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宿命的相逢
    四哥,名为陈鑫,家中排行老四,当然,这不是他叫做四哥的由来,之所以叫他四哥,那是因为他有一个笔名,笔名就叫‘四哥!’

    四哥是一名网络小说作家,同时也是一名非常成功的网络小说作家,也是对徐秀梅影响最大的人之一。可以说,徐秀梅能有今天,除了她自身的努力以外,四哥对他的影响起了很大的作用。

    两人的相识,还要从三年前的那个冬天说起。

    三年前的冬天,也就是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份。那个时候,徐秀梅在一家做手机配件的工厂里工作,是一名最普通不过的员工,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农民工。

    农民工,不是只有在工地上辛勤挥洒汗水的人才叫农民工,工厂里打工的大多数人也是农民工。

    这家工厂名为银翼光学有限公司。

    公司不大,只有几百人的规模,主要从事手机配件加工,专门为一些订单过多的大厂分担一些赶货的压力。

    工厂是两班倒,分白班和夜班,每天八点钟准时上班,但是七点五十五分的时候就必须要来到车间开早会,由每个部门的班组长分配一天的具体任务。

    那一天,徐秀梅清楚的记得是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一号。

    那一天徐秀梅上的是夜班,也就是说,她必须要赶在傍晚七点五十五分的时候进到车间,否则她就会被领导痛斥,甚至是扣掉绩效分。

    正所谓厂有厂规,工厂有工厂的制度,只不过这有些制度对普通工人来说缺少了那么一点温暖的感觉!

    在银翼光学,但凡迟到者,扣绩效两分,换成人民币的话也就是二十块钱,等于一个普通工人平常加班一个多小时的劳动报酬了。

    这一天徐秀梅的身体有些不适,加上是晚上上班,白天睡觉,如此黑白颠倒,睡眠难免不足,所以在时间上就有些仓促了。

    漆黑的夜,乌云笼罩,一种沉闷的气息笼罩着大地,给人以一种压抑的感觉。

    徐秀梅是两个月前独自一人来江北市打工的,人生地不熟,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所以她吃住都是在工厂,这样子的话,既节省了开支,也保证了安全。

    天,似乎要下雨了,徐秀梅从宿舍出来,随便在饭堂吃了几口饭菜,然后匆忙赶往车间。

    尽管她已经很快了,但还是慢了几分,七点四十五分的时候,她刚好赶到打卡的地方,虽然还有十分钟,但是对徐秀梅来说却是非常的紧张。

    进了车间,要想再出来那可是有条件限制的,就是说你如果想要上个厕所,或者喝口水,都是要排队,否则只能等。

    所以,她必须要在这十分钟之内把这些事情都提前解决完,然后还要脱鞋,换车间专用无尘服,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车间外面的走廊并不宽敞,而且堆满了杂物,还零零散散的站了一些人,把本来就狭窄的人行通道弄的更加的拥堵了。

    对此,徐秀梅也没有办法,人行通道不允许放杂物,这个道理谁都明白。但是,不是所有人都会去遵守的,有一些领导对此也是不会重视,甚至暗中默许。

    对于这种情况,像徐秀梅这种普通工人,除了忍气吞声以外,是没有办法的,除非不想干了!

    而那些站在走廊上的人,徐秀梅知道,那是刚刚通过应聘,新来的同事。

    正所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这句话用在工厂里再合适不过了,工厂还是那个工厂,老板还是那个老板,但工厂里的员工却是换了一批又一批。徐秀梅在这家公司做了两个多月,可是,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身边的同事换了多少茬了。几乎每天都有老同事离去,也几乎每天都有新同事进来。有些人,甚至只是在车间里做了半天,或者一天,然后还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就走了!

    对此,徐秀梅都已经麻木,或许,所有的打工者都是这样子的吧!

    时间仓促,徐秀梅的脚步变得匆忙,如果迟到的话,意味着一个多小时的加班又白加了。

    走廊的地板还是湿的,似乎是清洁阿姨刚刚拖完地不久。

    忽然间,徐秀梅感觉脚下一滑,竭力稳住身形,没有摔倒,却撞在了前面一个人的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无缘无故被人撞到,这种事情,一般来说,大多数人都会选择责备肇事者一通,有的人甚至还会提出赔偿什么的。所以,徐秀梅第一时间选择了连声道歉。更何况,这确实是她的错,道歉理所当然。

    徐秀梅没有来得及抬头,心里忐忑,如果这个人趁机纠缠不休的话,那自己可就麻烦了,一顿责备不说,说不定还得被扣绩效。

    “没关系,以后走路小心一点,安全第一!”

    一道沉稳的声音响起,前面的道路被让开了。徐秀梅心里松了一口气,说了声谢谢,也没有来得及看这个被她撞到的人是什么模样,就匆忙赶往了车间!

    徐秀梅没有迟到,刚好在七点五十五分赶到了车间,一番早会以后,又开始了重复多次的工作。

    工厂里就是这样子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只要你还呆在那个岗位,你就得做着每天都相同的工作。这种工作,能够让一个人满怀激情的年轻人都变得麻木。

    徐秀梅是九月份进厂的,到现在为止,已经两个多月了,在银翼光学来说,像她这样做了两个多月的普工,已经算得上是老员工了,车间里所有的工作她都会做,也很熟练。已经到了那种差不多闭着眼睛都能完成的地步。

    实际上,在这种工厂里,还真的有许多人都是闭着眼睛干活的。没办法,一是累的,二是实在是太熟悉,太无聊,太枯燥,不整出点事情来,好像就对不起自己拿的那点工资似的。

    无比熟悉的工作,让徐秀梅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当然,她的心思并没有完全放在工作上,她觉得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

    徐秀梅忍不住在想,刚才被她撞到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呢?长什么样子?

    在这个时代,被人无缘无故狠狠的撞了,还能这么大度的人已经不多了,徐秀梅不免产生了那么一点好奇。

    同时,徐秀梅也知道,那个人会成为自己的同事,但不一定能够见得到。

    车间并不是很大,但是被分成了很多个小部门,每个小部门都是单独的。首先,那个人不一定能够分来和自己同一个小部门,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不知道那个人能够在这里呆多久。

    说不定人家来做一天甚至是做半天也就离开了,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而且还有一点,徐秀梅根本就没有看清楚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只不过是听见了那个人说的一句话,而且仓促间,她甚至都忘了那种声音了,只知道很沉稳。

    总之一句话,两人要想认识,会比较难!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