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下第一(十五)
    最后一点夕阳余晖被吞噬在夜幕中, 院中的红烛燃起,又有月光相映,恰好能看清房中粼粼水泽。

    想到还有人等候,谢虚也没洗浴多久, 只将身上药味洗净, 便换上衣裳出门。

    融雪城的主厨很是尽心, 颇费功夫地雕琢了多样菜品, 又单独做了虾仁鱼片粥、薏米奶糕这样好克化的食物给谢虚盛上, 十分贴心。

    唯一令谢虚有些惊讶的, 是如今坐在这的人太全了。

    除了融司藏几人外, 那骗子竟还在此处——也不像被责难的模样。慕容斋左手拿着酒盏, 右手持玉骨扇轻摇,见到谢虚进来了, 便冲他露出一个颇俊朗明媚的笑容来。

    谢虚“……”

    谢虚“你怎么还在这里?”

    听出他语气中质疑, 慕容斋也是微微一怔, 下意识诧异道“你怎么认得出我?”

    他方才痛定思痛, 趁着谢虚换身衣服的功夫, 也去将那痨病鬼般的易容给换了,换上了新的装束——这张面具亦是他的得意之作,为风度翩翩的佳公子, 原是想给谢虚换个好些的印象再相处, 没想到好似被一眼认出。

    谢虚盯着他,微微侧头的动作显得有些可爱“我有眼睛。”

    “……”只是说出的话就不那么可爱了。

    融司隐坐在主位上,银色的发束起, 着装正式,看起来竟莫名显得难以接近的高傲。他将手中茶盏放下,语气凛冽,却是很好心的为慕容斋解释“我与其相识,他的医术在江湖中传名许久,并非那些左道骗子。”

    慕容斋心中微舒一口气,正欲补充些什么,又听融司隐道“只是现在看来,传言有些言过其实,实则医术不精。”

    慕容斋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我谢谢你啊。

    鼎鼎大名的鬼医还是第一次被这般质疑,偏偏他理亏在前,也只好含糊地解释一句“你别听他瞎说”。

    慕容斋实则是对谢虚的醒来极为好奇,伸手要去探脉,面上满是正经神色“你再让我把把脉,先前我只是不大用心,这次保证别无差错,只是看看你体内是否留有余毒……当然,这回绝不收诊金。”

    这也是慕容斋现在还留在这的缘由,让他承认诊断出错,总要试到最后才死心。

    偏偏谢虚极不给面子,只身体微微一侧,那一截雪白的手腕便在慕容斋眼前晃过,让鬼医探了个空。

    “不必了。”

    慕容斋先是错愕,后来却是细思起来——他其实看不出谢虚的深浅,觉得他像个普通人。但这样的身手,能躲过他的截脉,应当是高手无误了。

    谢虚的动作不大,只手臂微微抬起,细软白绸顺着手臂滑下,让那一截雪白的肤色显得尤其灼眼。融司藏原本就偷觑着这边,见到慕容斋的动作,只差冷下脸道“你别碰他”。

    也好在谢虚拒绝,只在这个时机,与慕容斋擦肩而过,入了座。

    如今面貌风流俊朗的鬼医摸了摸鼻梁。

    融司隐惯来是个寡言的人,只不知为何,此时却是话多了起来。他向谢虚举杯,一饮而尽,方才道“多谢阁下对吾弟伸出援手,在下融司隐,若有所需,必倾力相报。”

    大概还从没有人见过融城主这般温和的模样,主动举杯敬酒,自称在下。但联想到先前他为救谢虚愿花费十年功力,却也不是那么难理解的事了。

    谢虚眼前摆着的并非是酒,而是一盏甜水,还带着清甜的花香,便也跟着融司隐一饮而尽。却是听到他的话,微微呛了一下,面上流露出怔愣的神色。

    “融司隐,融雪城城主?”

    融司隐生着一头银发银眸的事,怕是鲜有人知;但融司隐这个名字,却堪称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但谢虚并不是他的拥趸者,他熟悉这个名字,全是因为剧情中他是主角攻的缘故。

    还是上辈子杀死他的主角攻。

    没想到在剧情中人设无比决绝冷淡的融司隐,竟会如此和颜悦色地对待他;更没想到融司藏竟是主角攻的弟弟。

    也对,他们名字不过相差一个字。

    虽然剧情中未曾提及融司藏,但依融司隐现在的态度来看,他应当很在乎这个弟弟才对。

    不过这辈子他要达成的任务,也和主角攻受无关。

    思索到这里,谢虚才回了句“融城主过谦,是我欠令弟的人情。”

    说起来,主角攻受向来形影不离。谢虚的目光也顺势落在方才一直微笑和煦的公子身上,只见他拱了拱手,从善如流地答道“在下沈谭,比不得融城主的侠名盛誉,一介小人物。”

    主角受这世的身份,并不能算什么小人物。

    谢虚想了想也道“谢虚,南竹馆的护院。”

    主角受竟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