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七*空间的秘密(下)
    “简单来说,你最终得到的这种能力,既然不具备战略价值,也不具备战术价值,战斗之中也无法使用,与‘空间’这种说法相比,这不过是个便携一些的随身‘收纳格’而已。”

    稍显刻薄……不,更应该用一针见血这样的词来形容,尼特罗会长一针见血的评价着奈落费劲心思弄出来的东西。

    “好像是这么回事,但很便利不是吗?”对于这种评价,奈落也无从反驳什么。

    通过递退式的心理暗示,她最终似乎将期待值降到了具现念能力之下,因此才做到了所谓的空间具现。但实际上,在潜意识里奈落想要的也不过是个背包栏,所以最终她得到的也不过是个背包栏。

    哪怕是具现系的能力者,靠自己的念能力所具现出来的东西也绝对不可能超出他的期待与想象,更何况严格来说奈落并是具现系的能力者。

    她是特质系的能力者。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小道具的话,那我也就没什么多说的了,不过……这样的暗示法并不可取,最终得到的东西也不过是玩具而已。”

    “嗯,我明白的,会长。”奈落无奈的点了点头,对于具现空间这种东西,她原本还挺自得的。得到了原本不能得到的东西,她自认这证明了自己的智商还是在线的,然而最终得到的评价却是“小道具”。

    猎人协会会长到底是个见多识广的人,难道指望他会对奈落弄出来的这种半吊子具现空间大惊小怪吗?

    念能力的原点虽然具备着四通八达的特征,但一个人最终能去往的方向,往往又是唯一的。

    开拓性还是可取的,也值得表扬,这么想着,在稍作批评之后,会长决定再表达一下认可的意思,“不过能在自己不擅长的能力体系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不错了,这种能力当然是具备实用性的……被七个条件限定住的空间具现能力,果然是该被叫做七度空……”

    “不不,”奈落忙打断了会长的话,“这种半吊子的能力开发,我哪好意思给它取什么名字……”

    鬼知道连抓只蛾子都要取名字的人,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死命的否认什么……除非有人知道她究竟否认的是什么。

    奈落的态度稍有激动,会长有些莫名其妙的眨了眨眼睛,“那还是说回这本书的问题,除了上面一个字都没有之外,它还有什么特殊的吗?”

    “嗯,这是之前我在流星街旅行的时候偶然得到的东西,最初的时候我也觉得它只是一件用来装神弄鬼的东西,然而后来在偶然间我却发现这是一本无论如何都无法被破怀的书,所以我觉得费心思制作了这东西的人,至少应该在上面写点什么……它肯定不是无字之书,只是上面记载的信息无法被解读而已。”奈落解释道。

    这就是她在流星街的时候从古怪的人手里得到的那本古怪的书,一直以来她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东西都相当的在意,受某些古怪知识的毒害,有一次她尝试着用火烤的方式看能不能上面的字显现出来,却一不下心把它整个丢到了火堆里。

    然而就在奈落以为这本书肯定会被烧掉的时候,它却根本一点事都没有,而后又经过了一些其他的尝试之后,她终于确认了这本书具备无法损毁的特性。

    老实说,如果不是体积的问题,她都有心思拿这本书做铠甲了,肯定会坚固的很。这下她越发认定它上面不可能是空白的了,制作它的人难道就是为了让这样的白纸一直流传下去?怎么可能。

    “猎人协会里应该有懂的这种东西的人吧,书籍猎人或者遗迹猎人之类的,比如一直跟在会长身边的,有着猎人协会高级职称、能享受v5教科文组织特殊津贴的那批专家级猎人,叫什么来着?”

    奈落并不擅长解谜,所以想把这东西交给专家看看。

    “你是说十二地支吗?”尼特罗会长试着用双手撕扯手里的东西,果然如同奈落所言,本该被轻易损毁的东西却一点变化都没有发生。

    “材质看起来非常普通,跟一般的书没有什么区别,不过应该是特殊的念能力具现物品吧。”

    “对对,十二地支,里面有人懂得这东西吗?”

    尼特罗看了奈落一眼,然后就把手里书扔了回来,“说不定能有人懂,不过对方能不能帮忙,就看你的交涉能力了,而且想跟那些人取得联系,前提是你得先取得猎人资格。”

    奈落:“……”

    也就是说尼特罗会长并没有任何想要帮忙的意思,奈落当然可以自己找人帮忙,但其中的区别是相当明显的……首先,如果奈落想要联系那种级别的专家级猎人的话,过程会非常麻烦;其次,想请那样的人帮忙必然需要支付庞大的资金,而奈落本人是个穷鬼。

    但如果尼特罗肯帮忙的话,那事情就不一样了,所谓的“十二地支”基本上都是他的狂粉,偶像的一句话比什么都管用。

    然而奈落的小小套路,还没有开始就宣告破产了。

    “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你可以专注于考试的事情了……喔,对了,不要在做流星街的那样的事情了,如果要判刑的话,你估计会被关到世界末日都无法出狱。”最后,尼特罗会长说道。

    刚刚奈落以相当随意的方式谈到了流星街,这说明她对之前的事情根本没有在意,能把一个经由自己的手爆破掉的城市以这么放松的方式说出来,不得不说,奈落的心理和意志确实强大的很。

    “本来我就没有犯罪,自然也就不可能被判刑,真要说的话,我的作为对整个世界来说应该算是英雄式的行为吧?我是‘牺牲我一个,幸福全世界’那类的人才对吧……不过你放心,我对杀人没什么爱好,打了那么一发之后,早就心情通畅了,不会在做这样的事情了。”

    奈落半真半假的保证道。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