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chapter 44
    栗花落把一朵木芙蓉压进书里。

    过几天再翻来这本书, 就能看见花瓣的汁液渗进书页里,留下斑驳的色彩。失去大部分水份的花朵乖巧的挤成扁平的模样, 这时候便可以用来做书签了。

    把书塞回书架上, 栗花落默不作声的垂下眼帘, 沉沉的出了一会儿神。她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把所有外露的情绪都收敛。

    那天拽着松阳亲上去的时候, 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几乎所有孩子都看见了, 有些大孩子甚至颇为老成的询问松阳什么时候举办婚礼,令人啼笑皆非。

    尽管是身体先大脑一步做出来的大胆举动, 不过栗花落倒也没觉得不对。在疑似‘情敌’出现的时候,她做出这种略带宣告占有的举动,是很正常的行为。

    至于那个情敌能不能存活到最后,就不是栗花落需要关心的问题了,她给自己做的人设, 粗略讲起来就是只在有人试图接近松阳的情况下,见谁扎谁的刺猬——

    实际上她觉得自己大概可能也许又找错了人。毕竟这个世界的主旋律, 怎么看都不像是恋爱剧本。

    这就很郁闷了。

    ——都是技术部的锅没错了。

    合理怀疑自己是被打击报复了的栗花落,在心里咬牙切齿的把技术部上下全部念了几遍,并看似恼羞成怒的把自己在卧室里关了整整一天。

    直到松阳敲开她的门。

    青年身姿挺拔的站在那里, 柔顺的长发垂下来——看起来显得温润如玉或者书卷气十足什么的——好看的眼睛里是柔和的笑意。

    秋天的空气在微凉与温热之间随意过渡转换, 而半坠的落日在他身后,渲染开大片耀眼的彩霞, 铺陈开一场辉煌盛大的黄昏。

    栗花落的心骤然沉下去。

    像是夕阳慢慢的、带着余晖坠落在云海另一端, 敛息收起了所有的光芒。而黑夜将至。

    她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那些所有暧昧而亲昵、甜美又温暖的东西。

    包括冬天热气蒸腾咕噜咕噜翻滚的火锅、春天热烈绽放的繁花、夏季在夜晚热风中逐渐融化的冰沙、秋季抓起来螃蟹与摘下来的柿子——

    都该戛然而止。

    当然, 这点栗花落一向做的很好。如同收敛起自己的好奇心一般,她很快把这些蠢蠢欲动的心情压回去,若无其事的仰起脸,朝松阳微微一笑。

    衣摆在傍晚的风中浮动,松阳温柔的笑容霎时凝固在脸上,他眼底甚至有些惊慌。

    “……栗子?”

    然后是长达数日的冷战。

    没有任何争执、没有刻意无视,明明栗花落笑意盈盈连相处和之前没有任何区别,但气氛已经压抑阴郁的连银时都安分守己了不少。

    “……那两个家伙到底在为什么发火啊口胡!银酱都已经快一星期没有摄入糖分了!”

    隔着门都能听见银时不满的抱怨,脚步带着怒气重重地落在地面上,发出沉闷的噪音。

    “也没见你少吃糖。”高杉凉凉的反驳他。

    “那是因为只有那些劣质的糖分才能满足银酱在神仙打架的夹缝中生存所需要的能量。”

    “栗子确实好多天都没有做点心了。”接着是桂叹了口气,“好想吃荞麦面。”

    “那玩意儿根本不能算是点心,你干脆就淹死在荞麦面的海洋里好了。”银时对此嗤之以鼻。

    “接受荞麦面大神的制裁吧银时——!”

    “假发你这家伙!”

    “你们两个别拉上我——!”

    接着是闷闷几声响动,栗花落从房间里出去,看见的便是他们三个在地上滚成一团。银时抓住高杉的衣摆,桂抓着银时的头发,高杉一脸恼火的坐在地上,愤怒的扯回自己的衣服,还不忘用力踹银时一脚。银时也一脚踹在他衣服上,落下灰扑扑的脚印。

    栗花落实在忍不住叹了口气。

    幼稚死了。

    十五六岁跟五六岁的时候完全没有差别可还行?

    一抬眼看见栗花落难以言喻的神色,三人顿时都有点讪讪,不敢再闹腾,乖乖从地上爬起来,目光躲闪着不肯看她。

    “你们三个……”栗花落看起来有些啼笑皆非,“想吃什么?”

    银时的眼睛唰的亮起来。

    厨房里逐渐传出去的香气成功把其他还没有回家的学生给吸引过来,五六个大大小小的团子在灶台边眼巴巴的看着栗花落揉面团,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被这么盯着,栗花落原本做些复杂点心的想法只能作废,她抓了把黄豆泡好,煮了一锅咸口的糯米圆子,一人分一碗。

    银时:笑容逐渐消失jpg

    宛若一条失去了水分的咸鱼,银时拒绝吃下一碗咸味的糯米圆子,自己跑到外面走廊上坐着生闷气,完全没发现其实那里面根本没有属于他的碗。几分钟之后栗花落端着小碗出来在他身边坐下,雪白的糯米团子和红豆一起煮成软乎乎的模样,在碗里挤成一堆。

    “哼,现在才想来讨好银酱吗?”银时装模作样的嘀咕着,“既然诚心诚意的送上道歉里,银酱就面前原谅你好了。”说完就飞快的接过来,拿着汤匙,团子混着红豆一口气吃进去小半碗,非常努力的咀嚼着,两边脸颊都鼓起来。

    栗花落撑着脸颊,专注的看着他。

    这孩子当年刚被松阳带回来的时候,还是那么小一个。沉默寡言,没有什么表情,又意外的毒舌。现在却是各种意义上的活力四射。稚嫩的面容长开逐渐往青涩过度,再过几年就会彻底褪去青涩变成合格的大人,搞不好个性也会沉稳起来。

    那就太好了。

    “银时。”她轻声说道,“我也想出去走走。”

    手里的汤匙没拿稳,啪的在地上摔成两截,银时嘴里的团子咽到一半惨烈的卡在喉咙里,顿时爆发出猛烈的咳嗽,咳得撕心裂肺。

    好半天终于挣扎着把团子咽下去,小孩扭过头一脸惊恐的看着她:“——松阳那家伙居然把你惹怒到这种程度吗?!”

    “……什么叫‘松阳那家伙’?”栗花落顿了一下,拧起眉头。

    “这是重点吗?我说你这是重点吗啊喂???假发那家伙永远都抓不住重点果然就是你带出来的吧???”

    这种时候也不忘激烈的吐槽,也不知道该笑还是还无奈,这孩子眼里连点难过都要倔强掩藏在漫不经心里面,栗花落抬起手,撸猫似的揉了揉他的头发。

    “抱歉。”她柔声说道。

    银时瞬间安静下来。他看起来有点想把栗花落的手拍掉,可是动作做到一半又颓然放弃。安静了片刻又突然咬牙切齿起来,猛地往后退了几步。

    栗花落的手滑下来落在他肩上,轻轻拍了拍。

    “……你还会回来吗?”银时突然问道。

    “会的呀。”栗花落弯起眼睛,语调柔和甜美,“我只是出去走走而已,当然会回来的。”

    “……”

    如果是未来的万事屋老板,此刻大概会挠挠头发漫不经心的假装什么都没听出来,悠哉悠哉的随口花花几句,热热闹闹的把人送走。

    然而此刻坂田银时还是个孩子,他甚至连白夜叉都没有成为。与生俱来的敏锐直觉令他轻易的解读出了少女话语里的言不由衷——这是谎言。

    所以他给出了最直接的反应。又使劲往后退了几步,让栗花落的手从自己肩上落下来。

    两个人默默对视着。

    “你走就走好了。”片刻后似乎明白了什么,小孩满脸冷淡的说道,“不用骗我。”

    栗花落垂下眼帘。

    静了一会儿。银时啪嗒啪嗒的从她身边走过,脚步没有任何停顿,就这么笔直的离开了。

    长长的叹了口气,栗花落用手背碰了碰自己的额头,眯着眼睛出神。过了一会儿高杉默默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

    “银时让你来的?”栗花落好笑的看着他。

    “不是。”高杉绷着脸,看起来颇为严肃,在提起银时的时候,口吻有点显而易见的嫌弃,“那个笨蛋在里面和假发抢东西。”

    栗花落哦了一声。

    “你有告诉老师吗?”高杉静静的问道。

    “没有啦。”栗花落看起来一点都不虚的,甚至有点理直气壮,“我为什么非要告诉松阳不可?我和他又不是绑定在一起的。”

    “你准备去哪?”停了一会儿,高杉接着问道。

    他问的问题就跟银时截然不同,在确定没有办法挽回栗花落离家出走这件事之后,正在试图另辟新径。

    “不知道。”栗花落眯起眼睛,像一只猫似的,懒懒散散的回答,“到处走走吧。看看现在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然后等待一个契机的到来,停止战争。”

    这甚至不能算是一个正面的回答,少年人嗤的笑出来。这笑声听起来似乎带着些许嘲讽,尖锐的要戳破什么自欺欺人的念头。

    栗花落安静的看了高杉一会儿,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发,然后极柔和极甜美的笑起来。

    “别担心。”她温和的说道,“我不会有事的。”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