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二五章 城门口的战斗
    得知两趟军列在铁路线上遇袭,驻守枣庄的日军守备部队,第一时间派出主力赶往增援。却在赶往铁路的公路上,遭遇抗战部队的主力伏击,外面情况依旧不明。

    为确保枣庄城的安全,枣庄守备司令官武田大佐,随即给铁路沿线的警戒部队,下达了动员令,让这些部队赶往铁路线实施救援,尽量确保两趟军列物资安全。

    同一时间,也给周边的县城守备部队发报,让这些守备部队连夜出动部队,赶往枣庄铁路线实施增援。与此同时,武田大佐也向特高课跟济南方面告知此事。

    得知有一个师级规模的抗战部队潜入枣庄,正在抢劫刚刚从港口发出的两趟军列,特高课驻齐鲁的负责人,也很震惊的道“八嘎!这根本不可能!”

    “大佐,根据枣庄守军提供的情报,袭击铁路的反抗武装,动用了一个炮兵营。一般情况下,能装备一个炮兵营的反抗武装,大多只在师旅一级作战部队中出现过。”

    “可枣庄周边,都处于我们控制当中。这么多支那军想潜入,我们不可能收不到任何消息。最为最要的是,我们的主力已经将支那军主力打的节节溃败。”

    连第五战区的主力部队,尚且拼命的往后方撤退。特高课实在想不明白,那支部队有这样的勇气,敢带领这么一支部队,潜入日军控制的后方重地。这是找死吗?

    面对负责人的否认,提建议的参谋随即道“大佐,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八路军?根据我们调查到的情况,八路军在沂蒙山区一带,已经组建了上万人的反抗部队。”

    “那更不可能!八路军发展的部队虽多,可很多部队连武器都无法配齐。一个炮兵营,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八路军的部队中?除非,山西的八路军主力打过来了!”

    相比对待的重视,日军对于八路军,始终将其放在杂牌军的定位上。会做出这样的判断,也是缘于八路军武器短缺严重,又受到其它抗战武装排挤的原因。

    能装备一个炮兵营的部队,在日军看来唯有的主力部队。这么多火炮,那怕可以拆卸运送。可大批部队入境,驻守在枣庄周边的日军守备部队,怎么可能收不到消息呢?

    跟特高课一样迷惑的还有济南城的日军守备司令部,做为统管齐鲁的指挥部所在,枣庄再次遇袭的情况,确实令驻齐鲁的日军部队震惊跟气愤。

    在这些日军将领看来,这是对他们的挑衅。要知道,为了控制刚刚完成实质占领的齐鲁大地,日军在齐鲁地区驻扎的部队,除了守备部队还有主力作战部队呢!

    给枣庄周边各县城驻军发报之余,日军守备司令也决定,往枣庄境内增派一个联队的部队。配合沿线部队围追堵截,务必全歼这支窜入枣庄搞破坏的抗战部队。

    日军的排兵布阵,胡彪自然不知道。即便知道了,胡彪也不会太过担心。原因很简单,远水救不了近火。今晚的枣庄城,注定将被胡彪带领部队将其收复。

    比作战一连跟炮兵连,提前抵达枣庄城下的胡彪,看着在城墙上严密警戒的日军,也并未轻举妄动。在胡彪看来,真正的战斗还要过段时间才会打响。

    将转运来的火炮,胡彪挑选了几个适合架炮的位置,把火炮重新安放到位,看着身边的秦天佑道“你先带人进城,尽快跟敏义汇合,而后接应我跟三刀进城!”

    “明白!要不要动手?”

    “先渗透!把小鬼子的布防情况摸清楚再说,真正的战斗,等炮兵连跟一连到位再说!”

    在胡彪的计划中,战斗将由城外首先发起,待吸引住城中日军的注意后,特务连再给予致命一击。说到底,胡彪就是欺负城中小鬼子今晚兵力不足!

    把秦天佑跟一个作战排提前派遣出去,看了看时间,觉得炮兵连跟一连应该很快就到时。把狙击队叫到身边,胡彪指着城墙道“自由猎杀,告诉小鬼子,我们杀上门来了!”

    “是,队长!”

    趁着炮兵连跟配合作战的战斗一连尚未赶到,胡彪需要让城内的小鬼子变得紧张起来。最为重要的是,要让城中小鬼子意识到,他们处境非常危险。

    只剩下两个中队的小鬼子,想要守卫住城门,小鬼子必须将更多部队放置在城墙上。从其它地方抽调部队过来,势必会让城内小鬼子出现防守漏洞。

    加上此刻城墙上的小鬼子处于明处,潜伏在城下的狙击队待在暗处。借助狙击枪的射程,胡彪跟狙击队能自由猎杀城墙上的小鬼子,让小鬼子始终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

    得到胡彪‘自由猎杀’的命令,狙击队员纷纷窜了出去,寻找最佳的狙击地点。类似这样的狙击行动,也是狙击队员们的最爱。打一枪,他们便会换个地方。

    相应的,每当狙击枪声响起,势必意味着有小鬼子被击毙。如今狙击队的射击水平,相比刚组建时又提升了许多。狙击队在特务连的重要性,也在不断提升当中。

    借助架设在城墙上的探照灯,负责防守城墙的小鬼子,不时走动着巡逻。虽然有隘墙可遮挡,可有些小鬼子依旧会露出头部。一些机枪手,在灯光下看的也很清楚!

    两人一组相互配合的狙击小组,很快抵达探照灯照射不到的地方。进入三百米左右的射程,狙击队员开始趴下,将枪口对准城墙上的小鬼子。

    扣动扳机,枪声响起城墙上便有小鬼子应声倒地。正在巡逻的小鬼子,瞬间弯下腰惊叫道“敌袭!城外有敌人!防御!准备防御!”

    刚刚回到城中守备司令部的武田大佐,听到城门口传来的凌乱枪声,也很惊讶的道“八嘎!怎么回事?快,立刻派人去城门口,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所谓祸不单行,指的或许就是此刻枣庄守军面临的处境。铁路那边的情况尚未解决,眼下武田大佐还要担心枣庄被攻陷。一旦枣庄失守,身为守备司令官的他,真的死定了!

    副官派人跑去城门口询问情况时,城门口枪声依旧显得很凌乱,东一枪西一枪的响起。反倒趴在城墙上的小鬼子,却发现不了暗中的敌人,只能胡乱开枪还击。

    当架设在城墙上的机枪开火时,打没打中敌人,城墙上的小鬼子机枪手不知道。唯一能知道的,就是他们成了狙击队的射杀目标,子弹总能击中他们的要害。

    看着不断倒下的守军,待在城墙上的小鬼子中队长,也很惊恐的道“八嘎!这究竟是什么部队?为何他们的枪法如此精准?不要随便起身,隐藏好!别露头!”

    在中队长不断传令中,趴在城墙上的小鬼子根本不敢随意起身,只能老实趴在隘口处,注视着充满杀机的城外阴暗处。谁也不知道,索命子弹会从那里冒出来。

    反观分组行动的狙击队,却不时变幻狙击位置,不断狙杀出现在瞄准镜中的小鬼子。每次小鬼子探头,试图朝城外张望时,总有不幸的事情发生。

    有人探头幸运逃过一劫,有人探头却直接被爆头。望着不断倒下的部下,小鬼子的中队长也只能派人,向武田大佐寻求支援,同时让人调来掷弹筒准备还击。

    当城墙上的小鬼子,开始使用掷弹筒还击时,做为狙击队长的孙二喜很快道“退到安全距离外,继续执行狙杀任务。记住快速转换位置,别让小鬼子炮弹咬到!”

    挺进三百米范围内执行狙击任务的队员,很快又往后面撤了一段距离。虽说距离拉远了,狙击的精度会有所降低。可稳打稳扎,至少不用担心被小鬼子枪榴弹给伤到。

    城外响起的枪声跟爆炸声,无疑令先前惊醒的百姓,再也无心睡眠。躲在家中的百姓,也开始揪心好奇道“天了!城门口再打仗,是谁胆子这么大,竟敢攻打县城!”

    “会不会是我们的部队打回来了?”

    “不应该吧!不是说,我们的部队被小鬼子打的节节败退吗?”

    “也许是小鬼子吹牛皮呢?”

    类似这样的议论声,在很多百姓的房间响起。看到小鬼子开始架设掷弹筒反击,胡彪拎来一门迫击炮,决定给城墙上的小鬼子,施加更多的压力。

    至于其它的火炮,胡彪暂时还不想动。这种不断施压的战术,会令小鬼子的防守压力跟心理夺力不断增加。在这种压力下,小鬼子也会出现更多防守漏洞。

    看着身边的田铁柱,开始架炮的胡彪也笑着道“等下你抱炮弹箱,我来拎迫击炮。咱们打一炮换个位置,先跟城墙上的小鬼子玩玩,如何?”

    “当然没问题了!”

    跟在胡彪身边时间越久,田铁柱越发清楚胡彪的神秘莫测。可正是出于这种神秘,才让田铁柱等人对其死心塌地的信任。在他们看来,胡彪应该就是那种传说中的奇人。

    民间有关奇人异士之说,一直流传以久。可对很多普通人而言,他们从未见过真正的奇人。可在田铁柱这样心腹部下眼中,胡彪应该说是那种拥有非凡手段的奇人!

    。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