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八章 昆仑,算什么东西!
    “看什么看!一帮蝼蚁,仙门也是你们能觊觎的?滚!”那年轻人转头看了一眼杜明,眼神之中更为不屑了,高高在上宛如在驱赶什么蝼蚁一般。

    “……”

    大荒世界里的仙门弟子从来都是仙门后裔、血脉贵族,以及天赋异禀的普通人三人。

    秦朗并不是血脉之体,也不是贵族,更没有异禀的天赋。

    他只是普通人。

    秦瑶倒是稍微特殊点。

    她的是极阴之体。

    然而很可惜的是极阴之体并不是昆仑仙境所需要的血脉之力,所以她对昆仑仙境来说完全是无足轻重的……

    所以刚飞上昆仑仙境的山门两人被昆仑仙境里的守山弟子利用神通给打了下来。

    如果单单是被打下来的话,杜明也不会管什么。

    毕竟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境遇,这大荒世界本身就是如此,仙门弟子不收这些下界的普通人也很正常,但是……

    当杜明看着秦朗被人踩在地上如此侮辱的时候,心中微微地生起了火气,特别是这种趾高气扬的态度让杜明异常的不舒服。

    紧接着,杜明的剑上传来一阵很奇怪的颤抖。

    这种颤抖并不是剑灵所发出来的。

    而且是剑的本身所发出来。

    当然杜明没有多想。

    “放开你的脚。”杜明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声音很变得很淡。

    “什么!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你在说一遍!”那年轻人一愣,他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敢如此对着自己说话,而且是一个看起来普普通的蝼蚁一般的人物,甚至,他都觉得自己是听错了。

    这些凡人看到自己不都是不断地点头哈腰赔笑,恭敬得不行吗?

    “我说,放开你踩在他上的脚!”

    杜明眼睛眯得更深了。

    杨星语惊得脸色有些惨白,连忙拉了拉杜明的衣袖让杜明稍微注意一点。

    对方可是仙门大能,可是昆仑仙境的弟子啊!

    怎么能这么和他们说话?

    现在可不是得罪仙门弟子的时候!

    “你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吗?”这次年轻人听清楚了。

    正因为听清楚了所以他的表情宛如见了鬼一样看着杜明。

    这个蝼蚁疯了?

    他难道不知道自己是谁吗?

    他怎么敢这么和我说话?

    还是难道仙门弟子长久没有下来行走,已经让这些凡人忘记了什么叫尊卑贵贱之分了吗?

    卑微的蝼蚁,怎么能用这种表情面对高贵的仙人?

    “死字我自然知道怎么写了,不但知道而且我可以教你怎么写!”

    阳光之下,杜明环顾了一下四周。

    他突然对着这个年轻人笑了起来,似乎是嘲讽。

    “什么!”

    “你,找死!”这年轻人本身就是桀骜惯了,当看到一个人敢对自己这么无礼以后,他的脸瞬间便扭曲了起来,猛地伸出手狠狠地朝着杜明拍下去。

    一掌拍在虚空之上,顷刻间虚空之中完全气息纵横,瞬间化为一个巨大手印宛如遮天蔽日一般撞向了杜明。

    这一掌拍出刹那,周遭的一切都传来爆破之音,犹如一掌破开了这一方空间一般!

    掌风凌厉而带窒息之意,震开周遭一切。

    杨星语被掌风惊得退了几十米,然后骇然地看着掌风至处两旁草木纷纷拦腰而断!

    同时,周围的一切都仿佛陷入了这一掌中一般,压力爆增!

    这是这个年轻人的神通。

    掌压万物!

    杜明感受着这一掌过来,缓缓地抬起手,随后猛地一剑对着那虚空中的掌印斩去!

    剑中隐藏着剑气,剑气深处,更带无穷斩破一切的气势。

    戾气,杀气,黑暗之气,咆哮之气,死气……

    这一剑之中实在是蕴含着太多太多的气息了。

    “去死!”

    “扑哧!”

    掌印与杜明的剑气撞在了一起,随后杜明全身衣袍一震,一震后便恢复如初。

    但年轻人却瞪大了眼睛!

    在这短暂的片刻,他仿佛看到了血河,骨山,以及雷霆与无尽鬼魂,以及,几个咆哮的恐怖妖魔盯着他。

    “扑哧!”

    掌印破碎。

    年轻人桀骜的脸上顿时变得无比恐惧,他退后了数十步骇然盯着杜明。

    杜明的一剑只是斩碎他的神通手印,令他气息一阻,除此之外,他并没有受什么伤。

    但是,他的灵魂深处却仿佛受到了什么东西洗礼一样,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挥剑。

    收剑。

    这完全是最基础的基础剑术,毫无任何的花里胡俏。

    一剑!

    是的!

    仅仅是一剑而已。

    杜明慢慢地朝他走过去,树上一片叶子落下,一米阳光透过叶子的缝隙照在了杜明那微笑的脸上。

    邪魅,但可怕!

    同时,杜明身上散发出一种若有若无震慑人心的无敌气势,这种气势压着年轻人,令年轻人一动都不敢动……

    “我现在可以教你死字怎么写了!”

    “掌破虚空!”

    顷刻间,那年轻人咬了咬牙,突然跃起,狠狠地对着杜明拍出了一掌。

    这一掌,爆破之音中带着一股凶豹的咆哮声撞向杜明……

    这是他的血脉之力!

    凶豹之力!

    神通还是方才的神通,但是伴随着血脉之力后,这一掌的神通竟令人无比心悸,周遭幻象不断产生,令人旁边的杨星语竟发出内心深处的胆寒……

    她甚至想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金色手印撞向了杜明。

    杜明抬头……

    “这是你的血脉之力?”

    脸上依旧是笑容,只是笑容却颇有深意。

    当然这句话并不是杜明说的,而是杜明怀中的小黄蛇说的。

    小黄蛇微微探出脑袋,宛如看一个笑话一样看着金色手印。

    杜明一声不吭地抬起头。

    握剑,抬手……

    一剑!

    “扑哧!”

    剑光化成金芒,金芒深处带着厚重的龙吟声……

    “咔擦!”

    很简单的一剑,却再次震碎了年轻人拍下来的手印,不断震碎了年轻人的手印,甚至令年轻人身体内的血脉颤抖,宛如要爆炸了一般!

    再次一剑!

    年轻人骇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的力量,我的血脉怎么了?

    被破掉并不可怕,为可怕的是他感受到自己血脉之中出现了一丝恐惧与臣服感。

    刚才那个咆哮声音是什么?

    难道是龙?

    这个人他竟然是龙的血脉?

    正宗龙的血脉?

    特么的!

    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有龙的血脉?

    年轻人感觉自己应该是疯了。

    嘭!

    年轻人再次落在了地上,与上一次落在地上不同,上一次落地的时候是将秦朗姐弟打落在地,整个人趾高气扬,但是这一次,他却是完完全全被人打落在地上的。

    阳光照着他的脸。

    他脸上有些失魂落魄与不敢置信。

    他看着杜明,但是,不管怎么看都没有感觉到杜明身上有什么神秘的力量!

    普通人!

    比普通人更加的普通人。

    匪夷所思!

    绝对匪夷所思!

    “死字呢,先是上方一横!”

    杜明踏前一步,似乎是来了一些兴致。

    挥了两剑以后,他似乎感受到这剑中似乎有一股很诡异的声音正冲击着他的意识!

    但是这声音绝对不是剑灵的声音!

    剑灵的声音是嬉皮笑脸甚至是阴邪无比,但这声音却有些浩然之气一般……

    然后,他下意识地挥出一剑!

    “扑哧!”

    年轻人猛地挥起手印神通来抵挡这一剑,但是却完全抵挡不了……

    扑哧!

    剑气撞在他的身上,让他吐了口血。

    杜明手腕一转,随后剑凝着血,轻轻一阵翻转……

    扑哧!

    地上出现了一横……

    “然后,一个歹,一个匕……”

    杜明觉得自己似乎是陷入了什么奇怪的状态一般,再踏前一步。

    “扑哧!”

    两剑挥出。

    这两剑很普通,也没有带着任何气息,仅仅是剑气……

    年轻人想飞起逃离此地,但是刚飞起刹那,剑气便缠着他的身体,将他狠狠地再次震飞到地上……

    他再次吐了口血……

    等他再次爬起的时候,他的前方出现了一个“死”字!

    用血组成的死字。

    “这就是死字!”

    杜明看着年轻人,说出了这句话。

    但是杜明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整个人似乎是失控了。

    第一剑,第二剑确实是他挥出来的,但是第三第四剑……

    却完全不是他的意愿。

    似乎,他被什么东西给掌控住了!

    杜明手微微一阵哆嗦,随后咬了咬牙压抑住在挥剑的冲动!

    自从握着这把剑以后,他还是第一次如此失去控制过……

    “不要杀他,他可是昆仑仙境的弟子,杀了他,你后患无穷!”

    这个时候秦瑶醒了,秦瑶大惊失色想拦住杜明。

    “对,我可是,可是昆仑仙境弟子,你若杀我,我昆仑仙境必不会放过你,就算你在强,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你的!”本来身陷绝境,满脸恐惧的年轻人突然盯着杜明,仿佛找到了什么救命稻草一般无比的张狂。

    杜明闭上眼睛,手莫名地再次一哆嗦。

    那种掌控不住的感觉再度袭来!

    “主人,你怎么了?”

    “主人,你……”

    杜明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失控了。

    现在的他就想扔掉这把剑,但是,他发现自己怎么都扔不掉!

    “你,你,你……我今日记住了!现在,我劝你们快跑,否则,等我师兄弟们下来,必让你陷入无尽恐惧之中……”

    “扑哧!”

    年轻人话尚未说完,杜明就抬手一剑划破虚空……

    这一剑,剑光璀璨无比,宛如划破了星空……

    顷刻间,年轻人的身体被这一剑给一斩为二……

    “你,你竟然敢,你……昆仑,不会放过你的!”年轻人不敢置信地盯着杜明。

    这人,他竟然真敢杀我!

    杜明睁开眼睛,但是,杜明却感觉到身体内一股气息汹涌澎湃,而剑中,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古怪声音正在杜明意识中不断地告诉杜明……

    “扑哧!”

    又一剑,刺穿了年轻人的脑袋……

    “昆仑,算什么东西!”

    随后,杜明的意识中出现了这么一个声音,然后杜明张开也说出了这句话。

    杜明一愣。

    这不是自己要说的话。

    是谁掌控了自己说出了这句话?

    我这是怎么了?

    什么情况?

    “主人,主人,主人,你说说话啊,你到底是怎么了?”

    “主人,主人?”

    “主人你别吓我!”

    剑灵焦急的声音响了起来。

    杜明低头看了看剑,然后又看了看远处……

    茫然。

    是的,此刻的他只是茫然。

    似乎剑中又有什么东西要复苏了一般……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