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章 第74章
    唐锦的助理告诉唐锦, 简兰自己来化妆间找她。唐锦等了一会, 都没见到人。于是她出了化妆间想找简兰。

    没想到在走廊上碰到这一幕。

    在家里的时候,简兰就对叶梵多有维护,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人明明没有见过面, 简兰就对叶梵有了好印象。

    况且叶梵还是自己的死对头, 就是这样,简兰也没有冷下脸色。

    唐锦面上带了愠色, 她快走几步,拦在了叶梵和简兰的中间。

    叶梵眼底露出了然, 看来她的猜想是正确的,眼前这个女人的确是原主的亲生母亲, 简兰。

    叶梵微微侧眼, 视线再次落在简兰身上, 她深深看了简兰一眼。

    唐锦看向叶梵的目光带着点冷意:“你刚才和我妈说些什么?”唐锦的语气像是在质问, 听上去有些咄咄逼人的。

    唐锦也不清楚,她为什么这么忌惮叶梵。或许是叶梵过于优秀了, 一直压在她的头上,也可能是其他的原因。

    简兰眉心一皱:“阿锦, 你怎么这么说话?”简兰下意识维护叶梵,在她看来,唐锦的态度实在有问题。

    简兰向来不会溺爱自家的孩子,所以她也不会因为唐锦是她的孩子, 而偏向唐锦。

    简兰看上去温柔, 但是她已经掌管公司多年, 态度向来强硬。要是触及她的底线,她不会容忍。

    唐锦的脾气本来就大,只不过是在唐家人面前掩饰,现在简兰的话一出,她立即握紧了垂在身侧的手。

    她在叶梵面前丢脸了,却不能做出反驳。

    唐锦原地跺了跺脚:“妈。”唐锦看似在撒娇,其实她并不想对叶梵道歉。

    简兰看向叶梵,她语气带着抱歉:“不好意思,我替我的女儿向你道歉。”

    叶梵朝简兰笑了笑,仿佛丝毫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她的性子本就不会为难人,而且眼前这人是她的母亲,她的声音又软和了几分。

    “没关系。”

    简兰暗自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唐锦和叶梵明明是相同的年纪,但是叶梵却明显懂事很多。

    简兰和叶梵两人的气质意外地相近,而唐锦站在她们旁边,却格格不入。

    叶梵转头,对上唐锦的眼睛:“刚才阿姨的脚扭伤了,所以我才和她说了几句,要是你着急的话,还是先把阿姨送到医院吧。”

    叶梵语气淡淡,和刚才对简兰的态度相差很大,但唐锦偏做不出反驳。

    唐锦深吸了一口气:“我的妈妈我自己会照看,不需要你费心。”简兰就在旁边,唐锦对着叶梵只得放缓了语气。

    叶梵少见地对唐锦笑了笑,她微微勾起唇角,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这样啊,以后你能做到就最好了。”

    此时,在场的人中,只有叶梵知道三个人的关系,简兰还能做唐锦多久的妈妈呢,叶梵也不能保证。

    叶梵向简兰提出告辞:“阿姨,我先走了。”

    简兰点了点头。

    叶梵没有继续留在原地,她朝着后门走去。保姆车已经停在了门口,她很快就坐上了车。

    华灯初上,夜幕沉沉,路灯落下清冷的光,车内静默。

    叶梵看着窗外的飞逝而过的景色,她微微皱起了眉,脑海中浮起了简兰的那张脸。

    现在,叶梵不会把唐锦和她被掉包的事情告诉简兰,因为如今并不是一个好的时机。

    即使唐家确认她的真实身份,也不过是让她回到唐家。

    可是唐锦在唐家生活多年,他们之间早已积累了感情,她突然出现,只会像一个外来之客。

    更何况,叶梵也不希望靠着唐家的背景,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叶梵是不会放过唐锦的,唐锦既然拿走了别人的东西,就必须付出代价。她会让唐家人发现唐锦的真面目。

    另一端,简兰也上了车。因为简兰的脚受伤了,所以由唐锦的助理开车送回去。

    唐锦因为临时有事,没有和简兰坐上同一辆车:“妈妈,我助理会送你去医院,你脚受伤了,千万不要乱走。”

    简兰点头:“你去工作吧,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

    助理处理好服装的问题再赶来时,叶梵已经离开,唐锦把全部的怒火都发在了助理的身上。

    在简兰面前,唐锦没有立即发作,但是她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回去之后,她会立马把这个助理炒掉。

    车子扬长而去,唐锦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转而上了另一辆车。

    简兰没有去医院,她叫私人医生来了家里。处理好一切后,简兰坐在床边,迟迟没有入睡。

    她反复回想起叶梵看向她的那双眼睛。

    难道仅仅因为叶梵和她长了一双相似的眼睛,她就觉得叶梵熟悉,忍不住生出亲近之意吗?

    简兰失眠了,整晚都没有入睡。

    ……

    迪奥时装秀后,那些记者们拿着照片,发了一些博取噱头的新闻。无非是因为叶梵和唐锦同时出现在时装秀上,记者们抓着这点不放。

    标题是【唐锦叶梵看秀,两人全程冷漠脸,毫无交流!】

    内容是叶梵和唐锦看秀,两人的位置就在附近,仅隔着三个位置。但是从看秀开始,一直到结束,两人都没有讲话。

    还有很多类似的新闻,都是讲这些内容。

    这些新闻一发出,立马就遭到了叶梵粉丝们的强力反驳。

    “凭什么要求叶梵和唐锦交流?不就是看个秀吗,至于和不熟的人打招呼吗,感情你们碰到陌生人都会贴上去是吧。”

    “每次叶梵唐锦同时出现,总会出现这些类似的新闻,送狗仔们一句话,别再给叶梵找不自在。”

    叶梵的粉丝们极力维护叶梵的利益。

    叶梵参加《巨星计划》后,比以前更红了。因为她性格好,能力又强,这两方面成为了她的吸粉点,粉丝数量日益变多。

    现在,网上一有对叶梵不好的新闻,粉丝们总会站出来。

    叶梵工作室知道,只要叶梵和唐锦两人同时出现,那些媒体一定会大肆发一些两人不和的新闻。

    这是事实,因为叶梵和唐锦之间的事情,注定两人不可能再有什么交往了。只要媒体说的事情不演变得太过,他们就不会采取什么措施。

    但是,转移话题还是有必要做的。毕竟叶梵参加了迪奥时装秀,他们可不希望大家的关注全放在叶梵和唐锦的不和上面。

    于是,叶梵工作室发了叶梵当晚看秀的照片。照片上叶梵穿着黑色礼服,露出半个纤细雪白的肩膀。

    叶梵唇上涂着的是迪奥的枫叶色口红,雪白的皮肤,张扬的红唇,整个人看上去高贵又冷艳。

    微博上一下子炸出了很多评论,刷评速度极快。

    “小姐姐穿黑色的衣服,再配上红唇,我的眼睛都移不开了,好像一副画啊。”

    “叶梵唇上的口红是什么色号啊?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好美。”

    “我也一眼就注意到了叶梵的口红,口红颜色美,但是小姐姐更美,每天照常表白。”

    “我搜遍了很多品牌,都没找到这支口红,莫非是新品?求告知,强烈想知道啊啊!”

    这一招非常有效,之前娱乐头条上写的不和传闻,被大家完全抛在了脑后。

    大家的注意力全放在了叶梵的美貌,还有她的口红色号上面。他们十分好奇,叶梵涂的口红到底是什么。

    也有的人猜到了,叶梵参加迪奥的时装秀,这有可能就是迪奥的新品口红,他们就去专柜询问。

    但是,迪奥高层并没有对外公布这件事,柜员们也不知道这是新品口红,大家只能悻悻而归。

    另一头,迪奥内部开了一个会议。那晚时装秀就是为了考核叶梵和唐锦两人,谁更适合做迪奥的品牌挚友。

    尽管迪奥已经默认叶梵更合适,但迪奥还是没有立即找叶梵,他们在关注网上的评论。

    唐锦工作室和叶梵工作室都发了时装秀看秀的照片,唐锦的粉丝确实都在夸唐锦,但是评论中很少会有人提及唐锦的口红。

    而在叶梵的微博下,除了那些粉丝的赞美,很多人会注意到叶梵的唇色,他们在好奇这个口红色号是什么。

    甚至员工反馈过来,口红还未上市,已经有人在询问这个口红是什么。

    很显然,他们都迫不及待想买到这个口红。

    这就是迪奥想要的。

    一个品牌大使,她会让人有想要购买这个口红的欲望,她必须能够调动粉丝的购买能力。

    而叶梵,她做到了。

    迪奥高层下了最后的决定,这次新品口红的品牌大使,只能是叶梵。

    迪奥迅速联系了戴近山,戴近山通知了叶梵,叶梵来到迪奥公司,商议后他们签订了合同。

    叶梵正式成为迪奥新品口红系列的品牌大使。

    这天,迪奥官方微博更新了一条微博。

    “迪奥彩妆形象大使叶梵,演绎最新一季的迪奥口红。”

    微博里还发了叶梵为迪奥拍摄的图。

    整张照片,周围全是暗淡的光线,所有的光线似乎都集中在照片中间的叶梵身上了。

    叶梵的头发卷起,她的眼睛周围晕染着淡淡的眼影,一点点蔓延开来,透着妩媚的感觉。

    她的眉毛漆黑,眉形微微拉长,和平时相比,多了几分犀利。

    叶梵一双眼睛清亮至极,光影落在眼底,似乎都变得沉寂。

    这个妆容里,最夺目的是那双红唇。唇型清晰分明,颜色鲜艳浓厚。

    照片的右边,叶梵微微抬着手,那是一双细白纤长的手。她指尖微曲,一只口红斜斜地搭在手心。

    叶梵唇角没有弯起,眼神也平静冷淡。淡淡地瞥一眼,却让人心头一震,只留下酥酥麻麻的感觉。

    冷艳、明媚、强势……

    多种感觉交织在一起,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诱惑。

    迪奥最新口红系列的大使竟然是叶梵,这微博一发出,顿时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

    “恭喜叶梵成为迪奥的品牌大使,小姐姐能力这么强,以后会更加成功的。”

    “叶梵和迪奥的新品口红看上去很搭啊,这张照片她眼神有些犀利,但是怎么这么美呢。”

    “原来叶梵那天涂的口红是迪奥的新品口红啊,我一定会去买的!”

    叶梵的粉丝们都跑去叶梵微博下,祝贺叶梵拿到这个,在很短的时间里,微博评论多了几万条。

    最让网友震惊的是,叶梵从未拿到过任何品牌的,转眼间,竟然就成为了一线大牌的品牌挚友。

    但是,没有人怀疑叶梵的能力。

    因为这张照片太美,也太合适了。

    那双红唇,完全让人移不开视线。

    他们都不得不承认,叶梵成长得实在是太过迅速了。

    自身能力优秀,再加上努力,叶梵未来会走得更远。

    ……

    贺寒接了一部新戏,后天就要开拍了。他想在投入忙碌的拍戏以前,多陪嘟嘟一会儿。

    和平时那样,贺寒赶完了通告后,立即去了叶梵的家。

    叶梵在和迪奥团队签合同,她不在家。

    嘟嘟已经好几天没有到贺寒家了,贺寒这么一问,嘟嘟当然是满口答应了下来。不过,叶梵晚上回来要是没看到嘟嘟,又会着急了。

    “是不是要问一下妈妈?”嘟嘟想了想,“妈妈还没有去过叔叔家呢。”

    贺寒揉了揉嘟嘟的小脑袋,他勾起嘴角:“是啊,嘟嘟说得对。我们今晚让妈妈一起过来吧。”

    他的儿子果真聪明。

    贺寒拨通了叶梵的电话。那边很快就有人接了起来:“贺寒,有什么事吗?”

    贺寒低低的声线响起,通知了叶梵一声:“我要带嘟嘟去我家。”

    叶梵犹豫,她找了一个理由拒绝:“还是算了吧,这样实在太麻烦你了。”

    贺寒唇角轻弯,缓慢地吐出两个字:“是吗?”

    “不如你问问嘟嘟的想法?”

    贺寒低首,双目凝着他的乖儿子。嘟嘟的眼睛亮晶晶的,两只小手攒在一起,似乎很期待的样子。

    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父子间十分有默契。

    贺寒弯下身子,迁就着嘟嘟的身高。他的视线和嘟嘟的齐平,然后才开口:“妈妈要跟你说话。”

    贺寒微抿着嘴唇,伸出手,把自己的手机递到小白团子的手里。

    神助攻嘟嘟用胖乎乎的小手接过了手机,很认真地对着手机屏幕说了一句话:“妈妈,今天我想去贺叔叔家。”

    嘟嘟的回答显然是在叶梵的意料之内。

    “好吧。”叶梵无奈,“嘟嘟,你今天要早点回家。”

    贺寒半蹲在嘟嘟面前,接过手机。

    他的语气很淡然,唇边浮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嘟嘟想留在我家吃晚饭,不如你工作结束后来我家吧。”

    贺寒挑眉:“到时候我送你们母子回家?”

    分明这是一个疑问句,但从贺寒的口中说来,却完全不是商量的语气。

    “我家的地址是……”贺寒的眸色一黑,镇定从容地说出一句话,“怕你忘了,过会我再发条短信给你。”

    贺寒的语气倒是讲得极快,没等叶梵回答,他就擅自主张地替她做了决定。

    叶梵:“……”

    她正准备拒绝,没想到,手机那边响起了小胖手掌拍手的声音,光是听着嘟嘟的声音,就知道他肉嘟嘟的脸上已经露出笑容:“好啊好啊。”

    叶梵微眯了下眼睛,却不能反驳什么。她的儿子已经彻底和贺寒沦为统一战线。

    最近,贺寒真是愈发得寸进尺了起来。

    经过叶梵的同意后,贺寒带着嘟嘟去了自己的家。

    他没有料到,今晚,他和嘟嘟迎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客人。

    “叔叔,为什么院子里多了一个秋千?”嘟嘟的小脸满是兴奋,小胖手指着秋千,眼睛放着光。

    嘟嘟透过客厅的玻璃窗,注意到了院子的秋千。

    贺寒笑着摸了摸嘟嘟的圆脑袋:“喜欢吗?叔叔为你做的。”因为之前嘟嘟和贺寒说话的过程中,他总会提起游乐园的秋千。

    嘟嘟的语气总是带着遗憾,每次秋千都是最热门的,老是轮不到他。

    嘟嘟原地蹦了几下,随时准备往外冲:“喜欢,喜欢,超级喜欢。”贺寒被他逗笑,拉着他的小手,走到了院子里。

    贺寒特地和设计师提过,让他们把秋千做成适合小朋友玩的。

    贺寒把嘟嘟拎起来,放进秋千。嘟嘟很配合地拉着秋千两侧,他奶声奶气地喊了一句:“叔叔,我要飞起来。”

    贺寒控制好力道,往嘟嘟的后背轻轻一推。

    秋千摇晃起来,嘟嘟咧开的嘴角就没放下来过,院子里一直响着嘟嘟咯咯咯的笑声。

    “记得抓牢。”贺寒提醒了一句,他怕嘟嘟玩得兴奋起来,就放开了手。

    嘟嘟很听话地握紧了小手,他看着自己的胖身子忽高忽低,现在他不用靠别人也能飞啦。

    嘟嘟不厌其烦地玩了好多遍,才依依不舍地回了房子。

    冬天这么冷的天气下,嘟嘟的额头上还覆上了一层汗,贺寒怕他感冒,赶紧把他抱到了沙发上。

    “嘟嘟乖乖坐着,叔叔给拿水喝。”嘟嘟很干脆地嗯了一声,他坐在沙发边缘,晃荡着小腿。

    另一端。

    贺老太太在朋友家吃晚餐,今天有个聚会,她觉得身子有些不舒服,就早早回家了。

    夜幕深沉,凛冽的冬风在道路上刮着,黑色的汽车平稳地行驶在路上。回贺宅的路上,她会经过贺寒的家。

    因为工作的缘故,贺寒从出道以来就一个人在外面住。贺寒每隔一段时间会回家看他们,所以贺家人也不会刻意去找他。

    也不知怎的,经过贺寒的小区时,贺老太太忽的心头一跳。

    她越想越觉得奇怪,竟莫名隐隐产生了心慌的感觉。然后,她鬼使神差地让司机掉头,开回贺寒所住的小区。

    贺寒买了一个别墅,这两年一直住在这里。贺老太太以前来过几次,往往都是贺寒一个人在家。

    汽车渐渐抵达终点,贺寒的别墅里亮着灯,看来家里已经有人来了。

    贺老太太下了车,她没有给贺寒打电话,直接开了门。她知道贺寒家门的密码,每次换的时候贺寒都会通知她一声。

    大门打开,贺老太太走进前院,再进了房子。

    贺老太太环顾了一圈,没看到贺寒,但是却发现了一个孩子。嘟嘟听到了身后的动静,他扭过头来,看向门口,表情带着疑惑。

    他们的视线对上,没有人开口。

    那个约莫三岁的小男孩坐在沙发上。

    看清楚以后,贺老太太发现他的五官和神态都很眼熟。她猛地一怔,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这个小男孩,五官竟然极像小时候的贺寒。

    贺寒小时候是她带大的,她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了。

    按照两人的相似程度,毋庸置疑,一定是亲生的。

    嘟嘟歪了歪小脑袋,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婆婆。他没有见过这个婆婆,只是觉得好像有一丢丢熟悉的感觉。

    但是他不能和陌生人说话,嘟嘟用胖胖的小手捂住了嘴巴。

    明亮的光线落下来,偌大的客厅里只有沉默的空气缓缓地流动着。

    贺老太太和嘟嘟两个人,大眼看小眼,都在互相观察着对方。

    如果说贺寒从小时候开始就是高冷沉默的,而嘟嘟则显得十分亲切,他的气质乖顺,仿佛能和每个人打成一片。

    他和小时候的贺寒唯一的区别就在于,脸上的肉似乎稍微多了一点。

    但是白乎乎胖嘟嘟的模样,也太可爱了啊。

    贺老太太只是让贺寒带一个孙媳妇回家,不要再做孤家寡人而已。

    这样的场景倒是超乎她的想象。

    这……她难道直接就有了个曾孙吗?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