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5.逼迫赐婚
    “好了!不过一件小事, 也值得你这样不休不饶的!”

    郑皇后本就心烦, 被宁德公主这么一闹腾, 果然没忍不住一拍桌子,满目的愠怒道。

    在这样的盛怒下, 宁德公主到底也没敢再闹腾。

    淳嫔更是连忙拉了女儿,缓步退了出去。

    坤宁宫外长长的宫道上,宁德公主眼眶红红的,瞧着不远处的坤宁宫, 她恨恨开口道:“母妃,若我是皇后娘娘肚子里出来的,她如何会这样让我受这样的委屈。今个儿我算是彻底明白了, 我们母女不过是皇后娘娘手中的棋子。”

    看她眼中的不甘, 淳嫔暗暗叹息一声,低声道:“皇后娘娘因着镇北王的事情, 心情本就不好。你这样一闹腾,皇后娘娘动怒,也是难免的。我这些年不过是嫔位, 也怪我没有本事, 没能给你父皇生个皇子,若非如此, 你怎么会受这样的委屈。”

    听着她说这些,宁德公主也不由有些伤感, 可这些又如何能怪的了母妃, “母妃, 您别这样说。若您膝下有皇子,只怕依着母后的猜忌心,早就容不得我们了。倒不如现在这样的好。”

    淳嫔怎能不知她的言外之意,拿着帕子轻轻拭了拭眼角的泪水。

    半晌才又开口道:“好孩子,那陈莹的事情,最多不过是些好事之徒弄出的流言蜚语。昭华大长公主就是再嚣张,也不至于就这样欺负人。你又何须真的抓着此事不放。”

    宁德公主垂着头,也知道自己方才有些太心急了。可外头那些流言蜚语,她岂能不管不顾。

    若这样放任不管,只怕到时候就晚了。

    可母妃说的也对,现在八字都没一撇呢,她这样闹腾,也难怪母后会那样动怒。

    坤宁宫里,经过宁德公主方才那么一闹腾,郑皇后这会儿都没消了气。

    赖嬷嬷递了茶水上前,缓声道:“娘娘,公主多少有些孩子气,眼中又是容不得沙子的人,也难怪这样沉不住气了。”

    郑皇后接过茶杯,轻抿一口,淡淡一笑道:“她当真把自己当做嫡出的公主了。就这后宫,都数不清的美人。怎的,这委屈本宫受的,她就受不得了。她哪里就那么娇贵了。”

    赖嬷嬷笑道:“娘娘往日里那样给公主体面,公主许也是一时间有些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了。”

    郑皇后冷哼一声,开口又提及了韩家的事情。

    “是啊,事情也太巧了。偏偏选在这个时候,阿穆尔丹帅兵南下,还集合了数个部落,放下前嫌。这不知道的,还以为镇北王和阿穆尔丹里应外合呢。”

    这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郑皇后心里猛地一咯噔,下一瞬,却是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道:“嬷嬷这话,倒是让本宫眼前一亮呢。”

    赖嬷嬷就是再迟钝,也琢磨出了娘娘再打什么主意。

    她心里倏然一惊。

    这可是非同小可啊。

    阿穆尔丹本就不容小觑,这次又是这样的气势汹汹,娘娘万不该这时候,对镇北王下手啊。

    这若是一个不好,阿穆尔丹攻入西北,亦或是打入紫禁城,她们难不成往南避难不成?

    看着赖嬷嬷脸色苍白,郑皇后也有些犹豫不定。

    可让镇北王借着这次攻打阿穆尔丹再次立威,她心里如何能甘心。

    却在这时,梁禺顺神色慌张的跑了进来。

    “娘娘,不好了,不好了!”

    作为坤宁宫总管太监,梁禺顺也算是见过不少大场面的,这样的慌乱,以前可是少有的。

    “回禀皇后娘娘,方才八百里加急传来了消息,说是镇北王在回西北的路上遇刺了。”

    饶是郑皇后做了心理准备,在闻着这消息的时候,也不免心惊。

    她确实不乐意见镇北王借着这次的事情立了军功,可她也只那么一说,她不至于真的愚笨到这个时候向镇北王动手。

    可偏偏,这个时候传出了镇北王受伤的消息。

    有谁比她更沉不住气?

    皇上?

    不,不会的。

    皇上不至于拿江山社稷冒险。

    而唯一最大的嫌疑就是昭华大长公主了。

    想着这样的可能,郑皇后一把摔了桌上的杯子,噼里啪啦的声响中,她厉声道:“糊涂!糊涂!”

    赖嬷嬷也吓坏了,这镇北王遇刺,可非同小可。

    更不要说,之前韩家世子爷也险些丧命。

    这次昭华大长公主入京,皇上把宁德公主指给韩家三少爷,之后又给了裴氏体面,昭华大长公主出了好大的风头,想必闻着这消息,镇北王手下那数十万精锐早就心存不满了。

    而现在,在这个时候,又传出镇北王遇刺来,这些人,现在只怕军、中更是人心浮动。

    这若一个不好,他们借着阿穆尔丹帅兵南下,也起了不臣之心,可如何是好。

    郑皇后这会儿也是心惊的很。

    虽韩家世子爷如今在京为质,可说实话,这样大的事情,若不能妥善解决,只怕是后患无穷。

    何况,镇北王膝下还有个庶子,这些年也颇得镇北王倚重。

    若他选择不破不立,这朱家的江山,不稳啊。

    “娘娘,现在可怎么办?昭华大长公主当真能有这样的胆子?不会吧?她唯娘娘之命是从,她怎敢这样背着娘娘……”

    赖嬷嬷越说越心惊。

    这时,又有宫女急急进来回禀,“娘娘,方才韩家世子爷在东暖阁御前请旨,想让皇上把永昭郡主指给他做世子妃。”

    闻着这消息,郑皇后差点儿有些站不稳。

    怎么会这样?

    韩砺怎有这样的胆子,敢这样逼迫皇上赐婚?

    可话虽如此,郑皇后如何能不知,韩砺这一招,确实是因为镇北王遇刺,故意为难皇上。

    这阖宫内外谁不知道皇上有心把永昭郡主指给卢家公子,上次郡主更是为了卢家公子当众给了太子没脸。这婚事,也只差最后一步了。

    可韩砺却横插一杆,可见,他是故意为之的。

    郑皇后从不怀疑他早就对永昭郡主有了疑心,若他早有这样的心思,他也不至于这么长时间按兵不动。

    可他如今这样做,可见是被激怒了。

    而他倚仗的,更是镇北王手下数十万精锐。

    他毕竟是镇北王府的世子,这样逼到御前,皇上若是不允,那便是不给韩家交代,镇北王闻着消息,定然会有所举动。

    而他,既然敢这么做,也就是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若皇上一怒之下处决了他,更是给韩家借口,打入紫禁城。

    郑皇后玩、弄权、术这么多年,这个时候,也不得不佩服韩砺的胆魄。

    东暖阁

    承平帝冷冷的看着韩砺,几乎是咬牙切齿道:“方才的话,你再说一遍!”

    韩砺跪在地上,一脸的坚定,似乎根本不知自己此举有多危险。

    只听他一字一顿道:“微臣恳请皇上把永昭郡主指给我为妻。”

    承平帝气极反笑,转着大拇指上的白玉扳指,半晌才开口又道:“你这小子,倒是个胆大的!”

    话已至此,谁能不知,承平帝已经做了让步。

    可他除此之外,又如何能有别的选择。

    他若不允,那便是不给镇北王府一个交代。可他心中如何能不动怒。

    自打他坐上这个位子以来,可是鲜少有过这样的被动了,更何况,还是被逼着赐婚。

    韩砺当真是给他出了个难题呢,他若不允,那镇北王手中数十万精锐,若是趁着阿穆尔丹南下,选择结盟,互相划分利益,这朱家的江山,只怕要在他手中不保了。

    他如何能冒这样的险。

    他怎敢这样置江山社稷于不顾。

    只是可惜了,可惜他机关算尽,想要让谢家和卢家相争,竟然到头来是这样的结局。

    唯一让他有些欣慰的是,就冲着幼姝那日因着卢家公子对太子动了怒,可见幼姝早就对卢家公子心有所属。她又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即便他指婚,只怕这两人也很难做到相敬如宾。

    如此一来,倒也不算是全然便宜了韩家。

    而谢家人又那样宠着幼姝,便是仗着这个,谢家和韩家,只怕也不会因为联姻而相互勾、结。

    可让承平帝更耿耿于怀的是,到底是谁,对镇北王下了这毒手?

    他虽也很不甘心镇北王借着这次攻打阿穆尔丹,再次立功,稳固自己的位子,可他为了江山社稷,也暂且只能忍了。

    而除了他,会是谁,这样沉不住气?

    皇后?

    承平帝心中暗暗叹息一声,不会的,她没这么大的胆子。她便是为了太子,也不会这样拎不清。

    而唯一的可能,就唯有昭华大长公主了。

    她莫不是倚仗着有戚家在,以为就能彻底扳回一局?

    想到这样的可能,承平帝眼神一阵阴冷,可这个时候,他又能如何?他即便心中觉得昭华大长公主此举愚蠢至极,也得留着这棋子的。

    这样沉默半晌之后,承平帝似笑非笑的看着韩砺,开口道:“罢了,朕便准了你的求旨。只是,幼姝这孩子,性子骄纵,被朕宠坏了,前些日子为了卢家公子,都能当面给太子难堪,她若做了你的世子妃,只怕你们两人,还有的磨呢。”

    承平帝这话,当然是故意让韩砺现在就对谢元姝心存嫌隙了。

    可他万万想不到的是,他这样的做法,在韩砺眼中,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