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下第一(十四)
    眼见着融司隐一言不发的起身离开, 慕容斋也心中恼怒, 又有些微妙的不祥预感,便紧跟在他身后。

    于是清晰听见那句“你醒了”。

    慕容斋甚至一时没反应过来,融司隐所指的对象是谁, 只皱着眉不耐地走近内院,眼里倏地撞进一个身影。

    依慕容斋医者的目光来看, 这人的体态极是修长完美, 更别提这张脸, 便是蒙着一层淅沥水汽,那五官也依旧稠艷美丽的惊人。

    少年看上去还有些许眼熟。

    但这样好看的人,慕容斋没觉得自己记性差到忘记的地步, 一时竟也不知说些什么,才能让自己痴痴傻傻的形象挽回些许。

    谢虚看着眼前两个陌生人。

    融司隐的白发白眸,实在惹眼得很, 但他神态虽冷冽, 看上去极不好接近, 相貌却与融司藏也有几分相像。谢虚只一眼便认出, 这是“自己人”。

    慕容斋的打扮却不大容易辨认, 看着不像大夫就对了。

    融司藏和沈谭也紧跟着走进来。

    沈谭倒也还好, 有上世的经历,他对愈是极端漂亮的美人愈是敬而远之, 但眼前少年的确是超乎预计的美丽,才让他多看了几眼,也有些呆怔, 没了常挂在唇边的笑,看上去比平时寡言冷漠些许。

    融司藏大约是情绪最外露的那个。

    他并不是没有注意到谢虚样貌上的变化,只是比这更触动他心绪的,是谢虚终于醒过来的讯息。

    他的眼前似还浮现着那日少年苍白的面容,冰凉的指尖,还有那从腹中泅出来,似乎无论如何也无法拭净的黏滑血液。

    而随着谢虚醒来,似乎终于令他从梦魇中挣脱而出。

    融司藏很想拥抱他,却又莫名阻止着自己想要亲近的欲望,于是只脚步微动了动,神色有些隐忍地道“你醒了——”

    这个时候的慕容斋,才如梦初醒般意识到眼前的人是谁。

    这比什么答案都更令他动容震惊。

    谢虚还湿漉漉的站在池边,那些蒸腾的水汽愈发勾勒出他清俊的身形。连他只是抿着唇,神色冷淡的模样,都致命的吸引着人的目光,无论如何也无法挪开眼。

    “我昏迷了很久吗?”谢虚道,“伤似乎好的差不多了。”

    融司藏心中微窒,莫名察觉出心慌来,下意识便目光流离,落在了慕容斋身上“已经六天了……是鬼医救的你。”

    于是谢虚的目光也跟着落在慕容斋身上,微微一顿“是你治好了我?”

    慕容斋头一次在病患眼前感到了心虚。

    他来救治谢虚时,对方不仅是失血和脏器受损,更严重的是中毒。而慕容斋只要一眼,便能探出那是化朽阁杀手刀刃上的毒。换在之前,他或许还无解,但不久前解剖过一个在化朽阁手上死去的朝廷官员的尸体,这才有了十分把握。

    当时谢虚的境况已是相当危急,若不是有一丝内力护住心脉,只怕现在头七都快到了。诊疗他也并不像慕容斋表现出来的那样轻松,甚至可以说,慕容斋要融司隐的十年内力,也正是为了最后一步的拔毒与调养做准备。

    他前些天用的那些药材,也并不是为了治伤,最多只是代替内力的功效给谢虚续命,属于前期步骤。

    谁能想到伤的那样重,已是生死边缘的谢虚,能这样醒了。

    被那双乌黑的瞳仁一望,慕容斋竟是罕见地怔了怔,他的目光有些难以挪开,竟是鬼使神差地回道“……是我。”

    谢虚这下确定了。

    他微微上前一步,氤氲的水汽从他的额角滑落至下巴尖,莫名让空气都显得暧昧湿润起来。

    那点殷红的唇珠也颤了颤。

    “骗子。”

    慕容斋的身体有些僵硬,他刚刚艰难的将注意力从那点唇珠上转移,便听到了谢虚的指控,一时更难以动弹。

    心间慌乱,却好似还是十分疑惑地反问一声“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