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七章蛊修士
    两颗小钢珠,看着不起眼,价格却不低。

    胖子王昊给封林晩打了个八折,一颗依旧是三千多源能点。

    这玩意的学名,又臭又长,索性就别提了。

    通常来说,大家将之称为‘清兵球’,顾名思义,就是用来清理杂兵的。

    意志力没有五点以上的杂兵,在这玩意的特殊精神爆发性冲击下,全都得倒。

    据说是某位武器专家,在看了一部古老的动漫之后,突然得出的灵感。

    这些蔓延的蛊虫固然麻烦,但是它们的本事智慧却约等于无,更谈不上什么意志力。

    在清兵球的作用下,当然全部坍塌。

    看着自己以往无往不利的虫群,在封林晩的两个小球下,全部失去了行动能力,三个尸傀同时化作幽影,从三个方向,以三种不同的方式,冲向封林晩,全都是同归于尽的手段。

    “还来啊?真当我怕你?”封林晩一手高爆手雷,一手奈斯充能枪,左右开弓,毫不客气。

    千星之城的种种辛苦付出,此时就看到了再切实不过的回报。

    这种一般人很难接触到的高科高能武器,此时在封林晩的手上吞吐着凶焰,跨越了境界的差距,让封林晩压着自己的对手狂杀。

    在魏无恙的眼中,封林晩用的这些古怪的法宝,当真是威胁力十足。

    不仅让他忌惮,同时也令他嫉妒和心动,他极为想将之全部据为己有。

    远处,一道剑光冲天而起,仿佛能将弥漫的阴霾劈开。

    看情况是苍竹子在面对危险时,终于临阵突破,忽然爆种了。

    主角运没了,主角的命格和天赋倒是还在,这种操作,也···还算正常?

    三个尸傀在封林晩的重火力压制下,很快被封林晩消灭的一干二净,碾压成残渣。

    而看情况,苍竹子那边的战斗,依旧没有结束。

    可想而知,魏无恙的真身,也没有追赶封林晩。

    这才是合理的,毕竟相比起苍竹子的重要性,封林晩最多只能算是个添头。

    一个添头,还想多高的待遇?

    没有着急去找苍竹子,封林晩反而自行依旧在原地,独自玩了一会光影效果。

    这才着急忙慌,仿佛负伤了一般,朝着苍竹子处赶去。

    “兄弟!你没事吧?我来助你了!”人还没道,声音先至。

    等封林晩赶到了,才发现,苍竹子这边也已经结束了战斗。

    一个衣衫邋遢,胡子遮住大半张脸,身形魁梧的大汉,手里正捏着一条长长的,乳白色的虫子,站在身负重伤的苍竹子身边。

    看到封林晩一脸懵逼的摸样,苍竹子主动解释道:“这是赵前辈!若非赵前辈出手,兄弟我只怕是要糟了。”

    封林晩瞳孔微微一缩,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

    “赵前辈?看着身材,且能抓住那魏无恙真身的手段。必然就是三百多年前,被圣主亲自出手,丢入罪人渊的魔门修士赵烈了!”

    “这个魔门修士,可不是传记小说中那种,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行事豪爽,作风不羁,然后被古板刻薄的所谓正道中人,诽谤为邪魔的魔道中人。”

    “如果浮山圣地的典籍中记载不假,这厮曾经可是个用婴儿当下酒菜,饮人血做修炼,灭门屠城,杀人不计其数的真正凶人,否则也不会惹怒浮山圣主,使得圣主亲自出手,将其捉拿,打入罪人渊。”

    封林晩不是小孩子,不会固执的认为,这个世界非黑即白。

    不可能因为浮山圣地内的那些大佬们勾心斗角,并且脸厚心黑,就认为与白道背道而驰的魔道修士,会是什么好东西。

    这就好像,如果你看到了官方的黑暗,就去奢望涉黑份子会慈悲一样可笑。

    白纸上染了黑点,白纸还是可以勉强算作白纸。

    黑纸就是一张黑纸,它只会比染了墨点的白纸更黑。

    “这厮绝不是碰巧路过,很有可能就等着像魏无恙这样的傻瓜出手,然后蹦出来做好人。用这种方式接近苍竹子,然后套出情报。”封林晩得出这样的结论,脸上的表情,却带着恭敬,并且感谢了这位赵前辈的出手帮助。

    三人汇做一处,先是话了些闲话。

    然后便逐渐转入正题。

    依照封林晩之前教的那样,苍竹子说了一些模糊不清的话,其中有不少关乎浮山圣地的所谓隐秘。

    其实大多不过是之前白小甜告诉封林晩,而封林晩添油加醋后的产物。

    连三成真都没有。

    即便如此,也让这位赵前辈,忽然有些笃定起苍竹子的身份来。

    赵烈的出现,就像是一个信号。

    紧接着,更多的人,以各种意外的方式,出现在了苍竹子的身边,并且以苍竹子为中心,各种搭话。

    而苍竹子也依照封林晩所教,一边说着一些零碎的,关于浮山圣地的事情,一面又以修为不足,难以洞悉更多隐秘为由推脱,始终不告知众人,如何离开罪人渊。

    又过了三五天,渐渐有人生出不耐,眼看着就要用一些激烈手段。就连最初接近的‘赵前辈’,眼中也时而泛出凶光。

    这个时候,封林晩这个好兄弟,又‘恰好’站了出来。

    “各位!各位!我们明人不说暗话,大家来找我这位兄弟,是为了什么,大伙也都心知肚明。不过我这兄弟,前尘蒙昧,不得开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既然如此,不如大家一起想想办法,如何启发我这兄弟一下,让他想起过往,诸位且看如何?”

    “当然了,既然是为了大家好,我们还是要临时先将有意,共同齐心协力,闯出这罪人渊的朋友们,组织集合起来,定下一些规矩和名份。毕竟···即便是出了罪人渊,也还有浮山圣地要闯。大家有组织,有规律的话,到时候众志成城,未必不能灭了这浮山圣地的气焰。”封林晩的话,听起来有些跳。

    先前还在说怎么想办法,让大伙开启苍竹子的记忆,找到出去的办法。

    后面就突然扯到搞组织,搞团伙的事情上了。

    所有人都冷眼看着封林晩,如同看小丑,内心充满了轻蔑。没有人喝彩,也没有人配合,甚至连嘘声都没有。

    封林晩话锋一转,便又说道:“我提议!不如先让赵前辈来指导我们,为我们将来的计划和方针做表率。”

    “大家鼓掌!”

    说完之后,便抢先一个使劲鼓掌起来。

    其他人迫于赵烈的强势,也都不得不跟着动一动手。

    殊不知,已经入了封林晩的套路。

    那些搞传xiao的,可不最爱给人上课了么?拉人入伙,先让人新人给别人上课。

    这是什么?

    这是尊重,这是荣光。

    对于很多一无所有的人来说,单单只是为了这点荣光,也舍不得离开这个团体。

    赵烈不是一无所有,但是沦落到这罪人渊,也差不了多少了。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