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繁华不过十香街
    姜姜看着他只是笑,所幸头一天晚上备下了干柴,便生火做饭,不一会儿香味从锅中飘起,孙小贱也就顾不得去诅咒天地命运了。

    因为天气潮湿阴冷,姜姜便做了一锅热腾腾的面汤。

    孙小贱边吃边问姜姜:“姐姐,你怎么不发愁啊?”

    “为什么要发愁呢?”姜姜反问他。

    “这样的鬼天气,我们都没法出去卖冰糕啊!”孙小贱说。

    “你也知道我们没有办法出去买冰糕,又何必还赔上自己的好心情呢?不能卖冰糕已经是事实,你不断的沮丧埋怨,只能让自己的心情更糟。”姜姜笑笑说:“放宽心,等天晴就好了。”

    然而孙小贱终究不能释怀,姜姜也不怪他。

    姜姜前世里做过很多的兼职,很多时候都不是顺顺利利的,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麻烦。做买卖的时候也会这样,有的时候到头来只是白忙一场,甚至有的时候会亏本,所以没有好的心态,是不可能撑过那些难关的。

    好在这天下午,雨终于停了,并且出现了夕照。

    凌天城不愧为大秦的帝都,排水系统非常到位,即便是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雨,只要雨停了,路上便没有什么积水了。

    第二天一早,两个人吃过早饭,姜姜又和孙小贱来到了冰窖里。

    杨老板和他们现在属于合作伙伴,见他们来了也不阻拦,他每天也只是在躺椅上或坐或躺。几个伙计也都是在一旁闲坐或聊天,只有有人来买冰了,他们才到冰库里去忙。

    姜姜他们的东西,这几个人也因为好奇,掀起来看过,但都不明所以。

    到了冰窖里,姜姜开始指挥孙小贱干活。

    “你去把那个木头箱子拿过来,”姜姜吩咐孙小贱:“还有咱们带过来的手巾。”

    孙小贱从墙角搬过来一只肚大口小的木箱,之前姜姜在木匠铺定做的时候他还感到非常的疑惑。

    “这箱子只留这么小的一个口,用起来多不方便呀!”孙小贱说。

    “往里面装东西的时候呢,把这个盖子整个掀开,”姜姜告诉孙小贱:“等往外拿东西的时候,就要通过这个小口了。”

    “这是为什么?”孙小贱还有些不理解。

    “你想啊,往里面装东西的时候,如果是小口那要多慢?可往外拿冰糕的时候如果反复的去敞开箱子,热气进去,里面的冰糕不就化掉了吗?”

    “噢,对对对,原来是这样。”孙小贱连连点头,他现在对姜姜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姜姜和孙小贱装了两箱冰糕,把箱子的小口上的盖子用手巾包好,塞得严丝合缝。

    箱子外面又用厚厚的棉被包好,为的是隔绝外面的温度,保证里面的冰糕不会融化掉。

    两个人把几箱冰糕抬放在手推车上,然后推着车往城里走。

    “咱们把这好东西推到哪去卖啊?”孙小贱问姜姜。

    “去十香街,”姜姜回答道:“那儿多是饭馆酒楼、歌馆书场,咱们之前不是也看到那里有很多卖零食的?”

    “那是自然,十香街可是凌天城里最繁华的一条街巷了,虽不是主街,可商铺林立,人来人往,一天下来的流水账只怕有上千万两银子。”孙小贱说道:“咱们的东西推到那儿,一准儿大受欢迎。”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雇车马赶到京城来了吧?你现在可还埋怨我浪费车马钱?”姜姜笑着问孙小贱。

    “知道了,知道了,你是为了抢这一个月的夏天,若是立了秋,天气转凉,这东西再好吃,买的人也少了。”孙小贱说道:“姐姐你放心,一会儿到了街上,我保证卯足了劲儿吆喝。”

    “你吆喝什么?”姜姜奇怪的问他。

    “这还用问啊,卖东西可不得吆喝吗?不吆喝谁知道你卖的是什么?”孙小贱说道。

    “咱们这买卖还真不用吆喝,”姜姜说:“若是也像一般小贩那样沿街串巷的去零卖,咱们在东郊市场就可以,何苦要多走出几里地到市中心来呢?”

    “那你要怎么做啊?”孙小贱又开始犯迷糊了,很多时候,他压根跟不上姜姜的思路。这也不怪他,任何人的思维都一定是受所处时代的影响,不可能太多的超越这个时代。

    但姜姜就不同了,她可是属于从现代穿越过去的,从小耳闻目睹都是现代化的生活方式和商业模式,所以想法的起点要比孙小贱高上很多。

    “你可细数过这十香街一共有多少家店铺?”姜姜问孙小贱。

    这条街之前他们在卖艺的时候曾特意走过,从街头到街尾,来回走过两遍。

    就因为这里是凌天城最繁华的街巷,所以姜姜格外留心这里。

    “这街上两旁密密麻麻的都是店铺,谁耐烦去数有多少家?我估计足有几百家吧!”孙小贱吸了吸鼻涕说。

    “这街上一共有四百五十八家店铺,歌馆书场、酒楼饭店共占了三百八十二家。”姜姜说道,这在她游逛这条街的时候,就已经详细的数过。

    “哇,居然有这么多家!”孙小贱闻之咋舌:“我顶多也就能数到一百,往多了就数不清了。”

    “那你平时可得多练练数数,以后用到的地方多着呢,别的不说,钱你总得会数。”姜姜冲他顽皮的一笑。

    “姐姐,可我还是不懂,咱们做了这冰糕,又不是拿到街上卖,那怎么能赚钱呢?”孙小贱忍不住问姜姜。

    “我当然是要赚钱,还要尽可能轻松快速的赚钱。”姜姜对孙小贱说:“所以咱们不能像寻常小贩那样,站在街上扯着嗓子吆喝,或是走街串巷的去零卖。”

    “那要怎么办?”孙小贱觉得自己头都大了。

    “小贱,当你对一件事情感到费解的时候,首先要做的并不是开口询问,而是要在一旁认真的观察,”姜姜耐心的教孙小贱:“多用心去琢磨,别人的话说得再对,也不如你自己体验的真切。”

    “可我要是不问,心里就憋得慌。”孙小贱有些无可奈何的说:“我觉得我也不笨啊,可为什么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总也不明白你要做什么呢?”

    “没关系,时间长了你慢慢就会懂的。”姜姜说,毕竟孙小贱还是个孩子,他的成长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