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8章 股票翻了小三倍
    说是开始“采煤方法改革”,其实是实行前期准备工作,也就是拿方案,搞可行性研究报告,以后简称“可研”,还有进行设备招标。

    都是一些前期工作。

    煤矿的安全生产和销售工作还是如常进行。

    一旦方案和可研报告得到批复,设备到位,就得停产进行改革了。

    现在销售分公司的工作运转也很正常,客户审查,签订合同,市场调研,调整价格,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

    当然了,张小北就不是个能耐得住寂寞的人。

    这种无限重复的日常化工作,对于张小北来说没有什么新鲜劲。

    这小子最近琢磨啥呢?

    他在琢磨改进煤炭质量的办法呢。

    不过要改进煤炭质量,似乎也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就是一条路,建洗煤厂。

    张小北给金永利提出的方案很明确。

    我们不能跟大街上修马路一样,修完了再挖,挖完了再修。

    不断重复地进行投资不是我们的目的,要建,就得建得有个样子,最起码保证20年内不落伍吧。

    当然了,科技一直在发展,今后会出现什么事物,都还保不定呢,所以只能这么说。

    20年,都说多了。

    另外,张小北说自己考察过了,每个矿建立一个配套的大型数字化洗煤厂,造价大约在000万左右,现在是8个矿,总造价不超过24亿。

    洗煤厂要达到三个标准:

    第一,可以根据客户需求实行数字化控制,要什么标准,生产什么标准。

    当然了,这个得根据煤炭的内在品质和实际用途来衡量。

    第二,筒仓的储存量要大,至少是5000吨的筒仓。

    这个是从环保的角度来考虑的。

    煤炭带来的环境污染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是粉尘污染,这个不用多说,已装车那煤灰满天飞。

    第二个是挥发性物质污染,比如汞,比如磷。含量不大,可你架不住产量高啊。

    500吨的筒仓,这也不算大,你看周边有个中美合资的煤矿,搞了几个000吨的筒仓,动不动不是这个满了,就是那个满了。

    天天起来是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

    第三,副产品的控制要到位,质量要高。

    这个还是从环保角度考虑的,你到时候搞的煤泥跟稀狗屎一样,流得满地都是,卖都不能卖,那算怎么回事。

    当然了,你要是直接给烘干了,那就算是临时卖不了,也可以实现转移和堆存。

    只要达到这三个方面,就是一个成功的洗煤厂。

    还有啊,金副总裁,你看,我们有的矿洗煤厂就是现成的,只需要升级改造就好了,有的需要重新建设。

    另外啊,你说你一个采煤方法改革,一个矿就2个多亿,这大头儿都花了,这小钱儿可不能舍不得吧。

    老百姓说话了,这头你都磕了,这个揖作一作不是捎带的事儿么。

    金副总裁说,张小北啊,你到是会找花钱的地方啊。

    集团公司挣这点钱,股东是一点儿红利没到手啊。

    张小比说,不怕,目前就销售上的工作来说,就这个是大投资,剩下的就是小钱了。

    更何况,不是经常说,质量是企业的生命线嘛!

    后来这个事儿,金永利跟金永成也说了。

    金永成说,可以搞,但是钱还真不是个小钱,一样得跟刘向波请示。

    好啦,生产技术和洗煤厂的事情,我们就不多说什么了。

    说说张小北个人的事情。

    10月14号晚上,张小北收到了左丹娅的一条信息:“明天开始,全抛。”

    我艹,张小北不看短信不要紧,一看短信,一拍脑袋,早特么忘记这回事儿了。

    好像金永利最近也没有怎么说这个事情。

    张小北看了短信之后,立刻给左丹娅回了一条短信:“你和孩子都好吧。”

    结果可想而知。

    石沉大海。

    张小北笑着摇了摇头,赶快把这条短信给金永利转发了过去。

    左丹娅还有心思关心股票,想来是和孩子都很好罢。

    10月15日,张小北一上班,就把股票软件打开了。

    9点钟一开盘,小红柱子蹭蹭蹭网上冒。

    好像还能涨点啊,万一再来个涨停呢?

    算了吧,听左丹娅的,全抛吧。

    当时块1毛6买的,张小北卖的时候,是11块1毛6,一股净赚8块。

    500万股,什么概念,净赚4000万。

    1500万变成了多少?5500万!

    就这,挂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全部交易完毕了。

    张小北手心都有点出汗了。

    就从去年12月份,到现在10个月,这股票就翻了三倍啊!

    房子不算,加上手里现在的钱,又大概九千万了。

    行了,放银行吧,每年的利息也花不完。

    正在这个时候,金永利打过电话来了。

    “我艹,张小北,你抛了没?”还以为什么事情呢。

    “抛了啊,难道等着被套啊!”张小北很镇定,左丹娅让我抛,我就抛了呗。

    “刚才一股又涨了两毛。”啥意思?又少挣100万?

    别了,4000万都到手了,可别跟上那100万再玩儿个悬的。

    “金副总裁,您抛了没?”张小北继续问道。

    “抛了啊,股票这方面,我还是听你的好。你小子这次挣了多少?”金永利肯定是挣钱了,要不然这兴奋劲挡都挡不住。

    “我挣的不多,金副总裁你挣了多少吧!”这领导肯定是显摆来了,你得分享领导的喜悦啊。

    “1000个。”金永利压低了声音说道。

    “我靠,金总裁威武。”张小北恭喜到。

    “别废话,你小子挣了多少。”金永利还是不罢休。

    “两个‘我靠’。”张小北笑着回答,当然了,还是克扣了一半“产量”。

    话说,咱不能比领导挣得多太多啊。

    “牛逼,改天请你吃饭。”说完,金永利便把电话给挂了。

    张小北挂了电话,看着手机。

    改天请我吃饭,金副总裁,您多会算账啊。

    您这一改天,就不知道改到那一天了。

    就算是请我吃饭吧,还不是“您请客,我掏钱”吗?

    您的理由多正大光明呢,我比您老挣的多呗!

    不过一下子进账4000万,张小北也没有多么兴奋,也只是开心了一下而已。

    就现在手里的钱,自己已经足可以衣食无忧了,不过好像更应该干一些事情了。

    可是自己这算不算是变相地给金永利“送礼”了呢?

    “呵呵。”张小北不自觉笑出声来了,也许这也奠定了张小北的位置还得继续向上走吧。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