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第 21 章
    凤仪宫。

    太子在慕离风离开没多久之后,过来给皇后请安。

    看见越发丰神俊朗的儿子,皇后顿时眉开眼笑,拉着太子坐下,嘘寒问暖了一番。她已经意识到以往是她错了,让儿子陷入了为难之中,如今正是关键时期,她不该再给儿子拖后腿。

    只是,想到慕离风那么受宠,她还是心里有点疙瘩。不过那都是小事,她儿子以后当上皇帝了什么好东西弄不到?不用在乎那么点东西。

    太子来了之后先陪着皇后说了半晌的闲话,等皇后自己把话题扯到慕离风身上之后,他才不动声色地开始引导话题。

    昨日慕离风派人送了本书来,书里夹了几张纸,上面详细写了要他怎么劝皇后、如何说。虽然太子对纸上的内容不是很满意,但大局为重,只好勉强同意用那些话哄哄皇后。

    是以这会儿,皇后忍不住抱怨了一句皇帝偏心之后,太子摇了摇头,说道:“母后,有些话儿臣本是不想说明白的,但是您既然一直没有看破,那儿臣只好直说了。”

    太子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宫女太监,让他们全下去了。又叫皇后的陪嫁宫女在门外守着,防止有人偷听。

    皇后疑惑地看着他:“你直说就是,母后自家人知道自家事,确实不如旁人聪明,更比不上我儿睿智。你若是有什么话,便同母后说说清楚,免得母后再给你添乱。”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太子松了口气,开始按照慕离风写的忽悠皇后。

    “母后只看见离风受宠,却没看见儿臣因为亲近离风得了多少好处。”太子压低声音,“离风入宫前,父皇对儿臣一向不算亲近,母后自己回忆回忆,是否如此?”

    慕离风入宫的时候,太子年方十五,刚刚入朝领事。但是在入朝之前,皇帝对太子确实说不上亲近,只是给足了一国储君的体面罢了。

    不过他对儿子一向如此,其他几个皇子也没比太子好到哪里去。所以出了个独得圣宠的慕离风之后,可想而知宫里的女人们有多嫉妒。

    这些陈年旧事皇后都快忘了,现在太子一提点,她立马想清楚了其中的关窍。还真是如此,慕离风入宫之后和太子关系亲密,之后太子和皇帝的关系也迅速升温。

    只是皇后因为慢待慕离风而没有得到皇帝的好脸色,所以她就没有感觉。可太子与她不一样,太子是真真切切地对慕离风好,所以也确实受到了因此带来的好处。

    “竟是如此。”皇后眉目舒展开来,“这么说来,还多亏了离风那孩子。”

    皇后忍不住叹了口气,按太子的说法,慕离风那样的圣宠本就是嫉妒不来的,能沾光分一点已经算是不错了。

    “倒是便宜贵妃了。”皇后嘟囔了一句。

    太子无奈地摇头:“母后,贵妃娘娘这件事,也是有隐情的。”

    皇后这下真的惊讶了:“有什么隐情?难道不是因为她对离风好?”

    “这只是一个方面。”太子只好把贵妃当年被害,而皇帝因为贵妃家世顺水推舟让她流产的事情说了一遍,“贵妃娘娘此生注定不会有自己的孩子,父皇处于愧疚补偿贵妃,才会让她抚养离风。而且,贵妃的母亲、嫂子均出身慕氏,离风的父亲正是慕氏族人,算上来还是亲戚。”

    皇后顿时同情起贵妃来:“我就说奇怪,慕家和陆家在宫里培植起来的势力那么庞大,怎么还能让贵妃流产了。原来是你父皇出手了,呸,他可真不是个东西!”

    只有女人才最了解子嗣对女人的重要性,尤其是在这个深宫之中。有儿子,最起码日后太子登基了她还能封个太妃,如果儿子争气封王了,太妃就可以被接出宫奉养。而没有儿子,以后只能被遣送到行宫守活寡,甚至有些皇帝会让无子的妃嫔殉葬。

    皇后听了这些秘闻之后只觉得皇帝真是恶心人极了,虎毒还不食子呢,他连个孩子都容不下。

    皇后执掌后宫这么多年,虽然会利用宫规罚妃嫔抄书什么的,但从来不会祸及子嗣。若是有妃嫔拿自己的孩子做筏子争宠,被她抓到了绝对严惩不贷,还会让其他人替那宫妃养孩子。

    她最见不得和孩子过不去的人了,虽然不至于把别人的儿子当自己的,但她身为长辈,总该有一份慈悲心的。

    太子听着自家母后用市井泼妇的语言辱骂他父皇,想了想还是喝了口茶假装没听见。他娘入宫之前虽然是小官家的女儿,但生母早逝,家中继母又凶悍,母后为了自保只能彪悍起来,有时候甚至会直接动手和继母撕。那些粗鄙的言行都是继母故意放任不管,任由母后从下人那儿学来的。

    不过太子也觉得皇帝过分了些,因而并没有阻拦皇后骂街。

    等皇后骂累了端茶润嗓子的时候,太子又按照纸上所写丢下第三个□□:“儿臣这些年暗中查访,倒是发现了一件事。”

    “你说。”皇后冷哼一声,“你父皇又做了什么腌臜事儿?”

    太子在心里默默向皇帝道了声抱歉,然后毫不犹豫地开始泼脏水:“儿臣怀疑父皇这些年对离风好,并不仅仅是因为真心宠爱离风。当年姑姑虽然同父皇关系好,可也不至于好到如此地步。”

    “那你是觉得......”皇后脑洞一开,顿时怀疑驸马和长公主的死也和皇帝有关系了。

    她被自己的脑补吓了一跳,忍不住瞪圆了杏眼。

    好在太子并没有这么说,他很快把想岔了的皇后拉了回来:“儿臣怀疑父皇这是把离风立出来当靶子,他真正宠爱的是老六!”

    “怎么可能?!”皇后倒抽一口凉气,“老六有什么特别的?”

    太子神情凝重:“母后您忘了?当年老六被周妃毒害,明明没有成功,老六也安然无恙,但父皇却对此事非常上心。他不仅赐死了周妃,还让老六在宫外长大,防止宫内再有人下毒手。可宫里被毒害过的皇子并不止老六一个,光是儿臣就遇到过几回,更别提老二他们,为何父皇偏偏让老六一个人出宫?”

    “这......”皇后顿时懵了,她的脑子并不允许她能想通其中的关窍。

    当年老六被送出去之后,宫妃们可没觉得老六是受宠,反而幸灾乐祸地嘲讽过六皇子生母瑾妃。因为皇子在宫外长大这种事情说出去不算什么好事,反而有点像皇帝不待见这个儿子把他赶出宫去。

    可现在换个方向想一想的话,好像太子说的也很有道理。这么特殊的待遇,确实只有六皇子一人享受过。

    “离风入宫时,老六正好两岁,那段时间儿臣记得老六因为玉雪可爱聪慧灵敏很受父皇喜爱。”

    六皇子早慧,虽然不知道背后瑾妃为此做了多少功课,反正两岁的六皇子已经可以熟背三字经了。皇帝一度觉得六皇子是他儿子里最聪明的,所以比其他儿子上心一些。

    可惜瑾妃还没来得及得意几天,慕离风就进宫了,把她儿子的宠爱分过去了大半。后来周妃给六皇子下毒的这件事里,瑾妃其实也动手了。她顺水推舟把毒多加了一份放在慕离风饭食里,而自己儿子这边她则“偶然”发现有毒,让儿子没有中招。

    但她低估了皇帝的能力,皇帝很快查出来瑾妃居然也动了手脚,而且是向慕离风下手,于是一怒之下命人把六皇子送走了。一是给瑾妃一个教训,二是担心六皇子在宫中时常与瑾妃相处会学了瑾妃的狠毒心思。

    六皇子也是因此成了皇帝最不待见的儿子,即便那时才几岁,并没有参与作恶。可皇帝这种生物,最擅长的就是迁怒了。

    这些太子不会和皇后说,因为只有把锅甩给六皇子,她母后才能从嫉妒的邪路上走回来。

    “你说的有道理。”皇后冷静下来,仔细一想感觉自己掌握了真理,“幸好我儿敏锐,否则就被你那爹给忽悠了。”

    太子心想我的亲娘诶,被忽悠的明明是你自己。

    “还有一事母后一会儿也会得知,儿臣就现在先说了。方才在朝会上,父皇宣布封老六为恭郡王,统领兵部事宜。儿臣估摸着,应当是老六已然成年,不需要离风再做挡箭牌了,且有离风当着他必然会弱儿臣一头,所以父皇开始不再掩饰。只怕日后父皇对老六会越来越好,瑾妃那边......”

    皇后顿时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她眼神一冷:“瑾妃那里你不用担心,母后定替你料理得妥妥当当。”

    虽然她不聪明,但当了这么多年皇后,她也是有两把刷子的。别的她不在乎,但料理宫妃一事,就是皇帝都不能多嘴,否则她哪儿能这么肆意地“欺负”贵妃这么多年?

    太子总算放心了,母后只要不再糊涂,就能成为极大的助力。

    “那便牢房母妃了。”太子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大礼,这才离开凤仪宫。

    皇后则叫了人进来,替她重新梳妆打扮。

    “本宫要去看望瑾妃。”皇后扶了扶头上的金步摇,“打扮得端庄贵气些,可不能让那等狐媚子比下去。”

    是时候去瑾妃那儿打打脸了,免得这贱人因为儿子封了王就把尾巴翘到天上去。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