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百八十三章 李通败走
    这一日,淮河渡上,人影幢幢,只是一上午,徐庶抵达沿河大营之后,便已是下令两万大军,先后沿着河道十余座浮桥尝试登陆北岸。

    此外,不少小舟也在河中时刻泛动,距离北岸较远,但时时刻刻都有着骑卒跟随监视。

    “吾军伤亡如何?”满宠立于岸上几百米外的一处高坡,满脸凝重。

    “沿河十余处浮桥,无士卒伤亡,倒是白日里徐庶命百余艘轻舟,以弓弩抢岸,射杀吾军一百四十余名士卒。”

    满宠满脸凝重,“洨县潘璋,可有异动?”

    “已派出大量探马监视,未尝得报。”

    “太守大人,是否调度汝南各县兵马?”

    满宠微微摇头,“不可,李通镇守阴陵,可拒刘备、孙权,若是轻易调动,汝南唯恐有失。”

    满宠一手按着腰间长剑,翻身上马,拉住缰绳调转马头,沿着河岸奔去,“随吾巡视河岸,传令众军,不可懈怠,胆敢疏忽者,斩。”

    满宠亲自督战后,徐庶又命沿河的商船下水,带着投石车和床弩,继续对岸边哨塔、烽火台驻守曹军发起进攻。

    随后,满宠便命民夫运来投石车和床弩,进行还击。

    直到天黑,一日过去,双方各自点查伤亡,都折损了数百人。

    “报禀报太守大人,许昌密报。”

    “呈上来。”

    “喏。”

    大帐内,满宠满脸阴云密布,猛地将手中密信拍在案上,“刘备匹夫,丞相待他不薄,他竟敢起兵北伐。”

    “莫非,是刘备起兵攻打汝南?”闻言,陈珪面色大变。

    满宠满脸忧急,“刘备以张飞为先锋,起兵三千,已于日前起兵,如今,只怕早已至阴陵城下。”

    “吾等是否回援?”史涣忍不住问道。

    “若是吾军擅自调动,今日夜里,徐庶必起兵攻打北岸。”满宠满脸忌惮地看了一眼帐外,河的对岸便是徐庶大营,淮南之地,集结了江东三万大军,兵力多过他们,他们若再主动分兵,怕会因小失大。

    “那又该如何是好?”

    “汝阳尚有张绣三千精骑,当可迎战刘备。”满宠沉声道。

    “三千精骑?不过是一人单骑的一支新军而已,去岁至今,训练不过半载,焉能为战?”陈珪有些担忧地进言道。

    “吾北地儿郎,天生便是马背上的猛士,半载之训,当可成军,以张绣之能,当可击破刘备。”

    帐内一众文武思量一二,亦别无他法,只能目视着满宠提笔给张绣下令。

    夜里,快马送走命令之后,满宠松了口气,下令十几队军士继续巡逻,方才遣散众将。

    他脱衣睡下,大概丑时时分,他被帐外的军士叫醒。

    “发生何事?”满宠揉着眼眶,迷糊不清地问道。

    “禀报太守大人,阴陵失守,李通将军为张飞所败,退守平舆。”

    “什么?”满宠面色大变,猛地惊醒,他快步行至帐前,“将士伤亡如何?”

    “李将军所部俱是新卒,逃至平舆之时,只剩几百残部。”

    “快,立即快马催促张绣进兵,必要坚守平舆,不得有失。”

    “喏。

    满宠待传令兵走后,在帐内来回踱步,“淮河北岸失守,吾等花费半年苦功修建烽火台、哨塔必为江东军拆毁,沛国、汝南之地,更会被江东军攻下不少郡县,不过还在,这北岸的十余县去岁便为江东军南迁其明,方圆百里,无人驻守。”

    “如此”满宠将心一横,他知汝南之重,昔日袁术胆敢篡位称帝,便因其坐掌淮南、汝南、陈国、广陵等地,势力强大,而汝南一郡之地,虽早年为黄巾之乱搞得民不聊生,但如今亦是豫州治下最大一郡,若是失守,自家曹丞相的势力将缩水十分之一。

    与其相比,这淮河天险,怕是也只能舍弃了。

    满宠落到案上,提笔书写两封密信,召来两名亲卫,“汝向许昌传报,汝向官渡前线传报。”

    “喏。”

    待他们走后,满宠沉吟顷刻,“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徐元直,若是汝只想拖住某,让刘备作乱,怕是会让你江东得不偿失,刘备这厮,敢反丞相,他日必会与汝江东恩断义绝,他,绝非久居人下之辈。”

    满宠手心几乎能够捏出汗来,他担忧的不是汝南的局势,以张绣、李通之能,刘备兵少,大可阻之。

    可宛城孙权,为何没有出兵?

    满宠心知,周瑜一人,威胁便在刘备之上,若是周瑜统兵出击,汝南北部诸县,必定难守,到时,许昌危矣,曹丞相的基业,也危矣。

    “吾,还能撑过几日,希冀丞相和尚书令,能尽快回信罢。”满宠坐落到塌边,无力倒下,双眼无神地仰望着帐顶,他心思很沉重,自古征战,无论强秦也好,强汉也罢,两面作战之时,必是岌岌可危之际。

    与此同时,对岸的大营之内,徐庶亦是未睡。

    隔河两岸的大营,几乎同时得到回信。

    “禀报司马,张飞领军击溃李通所部,李通败逃至平舆。”

    徐庶脸上露出几分喜色,“关张二将皆有万夫不当之勇,区区李通,据守小城,被其偷袭,焉能不败。”

    说着,他瞧了一眼北边,“徐州可有战报?”

    “吴卫得报,四日前,孙康将军已纠集泰山旧部,汇聚于青、徐二州交界处。”

    徐庶闻言大喜,“如此,吾军以顺势沿海登陆,两面夹击,当可轻取徐州尔。”

    “军师,吾军既取徐州,可得防范青州袁谭。”徐盛忍不住出声道。

    “文向且宽心,主公早已向袁绍修书一封,愿与其,共击曹操,吾军只取徐州,对他青州,当秋毫无犯。”

    徐盛双眉微皱,“袁本初,此人可信否?”

    “世人皆以为袁绍此人不如曹操,实则,此二人之中,袁绍更为守信。”

    徐盛微微颔首,“如此便好。”

    “文向,明日汝亲自统军,于水面压迫对岸。”

    “喏。”徐盛朗声应下,他也知晓,这已是两军隔淮河攻守的第三日,他江东军若再无大将出面,对岸曹营,必会生疑。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