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曹二傻子
    她不会记错,上辈子就是这一天,在下午三点逼近十分的时候,也是自己午睡刚刚醒过来一切就变了。

    当时弟弟落水昏迷着被林春宝以及他的父母和族里的几个亲戚大张旗鼓的送回来。

    然后林家的几个亲戚、朋友几个使劲的在边上跟着史翠花一唱一和。不仅恬不知耻的拿走了自家养父母辛苦攒了好几年的一千块钱“感谢费”,连带着还起哄让养父母把自己许配给林家做媳妇报恩。

    在养父母只肯出钱,坚决拒绝了把自己给林家当“童养媳”之后,那些人还指指点点说自己养父母的坏话,指着他们不知道感恩图报,企图站在“道德”的制高点给他们施压让他们屈服。

    可惜她的养父母并没有理会,他们说把自己当成亲生的女儿一样对待的话,从来都并不只是说说而已的。

    从小到大他们是真正切切的这么做了。在他们的影响下就连家里的姐姐和弟弟也从没有把她当成外人过,他们对她就是对待至亲的手足一模一样……

    那时候的自己多傻啊?竟然把林家人那样对着养父母指点的话听入了耳,。之后的日子里又被李雪梅的花言巧语鼓动忽悠动,鬼迷心窍一样的一心就认定了自己只有对林春宝“以身相许”,倾尽所有的去报恩才能避免养父母被村里人说闲话。

    想到当年因为自己的执拗养父气的脸红脖子粗,第一次那样大声的斥骂她,想把她骂醒。

    而养母是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拼命劝她甚至求她。

    姐姐更是急红了双眼。

    还有弟弟。他因为她的这种自愿“奉献”更是愧疚自责了几乎一辈子。

    想起他们,季北北的眼泪就又没忍住的下来了……

    曾经她的自以为是,最终伤害的都是深爱着自己的人而不自知。偏还觉得自己很“伟大”,把在林家吃的那些她前十四年,哪怕是小时候跟亲生的父母失散,走失的那段时间里都没吃过的苦都吃尽了还觉得是“甜”的—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啊--

    可是为什么这么巧偏偏是今天,还选在这个时候?

    这个时候自己就是再想去阻止林春宝冒认救了自己弟弟的功劳也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恐怕这会儿林家一大家子应该已经在来他们家的半道上了。

    现在怎么办?

    这一辈子绝对不能再让林家人把这个对弟弟的“救命之恩”给冒领了;更不能让他们再借此拿走养父母辛辛苦苦,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那一千块钱。

    焦虑之下季北北的脑子反而前所未有的飞速转动起来,一定要阻止让林家人占便宜的强烈念头让她忽然有了主意。

    出了家门,季北北不假思索的抄小路直接往弟弟当初落水的地方跑去—

    上辈子林春宝说过弟弟落水村里的曹二傻子是目击证人。

    虽然自己如果直接把曹二傻子推出来当证人,以此来来否认是林春宝救的人,村里的人大半是不会相信的。

    但是如果自己“借助”曹二傻子的话来找到弟弟真正的救命恩人—曹川的那个战友,还及时的找上门去,把弟弟真正的救命恩人带回家了呢?

    傻子的话大家不会轻易相信,难道一个现役军人的话大家也会怀疑?

    季北北越想越兴奋,只要时机把握的好自己今天就能把林春宝和林家人冒认别人对自家弟弟的救命之恩,还妄想以此骗取自家大数额金钱的丑陋面目揭开。

    不用别的,只要这件事一揭露出来就足够他们一家丢人现眼,被村里人指点、不齿、鄙视一辈子的了。

    所以,她现在先要找到曹二傻子……

    明确了目标季北北奔跑起来,脸上满是坚毅。一边跑,季北北一边在脑海里回忆有关曹二傻子的资料。

    上辈子从林春宝的嘴里听到曹二傻子是弟弟落水过程的目击者之后,她特地关注过他的过往。

    曹二傻子本名曹丰年,说起来他的年纪比她弟弟还小了一岁。她弟弟今年八岁,他如今也就只有七岁。

    他命运多舛,打小原本也是个正常,甚至能称得上是聪明伶俐的一个孩子。可惜五岁那年跟他父母一起出门去走亲戚,结果遭遇了一场车祸。

    他父母没逃过当场双双亡故了,听说到死的那一刻他们还保持着护着他的姿势这才让他只是受了点轻伤……而他大概是因为亲眼目睹父母的惨死,受到的冲击太大的缘故一下就变成了痴傻的样子。

    一个父母双亡的正常孩子尚且日子不好过呢,何况一个被吓傻了的孩子?

    在曹丰年父母留下的家产被瓜分殆尽之后,不说伯父伯娘、叔叔婶婶,就连他的亲爷爷亲奶奶都开始各种嫌弃虐待他。别说好好照顾了,平时不是打就是骂,就是给一碗残羹剩饭都是跟施舍一样时有时无的。

    村里有好心的人看不过眼,就偶尔会给他塞点吃的喝的。

    谁想曹丰年爷爷奶奶、伯父伯娘和叔叔婶婶要面子,自己不给孩子吃饱见到别人给了还反倒认为那是丢了自家的脸,对给东西吃的人家横鼻子竖脸不算,还会故意找茬,当着人的面打骂孩子……

    时间久了大家知道曹家的都是些什么人,就算是有心想帮着曹丰年的村里人都得在心里掂量掂量惹这个麻烦值不值。到最后,也就是还有少数极好心的,偶尔还会跟做贼似的暗里偷偷的给他口吃的。

    至于曹丰年的外公外婆那边。

    在最初曹丰年的爸妈出事之后他们倒是来过一趟。不过在见曹丰年是真的傻了之后就以他是外孙,不姓自家的姓。亲爷爷亲奶奶,亲伯父伯娘、亲叔婶都还在能照看为由,就此撩开手,从此那边再也没人出现过了。

    季北北记得,上辈子等到曹丰年再大一些之后他就被他爷爷奶奶象牲畜一样对待,整天驱赶着他下地干活,等到过了十来年他爷爷奶奶相继过世了之后。

    那会儿村里人大多数年轻人已经出门打工去,村里留守的老人和孩子大多也都把田地租赁出去给外乡人种,于是曹丰年的伯父伯娘和叔叔婶婶再也没有谁愿意接手他这个累赘,就怕一接手就砸在自己手里了,于是联手把他给赶了出去。

    最后,如果不是他们族里退伍回来,一直都没娶妻生子的曹川实在看不过眼收留了他。自此两人相依为命,恐怕到最后连片瓦遮天的地方都没有的曹丰年会落得个什么样的下场还真是不好说。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