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章 羽蛇团(20)
    对于现在的安迩来说, 想要从一堆石料上面翻上去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或许是因为心态变了,安迩不再排斥自己的天性,换一句话说,他拥抱了自己的天性, 与此相对,安迩这一族的天性也全面接纳了安迩。

    他终于学会了如何运用自己的利爪, 而不是顾虑自己的人类身份将利爪收起。

    几个跳跃下来, 安迩就抓住了从洞口垂下来的带子, 他小心谨慎地从洞口那里爬了出去。四处张望了一下,从安迩的角度, 他什么都没有看见, 倒是这一层的地面显得十分干净,并不像是之前的拿几层的地板上全部都是脚印和脏污。

    这是有人专门打扫吗?

    安迩十分奇怪,他收起自己的天赋, 顺着墙角, 借着巨大植株的掩饰, 一点一点地往外走。

    “安迩?”

    一道疑惑地声音在安迩的头顶响起。

    安迩:“……”

    他忽然有些尴尬。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安迩轻咳了一声,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结果看到了熟人——

    伊莱。

    创世纪图书馆里遇到的那个蓝色皮肤的, 非人。

    伊莱蓝色的皮肤和他背后的四个节肢是他身份最好的证明。

    这一次,伊莱没有遮挡, 他大大方方地露出自己的真容, 用背后的四肢节肢攀着巨大的藤蔓, 半悬空着,居高临下地看着安迩,双手抱胸,在安迩看过来的时候,他一挑眉:

    “干什么这么鬼鬼祟祟的?”

    见安迩不说话,伊莱“噗嗤”一声笑出来:

    “怎么,你的同伴呢?被丢下了?”

    “你为什么在这里?”

    见事态好像要往另一个不可控的方向去,安迩止住了话题,他抬起头,问道。

    “十字教团的人让我来,我就来了。”

    伊莱把玩着自己白色的头发,漫不经心地说道。

    “你加入了十字教团?”

    安迩十分惊讶,“我以为你是非常骄傲的那种……非人。”

    “你可别小看他们,”

    伊莱的语气变得有些奇怪,“那群十字教团的人,真的有点本事,比如说,他们竟然有一本连我都不知道的真理之书。说不定,他们信奉的东西,真的创造了这个宇宙。”

    说到这里,伊莱对安迩笑了笑,说:

    “你是不是在找UINS?”

    “你知道他们在哪里?”

    “当然知道。”

    伊莱神秘一笑:“这里是我的行宫啊,你可以跟我来。”

    说完,他操纵着节肢在巨大的藤蔓上行走,并且贴心地放慢了速度,等安迩追上来。

    安迩本来还在犹豫,可伊莱这么说了之后,他考虑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跟了上去。

    跟着藤蔓的枝条,安迩踏上了一个小平台,过了一会儿后,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伊莱称这里为他的“行宫”了。

    这里本来就是伊莱的世界,他操纵着藤蔓,将这片空间细心地分为了两个部分,并且有着自己的奴隶,这些奴隶是用来打扫另一块干净的部分。

    穿过这个平台的走廊后,伊莱翻过平台上的栏杆,借用背后的节肢跳到生长过来的藤蔓分支,他指着下方用枝条困出来的一小方空间,说:

    “这里有很多人呢,安迩你要不要自己找找?”

    安迩站在平台边沿,向下看去:

    平台下方原来应该是一个办公室,但现在里面枝条交错,各个出入口都被堵上,从而形成了一个封闭的空间。

    在这个空间里,安迩看见无数被这棵巨大的植株绞杀的尸体,里面有羽蛇团的,也有UINS的,还有十字军的,他们都成了饲养这个植株的养料。

    下面的场景如同地下十八层地狱里面的情景,血液和尸体的腐臭味道刺鼻,安迩不由嫌恶地捂住口鼻,后退了几步,然而在不经意间,他随意一瞥,看到了最右边一个透明办公室。

    这个办公室门上横亘着一道绿色的藤蔓,里面挤着好几个人,他们蜷缩在一起,衣饰模糊不清,安迩并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哪一边的。

    “啊,他们啊。”

    伊莱顺着安迩的视线看过去,淡漠地说道,“要不我帮你看看吧。”

    不等安迩回答,他抬手指向那个小办公室。他身后的藤蔓动了动,忽然从旁冒出来两根触手,朝透明办公室那边游走,与此同时,门上横亘的那道藤蔓移开了。

    另安迩感到惊奇的是,在这么一段时间差里面,办公室里面的人根本就每一个从里面窜出来要逃走的,他们反而连忙朝里面缩,十几个人在办公室里缩成一团,恨不能直接挤成一片薄薄的纸。

    在触手游走进去后,所有人的反应更是奇怪,他们胆战心惊地看着如同两条巨蟒一般触手在他们面前悠然爬动,大气都不敢出;

    等两个触手挑选好了人,分别卷好两个倒霉人往外拖的时候,其余人倒像是松了一口气,反而忙不迭地帮着藤蔓往外推人,他们甚至表现出一种幸灾乐祸的表情。

    安迩看着这群人,心里忽然不是滋味。

    伊莱并没有注意到安迩的心理变化,他操纵着两条藤蔓触手将那两个人拖出来,倒挂在半空,问安迩:

    “你看一下,这两个是不是你要找的人呢?”

    安迩将注意力转移到面前倒吊着的两个人身上,惊讶道:

    “奥莱尔博士?梅博士?”

    两个博士因为倒吊的动作而头部充血,身上脏兮兮的,看上去狼狈极了。

    奥莱尔博士倒是攒足力气,冲安迩做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嗨,安迩。”

    “你们互相认识啊?看样子我手气不错。”

    伊莱很高兴地操纵着触手将两个人正过来,但是并没有将两人放开,此时他们两个人与安迩所站着的小平台相齐,如果就这样随意将两个人松开,只恐怕两位博士会直接摔断脖子。

    “伊莱,你到底想怎么样?”

    这里毕竟是伊莱的地盘,意思到伊莱并不是真的想要放人,安迩直接将头扭到伊莱这边,质问着伊莱。

    “我不想干什么。”

    对于安迩变化了的语气,伊莱不然不高兴了,他一挑眉,说,

    “安迩,我们做一个交易吧,如果你告诉我你的天赋,我就放一个人下来,安安全全的下来,嗯?”

    “我没什么天赋。“

    到这里的时候,安迩有些庆幸自己收起了天赋。

    他明白,他的天赋是自己最后一张底牌。

    “哈哈哈。”

    伊莱忽然狂笑起来,他笑了一阵后,抬起头,用他那一双绿色的眼眸看着安迩,说,

    “你知道吗?我的种族与你的种族争斗了几乎百万年,最了解你们一族的,莫过于我,我从第一眼看见你,我就知道,你的天赋不会那么简单。”

    安迩:“……”

    啊?

    见安迩一脸不相信,伊莱也不恼,他自顾自地继续讲着自己的故事:

    “我们一族本来在这个地球上生活的好好的,活了好几千万年,那个时候,我们是这个地球的霸主,直到某一天,你们来了。“

    安迩:?!

    “你们这种种族真奇怪,明明什么外貌都没有,只是一种只知道杀戮的生物,后来竟然照着我们的样子塑造出现在的样子,还与我们一族敌对,经过千万年的争斗,你们这一族竟然将我们一族屠杀殆尽。”

    伊莱的表情扭曲了,“只剩下我一个,只剩下我一个,而你,你竟然还有同伴!!!”

    或许是将自己心中憋了许久的话终于爆发了出来,伊莱的胸脯剧烈上下起伏了两下,他很快地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他笑了笑,说:

    “你要是不告诉我你的天赋是什么,我现在就丢一个人下去哦~~这么高的地方,人丢下去的话,脑袋接触地面的时候,跟西瓜落地的时候一模一样,啪。”

    “好了好了,我说。”

    眼见着伊莱真的要丢人下去,安迩连忙叫住伊莱,他试着做最后的挣扎,装作好不留意的样子,将手递给伊莱,

    “我的天赋是暗示,接触人类的时候可以暗示人类。你既然是与我们一族旗鼓相当的种族,我的天赋应该对你没用,如果你放心的话,可以试一试。”

    “好啊。”

    但在伊莱即将要握上去的时候,安迩忽然将手收了回去,说:

    “先放人。”

    “好吧。”

    伊莱瞧了一眼一旁的两个人,选择将一言不发的梅博士放到了小平台上(看上去老实一点),同时用一个节肢阻挡着梅博士过来,

    “好了,看你的了。”

    安迩不禁咬了咬唇。

    他其实也是在赌,他要是开启天赋,伊莱一死,捆着奥莱尔博士的藤蔓必然将奥莱尔博士丢下去,可这总比两个人都掉下去好。

    世上安得两全法,他只能救一个人,可他现在完全不后悔。

    伊莱瞧了一眼安迩,伸过手去,可在即将接触到安迩的手的时候,他皱眉道:“不对。”

    这还有什么不对的?!

    血瞳陡然浮现,安迩为了杀掉伊莱,猛地上前握向伊莱的手,想要牵制住伊莱。

    伊莱在安迩的身体前倾的一瞬间就明白了安迩的意图,他蹙起了眉尖,忽然用搭在栏杆上的节肢截断了栏杆。

    在截断栏杆的同时,他的身体后倾,节肢与此同时勾住那段截断的栏杆,一个顶端削尖了的铁杆,尖尖的顶端直指安迩的咽喉。

    并且为了最短的路线和最短的时间,伊莱的铁杆竟然是擦破了他自己的皮肤后,才朝安迩刺去。

    安迩看着这一段铁杆朝自己戳来,血瞳圆睁,他本来以为自己开着天赋,没有什么活物可以近身,但他忘了只是不近身而已,也是可以用其余的东西的。

    他只好猛地往右边一偏,才勉强避过了尖角,但这块铁锈还是贴着他脖子的皮肤而过,他的脖子上多了一道伤口。

    与此同时,伊莱意识到安迩的天赋可能是针对身边的生物,迅速用藤蔓将梅博士推了过来,挡道了他自己的面前,而另一方面,他竟然松开了缠着奥莱尔博士的藤蔓。

    所有的事情发生不过短短的几秒钟,在这段短短的几秒钟时间里,安迩被迫收回自己的天赋,和梅博士站在一起,眼睁睁地看着奥莱尔博士坠落,落到了下面的地面上。

    “咔擦”

    奥莱尔博士蔚蓝的双瞳深深地看了两人一眼,随后他便如一只失了双翼的鸟,笔直坠落,落地的声音并不是很大,只有一声清脆的骨裂声。

    他不会再开玩笑了。

    梅博士站在那里,看着地面上的同事,忽然心底无限的难过——

    再也没有人能够在他冷场的时候,蹦出来笑哈哈地将场圆回来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