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5.你值得最好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6773379”, 领取取红包支持正版

    许昕打赌输了, 要管一个不认识的男生拿到号码。

    “这个行不?”

    “这不行。”

    “那个呢?”

    “那也不行, 你什么品味啊。”

    “心心,你再这么挑下去,天都黑了。”

    许昕滋吧滋吧吮着棒棒糖, 懒慢说:“我正愁天不黑呢。”

    “……真受不了你。”她的同学吐槽。

    “喂喂喂,你们快看。”其中一个压低着声音,克制不住的激动。

    许昕舌尖轻一顶, 棒棒糖抵到颊边,含糊不清说了句“我看看”。

    半跪在椅子上的她探出半个身子到窗外, 半张着嘴巴,脖子伸得老长, 顺着同学指示的方向看去。

    她的小腿跪的时间久, 不动还好,这一大动干戈才知道麻了,全身所有的力气都承载在撑着窗沿的两只手肘上, 尖锐的铝合金框子在柔嫩的皮肤上磕出一条深痕,小腿上的麻疼钻入骨髓,许昕龇牙咧嘴。

    啪唧。

    棒棒糖从许昕嘴里顺势而落,连带着从嘴角淌下一串晶莹哈喇子。

    许昕保持着垂头的姿势, 静默望着被沾染上一层灰尘的棒棒糖, 舔了舔齿尖上前一秒还留存在她口里的美味。

    她的棒棒糖, 最喜欢的可乐味, 盛夏汽水味儿, 就这么没了。

    真难受,心如刀绞的悲伤。

    一个同学眼睛一亮:“许昕流口水了。”

    剩下几个也发现了。

    “什么出息,矜持点行不行?”

    许昕抬手抹了抹嘴巴,打断她们的群嘲:“你们懂什么,我流的是眼泪。”

    “眼泪从嘴巴里流出来,厉害啊许心心。”

    许昕切了一声,再次忍不住低垂视线望向地上棒棒糖的尸首,默哀三秒,忽然听耳边一个声音说:“心心,你要他的号码。”

    许昕沉浸在悲伤中不可自拔,眼皮也没抬:“谁的?”

    “就那个啊。”

    许昕从悲伤中抽出来,第一次认认真真目不转睛真真切切看到了林若白。

    弘毅国际高中部夏季校服统一上白下黑,刺目灼热的阳光从走廊外肆无忌惮洒进来,知了生生不息鸣叫着,许昕仿佛看到了一个自由行走的某未知名移动白色光源体。

    除了头发,裤子,书包是黑的之外,整个人很白很白,还不是惨白的那种,而是那种健康的白皙,白的透亮,会发光似的。

    白的让人忽略了他本身的颜值。

    许昕托着下巴,眉心打出一小片褶皱阴影,喃喃自语:“这个家伙,怎么比我还白?”

    “比你白的人海了天去,你到底上不上?”

    许昕痛彻心扉看了眼地上的棒棒糖,一咬牙:“不能让棒棒糖白死了,都给我让开,老子要上了。”

    “……”

    许昕本想帅气地一跃而起,从窗户跳出去,然鹅她意识到这里是教室,而且小腿还是一阵一阵要命麻疼。

    还是老老实实从正门出去。

    同学好心问她:“你想好怎么要吗?”

    许昕忍着疼痛,从椅子上跳下去,金鸡独立站在地上,回答她:“没有,我硬上。”

    “……”

    硬上的意思就是……

    许昕在原地跑跳两下,腿已经能正常走路了,跑出教室前门。

    说是在十二班教室前门,确切说来应该是十一班教室后门。

    那时候许昕根本不知道林若白将来会和她成为同窗,更料不到后来发生的种种。

    不然打死她都不会像一头没带脑子蒙住双眼的骡子,那么大一条路不走,偏偏选择小跑向林若白,然后在擦过他的一瞬间,脚骨一软,像突然被人击中膝弯,软绵绵倒在地上,顺便拉住林若白的手,大有一副我也要把你一起拉下水的意思。

    不远处靠在十二班教室后窗的同学看见此幕,快要笑尿了。

    许昕这个戏精,碰上她的那个男同学可真倒霉。

    林若白低着头看着她,眼底一片费解。

    许昕的咸猪手紧紧拉住林若白的手不松,跌坐在地上,仰着一颗脑袋,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模样又可怜又无辜,苦拉的一张小脸皱皱巴巴,嗓音带着一丢丢哭味,好像即可就要刮起一道龙卷风大哭不止,“同学,你撞倒我了。”

    林若白垂眼看着许昕,试图抽出自己的手,一字一句问:“我撞到你哪了?”

    许昕那双大眼睛一眨,过了半秒,又是一眨,“你撞到我的心口上了。”

    林若白向后退开一步,朝十二班教室门口看了一眼,视线再度回到许昕身上,从校服裤袋里摸出一张二十块钱,打发叫花子的语气:“这是我的早饭钱。”

    许昕呆住了,平生第一次被人拿钱羞辱:“……”

    碰上大佬了。

    林若白擦身离开的一瞬,许昕呼出一口浊气,把二十块钱塞进口袋里,对着他的背影道:“我要叫了哦,同学。”

    果然不出所料,林若白停下脚步,背对许昕。

    一秒。

    两秒。

    三秒。

    许昕在心里数着拍子。

    第四秒,林若白侧身斜视过来,对上许昕笑眯的眼睛里转瞬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

    然后一双白嫩纤长的手臂抬起,直勾勾对着林若白的方向:“同学,你不扶我一把?”

    见林若白丝毫没有动作的意思,许昕自己手撑地面站起来了,笑道:“同学,你把我撞地上,是不是应该请我喝奶茶?没关系,我大人有大量,你电话号码抄给我,这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但是如果你执意要请我喝奶茶呢,我勉为其难考虑一下。”

    “我没有手机号,二十块钱能买两杯奶茶。”林若白扔下这么一句,转身离开。

    所以,电话号码没要成功。

    许昕抬头看向林若白进去的教室。

    高一十二班。

    *

    一串手机铃声把林若白拉回现实。

    许昕停下正哼哼的曲子,从包里摸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脸色变了变,视线朝林若白一瞥。

    虽然极轻微的,连脸都没有撇向他,林若白敏锐觉察到了。

    他没说什么,目不斜视开着车,一颗心却早已驻在她身上了。

    许昕对电话那边说了两句,语气一改往常,很平淡,情绪也不浓烈。

    有那么一瞬,如果身边不是坐着林若白,而是坐着另一个人,真的会以为说话的不是许昕,而是别人。

    她总共说了两句。

    第一句:“我在外地。”

    第二句:“好的,知道了,回去说。”

    像是刻意不想让车里的另一个人听到电话内容,言简意赅挂断。

    车里没有放音乐,也没有开电台,只有轻微的机器运行声,电话那头是一个女人,嗓门有点儿大,带着斥责,林若白听的一清二楚。

    他没说,也没问,有两三分钟,车里的空气是凝固的,安静的,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出声,想着各自心事。

    *

    a大这次研讨会业内大佬齐聚一堂。

    这顿晚饭就更不用说,在座全部都是什么院长主任教授级别的,像许昕这种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辈,真是吃的战战兢兢哆哆嗦嗦。

    最可怕的是,万万没想到这其中还不乏她在母校医科大教过她的老师如今成了林若白前辈和同事的几个教授。

    许昕和林若白一起进来,来的虽然也不算晚,但是俊男靓女的搭配,加上林若白青年才俊又是杰森教授门下最得意的学生又是a大毕业的,种种光环加持,想要不引起注意都难。

    两人今天黑白搭:许昕的白t配上林若白的黑色衬衣,乍一看都莫名的登对。

    这两人的出现,夹在一群上了年纪的前辈之中,马上就让人从学术的探讨中引到了年轻人的八卦上。

    许昕以前在学校活跃分子一枚,几个教授对她颇有点印象,说起过去在医科大生活的种种,许昕很是怀念。

    问了老师们的好之后,不知谁突然话锋一折,乐呵呵说道:“小白,异地恋不容易,之前一直说专心学业没时间回国,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谈了这么多年也该结婚了,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

    此话震惊了在座的一干人,包括吴教授在内,也包括许昕自己。

    默默地转头看向那个说话的某科院院士,此前辈面容慈祥和颜悦色甚为眼熟,许昕缓缓想起来,他姓杨。

    杨教授是a大的院长,也是林若白的恩师,也是唯一一个确切从林若白口里得知他在本科期间谈恋爱,并且也知道那个女生是医科大的学生,叫许昕。

    只不过杨教授不知道的是,林若白出国前一个月,他就已经和许昕分手了。

    “不认识哦,”许昕笑眯眯的,睁着眼睛说大瞎话,“你们林教授真的好高冷,你看他刚才对我那态度,像是认识的样子?”

    许昕语气诚恳,眯眼笑的模样十分讨人好感,冯曼琪不知不觉就被她套路了,本来还有一丝丝的存疑,瞬刻间烟消云散。

    冯曼琪点头赞同许昕的话:“看上去也不像。”两个女生相识一眼,继而开怀大笑,冯曼琪说:“他确实是这样,我就没见过他对谁比较低热。”

    “低热。”许昕被这个词逗笑了。

    “偷偷告诉你哦心心,”冯曼琪压低声音,神秘兮兮附在许昕耳边悄咪咪小小声说:“我们医院小姑娘都在说林教授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

    许昕被这个传言震惊了,微微睁大眼睛,憋着笑:“他自己不知道吧?”

    “哪敢让他知道。”

    许昕眯起眼睛,笑的贼坏贼坏:“他在你们这里是不是还挺受欢迎的?”

    “那是当然。”冯曼琪语气里隐隐透着骄傲,“林教授可是我们科室的一枝花。”

    “什么花?”许昕接口问。

    “水仙花。”

    许昕想象着林若白要是知道自己被别人这么议论还被人说成是水仙花,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光想想都好玩死了。

    许昕再也忍不住了,扶着墙快笑抽过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林若白,你也有今天。

    ……

    许昕想起高中,那时候林若白凭借优异的学习成绩以及一张好看的脸,加之高海拔,很受欢迎,在学校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只不过林若白行事低调,知道他的人虽然不少,对他印象也都很不错,风评和他的成绩一样优秀。

    隔壁班的学委很喜欢林若白,总是变着花样找他问题目,许昕靠窗坐,每次那个女生过来都会拿一本厚厚的黑色硬壳封面摘记本,拉开她侧的窗户,“同学你好,能帮我叫一声你们班长吗?”

    许昕就懒懒看一眼旁边的林若白,一般下课他很少会出去玩,除非大课间或者中午有很长一段休息时间会和叶淮生他们打一会儿篮球。

    “班长是好学生,争分夺秒学习呢,而且他脾气非常差,谁在学习的时候打断他,他要发火的。”许昕支着脑袋转着笔,笑容让人拒绝不了,趁女生愣神的当儿,笑说道:“外面太冷了,我关窗户了哦。”说着飞快关上窗户,根本不给对方反应时间。

    冬天,教室里暖融融的,许昕关上窗户心满意足,继续戴上耳机听音乐,一边咔嚓咔嚓吃薯片,十分惬意,林若白抬起头来,目光带着询问,许昕摘下耳机:“班长,你说啥?”

    林若白幽幽看着她:“你又说我坏话了。”

    许昕当作没听见,不由分说把那只摘下的耳机塞进林若白耳朵里:“你快听,这首歌超级好听。”

    耳机里唱着什么林若白听不清了,那只带着她体温的耳机焯烫进他心里,他知道她不过是借机岔开话题,并不一定出自真心邀请他一起听歌。

    可那又怎么样呢?

    她只是给了他一簇星火,便照亮了他整个世界。

    *

    许昕前脚刚走没多久,林若白后脚就离开了,去了吴教授办公室。

    前年许昕来a城,吴教授亲自为她做的手术,包括术后观察调养一系列过程,全都有非常详尽的记录。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