走,开成网吧一条街算了。”

    “有道理……”

    “赔不死你我跟你姓好吧!”

    “……”

    “炎柳巷这种老年活动会一般的地方,开一家你独大,施施咒生意好我没话说,你还想开连锁……哎,不过你可以在全国各地开连锁,然后都施紫气东来咒,生意肯定火爆!”林祥突然提议道。

    “我就是这个意思啊,到时候聘请你们了事人所有员工去给我当经理。”

    “真的吗?工资会超过三千吗?管吃管住吗?”

    王午龙疑惑的打断道:“你们说的就像冥王真的会把他的古董拿给你们卖一样……”

    “……”

    “……”

    两人一听,面面相觑,冷静片刻,推着王午龙过了屏风。

    三人进了了事人前厅。

    林祥介绍:“这个榻子,是我平时睡觉的玩耍的地方。”

    王晨龙点头:“也是古董,榻上铺的是上古异兽异刃虎的皮啊!”

    “什么虎?”

    “异刃虎,我也只是听说过,因为这类虎种灭绝的时候,我还远没有出生呢。”

    “那你是如何得知这是那个什么虎的皮?”

    “图片上见过。”

    林祥点点头:“这奸商宝贝不少啊!”

    “上天入地,鬼使神通……”王晨龙看到榻后墙上挂着的这副巨大中堂,不由道:“这应该也是古董吧,看起来像唐朝的东西,两边的字笔迹工整,苍劲有力,中间这副画,画里的人好像你啊林祥……”

    林祥扶额:“龙哥您是来考古了吗?”

    “真的像你啊,你没发现吗?”

    林祥摇头:“真没发现。”

    “好吧,可能你眼拙。”

    “……”

    “走走走我带你们去冥王的房间参观参观!别在这里耽误时间了!这里有啥好看的!”

    “行。”

    王晨龙推着王午龙跟在林祥身后。

    林祥路过后院时如同导游一般介绍:“大家请看这个亭子!这可不是一般的亭子!这是一个受到诅咒的凉亭!你们看到那一黑一白下棋的人了吗?黑衣人下黑棋,白衣人下白棋!他们都背负着千年诅咒!只能生生世世在此地下棋!”

    王晨龙:“神奇!”

    王午龙:“神奇神奇!”

    林祥看兄弟二人被自己唬的一愣一愣,于是继续道:“那个白衣人,名字叫邪魂!一旦被他对上眼,就会被传送到虚数空间!”

    “世间还有此等厉害的角色……”王午龙惊叹道。

    “那是!我曾多次遭到邪魂暗算!要不是我智勇双全,你们早就见不到我了!”

    王晨龙脸不红心不跳的跟声:“我知道,我以前最少打死过十个邪魂!”

    林祥顺话接话:“那你打的肯定是低级邪魂,亭内的这个是高级邪魂,十分厉害!三界之内只此一家!”

    白邪魂突然实体化,一脸懵逼的看了眼三人,完全不知道林祥给自己安排了个什么角色,继续和替身对弈。

    林祥继续道:“还有背对着咱们的这个黑衣人,也不是善茬,十分厉害!只有他能打过高级邪魂!”

    两兄弟听的一愣一愣,将头伸过去看。

    林祥道:“走,我们可以近距离观赏观赏,但是不能拍照哦!”

    王午龙将轮椅送到最近。

    林祥连忙阻拦:“别!龙二哥请在亭外观看!亭内危险!”

    王晨龙一听,连忙将王午龙的轮椅往后拉了拉。

    只见那身穿墨色长衫的人扭过头来,竟是个纸扎的人儿,眉眼五官皆是墨画而成,脸颊腮红十分浓重,纸人对着三人僵硬的一笑,然后定格在那里。四周瞬间响起了咔咔咔的笑声,时远时近。

    莫名诡异……

    兄弟俩到抽一口冷气。

    林祥平淡道:“不用怕,有我在!”

    王晨龙又惊又疑:“这应该是替身吧?”

    “……你知道替身?”

    王晨龙点头:“扎纸点魂术,我听过一点。”

    林祥立刻悻悻道:“好吧。”

    “而且那个白衣人的脸和冥王一模一样啊……”

    林祥摆摆手:“你们一定是看错了,走走走,带你们去见冥王本尊!”

    “好吧……”

    冥王的房间在了事人厅堂的正对后,中间刚好隔了凉亭和院子,连成三点一线。

    王午龙笑道:“冥王老儿这死变态,连住所都是按照阴宅的风水来建造的,林祥你一个大活人住在这里,不怕死的早啊!”

    “怕啥,早死晚死都得死,赖活着不如好好死。”林祥无所谓的说完,带头推门进了冥王的房间。

    冥王安静的在榻上打坐沉睡。

    王晨龙先是小心翼翼的进来看了看,见冥王在睡觉,就放肆起来,将等在房外的王午龙推了进来。

    王午龙一进房间就被镜子里自己的倒影吓了一跳!

    镜中倒影和本人完全不同步,神情动作都不一样。

    “我的腿都残废了快三千年,这镜子里的倒影为何能站起来?还能跳舞?还对我笑?这是在勾引我吗?”

    林祥凑过去一看,王午龙镜子里的倒影本来在跳单人舞,现在加上林祥的倒影成了双人舞。

    “这镜子……”王晨龙的影子也投了进去,三人直接开始玩起了手拉手转圈圈。

    “阴灵而已,不用怕,也别管他们。”林祥早已见怪不怪。

    “无名大哥……”王午龙意识说错话,连忙改口:“林祥你懂的真多。”

    林祥也假装没听见,随意回了句:“还行吧。”

    王晨龙第一次进冥王的居所,内心十分好奇,他用手在冥王眼前晃了晃,见冥王睡的很沉,也顾不上礼不礼貌了,在房里一通乱翻乱看。

    林祥看他打开了柜子,忙阻拦道:“有些东西看看就好,但是千万不能动!”

    “我知道,我就是看看,我绝对不拿你老板的一针一线!”话是这样说,王午龙还是拿起冥王的蛤蟆镜戴在脸上试了试。

    “真的不能乱动,我这么说是为了你好,上次我不经冥王同意,翻看了房里的一本书,直接触发了里面的禁制,差点没把我眼睛给烧瞎了……你忘了吗?上次你不是见了?眼睛跟被打了一样!”

    王晨龙一听,吓的直接把蛤蟆镜放回原处:“操,冥王老贼这么阴啊!一本破书至于吗?”

    “也不是破书,三圣书你听过没?”

    “废话,当然听过,奥书,冥卷,鸿经,三界内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我碰的就是奥书的万物志。”

    王晨龙笑了:“你跟冥王在一起别的东西没学会,装逼倒是学的一套一套。”

    林祥眉毛一挑:“你这话几个意思?”

    “三圣书的禁制一般人是触发不了的!”

    “怎么说?”

    “一般人拿了三圣书也没用,就算把脑袋挖空都看不懂。三界之内能看懂三圣书的人,只有两种人。”

    “哪两种?”

    “身上有天机石的人,和三圣书原本的主人!”

    “我身上就有半块天机石,我能看懂很正常啊!”

    王晨龙道:“没说不正常,但是三圣书的禁制只有他原本的主人才能触发!这是冥王本尊沉睡前废了大半功力才做成的禁制,为的就是怕他原本的主人再次拿回三圣书!”

    “可是三圣书本来就是冥王的东西啊!何来原本主人一说?”

    王晨龙笑骂:“放屁,怎么会是他的东西?你懂什么!你这种三界门外汉,跟你说了你也理不清。”

    “冥王本尊是冥王的真身的意思吗?”

    “对,就是可以一手遮天的冥王本尊。”

    “一手遮天是个什么概念……”

    “我就这么给你打个比方,本尊顶十亿个分身,你自行脑补。”

    “我懂,就是本尊等于十亿个现在的冥王哥……”

    王晨龙点点头:“这都不重要,请你以后别装逼了,你个菜鸡,你能触发三圣书的禁制?你怕不是要逗死我,好继承我网吧的一百台机子。”

    “……”

    林祥想说是真的啊!这种事他有什么好骗的啊!会不会是禁制搞错人了……

    听说冥王本尊都沉睡了几万年了,那禁制过期了也说不定啊……

    林祥气的用食指在冥王脑门上戳了一戳:“死奸商,害我丢人!什么破禁制!”

    王晨龙一看,挺有意思的,也跟着戳了一下,就是戳的有点狠了,冥王的身体前后左右晃了几下。

    他哈哈大笑,对着王午龙道:“你看冥王老儿跟个不倒翁一样,午弟你也来试试。”

    “好呀好呀!”王午龙早已跃跃欲试,只见他伸出食指,狠狠一戳,冥王整个人直挺挺的倒在了榻上,后脑勺发出咚——的一声……

    “……”

    “……”

    林祥面无表情的扶起冥王,将他的脑袋放在枕头上,然后道:“咱们走吧?”

    “行!”

    “可以!”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互相点点头,一脸尴尬的退出了冥王的房间。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