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6章 诱战
    nbsp; 孔义在飞行之中略略减缓速度,指着前方,道“不兄,前方十七、八里处就是相遇洞,咱们在那里稍稍休息一下再回盘龙镇。”

    黄不没吭声,只是御刀飞行,他阴沉着脸向孔义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前方隐约可见一座小山,相遇洞想必就是在那里了。

    孔义见黄不没理会他,很是尴尬,便道:“不兄,我不该带你们到毒龙潭。‘龙脊岩下毒龙潭,百死无生’这句话想必你们也知道,我也提醒了你们,但谁也想不到无师叔会突然冲进毒龙潭……”

    黄无在冲进毒龙潭上空时突然化为一片血雾的景象到现在还令孔义惊悸不已。

    一个筑基三层的修士连惨叫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就那么无声无息地化成血雾消散掉了,就连他御使的星纹刀也在刹那之间化成了雾气消失不见。

    这一切过后,毒龙潭上空还是象往日一样,潭水似乎隐约可见,但象水波一样的无形波纹模糊了那里面所有的景象,看一会儿就会头晕目炫,实在不清楚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哼,”黄不轻哼了一声,道:“孔义,要不是你说那个叫赵明的杂役掉进毒龙潭还活着出来了,还得到了四叶苦参和生脉草,我三叔能下去吗?”

    “唉,不兄,我那也只是推测而已。黄霸死在兴隆客栈,无师叔来查儿子的死因,我一个做晚辈的想帮忙,肯定要把自己知道的线索都提供给他。不过说起来,当时你也跟着无师叔一起御刀向里冲,我可是一把拉住了你……”

    听到孔义再提及此事,黄不脸上露出后怕的神色,三叔化为血雾的一幕又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缓了一缓,向孔义拱手道:“算了,这事确实不怨你。多谢孔师弟拉了我一把。此番出来遇到这种事,我都不知该如何向宗门交待了。”

    他又叹了口气,道:“本来我爹带着三叔的四个儿子来这里寻找灵材,结果二儿子黄霸死了,三叔来找儿子,也死了。现在我爹和黄雄、黄天、黄下也都没了音讯,怎么都联系不上……”

    现在,他联系不到父亲,也联系不到那三兄弟,通讯腕表、通讯符都联系不上,盘龙镇这里怎么这么诡异?

    听了黄不的话,孔义一时也是无语,这件事确实处处透着诡异,他也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本他以为,在兴隆酒楼,黄霸的死和那个杂役赵明有关,所以才带着一众人等到龙脊岩寻找线索,因为根据他的调查,这里就是赵明被打落悬崖的地方。

    但结果不但线索没找到,黄霸的父亲黄无,一个筑基三层的修士,在毒龙潭上空变成了血雾。不但如此,黄不的父亲黄耻和黄霸的另外三个兄弟竟然全都失踪了。

    这黄家的人也太倒霉了吧,这才半个多月时间而已,就死了两个,失踪了四个。

    说起来最近盘龙镇发生的事情确实诡异得很,李荣等九个外门弟子失踪,赵一天失踪,李忠、孟寒被妖兽毒死,这些事情他觉得都和赵明、石冬梅这些人有关,但仔细想想,却什么证据都没有。

    真是让人头疼。他自诩资质非凡,头脑聪明,但这些事却是让人越想越乱。

    算了,不想了。

    “不兄,相遇洞到了,咱们下去。”

    孔义和黄不打了个招呼,快到洞口时收起飞剑,身形飘然落下。

    咦?

    在前方十余米处的洞口,盘坐着两个人,一个是石冬梅,一个是赵明。

    他们怎么有胆子出现在这里,他们不是逃跑了吗?

    他的意念感知落在两人身上,一瞬间就探出了两人的修为。

    石冬梅已经是炼气六层后期了,比上一次见到时修为又提升了一级。

    这么快的提升,估计这就是生灵丹的功效了吧。不过这生灵丹看起来也就和聚元丹的效果差不多,提升一级修为而已,也没让人产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变化。

    至于这个杂役赵明,看起来还是后天初期的武者,连内功都没有,皮肉筋骨倒是比以前更坚韧了,不过也就是个外家武者罢了。

    “没想到你们在这里。”

    孔义向前走了几步,意念把两人罩住。这两个人再也跑不掉了,一个后天武者,一个炼气六层,他抬手之间就能把两人拿下。

    “噢,原来是孔师兄,之前你误会了我,现在过了这么多天,事情肯定调查清楚了是吧。我和你说的赵一天、李忠、孟寒一点关系都没有。以孔师兄百炼宗第一天才的智慧,查清这点儿小事一定很容易。”

    石冬梅缓缓站了起来,她的语气很平和,一点都没有曾经被冤枉,还差点被杀掉的愤怒。

    噢?孔义很意外,石冬梅见到自己应该充满仇恨才对,可她并没有。还有,她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

    调查清楚?什么调查清楚?上次在小山岗,他是想帮孟娇杀掉石冬梅,至于调查赵一天的失踪,那只是借口而已。

    “见过孔师兄。”赵明见孔义有点愣神,赶紧上前半步,向孔义施了一礼,这让孔义感到有些诧异,“上次在丹药阁,孟寒和赵一天抢夺四叶苦参,我愤怒之下与二人起了冲突,多亏孔师兄主持公道,我们一家人才能活命离开。”

    “嗯。”孔义冲赵明点了点头,又抬眼扫视了一下洞内的其他武者和修士,道“百炼宗的交易公平公正,自然不会为难你一个小小的武者。”

    赵明的感谢,让他心里很受用,因为这是事实。他当时因为事情发生在大庭广众之下,为了维护百炼宗的声誉,确实没有难为赵明一家人。

    但孔义还是有点疑惑。

    看这两人从容的样子,你们不知道你们现在随时都会没命吗?

    这两人好象不知道半个多月前他们被追踪搜捕的事情。嗯,不知道也正常,那是一次临时决定的追杀,当时就是为了抢夺赵明的千年生脉草。

    只不过这家人狡猾得很,他们得到千年生脉草,怕被人抢,配齐了药方之后,东躲西藏,但却恰好躲过了那次持续数天的搜捕。

    呵呵,这运气看起来还真是不错呢,几个小小的武者,居然连筑基修士亲自出手搜捕都没抓到。

    现在,不躲了,终于露面了,这是把丹药炼成了,吃掉了,不怕被抢了?

    不过,现在虽然没人抢你们了,但死亡失踪案可还和你们有关啊!

    这段时间,赵玄东和李计什么也没调查出来,眼看离回宗没几天时间了,正无法向宗门和家族交待呢。你们送上门来了,这就可以结案了。

    孔义决定不再啰嗦,他轻笑了一下,正要以查案为借口把两人摄拿,却见赵明翻手之间捏着一粒丹药举在胸前。

    这粒丹药呈淡青色,圆润光泽,散发着一丝淡淡的青香,这清香闻上去令人心旷神怡。

    孔义忽然感到丹田气海之中有一丛酥麻感划过,然后丹田虚空之中有一丛亮白的银丝一闪。

    这是灵根显现,这是只有筑基之后才能出现的景象!

    他忽然对这股清香极度渴望。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