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七十九章 客套
    做父母的,在儿女长大后,见到与儿女年龄比较合适或相配的小年轻时,常会有这种“拉郎配”的念头涌现。

    刘诗雨妈妈脑中虽念头翻滚,脸上却是笑容满面,说道:“感谢你们关心诗雨啊,欢迎你们经常来玩,诗雨在学校有你们作伴,我们做父母的会放心不少。”

    众人在旁听着,不由暗笑:刘诗雨早有周建民关心了。而随心和李维均更是好笑,俩人都暗中结为了夫妻,能不事事关心。

    刘诗雨和周建民当然尴尬,特别是周建民,这话相当于掩耳盗铃、是皇帝的新衣。

    刘诗雨赶忙介绍丽英丽仙,以打断妈妈让自己和建民可能更尴尬的言语,介绍道:“妈妈,这是丽雪的妹妹丽英、丽仙,都会得很!”

    刘诗雨妈妈听了介绍,看着这三姐妹,心里有谱了,她记起曾多次听人赞叹的说过,上面大队有个三姐妹,绝对选得上秀女,长得特好看,现在眼见为实,真的是个个特好看,在这群姑娘里都醒目。正想着、对丽英丽仙笑着,要说什么,手被女儿拉着了,耳中传来女儿的声音:“妈妈,我再给你重点介绍下这几个同学,他们是冲丽雪的面子才来的呢!”

    刘诗雨妈妈心里也猜测着随心一行的来历,随女儿向前走了两步,先到了李维均跟前。

    “妈妈,他是丽雪的表哥。”刘诗雨对李维均的具体情况不了解,只能轻描淡写地来一句,让妈妈清楚李维均的出处。

    但刘诗雨妈妈却想得多,农村里姑表结亲实在平常,她第一想法就是诗雨的同学和李维均有没有这种可能,面前的小伙子比那个周建民稍高周建民身高1米74,李维均身高1米76,长相相差不多,算得上英俊,但说配诗雨的同学,有那个提着鱼和脚鱼的高个好模样的小伙子在就显得不相配了,配高个小伙子才相衬,刘诗雨妈妈觉得如果是结姑表亲的话,最多是勉强,很有点让人不满意的感觉。

    刘诗雨沒停留,只给妈妈笑笑点头的时间,没待妈妈说话,就介绍随心。

    “妈妈,这是陈随心,区里陈书记的儿子,他妈妈认了丽雪三姐妹做干女儿。”刘诗雨介绍的直接,下意识地认为这样说最好。

    “啊!”刘诗雨妈妈这下真被女儿话里的信息量惊着了,旁边刘诗雨的爷爷奶奶、大嫂也一样,塘湾区地盘不眼前的小伙子身份相当于过去的“公子少爷”呢!而更重要的是诗雨的同学身份变了,成了当官人家的干女儿,将来不愁会沒个轻松的“饭碗”,也不会再嫁到村里了,再说,按塘湾结干亲的风俗习惯,说不定三姐妹中的哪个,就成了陈书记家的儿媳妇!

    刘诗雨一家人看丽雪三姐妹的眼光也变了,眼光更柔和亲切,心中变得更重视和关切。

    世人都很现实的,这世上只有世外高人不攀龙附凤,现在虽说是新社会,讲究的是为人民服务,但社员都知道,家中有个人当上大队干部,亲戚都会沾光,起码高中毕业的子女当个民办教师就容易得多家里有个人当生产队长,每天工分挣得多、又轻松些的活路,会或多或少的安排给他的亲朋好友做。这些事大家都知道,但都无可奈何,在上世被称之为“潜规则”,是以权谋私,被称之为,但又怎么样?一大堆理由早已编得合情合理。大队里就这样了,到公社,到区里,到县里,等等,又会怎样呢?朝中有人好办事啊!这是古训。

    一瞬间,念头在刘诗雨妈妈她们的脑中闪过,脸上更笑容可掬。

    随心不待刘诗雨妈妈客气,笑道:“伯母,我们陪丽雪来看她老同学,打扰你们了!”提提手上的鱼,“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才从河里捉起来,鱼是新鲜的,脚鱼是活的。”

    说着,随心把鱼递给刘诗雨爷爷,甲鱼则递给刘诗雨大嫂,不等他们讲客气话和礼让,继续说道:“伯母,我来替诗雨介绍一下。这是我妹妹陈青心,这是莫灿,这是薛晓俐,这是卢琼华,都和丽英是同班同学,也是我妈妈的干女儿,嘿,她们的爸爸在区文教办、在区供销社当家做主。”

    刘诗雨妈妈看着鱼和脚鱼到了公公大儿媳手中,心中自是欢喜,是异外之喜,鱼和脚鱼是有钱也难买到的东西,有好菜款待请来帮忙的社员了。

    刘诗雨妈妈眼光落向青心四个,见莫灿、薛晓俐、卢琼华个个水灵娇嫩,几乎不输于丽雪三姐妹的颜色,她们爸爸都当官,也是陈家的干女儿,心中不知如何想了,嘴里连声说着:“哦,都是好姑娘,都是好女子,你们太客气了,太客气了,你们来看诗雨都受不起,还带什么礼物呢!”

    农村妇女说话的特点,是要把自己的客气话感激话说透。

    随心这时轻轻牵过蓝萍,郑重介绍道:“伯母,这是我姐蓝萍,我妈妈带了十多年的干女儿,今年考上了大学,下学期一开学,我姐就要到江南大学去了!听说刘诗雨是丽雪的好朋友,我姐也一定要来看望诗雨。”随心明白人的心理,用蓝萍的绝美和身份来抬高刘诗雨,这样,刘诗雨的家人,肯定会给刘诗雨更多自由。

    听着随心的介绍,刘诗雨的妈妈爷爷四人望着眼前这好看得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姑娘,一下真有点手足无措,美女美到极致,她形成的气场真的能给常人以压迫,何况她还“金榜题名”,成为了现在最让人羡慕的大学生呢。

    刘诗雨见妈妈几人望着蓝萍一时没反应,忙适时插话,添油加醋地掩饰道:“妈妈,丽雪刚才告诉我,蓝萍姐姐、陈随心会想办法帮我们考上大学呢!今后,我要经常去丽雪家一起补习功课。”

    “啊!”这消息更加让刘诗雨妈妈几人吃惊,诗雨要是能考上大学,将是家中最大的喜事,农家里,做梦都想有个子女考出农村,吃上国家粮,一是可以光宗耀祖,二是在参加工作后,可以给家里经济支持。农村里,想多挣一块钱都不容易,那么多农村姑娘想嫁给有工作的男人,为的是手中有几个现钱好买生活用品。

    随心一行人一听刘诗雨的措词,都想翘大拇指,猛赞刘诗雨的心思敏捷,她真的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在假期里和周建民相会的好借口,这话就是说,有个考上大学的仙女般的姑娘愿意为她们辅导功课,有这种好事,做父母的铁定会坚决支持,想不去都要赶着去,这相当于上世的家教,还是免费的。8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