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9 拉入伙了
    两人谈话期间,小叶一直低着头摆弄手里的招魂幡,硕大的帽子一如既往盖住她半张脸,一言不发显得很沉默。

    王辞伸手把她的帽子狠狠往后拨,吓得她瞬间怔住,瞪着大眼睛不知所措地望着王辞。

    王辞用老母亲的语气对岳衡说:“她这一身也太大了,你们鬼差的制服不是定制的吗?”

    岳衡说:“制服确然是需要定制。但是小叶的身份您也是知道的,当年地府肯收她也是看在您的面子上,鬼族到现在都很排斥她,比起其他事,制服故意做得不合身根本不算。”

    王辞苦笑说:“那我如今成了个人人喊打的叛徒,小叶的日子不是更不好过?”

    “那段时间的确有鬼族给黑白无常两位大人吹耳边风,想辞退小叶。”岳衡抿嘴,算是笑了,“还好这丫头机灵,平时跟孟婆处得很好,后来孟婆她老人家出面,无常大人卖她面子,这事才这么了了。”

    王辞叹口气,蹲下身摸摸小叶的头说:“谁要是欺负你了,你就跟岳衡说,不要憋在心里知道吗?我如今虽然保护不了你,但你也能跟我说,我教训几个鬼族还是没问题的。”

    小叶没心没肺地笑起来:“神尊安心,小叶不是小孩了,小叶知道怎么做。小叶还要好好工作,赚钱了去找哥哥的!”

    王辞鼻头一酸,眼泪险些掉下来,揉揉她的脸说:“你哥要是知道你这么厉害,一定会很骄傲的。”

    “说来,”小叶试探着问,“方才跟神尊一起进教学楼的那个哥哥是谁啊?”

    闻言,岳衡猛地咳一声,小叶当即夸张地捂住自己的嘴。

    王辞觉得他俩有点怪,解释说:“那是我们班的老师,怎么了?”

    他们对视一眼,岳衡问:“就只是这个身份吗?”

    王辞有些意外,说:“你知道他是烈瞳仙尊?”

    何止是仙尊,还是界主啊!

    岳衡把这句话憋在心里,默默点头。

    王辞想起刚刚在林荫道上发生的事,苦恼地说:“我不知他为何总是对我有所怀疑,经常想办法试探我,还好我几次都能瞒住。”

    小叶忍不住想说什么,岳衡马上捂住她的嘴,说:“那神尊要多加小心,万万不可被天局发现。”

    “待我救回向舞的魂魄,就马上离开这里。”王辞说。

    两鬼也不多问什么,立马告辞。

    回地府的路上,岳衡斥责小叶说:“来时不是叮嘱过你,不可将大人的事告诉神尊么?”

    小叶委屈地说:“可是小叶看神尊被蒙在鼓里的样子,有点不忍心,万一那个大哥哥对神尊有所图谋,那神尊岂不是很危险?”

    “很多事我们都无能为力,现在神尊自身难保,我们能为他做的只有隐瞒他的身份,其他的我们莫要介入。”

    “哦。”

    见小叶面露失落,岳衡又说:“过些日子,我们向无常大人请个假,我带你去看你哥哥。”

    “真的吗!”见岳衡点头,小叶立刻搂住他的脖子欢呼雀跃。

    下午的符咒课学的是飞符。

    飞符不是符咒的一种,而是以法力隔空使符咒落在目标上的一种方法,是较难的一课。

    飞符的练习有标准的道具,即设在练武场的各种靶子,但都是固定的。

    贺佐这人别出心裁,直接开了个玄界把学生们关进去,又放了一群僵尸和鬼魂进来,要学生们使用祛邪符和定身符对付,简直一举三得。

    一开始大多数人被这些活的鬼怪吓得屁滚尿流,向贺佐求了老半天要出去也没人应,王辞觉得那家伙应该已经找个地方凉快去了。

    学生们不得不靠自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开始团结协作,在班长和学委的指挥下,画符的画符,防御的防御,攻击的攻击,还挺有模有样。

    其实这些鬼怪只是长得吓人,声音听着恐怖了些,比如僵尸,行动非常迟缓,应该只是几十年的粽子,鬼也是没什么威胁的小鬼,连人都碰不到。

    甄宥材一进来就找到了出口,一时虚荣心冲昏了头,忘记了跟王辞的约定,特别想露一手炫耀一下自己的能力,后来被僵尸的青面獠牙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默默蹲在角落画符去了。

    学生们完成了任务被放出去,已经下课很久了。迟来的乙班学生进食堂时,一个个都是面色苍白双眼发直,半顿饭下来就吐了好几个,看得食堂阿姨和大叔纷纷摇头唏嘘。

    王辞端饭到角落吃着,甄宥材连忙也跟过来,他买了一大碗水煮鱼,恭恭敬敬端来给她赔罪。王辞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少年人想要出风头实在太正常。

    她把佘万斐的事和他说,又建议甄宥材参加这次行动,毕竟王辞不是界点,没有甄宥材跟着她穿帮是迟早的事。

    甄宥材马上答应,在营救向舞的事上他从来不含糊。

    这时,食堂前方传来一阵惊叹,王辞转头去瞧,穿着淡紫色制服的向瑶成了食堂一道靓丽的风景。

    王辞默默低头,不久向瑶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纤细的身躯坐在身旁,给她递了一个保温瓶过来,说:“爸妈临时有事回去了,走前要你把这个喝了。”

    “谢谢姐姐。”王辞乖巧地接过保温瓶打开,把里面的排骨汤倒出来,又问,“姐姐你吃了吗?”

    向瑶点头,看甄宥材说:“你同学?”

    “嗯,他叫甄宥材。”

    甄宥材看了向瑶一眼,被吓着了似的,赶紧低头吃饭,一言不发,非常木讷呆板。

    向瑶对这种人没好感,再也没看他。

    王辞说:“姐姐,那个……那个案子,能……能不能叫甄同学一起去?我想有个伴。”她说得吞吞吐吐,那小模样生怕被打。

    甄宥材也不知在惊讶什么,瞪着双眼难以置信地看她。

    向瑶有些为难:“以前是有的商量,但是现在贺……”她瞄了甄宥材一眼,“现在不好办。”

    “那没关系,算了。”王辞咧嘴,那笑容介于委屈与顺从之间,让人看一眼就难受得放不下。

    像向瑶这种不服输的人,可不愿让妹妹觉得自己无能,马上就说:“现在还是姐姐指挥,没什么不好办的!去就是了!”

    王辞矜持地拍手说:“太好了,谢谢姐姐。”

    向瑶摸摸她的头,道别后就离开了。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