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4章 番外:春日
    又是一年四月, 樱花烂漫。

    “为我们的顺利毕业干杯!!”

    装着啤酒、果汁甚至清酒的各色杯子碰撞在一起, 飞溅起愉快的泡沫。

    这一年, A班的所有人都顺利高三毕业, 拿到了梦寐以求的英雄执照的同时, 也都到了法定成年的18岁。

    以前对未成年禁止的事物对A班所有人来说全部解禁,在这场最后的聚会宴席上大家按照各自的喜好端起了想要的饮料,为彼此的顺利毕业庆祝,也为毕业之后的各奔东西践行。

    “一想到这是大家在毕业典礼后的最后一次聚会,以后再想这样聚在一起真的很难了,我就觉得菜都不好吃了。”上鸣电气有些伤感。

    旁边的切岛拍了他一肩膀:“别说这么扫兴的话呀!从雄英毕业才是我们人生的刚开始, 目标才启动,现在要展望未来才对!”

    “切岛说得没错!”举着啤酒的御茶子今天表现得很豪气,“还记得我们的校训吗?Plus Ultra!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一年级体育祭的时候音酱给我们唱的歌, 如果走到这一步只能让我沉湎过去的话, 那还不如将现在都摧毁!你刚好是用电的, 应该要更霸气才对啊上鸣!”

    她一边说一边比切岛更用力地拍着上鸣的肩。

    “小茶子……感觉还没喝两口就醉了呢。”蛙吹梅雨悄悄跟旁边的千音道。

    “啊哈哈……”千音只能干笑了,她的另一边坐着坏理, 已经八岁的小姑娘正低头和盘里的牛排做奋斗,隔着坏理坐着的是绿谷出久。

    “柳生君。”绿谷虽然也享受此时的气氛,但脸上也不是很高兴,“你真的决定了吗, 还是只一心唱歌, 不当职业英雄吗?”

    毕业考试少女依旧是雷打不动的第三名, 以前绿谷还没注意过, 可是时间久了不光他发现了就是班里的其他人也注意到了,LING的成绩永远都是第三,既不抢头名的风头也不会让自己籍籍无名。如果一次两次就算了,可是三年来都是这样其实是很可怕的,因为这不光要看自己的发挥还得考虑别人的情况。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比次次都考第一名更可怕,小胜都因此气炸过好几回。但就和柳生君劝小胜脾气好点他从来不听一样,面对小胜的各种挑衅柳生君也是各种置之不理。

    「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我又不当职业英雄,要更好的名次做什么?他爱跳不跳。」早就适应爆豪的河豚脾气,当事人是这么不痛不痒的说的。

    “不当,我没你们的魄力和觉悟,还是老老实实唱歌吧。”现在,少女也是这么回答的。

    不远处立马传来某个熟悉的“切”声,不过无论绿谷还是千音都只当听不见。

    “LING!我也想好以后要当什么了!”吃得满嘴油光的坏理在这时搭腔,“我想要跟你一起唱歌,但也想当英雄!我想像你一样帮助更多的人!”

    “哇,坏理,那你比我厉害!”千音笑着夸奖,“你觉悟可比我高多了!”

    “才不是呢。”小姑娘摇头,“我很怕痛,最怕痛了,所以就算当英雄也是在后方救人。像LING和绿谷你们那样冲在最前的战斗我是绝对做不到的,但是我的能力可以救人,如果有人受伤,我可以帮他们治好。”她的人体回溯只要控制得当,是比千音的治愈之歌更合适的单体治疗。

    “那就相当于医生了呢!”耳郎响香插嘴。

    “这不就和我们学校的治愈女郎一样嘛!”濑吕范太做出了更形象的比喻。

    “这样也不错啊。”八百万百也笑了,“以后我们出任务受了重伤,也不用害怕了。”

    小姑娘被大家夸得脸蛋通红,但还是在这善意的笑声里抬起头,眼睛亮晶晶地看向千音:“不过如果是LING的话,就算上战场我也要跟着去,如果你又要拼命,请一定带上我!”

    千音不禁伸手紧紧地抱住了小女孩:“我哪有什么要拼命的地方啊,你只要跟我学唱歌就行了。”

    被抱在温暖的怀中,坏理也没反驳只是高兴地回抱过去,她知道的,这个人的性格注定了生活里不可能只有唱歌,但坏理也不说破。

    ……要是没和某个坏蛋在一起就更好了。

    为什么自古女神总眼瞎?

    伏在偶像怀里,年纪小小的铁杆粉丝心头不岔。

    不管心里有多不舍,这场宴席终究有散场的时候,班里有几个没控制住一下子喝高醉倒的,被其他人一边抱怨一边无奈地扶着走出酒店,有一些半醉半醒的走在路上还突然唱起醉歌,活脱脱一群下了班喝完酒发泄工作压力的上班族。

    第一次沾酒就这么嗨,可真有他们的。

    无奈地摇摇头,千音也准备离开,身后却传来了一声“喂”。

    “爆豪君?”看到那个双手插兜的人,千音停下了拉开车门的手,“有什么事吗?”

    她看他的眼神熟稔又和气,就像对待其他同学一样,明明是很正常的态度,爆豪却觉得很烦躁。

    “你跟小久……你跟那家伙说的话是真的吗?真的不打算来我们这边?”

    这大概是少年说过的最温和的话了吧,无论是对发小的称呼,还是那声“我们”,都证明爆豪是承认A班承认这些人都是他的同伴的。

    千音笑了:“我不是男子汉,但说话也是作数的。”她说着就拉开了车门,“就算我继续唱歌也会一直关注你们的,有麻烦可以随时来找我帮忙哦。”

    “少看不起人,谁会遇到麻烦啊!”两句不到就炸毛,“你这话应该反过来说才对!”

    “那我就谢谢你啦!”千音一边说着一边往车里坐好,“爆豪君,虽然你的脾气现在已经好了很多,但我还是要说,语气再温柔点吧。”

    “啰嗦!老子就这样!”

    汽车绝尘而去,爆豪站在原地看着它最终消失在街角,心头忽然有些空,总觉得自己好像放走了什么。但少年也没细想很快抛在了脑后,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细枝末节的时候,战斗才刚刚开始呢。

    他要成为最强的英雄!

    臭久也好,半边脸也好,谁都别想赢过他!

    正值毕业季,所有人都为了自己的前程四处奔忙,班级群里就算有消息也是谁谁加入了哪个高排名的英雄事务所当起了正式助手,又或者在参与英雄活动后遇到的一些案子。大家都很忙,就算是没打算走职业英雄路的千音也不例外。

    只不过她忙的是事业上升期,在学业正式结束后重心自然是放在了演艺事业上,很多大公司都等着这位歌姬正式毕业,手头压着一堆通告等着她来接。

    两年过去,大哥的公司平台早就铺盖到全国各地。一开始民众对这样的新事物都是半信半疑不敢接受,可是因为那是LING的代言并且她公开放话以自己的名誉作担保,让很多因为个性饱受困苦的人还是咬咬牙牙去试了。

    而英努威特的平台连八斋组那样几乎无救的敌人都能被这个平台成功改变了人生,面对只是普通人的民众自然更不在话下,所有前来平台寻找新机会的人都得到了想要的甚至比预期更好的回报,这样的结果一出来后面的情况不用想也知道。在一个80都有超能力的社会,日本数亿人口根本不可能每个人都能找到又合心意还又适合自身个性的工作,不到半年公司的平台就铺展到了全国各大城市,然后一级级有条不紊地往下一级的镇村建立网点。

    当人们越来越了解自身的个性,发现它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废物或者只能用于施展暴力,并且还给自己带来富足改善生活甚至改变人生时,他们的心态不知不觉也跟着变了。

    大众变得比以前更自信,当他们相信只靠自己的双手也能创造出更美好的未来时,自然不会再去想靠犯罪去满足自己。社会的犯罪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下降,甚至比欧尔麦特全盛时期压制黑暗面最厉害的那个时段还要低几分。

    看到如此成功的结果,一直视民众们使用个性如洪水的政府终于放宽了政策,现在新闻里已经在播报修改个性使用的□□条例的问题,草案上列出了在不伤害和影响他人,损害公共及他人财物的情况下,允许公民在公共场合使用个性的条例。目前对此争议得很厉害,但政府放宽了条件的意向已然十分明确。

    社会在改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

    越来越多的人使用平台,自然也让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了作为代言人的LING,让从来不关注艺人的那些人也知道她的存在,了解了她的事迹,也让少女的风评越来越好,无论是平台还是代言人自身都行成了一个良性循环。发展到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在日本没有哪位艺人的形象能比她更好,也更受民众欢迎了。

    这也导致了千音比其他同学更忙,甚至忙几倍的现象。

    “累,累死了……”终于完成了这阵子的所有通告,经济人告诉她明天能休息两天后,千音回到自己的公寓整个人就想咸鱼瘫。

    这是家里人在她十八岁举办了成年礼时送的新年礼物,算是千音人生中第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在玄关处开了灯,刚甩了鞋准备扑向沙发倒一会儿,少女就被坐在那里的一个人影吓了一跳。

    “吓死我了!”看清是谁后她拍拍胸口,直接就瞪了过去,“来了也不开灯还坐着,你是故意吧臭跟班!”

    正是比她提前到这里的死柄木弔,这座公寓他同样也有钥匙。嗯,谁给的就不用说了吧。

    面对她的这点埋怨死柄木是不痛不痒,灰蓝发的青年依旧是那身漆黑的长袖衫和长裤,他的双手戴着黑色的半截手套,小指被全部包裹,此时默默地伸出来接过了女孩扔过来的包,顺带也接住她倒过来的人。

    “嗷呜呜,我好累啊。”没骨头一样倒在对方怀里,看到他来了,千音是连脚都懒得动了。

    死柄木也不说话,只是略略弯腰直接把人打横抱起往沙发那边带,很快就收到了少女笑嘻嘻的搂着他脖子的发问:“你今天怎么有空来?”

    “你毕业了,我来看看。”将她放在沙发上,青年说得很简略,千音却是忍不住笑。

    “没错,我毕业了!再也不是英雄科的学生了!”天知道顶着这个身份和敌的BOSS谈恋爱是什么滋味,提心吊胆还是心虚气短都不足以形容啊,“以后我就只唱歌啦!”

    她不站任何一方,嗯,学习大哥站在最自由的中间立场!果然舒服多了!

    死柄木看着她仿佛甩了心理包袱一样的轻松笑容,也是跟着弯起唇角,不过很快就被少女肚子的咕咕叫声给集体按了停。

    “呃……咳,你饿不饿,我做饭给你吃?”为了缓解尴尬,千音刚摆出贤惠的笑脸,对方已经很不给面子地站了起来。

    “你坐着,我去弄。”死柄木都不等她回话,直接去了厨房。

    “……哦。”就算高三毕业,厨艺依旧在“毒不死人”阶段的少女悻悻回了一句,不过她很有自知之明的没逞强。人嘛,何必为难自己呢。

    厨房里很快传来动静,她转身趴在沙发背上,看着里面忙碌的身影,又忍不住偷偷笑出声。不会做饭也没关系嘛,找个会做饭的就行了啊。

    为了能让她早点吃上东西,青年也没做什么花时间的料理,就是简简单单的面食,配菜却是丰富又营养,至于味道……看某人一碗吃得精光就知道了。

    “啊……活过来了!”拍拍吃饱的肚子,少女一脸满足。

    “累到都没时间吃饭的话,就少接点通告吧。”其实如果可以,死柄木更想说他养着她算了,但这种不可能的事他也懒得说。只是看着她满脸的倦色忍不住劝了一句,虽然他知道也没效果。

    “不行啊,最近的工作都很关键,累点没事,但答应别人的工作就该做到最好才行!”果然就见她立刻摇头,但很快又开心笑起来,“不过这阵子的工作都做完了,我可以休息两天哦!”

    偶像的生活,和职业英雄一样,都是看着风光实际上个中辛苦谁干谁知道。青年没再说话,只是拿走空碗送去厨房洗涮。

    在其他人面前是从来只展现纯粹的恶,活得自我又任性的敌首领,现在隐隐掌控整个地下社会的领头人,也只有零星几人知道他并非没有温情和富有人性的一面,只是这一面他只展示给一个人看,也只给她看。

    因为他知道,少女为了他放弃了什么,甚至亲手抛掉了怎样珍贵的东西。

    将一切收拾好,死柄木再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千音已经歪靠在沙发上睡着了,显然之前的工作真的累坏了她。

    四月的天气并不算冷,青年还是寻了一件薄毯给她轻轻盖上,然后就在她旁边坐下安静地看着。

    和小时候的婴儿肥脸不一样,又和15岁时不一样,已经18岁的少女眉眼已经彻底长开,精致的五官从原来的娇俏变得更加妍丽,长长的睫毛在柔和的灯光下打出了扇形的浅色阴影,秀气笔挺的鼻梁,脸颊上一缕发丝落了下来刚好挂到了嘴角,青年下意识地靠过去伸手给她拨开,视线却不自觉地落在了那双唇上。少女的红唇樱粉柔软,因为睡着微微张开,唇瓣上柔润的光泽在她无防备的睡颜下无端的带上了几分诱惑。

    至少他忍不住低头又低头,将本就极近的距离不断下压。

    眼看就要碰上之际,那双漂亮的金色眼睛突然睁开了,清晰又直白地倒映出他的脸。

    被抓了个现行的青年慌忙想撤退,但直接被人揪住了领子完全退不得,只出了一只手依然保持着原有姿势的少女眯着眼语气不善地开口:“你刚刚想做什么?”

    “没有。”他扭过头不看她的脸,决心来个打死不承认。

    果然对面就响起了一声长长的从鼻孔喷出来的哼声,座下的沙发起伏让他知道对方伸出了另外一只手,一瞬间死柄木脑中出现的都是他以前看到的一些流氓占女人便宜不成被各种狠揍的血腥画面,然后他的后脑就被人强行扣住掰了回来,并且直接往下压。

    他刚刚想做的事被她抢先了!

    生涩的吻,却比想象中要更柔软的嘴唇,一开始还是少女在主导,但很快就被反客为主,本性里就充满贪婪的恶兽就算也是第一次依旧没有放过一丝一毫掠夺的机会,等到两人都气喘吁吁分开时,早就变成了他一手紧紧搂着少女的细腰,另一手扣住她脑袋的情形。

    “混蛋,你是想让我窒息吗?”无力地伸手捶了他一下,千音觉得自己得亏是专业歌手肺活量够大,不然真得休克过去。这个初吻经历有点心塞。

    死柄木没说话,只是继续紧紧抱着她将她按在胸口,他知道她没生气,但他不能让她看见自己这会儿的笑脸。

    “小音。”他少有的叫她的名字,“你明白你刚刚在做什么吧?”虽说是恋爱两年,可是死柄木清楚,他们只是单纯地在一起罢了,就像小时候那样呆在一起,可是长大了的他们到底和小时候不一样的,他明白她是为什么接近他,可他更清楚自己不可能像小时候那样只要她在身边就开心了。

    他想要更多。

    但更怕因此吓走她。

    “这句话该我说才是。”伏在他怀里,千音搂着他的脖子抬头看他,“和我在一起意味着什么你才应该好好想想。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哦。”

    对此,青年只是摇摇头:“不后悔。”

    如果真后悔,两年前他根本不会给她见面的机会。

    他是希望她来的,希望这束光能一直在他身边。

    千音仔仔细细打量他的脸,像是要看进他心底一样直视他的双眼,半晌后她灿烂笑了,将脸伏进他的颈窝:“呐,转弧,我有没有说过,你的声音很好听?”

    青年全身一震,双手却是更加用力地抱紧了少女,之后才闷闷回了一句:“你的声音才好听……”

    时光飞逝,如此又过了两年,千音已经二十岁。

    这个时候的她正在东京巨蛋举办她的生日个人演唱会,无论是现场还是网络上大家都在向她发出生日快乐的祝福。

    “谢谢!谢谢大家为我庆生!”唱到LIVE尾声期间的千音笑着向大家道谢,并且自曝了一个惊天大消息,“我个人还有一个消息想和大家分享,我结婚了!”说着,还举起了手上戴着的婚戒。

    她话一出口,原本还喊的起劲的现场包括网络弹幕都出现了断片式的哑火,五秒后,铺天盖地的鬼哭狼嚎响彻天地。

    “不要啊啊啊!!”

    “LING是大家的!怎么可以被臭男人夺走!”

    “不!我不相信!这一定是愚人节骗局!”

    “我不要!我不接受!”

    无论现场还是网络都是一片呼天抢地,就是没有一个嚷嚷着要脱粉的,然而风暴中心的当事人却依然保持着笑容,显然早就有心理准备,等他们发泄了一阵后这才又拿起麦克风继续说话。

    “我从出道开始就说过,我不卖人设不炒流量,只想唱歌,也希望大家喜欢我的歌,到现在已经是出道第八个年头,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喜欢。如果因为此事伤害到你们的心情,我很抱歉,但不想隐瞒。”她的话语让舞台下方渐渐安静下来。

    歌迷们也恍然自己刚刚哭天喊地这么久竟然都没想起来还有脱粉这个念头,等被点出来后更是悲哀的发现这招对LING都没用了,不,是从来都没管用过。

    “我的丈夫是圈外人,不要问我他是谁,问了我也不会说的,我们在一起并不容易,我还想和他过愉快的二人世界呢,所以拜托大家不要追问好吗?”

    “说实话,如果不是遇见他我可能真的没那么早结婚,大概要到四……五……六……嗯,如果你们允许我想唱到八十岁才退圈的!”她掰着指头一个个数的样子逗笑了观众,“但是没办法呀,谁让我遇到了呢。你们也不要怪他,因为结婚的主意是我拿的,婚戒也是我逼着他戴的。对,想套牢他的人是我!要是让他跑了我一定会哭的。”

    偶像自曝出来的消息一条比一条惊人,让粉丝们自己都听呆了,竟然还是自家女神倒追的吗?这是哪路大佬啊?

    “我们两个其实都有自己的事要做,平时都挺忙,但是只要我有需要他会第一时间来我身边。没遇到我之前他过得很潇洒很自由,遇到我以后总是要照顾我,会做饭给我吃会替我收拾屋子,甚至我发脾气也要哄着我,一直被我欺负都没有怨言,而且他还愿意吃我做的饭。……这个世界,真的不会再有谁比他对我更好的人了。”

    千音在舞台上一条一条细数相处下来的优点,脸上眼底的温柔几乎溢满而出,那过于幸福的表情让很多人都怔怔看着,这种只看一眼就能感受到的温暖情绪是骗不了人的,LING现在真的很幸福。

    然后,底下安静的人群里有人高喊了一声。

    “我信!能吃得下LING做的饭,绝对是真爱了!”

    瞬间,附近暴发出一片哄堂大笑。

    “对哦!确实不是真爱不见得吃得下。”

    “谁说的!我也是真爱啊!就算有毒我也吃得下啊!”

    “没错!LING做的菜就算有毒我也照吃不误!”

    台上的千音顿时跺脚:“不带你们这样的!说好了做彼此的天使呢!”

    现场的笑声更大了,大家纷纷表示在这方面他们不是天使,当一把LING黑很愉快。

    “不和你们说话了。”表示被气到的Idol很不开心地回到舞台中央,“离这场LIVE还有最后一首歌的时间了,我想把它留给我心爱的人。想要在大家的面前对他说一句,我爱你。”

    音乐响起的瞬间,温柔的歌声在同时出现。

    “如果这是无法抗拒的命运,那我想为你而活下去。”

    “因为我知道,人生会因此而更加光辉。”

    虚拟的舞台变幻,变成了一座建立于群山之中的歌剧院,大家围在剧院周围听着舞台中央的人轻声歌唱。

    “啊,命运之门把我送到你身边,我预感到将掀开崭新的一页。”

    “如果这是无法抗拒的命运,那么让我守候在你的身边。”

    她打开手臂的同时,无数金色的光点浮现在半空,在舞台和观众席上飞舞着。

    “这平凡的每一天,总有人在默默守护。”

    “我想为了你们做些什么,这时却与你相遇。”

    金色的光点在歌声中慢慢变化,它们长出翅膀变成了可爱的小精灵在空中盘旋飞舞,洒着金色的粉屑。

    “我想和你共同燃烧生命,我们的相遇会改变一切。”

    “只要你愿意,世界必定在我手中展开。”

    舞台上的人再度张开双臂,金色的小精灵乳燕回巢般朝着她蜂拥而去,在她的掌心里汇聚成了一颗金色的水晶球。

    “一切……都在我的手中……”

    未来也好,幸福也好,理想也好,和平也好,全部全部,抓在手中。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